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道路 > 正文

中国应构筑并推进“全国化”共识

作者:司马南、张颐武、梅新 来处:环球时报201101 点击:2015-02-08 18:49:11

《环球时报》于2011年提出“全国化”概念,“全国化”是指在一个国家范围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信息等要素的“一体化的程度”,它是在不平衡中寻求新的平衡的过程,尽管是长期过程,但这是非常积极的事情。搞好“全国化”将能很好地解决中国许多问题。下文主体来自《环球时报》评论及其对司马南、张颐武、梅新育的访谈,感谢环球时报和诸位中国立场学者的精彩思想。

中国应构筑推进“全国化”共识

到底什么是“全国化”?

“全国化”是指在一个国家范围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信息等要素的“一体化的程度”。

这个概念实际上在一个方面延续了过去“全国一盘棋”的说法。有学者曾用“大历史”的说法,认为中国统一要让社会与中央政府走到一起,当时的国民政府只解决了上层问题,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深入到基层,县一级、县以下、村一级都有党支部、公社,这样的“全国一盘棋”,在某个方面与“全国化”有异曲同工之妙。

“全国化”有这样几个内涵:一是经济三要素———劳动力、技术、资本在全国范围内的市场自发流动,这比过去任何时候都好。二是生活方式的统一化,现在很多地方都有点像美国了,都有市中心、购物区、图书馆、体育中心等。三是从国家认同层面来看的,一种新的民族与国家意识现在越来越强烈,这实际上是170年来现代化的结果。四是思维逻辑的变化。过去生意人通常在当地做,做大了也只是很小的区域,现在不得不考虑全国。五是摆脱地域限制的共同行为结构,比如旅游,等等。

中国的地域辽阔和内部差距,都大得足以装下一场深刻的社会革命。全国化从长远看是缩小中国地区差距的过程,中国的城乡二元结构依然存在,东西部收入差距是现实,大城市的户口制度仍很牢固,全国化在与所有这一切对抗。

中国为什么需要“全国化”

中国目前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各地物质生活上的差距在拉近,但在精神、文化上的差距依然很大,不同地区的升学歧视,医疗资源集中于大城市等,都与“全国化”进度比较慢和不够重视有关。中国的问题要用中国的概念来解决。中国“全国化”的过程一直在进行,但在程度和力度上没有达到要求。现在很多资源不是朝着均衡方向发展,而是在一定程度上正在集中。

经济和资源转移对一个国家的历史和发展,乃至世界的发展影响巨大。苏联在第三、第四个“五年计划”时曾把投资重点向东部转移,这种布局在二战期间显出重要意义。而如今,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体制必然造成分化和区域之间发展落差的情况下,“全国化”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对国家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的威胁。“全国化”在民族问题上的缺失还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在历史上,苏联和南斯拉夫是个反面教材。这两个多民族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只强调了各民族的不同特点,忽视了全国一体化,为日后埋下祸根。

无论我们需不需要全球化,我们都需要“全国化”。所谓“全国化”,在我看来,就是当我们被迫地接受全球化的时候,怎样努力争取中华民族利益最大化。
全球化的真实含义是,不管你从不从、服不服、亏不亏,都必须接受这个由美国主导的、并不合理的国际分工体系;但“全国化”不一样,它不是被动的、屈从的,而是自信的、主动的、自觉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兴利除弊的。因此,着眼于“全国化”,应该在国家主权、意识形态、军事战略、经济态势、社会发展等所有的方面,努力实现系统内的结构序化优化,即保证其具有很强的“自组织性”,拒绝其“他组织性”。这与什么传统计划经济模式无关。我们专注于形成国民默契的国家利益最大化总原则,各系统各部门各组织乃至个人各尽其责,协调地自动形成平衡的有序化结构。

“全国化”是一个启动、深化、加速的过程,会产生许多积极效应,一是政治认同感,二是地方经济范围更大,三是社会流动的增加以及人种的改善。四是文化。中国社会结构极其复杂,“全国化”的推进,会创造新的全国文化。最后一个是国力的提升。中国现在进入到工业文明时代,反过来会把工业文明提升到第三阶段。第一阶段是千万级人口的阶段,如英国。第二阶段是美苏这些亿级人口阶段。第三阶段是中国的十几亿人口阶段,“全国化”做得稳当,国力的效应就会非常明显。

“全国化”很可能将是中国近代以来第一次比较完美地实现“时代性”与“民族性”的统一,这个意义十分重大。我们是要追随西方文化和发展模式,还是继承、创造自己的文化和发展模式?它们很可能在“全国化”过程中有一个完美的结合。

