鬼神文化:不可知论、话语笼子与宗教的解读

作者:朱云川 来处:乌有之乡 点击:2015-01-30 20:56:30

鬼神信仰从何而来?世界上有没有鬼神?共产主义者与无神论有什么必然联系?为什么不少领导干部热衷于“不问苍生问鬼神”?为什么许多人都相信有鬼神?无神论对人类的思想解放意味着什么?在此不妨探讨一下。

思想是人类的本性,鬼神出自于人心。常言说:“疑心生暗鬼”。鬼神的出现,来源于人们对未知世界的主观猜测,比如对自然界、社会、人心的种种复杂现象的简单解释。也就是说,人类对于未知世界充满着好奇心,总是发挥自己有限的主观想象力去解释它,实际上就是“编个笼子,要个说法”。

然而,对于未知世界的正确认识又是如此的艰难,以致于大多数人失去了对未知世界追问的兴趣和耐心,更倾向于这样一种简单说法:“天上地下人间,鬼神决定世界”、“人生变化无常,只有鬼神知晓”,以此自我安慰,这就是鬼神论、不可知论的来源。鬼者,归也;神,精神也。鬼神文化,通过民间信仰千百年来的延续和传承,再通过宗教团体的概念强化与组织推广,发展成为一种人多势众、实力不凡的精神统治力量,无形中就成为将人类理性精神禁锢在“不可知论”中的话语笼子。

对于未知世界的猜测和证明,是人类从事自然科学和哲学探索的乐趣所在。科学家和哲学家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和解释,总是保持“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谨慎态度。只有来源于自然的科学或哲学的真实成果,才是经过历史长河能够沉淀下来的人类精神财富。事实上,鬼神文化中的许多神仙形象,都是对这些人类精神财富的概念上的文学演绎。那些习惯于忽悠群众、胡说八道的东西,不过是垃圾文字、八股文章,最终必然灰飞烟灭、烟消云散。

列宁《哲学笔记》说:“打倒了神,就剩下自然界了。”这是彻底无神论者的一句经典表白。在无神论者看来,鬼神根本就不存在,如何做到“打倒了神”?不过就是同每个人自身的错误的落后的传统观念实行最彻底决裂,这是一个人类精神的自我革命、自我解放、回归自我本质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拆掉笼子,换个说法”。因此,并非不相信鬼神存在就“打倒了神”。有神论与无神论之争,不在于争论鬼神是否真实存在的问题,而在于人类是否需要真实的理性思考,是否扔掉“不可知论”的话语笼子的工具问题。

在人类历史文化中有一个现象,就是左翼注重本性理智,关注人类自己的思考,对鬼神比较淡漠;右翼注重本能欲望,放弃人类自己的思考,对鬼神比较重视。具体地说:

以儒家为代表的左翼思想,喜欢与人的本性、理智、文化、道义、自然、哲学等概念相联系。左翼思想敬鬼神而远之,注重人类理智与无神论。利用人的本性,将理智作为社会调节手段,通过群体利益、地位升迁、历史留名来保障,实现社会稳定。比如,道家“以道立天下,其鬼不神”;儒家提倡多尽人事、少谈鬼神的理性态度。

以法家为代表的右翼思想,喜欢与人的本能、欲望、经济、财富、宗教、鬼神等概念相联系。右翼思想离不开鬼神论,注重人类欲望与有神论。利用人的本能,将欲望作为社会发展动力,通过法律惩办、宗教劝说、鬼神恐吓来约束,实现自我发展。比如,法家主张百姓以吏为师,吏以帝王为师,帝王以鬼神为师;墨家直接提倡天志、天鬼等,利用鬼神信仰来约束规劝老百姓。

有人相信神仙存在,有人相信神仙不存在。神仙存在与否,与两个人相信什么的事实,在逻辑上没有任何关系。同样是自然人,在同时同地面对同样情况,为什么有人敬鬼神而远之,有人到处烧香求神拜佛呢?显然取决于理性水平高低和个人主观需要。中国人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鬼神不过是个人主观的观念,是一种自我精神的安慰,所以西方人说中国人没有什么信仰。当前,相信鬼神文化的,主要有五种人:一是坚持某种信仰的人,比如宗教人士;二是思想幼稚的人,比如小孩子们;三是身心有病的人,比如长期生病或困苦压抑的人;四是恐吓百姓的人,比如一些统治集团的治国策略;五是骗人钱财的人,比如社会上的各种方术士。

