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好战士雷锋不是老好人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5-09-06 16:52:53

网友“金色向日葵”这样评论陶克的意图:雷锋精神被定义为“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最讨厌把雷锋当作老好人的代表了,雷锋精神并不仅仅是做好事。现在雷锋已经成了统治者的一个工具了,整天忽悠大家像雷锋一样做好事。我个人其实不恨神一样的对手,最恨的就是那种凡事和稀泥、做烂好人的人了。

张文木也说:

雷锋不是超阶级的牧师,而是资本压迫下的结果。雷锋的精神是有阶级属性的,它只能在公有制条件下发生。在私有制下,雷锋遇上资本家若还是“春天般的温暖”而不是“冬天一样残酷无情”[1],那他就不是雷锋,而是那位“不敢与师抗礼”的武训。前者是毛泽东提倡的,后者是伯恩斯坦、考茨基和大清举人们提倡的。当雷锋遇到资本家,正如当劳动力遇到剩余价值,难免有说不出的尴尬。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有些赞同,不过现在这种修正主义氛围下,或许只有这种“庸俗化”,雷锋才能端出来。对敌人如冬天般冷酷的毛主席好战士,会让修正主义者吓尿的。

对炎黄会来说,雷锋应该是一位重要前辈,炎黄会的“志愿者”名称,更应该说是“雷锋行动者”,简称“锋行者”,以传承新中国的学雷锋做好事文化,不被西方话语轻易俘虏,让雷锋成为炎黄文明中重要的社会实践话语。

谁在幕后主使抹黑雷锋

雷锋:爱憎分明不忘本

郭松民 ,2020.3-09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480525543800872

​​01

毛主席真会选日子,在3月5日这个春暖花开的时刻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这让我们每到这一天,都会想到雷锋,都会感到温暖,都会想到雷锋的名言:“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

 这句话,是雷锋系列名言中的一句,原话来自雷锋日记,一共四句——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

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的火热,

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如马克思所言,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那么,反过来,我们也可以从一个人如何处理他的社会关系来一窥他的本质。

雷锋这四句话,概括他对自己最主要的社会关系的态度,我们从中看到他的本质是什么呢? 概括来说,就是主人翁!新社会的主人翁,新中国的主人翁!

只有主人翁才会这样对待同志、对待工作、对待个人主义、对待敌人。

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就不会这样,他们对待同志和朋友,要尽量占人便宜,对待工作则能躲则躲,对待自己的个人私利,则把一毛钱而利天下不为也,至于敌人,他们倒是看得很清楚的——谁妨碍他们的利益谁就是他们的敌人。

02

雷锋对新社会持这样的态度,不是偶然的。

在旧社会,雷锋大多数亲人,都是真正的“枉死者”—— 雷锋的爷爷雷新庭,给地主当佃户,整年辛苦劳作,仍无法维持家人生计,最后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到年关时,地主前来逼债,雷新庭就像《白毛女》中的杨白劳那样被活活逼死;

雷锋的父亲雷明亮,在长沙做挑夫,被老板毒打,重伤吐血,不久又被日寇拉去做挑夫,由于反抗逃跑再遭毒打,吐血越来越厉害,也没有钱医治,于1945年春天病死;

雷锋的哥哥雷振德,12岁就到工厂做童工,得了肺结核。由于身患重病,工作时突然昏倒在机器旁,被轧伤了胳膊和手指,随后被老板赶走,回到家乡后还只能继续靠做童工为生,肺病一天天加重,又没钱医治,1946年也死去了。

雷锋6岁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他和母亲两个人,不久之后,母亲受到地主唐四滚子凌辱,含恨自尽。

如果不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如果不是解放军来了镇压了地主阶级,可以想见,雷锋的命运绝对不会比哥哥雷振德更好。

有时我忍不住会想,如果雷锋活到今天,看到了那位“地主伤痕文学作者”写的《软埋》,他会作何感想?尽管一向待人谦和,雷锋也会怒不可遏吧?

03

正是由于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雷锋才会产生如此清晰的认知:

新社会,我们的;新中国,我们的!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新社会,要像保卫生命一样保卫新中国!

假如雷锋活到了今天,并同样遭遇疫情,他会怎样做呢? 如果他是一个医生,他一定会第一个报名去抗疫前线;如果他是一名普通的武汉市民,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志愿者…… 我甚至在想,如果雷锋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住进了方舱医院,那么他一定是最乐观的病人,他会帮助病友鼓起战胜病毒的信心,会帮助护士打扫卫生,病愈出院后,他一定会主动献出带有抗体的鲜血。

毫无疑问,如果看到了推诿瞒报,官僚主义等不良现象,雷锋也一定会以主人翁的姿态拍案而起!

