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对《苦恋》的否定及争论

作者:文贝 来处:华夏网 点击:2015-04-28 19:33:40

“哭哭啼啼,没有出息。”文革后,中国涌现出了一大批所谓的“伤痕文学”。面对这些作品,邓小平不屑地说了这么一句。老邓肯定不喜欢这片子,里边表现作家被红卫兵揍...真公映了..大家估计就会吵闹追问,谁打的?这是那些人打的?答案是..................

1979年,白桦的电影剧本《苦恋》发表在1979年9月出版的《十月》第3期上,据此摄制的电影改名为《太阳和人》。

该片说的是少年凌晨光青年时因反对国民党被特务追捕,逃到国外,成为著名的画家。解放后返回祖国,文革时受到迫害。女儿星星觉得在这个国家已经不能容身了,决定和男朋友到国外去。女儿反问父亲:“您爱这个国家,苦苦地恋着这个国家……可这个国家爱您吗?”凌晨光无法回答。此后,凌晨光被迫逃亡,成为一个靠生鱼、老鼠粮生活的荒原野人。剧终时,雪停天晴,凌晨光的生命之火已经燃尽,他用最后一点力量,在雪地里爬出“一个硕大无比的问号”。

电影剧本发表后,就引起了文艺界的争论。

时任中宣部部长的王任重要求文化部主管电影工作的王阑西和陈播关注这部影片的拍摄。后来王任重与中央书记处的领导一起看了样片,提出“大家都反对拍这部电影”,告诉王阑西和陈播,“修改不好电影剧本,就不要拍”。

也有人赞成放演,提出“影片深刻地批判了现代个人迷信,并真实地概括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作者白桦1981年1月10日晚找到胡耀邦,“惟一的要求是请他看看片子”,但胡耀邦拒绝了他的请求。胡耀邦说:“这部影片在没有审查通过之前,我不看。昨天晚上在中南海放了这部片子,我没有去。听说有人反对,有人支持。我们家看过电影的就是两派。我的儿子是赞同你们的,我的秘书就不赞同。”

文艺界领导层周扬、张光年、夏衍、陈荒煤等人持不“枪毙修改”态度, 林默涵(文化部副部长)和刘白羽(总政文化部副部长,作者白桦属于武汉军区干部)“建议在文艺界党员学习大会上放映‘太阳和人’,联系实际,进行讨论”。影协党的领导小组五位成员中,三位对《太阳和人》持否定态度。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也认为这部片子有错误。

主持编辑《时代的报告》的黄钢等人将《太阳和人》产生的过程写成报告,送给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要求中纪委介入。

中纪委接到报告后,在中纪委第三次会议上曾进行过认真的讨论。中纪委有人说:现在电影、小说就是两个题材,一是爱情,一是反右派和“文革”问题,看了以后悲悲惨惨,不能鼓舞和激发人的积极性。这是自己人和自己人对着干,自己拆自己的台,哪天垮台了,宣传部门有责任。他们认为《太阳和人》是否定三十年,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党的领导,是一部很坏的影片,不应公映,必须进行批判。(见《会议简报·苏一平发言记录》)中纪委询部文化部是否要纪委介入。

3月2日,文化部讨论中纪委的意见。林默涵、贺敬之赞成调查,陈荒煤和张光年反对,夏衍、赵寻、陆石等不赞成作为违纪事件处理。后来王任重根据周扬等人的意见回复中纪委:电影正在修改,还是由文艺工作的领导部门来处理,不然会使文艺界更紧张了。

3月27日,邓小平在与解放军总政治部负责人谈话时,讲到第八个问题时,谈到了《苦恋》:“对电影文学剧本《苦恋》要批判,这是有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问题。当然,批判的时候要摆事实,讲道理,防止片面性。”

