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炎黄道 > 正文

中国为何需要炎黄道:以俄罗斯为鉴

作者:刘仰 来处:刘仰新浪博客 点击:2015-01-30 21:38:16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按:刘仰先生说的非常好:“对于中国来说,利用宗教促使国家复兴的方式并不可取,但是,俄罗斯复兴东正教以实现内部团结的做法,对于中国是有意义的。这 个意义在于,一个国家的复兴和 强大,除了经济实力之外,还需要精神的力量。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在这个方面提供重要的精神养料,成为当今中国人精神力量的重要内涵之一。”

炎黄道正是这样一个力图摆脱传统“宗教”束缚的世俗精气神养成思路,以文化立道,修君子之德,敬天地,远鬼神,依托并弘扬中国传统文化,致力于给中国人带来更多文化自信,同时收获精神愉悦、宁静,摆脱西式物欲横流的消费主义喧嚣。

刘仰:俄罗斯强硬姿态的背后

(2009-05-08 22:37:42)

去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俄罗斯对不听话的格鲁吉亚采取了军事行动,强硬的作风令美国和欧洲无可奈何。由美国引发的金融危机,对于当今的俄罗斯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然而,俄罗斯总理普京依然计划保持同前几年一样的军费开支。普京非常明确地说:“成为强国是俄罗斯的唯一出路”。暂且不说俄罗斯对待美国和欧洲的强硬作风对未来会造成什么影响,本文只简单说一下,俄罗斯与欧美对抗背后的一个重要因素。

自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面临一个信仰的危机,这个危机延续了一段时间。在这一期间,一批俄罗斯的新贵,以欧美为榜样、为信仰,对金钱的崇拜代替了以往的信仰,唯利是图、利欲熏心,成为那个阶段俄罗斯的特征。与此同时,这批以发财为唯一目的的新贵,政治上投靠欧美,一方面在国内政治领域,以强大的经济实力影响国内政治,另一方面以出卖国家利益换取自己的暴富。那个阶段是俄罗斯最痛苦的阶段。叶利钦下台时,把混乱的俄罗斯交给了普京。

普京对于既得利益集团的态度与他对待外国势力的态度是一致的,他以毫不妥协的姿态,降伏受欧美势力操控的既得利益集团,将国家利益置于最重要的位置,因此而获得俄罗斯国内的高度支持。但是,普京在对待既得利益集团的时候,并不很彻底,他只不过是拿拥护政府的既得利益集团,代替了亲欧美的既得利益集团。这种做法暂时取得了一定得成效,从长远来说,会有什么后果,还要看俄罗斯政府如何处理与拥护政府的既得利益集团的关系。普京对于外国势力强硬态度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支撑,这就是宗教。

经过前苏联解体所形成的一段时间的信仰空白,俄罗斯传统的东正教目前在政府支持下,已经开始了复兴,成为整个俄罗斯国家复兴的先声。仅在莫斯科,东正教堂的数量已经有几百个。而在前苏联时期,东正教处于气息奄奄的状态。如今,东正教的信徒在俄罗斯超过了1亿,而俄罗斯整个人口数量不到1.5亿,因此,东正教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强大的社会力量。东正教的牧首相当于梵蒂冈的教皇,它正与俄罗斯政府联合起来,介入俄罗斯的社会。如果我们简单了解东正教的历史,就会理解俄罗斯当前对于欧美强硬态度的这一个深层原因。

东正教的形成,起源于罗马帝国的分裂。基督教最初被确定为罗马帝国的国教时,并没有后来的分裂状态。罗马帝国分裂为东罗马与西罗马后,基督教也遭遇了一次巨大的分裂。由于东罗马帝国迁都君士坦丁堡,因此,东罗马帝国一直认为自己是罗马帝国的正宗延续,伴随东罗马帝国一起迁移的基督教,也认为自己才是正宗。他们将自己的名字叫做“正教”,从名字上就显示了其以正统自居的态度。然而,西罗马帝国的基督教并不买账,它逐渐发展成为天主教,曾经有一段时间,两个教派还试图和解,但是,权力斗争使得双方的冲突越演越烈。两个教派互相开除对方教会首脑的“教籍”,显示出双方都以基督教正统自居。可以说,东正教与天主教的争夺正统的斗争,在1000多年前就开始了,并且延续至今。

