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河山一寸血》太扯蛋

作者:网络综合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5-09-06 17:30:58

果粉屡屡宣扬国军打了多少打仗死了多少人,跟《唐伯虎娶秋香》里的旺财他爹一个德行,果粉一定觉得炒股赔得最多的是股神。

炎黄之家womenjia.org赞同网友观点,很反感所谓的一寸山河一寸血,要这么说,也能扯一米草皮一脚球了。国 军宣传自己打过22场大型会战,其实跟宣传自己打过辽西会战、徐蚌会战、平津会战的意思差不太多。一寸山河一寸血,这得多SB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死得 越多国民党就越抗日似的,你说你打死了多少日本鬼子那叫抗战还感觉光荣,难道说全部死光就是彻底的抗战?战后只审判鬼子是不够的,更应该审判蒋介石的错误 指挥害死了如此多的中国军人才对。

网友观点:国共抗战争论这个现象背后本质是在争什么?按老底子说法,争的是正朔、道统,按前朝的说法,争的是国家的根本属性,即阶级性;按现今的说法,争的是话语权。右边的已经明确了推墙的指导思想~~~

 

参考:国军和国足都是中国人的骄傲

请移步参阅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章《国军和国足都是中国人的骄傲

 

参考:系列文章

看美日历史描述的国民党抗日—让吹捧国军的公知官僚蒙羞》(作者:美狗是畜生)(信源2

《川军殉国将领家信赞红军批军阀》

 

参考:驳台湾歪片《一寸河山一寸血》

出处:铁血社区。文章提交者:南口残阳

前几天,我父亲一位老同学给我们发来一个视频链接,并且他邮件的标题是“真实历史:谁在真抗战,谁在假抗战。谁在伪造历史。”打开链接一看,原来是台湾老纪录片《一寸河山一寸血》。下面是我给他老人家的回信:

赵叔叔您好:

您发的那个视频链接收到,给我爸爸也简单介绍、看了一下。赵叔叔在古稀之年心态之积极、涉猎之广泛,真是令晚辈赞叹啊,呵呵。

我本人一直是个军迷,这个视频前几年我曾经从台湾军情网站上面下载看过,是台湾九十年代末开始制作的,名称是《一寸河山一寸血》。不过对于其内容的公正性,台湾的军情论坛上也有过热烈争论。我个人的观点大致总结如下:正面争论不会有结果,但从1945年抗战胜利后的三个现象就可以反向推论出共军是不是真的不抗战:

第一、只能说共军抗战期间没打过大战役,所以战史上对共军抗战记录甚少。但绝不是像片子里所说的:共军不抗战还专门袭扰国军。因为1937年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时,总兵力最多只有四五万人,国民政府也只是按照“八路军三个师六个团、新四军四个支队”的编制发给武器,总共四万条枪以及少量轻型火炮,而且这些武器一次性发给后,八年抗战期间就再也没有发放过了(关于这个,本片中也有提及)。而1945年抗战胜利时,共军总兵力一百好几十万,其中八路军新四军大约四十多万,地方武装和民兵估计上百万甚至更多,抗战胜利时共军已经基本可以达到每人人手一支枪。如果共军不抗战,这一两百万条枪是从哪里来的?共军简陋的兵工厂造不了全新的枪械,美国苏联在抗战期间也没有给过中共武器(而是直接提供给国民政府);难道共军去偷国民政府的?偷一两百支枪还有可能,怎么可能会偷来一两百万支?总不成是共军花言巧语从日本人那里骗来的吧?

第二、抗战胜利时,共产党所控制的地盘很大,国民政府对此是非常不满。之后几十年,台湾方面对此也不否认,但台湾方面的宣传和评论是:共产党在抗战时期不正面作战,专门在沦陷区抢夺国军血战败退之后退出的国土。就算如此,从常识上说,这些国土日军也不可能在赶走国军之后就拱手送给共军。八年抗战期间,在这些沦陷区游击区,日伪军和共军的拉锯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共军的壮大很大程度上是来自这里的。而且这些广大辽阔的游击区和根据地牵制了大量日军,否则抗战中后期国军在正面战场会更加凄惨。战火纷飞的年代,自己的地盘只能靠枪杆子打出来,没有其它巧取豪夺、投机取巧的途径。所谓“游而不击”是根本不可能打下稳固地盘的。这是军事常识。

第三、另一个军事常识:实战经验的丰富程度对部队战斗力的影响程度极大!抗战八年,国军血战了八年,这是公认的事实。但如果说这八年共军不抗日,那抗战胜利后,共军这些“没打过什么仗”的部队战斗力应该很低下,应该根本不是国军那些身经百战的百战之师的对手啊。而事实上,1946年内战开打,解放军作战凌厉、打起仗来又刁又狠。如果不是抗战八年丰富作战经验,内战可能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

所以,这部片子很多方面有失公允,而绝非什么揭示真相的纪实。毕竟它是台湾九十年代开始制作的东西。台湾说共产党不抗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50年代一直说到今天),他们的资料片和这些年来中共方面的资料一样,都是片面的,不能全信。如果赵叔叔您认为中共方面的资料不可信,但也不能就此判断台湾方面的这些资料就一定可信吧。假如日本方面做一部这样的资料片子出来,我想反而就会客观得多了。

我外公十八岁参军,从1927年到1948年一直在国民党中央军部队服役。红军长征前,他参加过对“苏区”的围剿;抗战时,他前后在汤恩伯的步兵部队和门炳岳的骑兵部队分别参加过抗战(他的连队曾经两次基本拼光了);解放战争时期他不愿多谈,可能因为“打不过解放军”吧。48年他退伍时是上校,一直留在了西安。他生前常和我聊起那些年代的事情,他告诉我,从20年代一直到40年代,他们中央军在反共方面一直要比对其它方面更用心思。他同时也告诉我,抗战期间,日本俘虏曾说日本人恨共产党超过恨国军,因为日本人打国军总能占便宜,而共产党的部队“太鬼、太难打”。但我想《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剧组就算当初采访到我外公这样的国军老兵,他的这些回忆和言论也不会出现在这个片子里的。 还有,我一个大学同学,当时谈了个女朋友,那女生的祖父曾经是中共在内蒙一带游击队的队员,一直和日军打游击,他颈部一直留着日军刺刀划过的伤痕。他说,当时打日本没那么多高尚理想,就是一门心思从日本人和伪军那里夺枪!怎么夺?人家不会送给你,要想抢到枪,只能先想办法要了敌人的命。这种全国性的“积小胜为大胜”的过程才是1945年共军有一两百万人枪的原因,那这不能不算抗战吧?国军在抗战期间总歼敌也未必有一百几十万(日军70万关东军还是苏军歼灭的)。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509/236.html

继续阅读: 抗日 国粉 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