所有这一切,不能简单地用“善良”来概括,这是主人翁才有的道德——只有把自己看成是国家主人翁、社会主人翁的人,才会表现出这样的热情和主动性,才会有这样憎爱分明的立场。

当然,雷锋也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作家,就像战士作家高玉宝那样,他在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读了很多书,“雷锋日记”已经文采飞扬。

今天,如果雷锋喜欢自媒体,那么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大V,如果他身在武汉,很有可能,他也会连载他的“武汉日记”。

雷锋是一个行动者,也是一个思想者。

在他的武汉日记中,他不仅会记录武汉人民抗击新冠病毒的点点滴滴,也会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但他绝不会贩卖焦虑,更不会散播谣言和消极情绪。

雷锋是一个眼睛不揉沙子的人,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所以,如果看到不好的、错误的现象,他一定会提出自己严厉的批评。

但是,雷锋的批评,一定是从督促政府改进工作,更好更快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出发的,所以,他的批评一定是严肃的、有理有据的、建设性的。

非常遗憾的是,雷锋在22岁的年龄就因公牺牲,我们所希望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今天,我们只能看到“地主伤痕文学作者”的“封城日记”,在这份日记中,我们没有看到建设性,只看到了破坏性,看到了对抗疫斗争的否定和不信任,看到了幸灾乐祸的、旁观船沉的态度,而没有一丝一毫主人翁的热忱和责任感。

也许,正是因为雷锋的离去——不仅是他肉身的离去,也包括他主人翁精神的离去,“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精神的离去——才给了“地主伤痕文学作者”预留了空间吧?

 这才是我们今天纪念雷锋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把学雷锋等同于“做好事”,很可能是对雷锋精神的最大误读!

附录:《雷锋会变成道德之神》

该新闻报道是洋奴媒体起草,一如南方系那种扭曲塞私货的手法,举目皆是精心设计的细节,不动声色的狠狠抹黑了雷锋及其倡导者,引入大量毁谤雷锋的材料,却完全不提对这些毁谤的驳斥。此处做了大量删除,主要留下该机构运作的技术性细节。

一个60年代的红色偶像,成了一本21世纪杂志的名字。

这本名为《雷锋》的杂志于(2015年)7月在北京创刊,但实际上,在创刊号发行之前,这本杂志早已发刊6期。3月2日,中宣部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给这本杂志批准了全国刊号。杂志总编辑陶克显得很自豪:“国家给了《雷锋》杂志一个’户口’,这就成为世界上第一本以人名命名的出版物。”

《雷锋》杂志成了中国9000多种出版物中的一员,刊登中国领导人的讲话、好人好事、孔孟之道和对质疑雷锋的反驳文章。

创刊之初,创立者们分别在包头、北京和抚顺举办了三次杂志刊名的投票,投票的参与者为包头学雷锋交流会会员,北京海淀区的数位中小学老师,和86个全国“雷锋出租车队”队长。这些投票者为杂志评选出的名字是《雷锋365》、《时尚雷锋和雷锋风》、《雷锋你我他》。杂志社最后采纳了国家邮政报刊发行局一位官员的意见——直接使用雷锋的名字。

杂志的创刊与官方舆论导向不无关系。2012年,中央出台了“学雷锋常态化”文件;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台后,曾多次号召全国学习雷锋。与此同时,中国的官方媒体发表了一系列报道为红色英雄正名,对网络上的质疑声音进行反驳。

这本由人民出版社主管的杂志的资助者是三名企业家,他们总共出资100万,目前发行量为3万,读者主要是军队、工会、妇联、精神文明办、中国志愿者协会、企业、学校,和一些“具有雷锋情结的人”。在新出炉的第二期,红色的封面上标明了杂志新的名号“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中国军事文化研究会指导刊物”。

 “雷锋会变成道德之神”

这家杂志社位于北京西二环一幢白色居民楼里,《解放军报》报社旁边。杂志社略显拥挤的办公室里,作为精神图腾的雷锋几乎无处不在——会议室墙角的雷锋塑像,墙上的雷锋剪纸画像和语录,工作人员胸前的雷锋徽章,印着雷锋的环保袋和iphone手机壳。一切都显示出一种偶像崇拜的类宗教风格。

而在杂志总编辑陶克的观念中,雷锋就是要坐在神坛上的人:“只要我们坚持不懈地抓下去,让更多的人信奉雷锋的人生哲学,再过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雷锋就由一个人变成一个道德之神,那个时候就再不会有人来考证雷锋的真实,甚至辱骂他、诬蔑他,而是在心里像对待菩萨一样的敬畏他。”