位于中东的耶路撒冷也是基督教的起源地,那里的一些基督教教堂保留有所谓耶稣的遗迹。由于天主教、东正教、新教本质上都属于基督教,因此,这些存有耶稣遗迹的教堂,从理论上说,属于基督教的各个教派。但是,这些教堂由哪个教派掌管,意义就大不相同。在耶路撒冷的某一个基督教堂内,所有的财产都被天主教和东正教均分,但只是名义上的均分,实际上不能把一个“遗迹”一分为二。名义上的均分比较好办,一旦遇到共同的宗教节日,两个教派的教徒都要求圣地归自己使用。虽然两个教派的首脑人物经协调,可以达成时间、地点安排上的妥协,但是,教徒们常常因为对方教徒“超时”等原因而产生不满,甚至发生冲突。因此,位于西欧的天主教、新教与位于东欧的东正教之间,对立和冲突长期存在。

东罗马帝国被奥斯曼人征服后,东罗马帝国的剩余势力大都搬迁到了俄罗斯。俄罗斯历史上的“沙皇”,其名称的来源,就是罗马帝国的“凯撒”。因此,历史上的俄罗斯一直以东罗马帝国的正宗传人而自居。随着东罗马帝国搬迁到莫斯科的“东正教”,也当然认为自己才是基督教的正统。基督教争夺正统的残酷斗争,在西欧经历了马丁-路德引发的宗教改革,经几百年后,基本实现了天主教和新教的和平共处。但是,西欧的宗教改革运动很少触及俄罗斯的东正教。因此,东正教与西欧教派争夺正统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前苏联时期,由于国家意识形态排斥宗教,东正教与西欧宗教的斗争实际上是被掩盖了。当前苏联解体后,经过十几年的时间,普京、梅德韦杰夫等人在意识形态上与东正教联手,东正教得以复兴,它与欧美教派争夺基督教正统的斗争,实际上成为当今俄罗斯对欧美强硬态度最大的支持力量,东正教如今在俄罗斯提出的口号就是“爱国爱教”,东正教已经成为俄罗斯爱国力量的重要源泉。

如果没有宗教的支持,仅仅在国家利益上的较量,有时候还有必要采取妥协的技巧。但是,由于宗教正统的心态,使得当今的俄罗斯在对欧美表达强硬态度时,容易表现出毫不妥协的坚决。对此,在宗教上同宗同源的欧美国家,常常也无可奈何。除非再来一次宗教对立,而美国的宪法已经排除了教会对世俗政治的影响力。但是,我们同样应该看到,近几十年来,教会势力在美国也获得了深入广泛的发展,小布什两次就任美国总统,与美国教会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在美国,一种被称之为 “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势力,正在大行其道。这种态势预示着俄罗斯与美国的对立,由于有宗教力量在背后的巨大推动,将有可能难以化解。比方说,东正教的牧首站在俄罗斯政府的立场上,面对当前的金融危机,严厉谴责美国的贪婪,并祝福俄罗斯领导人。而美国的一些教派也对美国的国家政策产生了日益巨大的影响。

东正教在俄罗斯的复兴,除了对外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重大影响就是对内。目前,东正教在俄罗斯国内已经成为缓和贫富差距所造成社会矛盾的重要力量之一。东正教给大量低收入者提供食物和简单衣物,提供生活帮助和精神安慰。某种程度上,东正教在俄罗斯已部分承担了政府应该承担的职责。这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利的一面。当教会势力足够强大,并能成为政府的左膀右臂时,它的好处可能会得到更多地体现。当教会势力强大到不听政府指挥时,它也可能成为俄罗斯内部的动荡之源。这是我们观察俄罗斯未来发展,观察俄罗斯未来与欧美关系的一个重要着眼点。

对于中国来说,利用宗教促使国家复兴的方式并不可取,但是,俄罗斯复兴东正教以实现内部团结的做法,对于中国是有意义的。这个意义在于,一个国家的复兴和强大,除了经济实力之外,还需要精神的力量。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在这个方面提供重要的精神养料,成为当今中国人精神力量的重要内涵之一。

刘仰:中国与俄罗斯的一个差距

(2011-03-26 00:13:17)

原始链接: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17xko.html

虽然我经常说中国从古至今有种种独一无二的优秀传统和其他民族无可比拟的优势,但不可否认,中国的确也有不如别人的地方。本文不想一一列举中国的弱点、劣势和不足,只拿俄罗斯做一个比较,说一下中国与俄罗斯的一个明显差距。

