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师范大学穆斯林头巾事件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中华军事论坛 点击:2015-05-11 19:36:00

陕西师范大学辅导员就穆斯林头巾事件实名回答!全文如下:

陕西师范大学穆斯林头巾事件

陕西师范大学辅导员李晨子实名回答。

虽然这么后了,希望看到的人把我的答案顶上去,尽量从一名学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的角度解释这件事情。

首先,这则微博中对这一系列事情进行了刻意的扭曲。我只从一个角度说明,作为学校辅导员,学生处多次开会对我们说明,学校不是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我们接受学生的民族习俗,但我们不能允许学生在学校内从事宗教活动,这是很明确的底线,不仅仅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也不行,佛教也不行,只要是宗教活动,就不允许在学校内进行,这是完全符合国家政策法规的要求,我也是按照这一标准向学生传达的,在我传达了这一要求之前,我的学生中有个别人在学校内有宗教活动,在我传达并单独谈话后,我的学生中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宗教活动,起码我掌握的情况是这样。那么,穿戴带有宗教性质的服饰,可以判定为进行宗教活动,这是我们不允许的。在这里我想强调一下:

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和老师要求学生强行摘掉头巾,我们只是要求他们按照民族习俗而并非宗教形式佩戴头巾。

但在微博内容中,却被扭曲成我们强行要求这名学生摘掉头巾,我只能说这是个别别有用心或者说不明真相的人对事实进行的曲解。

学校和学生不是对立面,而是共荣的,我的学生以后有出息了我也觉得脸上有光,学校越来越好学生也会享受到更多的好处,何乐而不为?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嫌自己的工资多?我还要忙就业工作,我还要带着小伙子们打篮球联赛,我还要带着学生写剧本排练准备话剧节,我还要为即将开始的《形势与政策》备课,我还要回家陪媳妇陪喵……我特么闲着了我天天揪着少数民族女学生的头巾不放非要让你摘?

第二,关于在食堂读《古兰经》一事。这件事,只要是接受过一定的教育并且了解国家相关政策法规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很明确的宗教活动。我在这个食堂吃了十年的饭,这个清真食堂是我们陕西师范大学后勤集团花了大力气做出来的,里面的师傅都是清真的,主管人是从西安“坊上”,就是回族同胞聚居地请来的,绝对符合清真标准,而且后勤集团每年投入很多钱来确保学生的伙食达到一定标准并且价格可以接受,就现在的物价我在食堂吃一顿饭,10块钱有菜有肉有饮料,绝对吃饱又吃好,说这么多是为了说明——陕西师范大学的食堂真的很不错,不怪别人都叫陕西吃饭大学,伙食确实不错,这样的食堂每天的人流量是很大的,在这样一个非常明显的公众场合进行《古兰经》的诵读,这绝对是明显的宗教活动,作为学校党委学工部、学生处的一把手,到现场进行管理是无可厚非的,甚至说是反应迅速的,并没有什么可诟病的。我没见新传院学播音的学生早起练声被管过,我没见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早起读英语被管过,我没见文学院的学生早起背《离骚》被管过,如果你们干的事情和我上述的是一个性质,你们会被管?不管正版盗版,不管哪个出版社出版,《古兰经》就是宗教读物,在公众场合集体诵读就是违反国家和学校的规定,必须管你们。

第三,学生处从新疆请来的两位少数民族学工干部,更是在我们净化校园环境的工作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很多新疆少数民族学生和我们在语言上有障碍,并不能准确沟通,很多时候他们不敢也不善于和我们交流,赶上汉语好的大家慢慢说还有得聊,有些汉语水平相对薄弱的,沟通起来真是难,这时候这两位老师就起到了很好的协调作用,虽然他们在一起聊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但聊完之后学生脸上的笑容我是懂的,语言的力量和沟通的力量是巨大的,我们不能无视。

第四,我校确实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你没看到不等于没有,为什么你没看到?你和我们学校有任何的关系吗?不是在校教职工或者学生,也不是教育部门相关人员,我们学校的文件为什么要给你看?