中国推进“全国化”的优势

中国所谓的“大一统”意识,对今天中国“全国化”是一个正面遗产。二是政治力量。对“全国化”来说是指共产党的领导。

中国是世界上通过政府行政体系推进“全国化”力度最大的国家,这一点,从秦统一中国就开始了。到了1949年以后,通过政府行政体系推进“全国化”就更加深入基层,比历史上深入多了。因为古代中国,皇权也不能深入到村庄,到了基层是家族、宗族的统治。而今天的中国,行政权力深入到每一个村庄、每一个街道、居委会。再一个特点就是信息的“全国化”,这也是历史上做不到的。今天有报刊、广播、电视、电话、手机、互联网等各种各样的全国一体化信息网络。

与全球化相比,全国化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政府在其中可以发挥作用。全球化表现在市场配置上,竞争引发资本自由流动。而全国化本质上是均衡地区差别,让人们生活水平接近,文化诉求也得以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说,全国化是校正全球化后果的力量。

如何实现“全国化”

当今世界是不是所有国家都有条件搞“全国化”?像印度,有条件搞,但政府太弱;巴西可能也有,但资源太少。中国虽然有条件搞“全国化”,但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需要精心布局,需要极具前瞻性、开创性的长远谋划。因此,我认为组织和建立一个专门的“全国化委员会”很有必要,这是中国建成发达国家的重要步骤。然后通过这个委员会研究设立每年国家必须达到“全国化”方面的一些目标,或者提出相应的国家“全国化”标准。

如果要寻求经济发展的“全国化”,如果要实现平衡发展的话,就必须有政府的干预。政府是在市场以外通过行政手段干预资源配置的力量,政府干预的方向应该是使得资源的配置更为均等,而不是更为集中。所以,我们对于今天经济发展极大的不平衡的现象应该反思。当然,配置资源必然受到各种利益集团的干扰,要想将资源配置得更为均等是件难度很大的事情。

我认为,当前我国“全国化”另一个突出的问题是如何实现“公民权利”的“全国化”。比如,我们今天的户籍制度、高考的资源配置、很多公共资源的配置,还做不到公民权利的“全国化”。在新中国,“全国化”首先就应该是公民权利的“全国化”。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全国化”应该实现法律体系上公民权利的平等化。公民权利的“全国化”是实现公民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机会均等的前提条件。这样一种“全国化”的实现会极大地激发每一个公民的积极性,极大地推进社会团结。

全国化应该中国人平等平权

“全国化”要实现“公民权利”的“全国化”,中国人应该平等平权,中国人应发起平权运动。

一是我们要关注国家范围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信息等要素的“一体化的程度”。比如,我们今天的户籍制度、高考的资源配置、很多公共资源的配置。在新中国,“全国化”首先就应该是公民权利的“全国化”。

所以,中国的“全国化”应该实现法律体系上公民权利的平等化。它是实现公民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方面机会均等的前提条件,其实现会极大地激发每一个公民的积极性,极大地推进社会团结。阮次山反对讨好少数民族,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二是,中国现在有个怪现象,就是非搞出一个个特殊人群,然后弄个专门政府部门,来维护其权利,这是瞎搞。

应该所有人群,都同样归于相应执法部门,如公安、城管、法院等,不应该有另外一个独立的政府部门,来为某个群体施加特别保护。如民委、国台办、港澳办、宗教局,都不应该有为特定人群维权的职能,他们只应该是研究、管理部门,不应该有权力插手其它执法部门工作。

这些特权保护政府部门必然趋势是,沦落为有自身生存和利益的既得利益部门。为了其自身的生存,这些部门甚至会养寇自重,故意将问题严重化,撕裂社会,制造不同群体的对抗。

不坚守“全国化”原则,如果这些部门的特权保护对象是非大陆人,还会产生吃里扒外现象,这一点可参见《吃里扒外的政府部门有损国家安全》。

总之,中国“全国化”部分工作:一是摒弃模仿苏联的“民族自治”制度,推动融合;二是取消对外国和港澳台民众的超国民待遇,给其的待遇要确保低于中国大陆公民;三是彻底拆除户籍壁垒,剥离附加在户籍上的住房、养老与教育等特殊利益,摒弃无耻的国民差别性歧视政策,高考全国一盘棋,当地录取额/全国总录取额%=当地考生报名数/全国总报名数%。让中国人的孩子公平的参加中国人的高考,有什么好说的?蝗虫个屁。阻碍者多数有既得利益私心,少数愚蠢。其它工作还有不少,如同工同酬等。

从意识形态和舆论话语权角度谈推进“全国化”要注意什么

一是历史叙事问题。30多年来明明有许多精彩正面的故事可以讲,许多知识分子受自由主义影响,说的却是泄气散摊子的话。如果我们在历史叙事的问题上继续不能解决自圆其说现状的话,“全国化”就没根没魂,整个社会的发展就会继续魂不附体。