在《解放军报》的带领下,媒体展开了对《苦恋》的批判。批判主要围绕文艺界的“违反四项基本原则的现象”和“资产阶级化自由化的倾向”展开。指出《苦恋》“散布了一种背离社会主义祖国的情绪”,是“借批评党曾经犯过的错误以否定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这决不是爱国主义,而是对爱国主义的污辱”,“它的锋芒是指向党,指向四项基本原则的”。

随后,《北京日报》、《时代的报告》、《文学报》、《红旗》、《长江日报》、《湖北日报》也发表了对《苦恋》的批判文章。 5月17日,胡耀邦与中国文联及各协会以及中央文化部的负责人谈话,提出“写《苦恋》的作家还是写了些好作品,但这篇(作品)是不健康的,有害的。军队对他的态度还是好的,但军报那种批评的措词,用的方法不稳妥。”、“我们建议先把这场风波平息下来,现在国内还没有平息下来。用一两句话把这事冷却下来。不要再批判了。过一段再说,有些事情处理方法就应该这样。”

1981年7月17日,邓小平召集周扬、王任重、朱穆之、曾涛、胡绩伟讨论对《苦恋》的批评问题。谈话中,周扬、曾涛和胡绩伟都阐述了对《解放军报》文章的意见,“就是认为《苦恋》有错,应该批评,但军报那样扣上‘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是‘大批判’式的打棍子的做法,因而《人民日报》不能转载”。

邓小平在谈话中,肯定了《解放军报》对于《苦恋》的批判,但也指出其缺点。他说:“关于《苦恋》,《解放军报》进行了批评,是应该的。首先要肯定应该批评。缺点是,评论文章说理不够完满,有些方法和提法考虑得不够周到。《文艺报》要组织几篇评论《苦恋》和其他有关问题的质量高的文章。不能因为批评的方法不够好,就说批评错了。

邓小平指示:“关于对《苦恋》的批评,《解放军报》现在可以不必再批了,《文艺报》要写出质量高的好文章,对《苦恋》进行批评。你们写好了,在《文艺报》上发表,并且由《人民日报》转载。”

8月3日,由中央召集一个包括中央、地方、军队三方面共三百人的“思想战线座谈会”,“正式传达和讨论”邓小平的“重要谈话,研究部署在思想文艺界展开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问题”。胡耀邦作了长篇讲话,批评了“党对思想战线的领导处于软弱的状态”。后来,包括王任重在内的一些宣传苦恋的刊物领导人(《新观察》主编戈扬,1989年后被停刊)作了检查。

其后,在周扬、张光年、贺敬之等人的精心组织下,由《文艺报》唐达成、唐因执笔,历时三个多月,写出的《论〈苦恋〉的错误倾向》一文,在《文艺报》发表。10月7日的《人民日报》全文转载。

作者白桦也以给《解放军报》和《文艺报》编辑部写信的方式,进行检讨。这封信在《解放军报》和《文艺报》刊登后,《人民日报》又予以转载。

1981年7月17日,邓小平发表了《对青年一定要注意引导》的讲话,文中说“这样丑化社会主义制度,作者的党性到哪里去了呢?有人说这部电影艺术水平比较高,但是正因为这样,它的毒害也就会更大。这样的作品和那些所谓“民主派”的言论,实际上起了近似的作用。”、“试想一下,《太阳和人》要是公开放映,那会产生什么影响?”、“《苦恋》和那个青年诗人的讲话,为什么还有那么一些人支持?这值得我们思想战线上的同志深思。”

后来许多人把批评《苦恋》加在魏巍主编的《中流》身上,其实真正反对和批评《苦恋》的是邓小平和胡耀邦。

《丰乳肥臀》是莫言的一部长篇小说,书中的母亲有八个女儿,老大、老二是母亲与母亲的亲姑父的私生女,老三是母亲与卖小鸭外乡人的私生女,老四是母亲与江湖郎中的私生女。老五是母亲与光棍汉的私生女,老六是母亲与和尚的私生女,老七是母亲被四个败兵强奸后所生,老八是母亲与瑞典洋牧师的私生女。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分别嫁给了土匪、国民党、共产党、窑子、共产党和美国人,老七、老八找不到自己想嫁的人,就自己寻死。女儿们成了各自丈夫的坚定同路人。