第五,我个人在少数民族工作上也算有一点小小的经验,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场所,每一个学生都是我的学生,每一个学生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只要你来到我们学校,来到我们学院,我就有义务对你的思想、学习、工作和生活进行管理和服务,为你的成长成才尽我的微薄之力,任何一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和校纪校规的行为,我都必须纠正,无论的你出身、民族、性格。少数民族学生更需要学校的关心和照顾,国家也在政策上对少数民族学生有倾斜,我个人也是少数民族(满族),我们要怀着感恩之心努力学习努力成长,而不是抓住只言片语与学校针锋相对。我在上学的时候有许多少数民族的朋友,蒙古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锡伯族、回族等等,我们在一起打球喝酒,无话不谈,他们的热情与淳朴让我十分享受与他们在一起的那些岁月,现在提起来还是津津乐道,经常给我的学生们分享,我们国家本就是多民族融合的国家,大家在一起开心点不好吗?

最后,我想敬告那些利用网络蛊惑人心、煽动民意的个别人,你有发表你言论的自由,但你无权干涉我们学校的管理,你有宣扬你宗教信仰的自由,但你无权干预国家的高等教育,你看似尖锐的言语背后,是毫无支撑的谎言,我相信社会上的绝大多数,包括学校内的绝大多数,都会站在陕西师范大学的一方,击破你那虚张声势的谣言,还大学校园一个平和宁静,请自重。

请大家把回答顶一顶,这是我一次主动求顶,事关母校与公义,先谢为敬。

然后,马上高考了,欢迎大家报考陕西师范大学。以上,来自一名陕西师范大学的学生、一名陕西师范大学的辅导员。(信源

 

---------------------------------分割线----------------------------------

 

才闲下来关注自己的答案,没想到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这里补充几点:

一、那个wang同学,你在辩论上确实有一套,但抱歉,学术研究和实际工作不是一回事,并且你说的大部分理论和我们学校的管理毫无关联,我做的工作是服从学院、学校领导的安排,按照学校的规章制度对学生进行管理和服务,对于你的理论我不发表评论,但我依旧认为我的工作没有任何不妥之处,学术研究的话恕不奉陪。

二、我再强调一次,学校要求学生穿戴服饰去宗教化,而并不是蛮横要求学生必须摘掉头巾,至于有人说我们针对伊斯兰教……大哥,我哪句话说我们只针对伊斯兰教了?现在是伊斯兰教在学校有宗教活动了我们管一下……如果有学生群体在学校内宣扬基督教我们也照管不误啊,至于青莲宝座什么的……总之只要带有宗教性质的活动,我们都是一视同仁的,都是必须管理的,我们没有任何必要和动机去针对某一个宗教,真的没有。另外,我们学校也有宗教研究所啊,也召开论坛啊大会啊什么的,我去旁听过,和尚道士也见了不少,这是学术活动,在会议厅进行的啊,也没说在学校操场弄个祭坛佛像什么的啊……这些东西很好分辨的好吧,个别吹毛求疵的知友就别挑刺了……

三、学校学生工作的目的是管理和服务大学生,不是和谁对着干,老师和学生绝对不是对立面,绝对不是对立面,绝对不是对立面,起码在我个人来说,我是希望所有学生都安全毕业走进人生下一阶段的,出了事儿大家都不好办,咱心平气和、安安稳稳的多好,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怕出事,出了事情有出了事情的解决方法,郭兰英老师不是唱过么……朋友来了有好酒……嗯。

评论里我就不一一回复了,工作上的事情一大堆,这件事只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而已,大家可以理性讨论,尽量避免人身攻击,对我校感兴趣的可以另聊。祝大家爽。

 

* 另一名知情人谈陕西师范大学穆斯林头巾事件

本人是师大去年毕业的学生,讲几个故事给大家听吧

故事一:去年5月19日前后,师大的三名穆斯林学生因为受到外面穆斯林的指使,准备造炸弹炸校领导来着。但是因为前期做实验的时候专业素养不到位,把自己炸伤了,结果还去了校医院找医生。校医发现这伤口有问题,于是向领导上报了。怎么说,要不是因为三位同学的智商需要充值,我想故事的结局肯定不是像现在这样了吧。而且因为这个原因,去年毕业典礼入场不让带包。

故事二:在师大老校区能经常碰到宣传基督教的人(好多都是韩国人),至于为什么,我现在都搞不明白,记得我某次在花园被人搭讪,邀请我参加他们的圣经读书会,那些人一看就不是校内人员,但这事身边的同学都遇到过,我碰到那次还偷拍了那些人,发了微博以及 @学校官博 ,也有工作人员回了一个保安处的电话,但后面也就不了了之。