当今世界总是发生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及时采取应对措施。在这种时候,我们是否发现,俄罗斯的应对手段,常常出人意料?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弄得西方国家哭笑不得,也拿他没办法。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俄罗斯强硬姿态的背后》,这篇文章的主要意思是说,俄罗斯由于有东正教的传统,在宗教意识上,俄罗斯东正教自认为是比基督教、天主教更为正宗的欧洲正统,因此,它在面对西方人的时候,底气十足,丝毫没有信念上的胆怯。但这只是一方面。

不管欧洲民族如何划分,不同欧洲民族之间有什么矛盾,俄罗斯说到底还是白人。不仅如此,俄罗斯曾经也是欧洲或世界“富国俱乐部”的成员。俄罗斯历史上的沙皇皇室,与欧洲各国的王室也都是亲戚。这种关系造成俄罗斯的一个特点:它对欧洲人或者说西方人非常了解,包括对他们嘴上一套、行动上一套的做法十分熟悉,因为,这些把戏俄罗斯自己都玩过。用中国的俗话说,西方人撅起屁股,俄罗斯就大致知道他们要拉什么屎。表面上可以敷衍,但它对西方的本质非常清楚。俄罗斯历史上走了一段与西欧不一样的道路,那也只是西方人自己探索不同道路的实践。虽然俄罗斯几十年的实践显得不是太成功,但是,俄罗斯对西方人的一切行径,熟悉而清楚。

比较而言,这是中国人的一个巨大差距。由于人种不同,西方“富国俱乐部”长期不带中国人玩,中国人没有像俄罗斯那样接触过西方“富国俱乐部”的实际运作,对于它的游戏规则严重缺乏了解。再加上中国被西方人狠狠欺负以后,在西方中心论的影响下,决定洗心革面地向西方人学习。因此,中国人往往很天真地把西方 “富国俱乐部”当成一切最美好的化身,因而对他们的花招和手腕没有警惕,非常容易对西方表面上的一套产生轻信。或者,当西方做出什么事情的时候,对它的实质缺乏判断或认识滞后,往往不能及时准确的做出反应。

说到底,俄罗斯因为本来就是西方阵营的,因此,对西方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所有花招都了如指掌。俄罗斯非常自信地认为,西方人除了耍花招要警惕之外,在文化、种族等等方面,俄罗斯丝毫不比西方人差。而中国人在西方中心论的影响下,不仅对西方的种种花招没有警惕,没有判断力,甚至还根本不认为那些是花招,只以为那是什么“普世价值”、绝对真理。同时,西方中心论造成的洋奴思想,还把中国自己的文化、甚至人种都放到比西方更低的位置,在西方人面前,既没有底气也没有自信。我不得不说,这是中国近一百年来盲目崇拜西方造成的一个恶果。

对于今天和未来的中国来说,我认为必须依靠中国传统建立一种强大的自信:西方人从来都不比中国人聪明,相反,中国人从来都比西方人善良。但正是基于我们的善良,有时候,我们抱着将心比心的态度,不愿把别人想得太坏。有时候,这种善良几乎就是愚蠢。事实上,西方人经常耍小聪明地玩弄阴谋诡计。虽然君子没必要同小人一般见识,但是,我们不玩阴谋诡计,不等于不需要认识西方人的阴谋诡计。与西方人打交道,我们必须以对方的小人心态来揣测他,而不能太君子了。西方自己的文化都说“人性恶”,我们凭什么居然相信他是天使?我们必须对西方的实质有清楚的了解,不能盲目相信他们,而应该时刻保持警惕。盲目轻信西方,以为西方说的、做的一切就是人类唯一的真理,是对中国最大的危害。中国应该及时地补上这一课。

为什么现在需要说这样的话?因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必将成为世界的领袖。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思想观念上的准备,我们就无法承担一个世界大国和世界领袖的工作。我还毫不怀疑地认为,这个世界只有中国才能管理得更好。虽然有些西方人至今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甚至有些中国人也不愿相信这一点,但这是必然的。今天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应该从现在就开始意识到这一点,并从现在就开始做好准备:在不远的将来,由中国人来做世界的领导者,中国将成为世界的领袖和榜样。几千年的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中国人就是最优秀的,势不可挡。今天,那些连这种念头想都不敢想的某些中国人,真是太可怜了,太没出息了,愧对祖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1/45.html

继续阅读: 炎黄道 俄罗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