这位62岁的前《解放军报》副总编自称是“传播雷锋精神的职业家”,在2013年,他出版了一本“基于个人采访记录和142位老同志回忆”写成的书籍《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雷锋》,而在这本最新编纂的杂志中,他将雷锋和孔子、毛泽东并列在一起,为他们开了一个专门的栏目“三圣堂”,分别为好人、圣人和伟人。

在多年的意识形态宣传之下,雷锋融进了国家话语体系,成为60年代中国人精神重要组成部分。在陶克第一次知道雷锋时,他那年10岁,小学三年级。1963年3月5日,毛泽东为雷锋题词,并号召全国学习雷锋,以后每年的3月5日都被官方指定为“学雷锋日”。

这个22岁的湖南年轻人一时间成了家喻户晓的政治偶像,而在60年代期间,与他一同出现大众面前的政治模范们几乎都是平民英雄——他们几乎都拥有贫苦的童年,在基层岗位上恪尽职守,更重要的是,他们会为了“集体”而放弃个人利益——比如“铁人”王进喜,草原英雄小姐妹。

在60年代,雷锋被全国范围宣传时,雷锋精神被定义为“憎爱分明的阶级立场,言行一致的革命精神,公而忘私的共产主义风格,奋不顾身的无产阶级斗志”。50年之后,雷锋成了“好人”的符号,连他最忠实的拥趸也放弃了最初的定义,虽然他们认为雷锋精神的内核未曾改变过,只是不同时代解读不同。

“是冲着这个平台来的”

杂志社的管理者们大多是已经退休的军人,比如陶克,他拥有少将军衔。军人的细节随处可见——沙发和书桌上摆得整整齐齐的资料,放在书柜里的军帽,桌上的军官证。他们基本都穿着军绿色长裤,握手时会双腿并拢,微倾前身,手掌绷直,动作一致标准,连手臂弯曲的弧度都精准如一。

1964年上映的《雷锋》“反响热烈”,这部电影的编剧陆柱国曾对媒体回忆:“那时候,讨论这部电影的报纸,都整合成了一个集子,出了一本书。”此后一系列以红色偶像为主角的电影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在院线遍布的今天,当年的万人空巷再也无法复制。

陶克将之归结为“艺术价值和推广方式”的问题,他认为这样的影片不该和商业片使用同样的推广方式,“可以把这个片子当成青少年、部队、工会的教育片,利用学习活动组织大家观看”。

陶克觉得这是对英雄的宣传缺失。他抱怨每次老科学家、文学家、战斗英雄组织开会只是开完了就走,“有多少人组织他们到大学里,在电视上亮相?如果这样的亮相多了,他们不就成为最可爱的人了吗?”

 “雷锋学是中国现代国学”

然而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雄心勃勃的《雷锋》杂志要面对的是一个喧嚣、复杂、习惯以“我”而非“我们”为思考主体的群体。

在他们的观念中,否定红色英雄是涉及国家信仰根基和民族存亡的事情——这些红色偶像身上寄托着几代人的精神信仰和感情,苏联被视为前车之鉴。“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决不能容忍有人来诬蔑、否定,他否定的不是一个人,他是向这个国家宣战,是向我们的信仰宣战,也是向人民宣战,向好人宣战。”

他要把这本杂志打造成“中国道德建设的一个权威刊物”,定位人群是“有雷锋情怀的人”。

陶克对他的宏大设想信心百倍。《雷锋》杂志已经开通了微信公众号,他还要为它开办网站,开通微博。《雷锋》杂志会从这间小屋走出去,按照办公室里墙面上的地图一步一步走出去:北京——中国——世界。

他还要组建雷锋书画院,建立“雷锋学院”,“会同社科院、国防大学一批专家立题,具体搭个班子,还要一些企业家搞一些赞助,争取两三年出一本教材。再打算依托一些全国的学习,建立一些分院,搞一些短期的培训和课程,最后成为井冈山学院那样的独立学院。”

在他的蓝图中,北京还会兴起一座“雷锋大厦”,设有永久性展览馆,收藏雷锋文物、图片和日记;雷锋学院坐落于其内,每周推出一个讲座,“ 将来外国人到这里来旅游,要看看中国的雷锋大厦。”大学里会有一门名为“雷锋文化学”的学科,专门研究雷锋精神和学雷锋活动的组织规律,“这就是中国的现代国学。雷锋的很多行为超越了时代、阶级。雷锋精神具有超越性。”(信源

郭松民:如果雷锋不曾离去……

2020-03-06

“只有主人翁才会这样对待同志、对待工作、对待个人主义、对待敌人。”

01

毛主席真会选日子,在3月5日这个春暖花开的时刻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这让我们每到这一天,都会想到雷锋,都会感到温暖,都会想到雷锋的名言:“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

这句话,是雷锋系列名言中的一句,原话来自雷锋日记,一共四句——

“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

对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样的火热,

对待个人主义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

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如马克思所言,人的本质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那么,反过来,我们也可以从一个人如何处理他的社会关系来一窥他的本质。

雷锋这四句话,概括他对自己最主要的社会关系的态度,我们从中看到他的本质是什么呢?

