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殡葬:人类骨灰烧制骨瓷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网络 点击:2015-02-07 13:16:11

有人在问答网站上询问:人类骨灰可否烧制骨瓷作为新的“殡葬”方式呢?我理想中的“后事”就是变成一件瓷器,轻盈结实,孩子们偶尔拿来插花。

 

孙相奎回应:

楼主所说的这个问题我在上本科的时候就已经仔细的考虑过了(我本科是陶瓷专业的)。

现在所谓的骨质瓷都大都是添加了骨头的有效成分-磷酸钙,烧成的并不是真正所谓的骨头烧制。

骨质瓷的鼻祖是英国人,日本在这方面的造诣也很深.最初的骨质瓷就是掺杂了经过煅烧的的猪骨牛骨烧成的,骨头成分的含量最多在百分之五十左右,其余的就是其他一般的陶瓷原料了。

我国是在文革的后期才逐渐掌握了骨质瓷的烧成技术,现在市面上卖的上千的国产货我也仔细看过,并不是特别的完美,至于外国货么,暂时还没见过。

从工艺方面来分析用人骨来烧制骨质瓷并没有什么难度,因为人骨的有效成分与其他哺乳动物的骨头没有明显差别。难就是难在社会的接受和认可度上。我认为用亲人的骨头做一个盘子做一个花瓶在上面再绘制出亲人的头像以及生活照都是很美好的一个留念(现在的技术来说,用釉料烧制成照片的效果难度不大)。

不过我不太清楚国家关于殡葬业的法律法规,因为这个东西牵扯的技术因素倒在其次,人类的感情因素才是最主要的,在制作的过程中产生纠纷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我以前粗略的分析过这个小产业的市场应该还是不小的。

 

对此网友有几种典型观点:

喜欢的观点:

我已经跟我爸说好等他挂后拿他来烧瓷器,他还挺高兴的。让亲人以另一种形态延续他们的生命,成为生活器皿和我们继续生活在一起。在器的使用过程中你可以去感受自己与器(的本体)之间的情感,继续与他分享你生命中的点滴。想想挺带感啊喂!

 

不喜欢的观点:

“亲爱的,我死了以后请把我烧制成骨瓷,这样每天半夜我都能在床头看着你。”以及“亲爱的,你能接受我真是太好了。顺便说,你看床头柜上的那个台灯——那是我前妻”

 

死了还想着赚钱的财迷观点:

一件这么有纪念意义的瓷器,应该做成什么形状才够分量又不恶俗呢?我暂时还没想出来。得是个知道怎么拍好婚纱照的人,才拿捏得好其中分寸。不过暂时可以想到的是:我快死的时候肯定得把我手上的瓷器传给我儿子。再代代相传,到我孙子的孙子的孙子……(此处略去孙子若干个)的孙子那辈差不多可以开骨瓷博物馆了——一不小心就给子孙后代积累了祖业。

 

风险意识强的观点:

说实话,我有点不能接受。亲人离开本身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在对待亲人离去的事实面前,我们需要时间来忘记这段痛苦,居然用亲人身体的一部分做成什么东西,存在于生活中,每次看到、用到时,那得多纠结呀。而且损坏或丢失时,心里更难受了吧,感觉对不住亲人,何必呢,过程这么纠结,让自己忘不掉亲人,结果和意外也不能让人承受,不看好这个市场。(信源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想问问各位朋友,你怎么看骨灰烧骨瓷的新殡葬方式呢,有兴趣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2/80.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