故事三:母校有个机构:叫陕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中心,每年都会开各种宗教会议,所以学校经常能碰到道士和和尚,偶尔也能碰到尼姑,应该也有穆斯林的参与。足以见得对宗教,肯定专人在研究,如果你抱着学术的目的研究,没人会禁止你。

故事四:师大几年前因为厕所上过一次华商报的头条!是的!你没有看错!厕所!这事的促成人是屈雅君老师,我有幸选修过她开的一门叫做《性别与电影》的课程,虽然我翘了很多次,但是记得非常清楚有一次看的是贾法尔·帕纳希导演的《越位》(关键词:女性,穆斯林,足球,伊朗,宗教)有兴趣的去看看,非常好看。看完以后有一位女生站起来讲了一下她的看法,那个女生是回民穆斯林,但是基本不戴头巾,拒绝吃猪肉。不带头巾是因为她的父母觉得小孩不能过于穆斯林化。她讲的几句我至今记忆犹新:生在穆斯林家庭里,很多人没有权力放弃自己的宗教,所以她非常感谢她的父母。

故事五:师大的少数民族的数量在西安高校里真的是数一数二的,有一个民族教育学院,此院学生跟我们其他民族学生几乎是绝缘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学校有一个新疆同学办的一个社团也长期是十大社团。以及每个专业基本上都有少数民族(我们班有朝鲜族,满族,壮族)。而走在学校里带全黑头巾的穆斯林女生当然也不少见。

自从去年那事发生以后,学校需要给穆斯林同学们表明一个态度,当然也不奇怪。

2014年12月左右,陕师大出台了一项规定:“不允许任何学生在校从事宗教活动,穿戴黑袍面纱的宗教服饰”,并且在全校通报

这时间点,想必各位都能明白吧。出现故事一以后,说明学校的穆斯林确实需要校方注意,而且也戳到了学校的痛点,因此对于各位穆斯林集体研读《古兰经》的行为不能忍,也不足为奇。

私举双手赞成学校的意见,如果能够帮助女生们在学校里摘掉头巾,充当一下故事四里那个女生的“父母”,又有何不可。

 

* 对照:穆斯林的故事版本

陕师大坐落于古城西安,是教育部部属重点师范大学,也被称为西北地区教师的摇篮。陕师大在西北地区的影响力是比较大的,所以其生源大部分集中在西北地区,故而陕师大的少数民族大学生非常多,据统计仅回族就有八百多。这两天网上热议关于陕师大强迫学生摘头巾的问题,我们通过师大内部学生了解此事原委及最新进展,下面将陈述如下。

事情缘起:2015年4月13日早上7点15,师大的部分学生(大概10个人)在校园里课余时间学习古兰经,正在此时,学生处处长刘建军带着一些人过来(估计有人告密),说他们是非法聚众讲经,是极端行为,严厉批评他们违反校纪校规,并教训几个女孩子她们的头巾是宗教戴法,应该换成民族戴法(既把耳朵露出来),他当即叫来了这些学生所在的学院书记和辅导员,各自领回去,针对这次在校宗教活动谈话并写检讨。

第一轮的工作开始了,首先要求写保证书、写检讨书,学生进行了合理的解释,他们说他们学的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古兰经,想藉此学习阿拉伯语,但学校方面必须得让他们承认这是非法聚众讲经,要求在保证书里必须写清楚,同时戴头巾的把耳朵露出来,如果不实行的话便以处分相威胁。

早在2014年12月左右,陕师大出台了一项规定:“不允许任何学生在校从事宗教活动,穿戴黑袍面纱的宗教服饰”,并且在全校通报,所以,各学院书记与导员根据这一条规定,让学生们递交检讨书,并按照学校最近的要求露出耳朵戴头巾。学生们认识到了错误,改变了头巾的扎法。但政经院的书记坚持学生去掉头巾,学生们认为学校应该尊重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但校方没有答应。

一周之后,政治经济学院的书记又找这些人,说得重新写保证书检讨书,得把脖子露出来,否则是宗教戴法,要进行处分,女生们万般无奈,尝试着进行有理有据的解释与争论,但是却遭遇了更加的压力,每天被传唤过去谈话,说她们这是封建、落后,跟学校对着干,学生处刘建军处长屡屡向各个学院施压,于是各个学院纷纷行动给她们施压,她们又扛不住了,重新写保证书,并实行校方新规定。