作品表现的是母亲的“肥臀”生了这些女儿,母亲的“丰乳”哺育了这些女儿。这些女儿长大后,联同他们的丈夫,所带给母亲的只有无穷尽地灾难和痛苦。作家把母亲描绘成一位承载苦难的民间女神,她生养的众多女儿构成的庞大家族与20世纪中国的各种社会势力发生了枝枝蔓蔓的联系,并被卷入20世纪中国的政治舞台。

欣赏的人认为小说热情讴歌了生命最原初的创造者(母亲)的伟大、朴素与无私,生命的沿袭有无与伦比的重要意义。小说主体是展示生命的过程,讴歌生命的本体意义及母亲的伟大性。对于历史的再现与表现,以及城市生活的描写是为揭示人性之变曲,并提出问题。

反对者认为《丰乳肥臀》书名下流,哗众取宠,指责《丰乳肥臀》是反动小说。

左派刊物《中流》接连发表了十多篇文章,对长篇小说《丰乳肥臀》及其作者莫言的创作倾向进行了集中的批判。

曾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刘白羽在谈到莫言及作品时说:“世风如此,江河日下,我们浴血奋斗创造了一个伟大的国家,竟养了这些蛀虫,令人悲愤。”

作家魏巍则批判莫言歪曲共产党抗日历史,丑化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

云南作协彭荆风认为莫言的《丰乳肥臀》是反动而又肮脏的文学垃圾。

电影《三进山城》的编剧赛时礼说这部小说对胶东地区抗日战争的历史进行了无端的歪曲,对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力量进行了丑化。

开国少将、原军事博物馆馆长贾若瑜、前中国驻挪威大使徐中夫、前国务院煤炭部副部长李奎生等都指责莫言的《丰乳肥臀》和另一部小说《红高粱》在国内外都产生了很坏的影响。

中共中央的机关刊物《求是》杂志主办的《红旗文稿》撰文批判莫言污蔑中共“共产共妻”。“过去国民党反动派诬蔑共产党是共产共妻,灭绝人伦,也只是流于空洞的叫嚣,难以有文学作品具体地描述,想不到几十年后,却有莫言的《丰乳肥臀》横空出世,填补了这一空白。”

有人写信给中宣部和中央,表达对党的热爱的同时也表达对“反动小说”的愤恨。

莫言所在部队和单位的领导要求莫言写检讨,莫言因此结束了自己21年的军旅生涯。

莫言的《丰乳肥臀》究竟如何,看过的人各有不同的看法。就像莫言获得诺贝尔奖一样,有些人认为他的梦幻主观感觉式作品含义深刻,有些人却觉得无聊透顶。有人认为是下流肮脏,有些人以为是高尚纯粹。

上世纪末围绕《苦恋》和《《丰乳肥臀》的争论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的政治和文化氛围,其中也包括了上层的分歧和裂痕。

由《苦恋》改编的电影《太阳和人》1980年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完成,导演彭宁,主演刘文治、黄梅莹、冷眉、许还山等。该片成为禁片,至今尚未公映。

《丰乳肥臀》被作家出版社停止出版。2003年工人出版社重新出版时,在舆论的压力下,责任编辑王小平因此被迫辞职。

2011年8月,莫言凭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2012年10月11日,莫言因“用幻觉现实主义将民间故事、历史和现代融为一体”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据说拍过莫言小说《红高粱》的著名导演张艺谋要将《丰乳肥臀》搬上银幕,还传说许多性感女星争着要上位。

中国不缺丰乳肥臀的女演员,这种电影不火都难。而且真要如此的话,获国际奖基本上是肯定的。

围绕《苦恋》和《丰乳肥臀》的争执是两种文化价值观的斗争。也许是由于有邓小平的否定态度,这两部作品至今不能公开发行。2015.4.27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4/131.html

继续阅读: 邓小平 伤痕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