这里,理性地解读一下鬼神文化与宗教信仰是非常必要的。以小说《西游记》为例,在“西天取经”队伍中,只有唐僧算是个凡人,其他四位都是鬼神,其实全都不是自然人。它们的身份原型分别是什么呢?具体地说:

第一,唐僧,又名唐三藏,代表社会人(弱势群体)。如来座下听讲的金蝉子转世,代表着追求快乐(极乐)、向往幸福(信佛)的天下老百姓。三藏者,天地人三材藏于其中也,老百姓是社会人才产生的最大源泉,人才在民间。

第二,孙悟空代表着天道文化,叫做孙行者,代表文化人(学者)。孙者,身也;悟空,务空,无中生有,文化圣人,创新本位也;孙行者是天生圣人,文化理论之亲身实践也,应当放手使用。

第三,猪悟能代表着地道经济,叫做猪八戒,代表经济人。猪者,诸也。悟能,务能,贤才能人,经济人才,能力本位也;猪八戒个人私心重欲望多,有才缺德,诸私八方戒除也,必须控制使用。

第四,沙悟净代表着人道政治,叫做沙和尚,代表政治人。沙者,杀也。悟净,务净,除恶务净,政治人才,廉政本位也;沙和尚自身清正廉洁,有德缺才,以公道平和为上也,不可滥用特权。

第五,白龙马代表着鬼神文艺,是海龙王之子姓敖,代表文艺人(文人)。姓敖者,性情骄傲也。大海,市场经济也。唐三藏的足力(前进的推动力),文学艺术是推动老百姓前进的宣传工具也。

因此,唐僧为师在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孙行者居先,文化创新开路;猪八戒为二,经济利益牵马;沙和尚居三,政治公道挑担;白龙马为下,文艺宣传足力。这就是人民需要、社会三大因素、文艺工具的自然本末顺序,完全符合老子“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思想,也就是自然共产主义模式。可以说,《西游记》中的八十一难,就是对老子《道德经》八十一章的文化解读。

如果在文化圣人的孙悟空被老百姓的唐僧恨逐以后,让经济贤人的猪八戒当团队的老大,后果会怎么样?看过小说《西游记》(第二十八回 花果山群妖聚义 黑松林三藏逢魔)的读者都明白,看到经济社会(黄袍怪)现实的人也能明白,那就是作为老百姓的唐僧被妖魔抓住,变成了老虎被关进笼子里,口不能言心里明白,知道自己错怪了孙行者。因此,一个不能少、顺序不能乱,否则社会发展就要出大问题,老百姓就要吃大苦遭大罪的。

因此,鬼神文化与宗教,都是可以用哲学来正确解读的。鬼神只是一些文化概念、话语笼子,本身并不神秘。只有迷信概念、经典教条的人,比如教条主义,愚昧迷信之人,才会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正是这些在精神上被异化的教条主义、愚昧迷信之人,代表着不时向着自然真理的花果上掩杀上来的屠夫猎户们,并不是什么诚实善良的老百姓,不过是一些习惯于胡说八道的名利之徒、糊涂之辈,被回老家的天生圣人孙悟空一阵狂风乱石打杀也是乾坤正道。有诗为证:“人亡马死怎归家?野鬼孤魂乱似麻。可怜抖擞英雄辈,不辨贤愚血染沙。”

无产阶级在《国际歌》中唱道:“从来也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当这首现代无产阶级战歌与远古的人民文化哲学,在中华民族精神源头上引起共振共鸣的时候,就知道人类全新的理想世界即将到来。关注自然人自身和人类幸福的同一视角,从根本上揭示出马克思主义与《道德经》具有同根同源、同本同质的自然共产主义秘密。

通过重新认识《道德经》和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思想,有利于克服当前经济社会中人类的浮躁、糊涂与绝望情绪,回到老家去“重修花果山,复整水帘洞”,搞好共产主义理论建设,有利于克服一些党员干部 “不问民生问鬼神”的信仰危机,让被异化的人类精神回到老家去实现人的复归,对于进一步坚定追求人类幸福的神圣信仰、实现自然共产主义理想社会是很有益的。 (本文为朱云川著《科学发展观与信仰重建》第一章第三节第一小节)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1/43.html

继续阅读: 宗教 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