4月27日,刘处长在学校的少数民族管理中心召见各学院书记以及这几个学生,交代他们所犯错误的严重性,让他们回去重写一份检讨,保证再也不参加类似活动,但刘处长并未提到头巾问题,在打算让学生离场的时候,学生处有一位书记发言了,姓库,哈萨克族,她是来自与陕师大合作的新疆昌吉学院的老师,在此留职,与她一起的还有一个维吾尔族男老师,叫白合提伊尔,库书记强调学生们的头巾就算露出耳朵也还是宗教戴法,并要求学生们尽量摘掉头巾,并对在场的一位昌吉学院的交换生说,你给我立即摘掉,否则我把你调回去立马开除,你信不信,在这位新疆书记的煽动下几个老师表示附和,刘处长也就表示那我来管一管头巾的事(完全凭个人意气用事)。那次会议后,他们的共同决定是无论怎么戴头巾都是宗教行为,必须根除,在大学校园里不允许任何宗教行为,以此为由,要求她们写第三份保证书,学生们又交了一份更为详细的检讨(包括检讨书,情况汇报书,保证书三份)

5月4日,也就五一结束后,这几个学生又被学院书记谈话,说学生处决定一周内全部的学生都要去掉头巾,无论是哪个少数民族。以政经院为首的各学院的老师们,迫于学生处新规定的压力,三番五次谈话时以处分威胁学生,一周内不摘头巾就给处分,几个学生迫于压力摘下了头巾。至此,这个决定扩展至全校,学生处要求全校的戴头巾的必须得摘掉,并声称这是教育部出台的新规定(欺骗行为),如果不实行就勒令退学,她们终于扛不住了,每天被传唤至办公室,如同囚犯一般,进行批评教育,总的来说就逼你摘下头巾。

目前进展:目前我们了解到,有些有责任感的人把这消息发到微博上,于是在7号这天消息扩散至全国,头巾是少数民族的基本风俗习惯,校方此举有悖于民族团结,因此网上对此进行热议。师大女生们对此尚不知情。她们感到害怕,这种舆论压力会不会影响到他们,学校会不会藉此更加严格地处理此事,所以就有了有些师大学生说没有这样的规定,以此辟谣。有关社会人士也在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但对少数民族学生的不公正对待表示同情,并表示会持续关注此事的新动态及校方的反应。

陕西师范大学学生处并没有出台正规文件,利用学院书记和导员的工作给学生压力,迫使少数民族同学放弃自己的权利,这种行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学生们的正常生活,违反了国家关于民族平等的法律规定,破坏了民族团结,不利于近几年“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发展,希望社会上相关部门能有所思考,及时制止这些不遵守宪法的行为,还学生合法权益,还民族平等团结,还国家安定繁荣,大局还得从小事做起,当前国家发展最需要内部的团结,作为中国的好公民,我们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和义务维护民族团结,维护国家稳定发展,对于破坏者,一定要给予有利的反击,让社会更加和谐,让和平和繁荣之花盛开在我们之中。(信源

 

* 网友评论

看看改开党浇灌出来的恶花:戴头巾是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我草泥马,活生生的制造出一个民族问题。按道理党妈是无神论,对付宗教应该比对付民族问题更得心应手,但不知道为什么党妈老是有意识的把宗教问题转换成民族问题。不要偷梁换栋,戴头巾是宗教恶俗。事实上是宗教行为,实践中被当成了民族习惯来处理。那个马来的女的本来在马来上台都不戴头巾的,到中国头巾包的这个严,麻痹的,就不应该让丫到中国来挣钱,滚滚滚。

他(李晨子)因为自己也是少民才敢这么理直气壮地做好事,汉人的话肯定不敢这么说话吧,大汉族主义的帽子会立即扣上来,也几乎肯定会受处分。义正辞严之下高贵血统带来的志得意满溢于言表~

起初他们要求女穆斯林带头巾,我没有阻止——因为我觉得这与我无关;接著他们要求为一个穆斯林学生设立清真食堂,我没有阻止——因为我觉得反正花的都是公家的钱;后来他们开始打砸兰州拉面附近的汉人拉面馆,我没有阻止——因为我可以改吃灌汤包;此后他们在超市里设立清真通道—— 我没有阻止——因为大不了从此我不再去华润万家;最后他们举着刀高呼将异教徒砍头奔我而来,我想阻止——却再也没有人站出来帮助我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5/165.html

本文话题: 穆斯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