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电影《一步之遥》 我只给九分

作者:Thomas 来处:鼎盛论坛 点击:2015-02-08 10:03:45

本文写给看过一步之遥的人,没看过的我不负责介绍剧情。

听说这部片子姜文卖得不好,豆瓣评分在6分左右。显然豆瓣这些城市文艺小白领的集散地不能当回事,豆瓣的文艺小资们开着MINI喝着咖啡,朝九晚五,不知所云,日子一天天过去,只愿对镜贴花黄却无木兰当户织,她们爱的是粉妆淡抹骨瘦如柴的小男人,接受不了姜文这样的伟丈夫。她们骨子里鄙视任何肌肉。

吐槽还是要的,电影就是电影,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剧情不能脱节,演员不能错位。周韵和舒淇两个女主只能选一个,同台明显焦点模糊,虽然姜文总算让两个里面死了一个,可惜死得太晚,剧情都过了一半,让观众浮想联翩到高潮的时候打了水漂,就象自动售货机我刚塞进个硬币点了个奶油冰激凌结果跳出来两字“售完”。舒淇说,我许过愿,我要嫁给一个为了我打架的男人。我的心刚刚刚刚刚刚暖起来,接着舒淇刷的一下就死了,你大爷的。

在电影格式上,一开始的歌舞音乐非常惊艳,爵士乐,大腿舞,飘散着百老汇的异域风情,欢快下的有条不紊,精准的镜头抓住了每一个动人的瞬间。但您,您也不能转眼就改琼瑶呀?你爱我吗?爱。有多爱?爱得跟大海一样深沉。说人话。爱你。谁爱?我。你爱谁?你。仨字连起来说。我爱您。bia!死了。,你大爷的。

改成琼瑶就罢鸟,您不能改仨回呀?!接着就是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姜文,这我要批评您了,您已经把我们豆瓣小资给绕晕了,我们的脑袋不够用了。武大帅全家隆重出场,周韵演的武六依然是那个骄傲又纯情的御姐,姜文,,还是鬼子来了里面那个姜文。这个充满奇幻和质朴故事从选举花域总统开始,到丈母娘追杀女婿结束。

结束了吗?没有。

在我看来,整部电影有一条明线和一条暗线。明线就是重现了民国时候的第一部长故事片《阎瑞生》,一个发生在上海十里洋场的凶杀案。而暗线,几个关键词贯穿于整部剧的始终,New Money,洗钱,选总统,和媒体人王天王的Shanghai Opera《枪毙马走日》。

电影一开始,文章演的军阀武大帅的儿子武七少爷找上了马走日,要解决洗钱的问题。理由很罗曼蒂克,心爱的葛施里尼小姐看不上他这个暴发户,所以他要把New Money 洗成 Old Money,赢回芳心。如果我们按照姜文一贯喜欢表达对现实的隐喻来看的话,我们发现这个指针对应着现实里特定的时空和特定的人群。那就是改革开放后随着企业改制、出口换汇、地产开发,通过MBO,通过富士康式敲骨吸髓,通过低价买地高价卖房,利用法律灰色地带富裕起来的人群,这些人与勤劳致富或者产业报国者不同的是他们有个不太好听的称号叫做----新贵 New Money。

这些人亦官亦商,做官时以商开路,营商时以官压人,正如这个军阀的公子武七。官商一体,既腐蚀了官员体制也扰乱了市场公平。法在,有很多问题就不能回避,有很多灰暗就不能见光。当以损害社会公平,违背立国诺言的方式改变生产资料所有权的时候,很难阻止普通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发问。我们需要市场经济来挖掘每一个人的智力和热忱,但得以公平的方式。五指伸开有长有短,荷花出水有高有低,人固然有先天差别,但机会均等是基本的底线。

武七这样的既然偷跑于先,而普罗大众寻迹于后,武七当何以自处?本片给了个绝妙回答。花钱选总统。正如今天南方系各路公知们叫嚷的那样,推墙吧,墙倒了,那个注视着他们的法就不存在了。选举与被选举,政治学是有很多可以一一掰扯的地方,普及不关我事,我就讲隐喻的对照。舒淇饰演的完颜英在马走日项飞田的策划下,成功当选花域总统,台下每个人都热泪盈眶,全然沉浸在马走日项飞田策划摆布的场景中不能自拔,每个人都忽然觉得自己百倍的高大。对现实里的民众来说,有什么值得他们用几代人的奉献来换一个其实早已经被指定的总统?而这个总统其实只是个到处陪睡的货?我们应该用我们几代人的奉献换回我们的住房(我要带两车库的)、教育(我要上哈佛)、和养老金(得够环游世界)。

办大事还得需要搞艺术的-----王天王

王天王,作家,文化人,媒体人,Shanghai Opera表演者。真是全片最绝妙又透着森森的邪恶感的段子,我还能说什么?天涯歌女的曲子唱出了杀人犯的心声,掌控着普通人的眼睛、感情、倾向,所以,办大事就是需要搞艺术的。他们在引导民意,通过Shanghai Opera or Peking Opera,通过报纸或杂志,通过网络或新概念作文大赛。媒体人王天王有本领让他们恨,让他们爱,腐烂的早早预定的“总统”,真实存在,不止一个。媒体人王天王,真实存在,不止一个。

马走日被抓,武七、项飞田、王天王商量着怎么处置,一部片中片20世纪20年代的无声电影《枪毙马走日》隆重开拍,嬉笑之间,政界商界媒界的合谋一览无余。王天王是谁?姜文说,那些给我差评的大V就是王天王。

本部影片我给9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2/83.html

继续阅读: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