二是政治合法性问题。一些人鼓吹“民意是执政党唯一的合法性根据”,这是来源于政党分赃制与机会主义政党策略武库的伪善理论。民意往往是具体的、短视的、多变的,也是常常相互矛盾的,更是易于被操控的,故而民意要听,但须知,民意并不等于民心。

三是所谓天命问题。王小东有本新著叫《天命所归是大国》,讲的是中国这个国家应当恢复到与自己当年历史地位相称的那种地位,所有中国人事实上都有这种心气儿。所以“全国化”我们就要借着这样的心气,找回5000年之均衡大势。

四是“全家化”问题。现在人们都在讲个人,讲自己的权利,讲成功学指导的个体实践,什么都是“我的、我的”,“我要、我要、我现在就要”。这套时髦的东西与民族传统文化相悖,与共产党的革命文化更相悖。“全家化”你都做不到,奢谈什么“全国化”。“全家化”就是你拉我、我帮你,富亲戚接济穷亲戚,哥哥照顾妹妹,兄弟挣钱赡养父母等传统美德,亦即知识分子不可或缺的家国情怀。

“全国化”要团结独立自主的民族企业

中国如何实现“全国化”,是要团结国内独立自主的民族企业,不管国企还是民企,形成财团,形成统一的力量,来一致应对外资,而不是“全国化”变成拆我们自己的篱笆,让外国资本更加轻易地进入我们二三线城市,现在大城市市场已经被攻陷。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如果自拆篱笆,把二三线市场让给外资,这会使我们“全国化”走到反的方向。

中国应构筑对“全国化”的共识

《环球时报》社论提出,中国应构筑对“全国化”概念的这样一些共识:

第一,我们需要达成的第一个共识是:全国化正在中国真实地发生,而且它将继续演进,现在看不到任何根本性逆转的可能。

第二,就像全球化是在世界范围内实现各种资源最佳配置的过程,中国的全国化是借助现代交通、通讯等手段,在中国全境实现人、财、物、信息等全部资源最佳配置的过程,而且这个“最佳”应包含“合理”的。

第三,全球化的唯一推动力是全球市场经济,中国的全国化除了有市场经济规则的自然推动,中国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能在很大程度上调控这一过程。

第四,全国化将对中国当前的区域社会形态、人生竞争环境,乃至社会伦理道德都产生深刻影响,换句话说,一个全国化的中国,与经济和文化条块化的中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中国。

全国化将面临一系列困惑:比如,它是各种资源的“最佳”配置过程,还是“公平”配置过程?什么是“最佳配置”的标准?再比如,它对于中国文化多样性的磨损,应在什么范围内被允许,在什么位置上必须止步?

世界越来越像在全球化的大潮中随波逐流,但中国的全国化不同,中国政府通过调控,使它不仅让大多数人受益,而且避免走上部分人群利益的对立面,虽然在理论上是十分艰难的,但却是值得认真去做的。

** 炎黄之家womenjia.org将接过“全国化”旗帜

炎黄之家womenjia.org完全赞同环球时报提出的“全国化”概念,这一概念切中要害。它还是中国重新夺回话语权的一种努力,尽管从提出以后这几年的后续反应来看,未能成功,也遮掩不了环球时报的功绩。

不成功原因我们揣测有两点,

一是环球时报阐发这个概念时还是太混沌,自己都乱搅在一起,概念不清晰,冲击力不够。这方面成功案例可参见“北京模式”、“金砖四国”等概念的发明和传播。

全国化概念出发点始于春运潮候鸟族,之后环球时报社论阐发也经常离不开这个,这格局就低了。

几位学者后来提到了全国化真正的价值和要害,那就是推动全中国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大统一,推进中国人概念的持续落地,推动中国人平权行动,提高中国人对国家和文明的认同感。

我们认为,必须站在“铸就中国人”这个高度,目的直指延续大一统文化,为中国未来两百年国运打下国人心理基础,才能衬得上“全国化”这一话语概念的价值。

二是敌人可能也看到了这话语的威力,以至于在媒体上刻意屏蔽,导致该话语无法传播运用。这没办法,我们支持的,敌人就反对,这一点敌人的敌我矛盾意识很强,应当向其学习。

炎黄之家的设想是,慢慢汲取各方面资源,逐渐完善“全国化”概念,使之本身具有强大力量,具备广泛传播基础,以后再看这个概念的运气,能否触发流行爆发点,更好的推动全国化实践。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2/93.html

继续阅读: 全国化 环球时报 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