概括来说,就是主人翁!新社会的主人翁,新中国的主人翁!

只有主人翁才会这样对待同志、对待工作、对待个人主义、对待敌人。

一个精致利己主义者就不会这样,他们对待同志和朋友,要尽量占人便宜,对待工作则能躲则躲,对待自己的个人私利,则把一毛钱而利天下不为也,至于敌人,他们倒是看得很清楚的——谁妨碍他们的利益谁就是他们的敌人。

 

02

雷锋对新社会持这样的态度,不是偶然的。

在旧社会,雷锋大多数亲人,都是真正的“枉死者”——

雷锋的爷爷雷新庭,给地主当佃户,整年辛苦劳作,仍无法维持家人生计,最后身染重病,卧床不起。到年关时,地主前来逼债,雷新庭就像《白毛女》中的杨白劳那样被活活逼死;

雷锋的父亲雷明亮,在长沙做挑夫,被老板毒打,重伤吐血,不久又被日寇拉去做挑夫,由于反抗逃跑再遭毒打,吐血越来越厉害,也没有钱医治,于1945年春天病死;

雷锋的哥哥雷振德,12岁就到工厂做童工,得了肺结核。由于身患重病,工作时突然昏倒在机器旁,被轧伤了胳膊和手指,随后被老板赶走,回到家乡后还只能继续靠做童工为生,肺病一天天加重,又没钱医治,1946年也死去了。

雷锋6岁的时候,家里就只剩下他和母亲两个人,不久之后,母亲受到地主唐四滚子凌辱,含恨自尽。

如果不是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新中国,如果不是解放军来了镇压了地主阶级,可以想见,雷锋的命运绝对不会比哥哥雷振德更好。

有时我忍不住会想,如果雷锋活到今天,看到了那位“地主伤痕文学作者”写的《车欠埋》,他会作何感想?

尽管一向待人谦和,雷锋也会怒不可遏吧?

 

03

正是由于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雷锋才会产生如此清晰的认知:

新社会,我们的;新中国,我们的!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新社会,要像保卫生命一样保卫新中国!

假如雷锋活到了今天,并同样遭遇疫情,他会怎样做呢?

如果他是一个医生,他一定会第一个报名去抗疫前线;如果他是一名普通的武汉市民,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志愿者……

我甚至在想,如果雷锋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住进了方舱医院,那么他一定是最乐观的病人,他会帮助病友鼓起战胜病毒的信心,会帮助护士打扫卫生,病愈出院后,他一定会主动献出带有抗体的鲜血。

毫无疑问,如果看到了推诿瞒报,官僚主义等不良现象,雷锋也一定会以主人翁的姿态拍案而起!

所有这一切,不能简单地用“善良”来概括,这是主人翁才有的道德——只有把自己看成是国家主人翁、社会主人翁的人,才会表现出这样的热情和主动性,才会有这样憎爱分明的立场。

当然,雷锋也完全有可能成为一个作家,就像战士作家高玉宝那样,他在人民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读了很多书,“雷锋日记”已经文采飞扬。

今天,如果雷锋喜欢自媒体,那么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大V,如果他身在武汉,很有可能,他也会连载他的“武汉日记”。

雷锋是一个行动者,也是一个思想者。

在他的武汉日记中,他不仅会记录武汉人民抗击新冠病毒的点点滴滴,也会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但他绝不会贩卖焦虑,更不会散播谣言和消极情绪。

雷锋是一个眼睛不揉沙子的人,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所以,如果看到不好的、错误的现象,他一定会提出自己严厉的批评。

但是,雷锋的批评,一定是从督促政府改进工作,更好更快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出发的,所以,他的批评一定是严肃的、有理有据的、建设性的。

非常遗憾的是,雷锋在22岁的年龄就因公牺牲,我们所希望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今天,我们只能看到“地主伤痕文学作者”的“封城日记”,在这份日记中,我们没有看到建设性,只看到了破坏性,看到了对抗疫斗争的否定和不信任,看到了疏离的、旁观船沉的态度,而没有一丝一毫主人翁的热忱和责任感。

也许,正是因为雷锋的离去——不仅是他肉身的离去,也包括他主人翁精神的离去,“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精神的离去——才给了“地主伤痕文学作者”预留了空间吧?

这才是我们今天纪念雷锋所必须思考的问题。把学雷锋等同于“做好事”,很可能是对雷锋精神的最大误读!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9/232.html

继续阅读: 雷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