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指望跟官僚集团妥协解决问题:“我很担心高级干部中出现修正主义”

作者:wxmang 来处:豆瓣 点击:2018-04-23 18:59:18

其实发动群众没这么怕,关键时怎么发动和引导。中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能够胜利的关键因素就是TG发动了群众,把一盘散沙的老百姓组织起来,尤其是解放战争,如果没有充分发动和组织通过土改获得利益的翻身农民,是不可能胜利的。

指望官僚集团的道德自律和强大的监察反贪手段,来保证他们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利益服务,从历史上来讲就是笑话,远的不说,就说宋朝,都已经到与士大夫共治天下了,明朝,都已经给官僚集团独立收税权了,国家权力都已经让渡给他们了,他们还是不收手,不把国家玩完蛋不罢休

30年来改革诞生了一个权贵资本怪胎,在1992年以后,权力与资本结合而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体系,是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改革一旦要触及他们的利益, 几乎就寸步难行。在他们干扰下,只能进行“增量改革”,也即做大蛋糕改革。任何想动现有利益格局的“存量改革”的思路都会胎死腹中。这就是现在的现实。

(按:官僚集团绝不会满足已有特权,而会继续打破原体制的束缚,识图让自己成为真正无所欲为的国家主子,前苏联就被前共产党前三排通过“上层革命”颠覆,中国当下也有不少原政权已阻碍官僚获利的例证

其实现在给官僚集团的让利也已经很多了,而且现在的反贪监察力度也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效果如何?我们都看见了:抱团消极怠工,不作为,乱作为,把好事做到极致变成坏事(你要左,我就左到极致,你要右,我就右到极致,你不准乱花钱,我就把老百姓的基本福利也停掉,让全国人骂你,你不准收回扣,我就把工程项目高层烂尾项目,让农民工骂你)。而你的政权基础和统治基础一天建立在官僚集团身上,你就一天摆脱不了官僚集团,官僚集团有人说是: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有人说是治疗癌症不能把自己烧掉,同归于尽。

当年毛主席在延安与黄炎培有过一次著名关于王朝周期律的谈话,那是他经过深思熟虑说出来的:不能发动群众来监督官僚集团,官僚集团就是组织的癌症,迟早会把组织吃光吃死。(参考阅读:《新中国应铲除功臣?》)

所以不能发动群众,就不能解决官僚集团为了自己利益贪得无厌,无止境的追索最大利益和最大权力(其实也是为了获得更多利益和安全保障),就无法摆脱最高领导与他们的冲突,要不你同流合污,最后一起完蛋,要不你孤军奋战,也是必败无疑。

其实能力不是问题,能力差点,无非效果差点,但是总是比没有强。现在官僚集团肆无忌惮,去东北看看,那些官员基本上都无法无天了,认为自己就是上帝,当年山东一个县级法院院长说:他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得管空气,大家当笑话看,现在东北,却成为现实,老百姓成为鱼肉猪狗。

再没有控制办法,真的很难说。至于纪检委,其实效果有限,某东北省委里面的一个厅级干部就跟我说:纪检委明明知道我有问题,可是他们就是没证据(这家伙的爱好就是搞女人,以前讲究每一天带一个新女人去饭局)。

官僚集团不会考虑长远利益的,因为他们说法是:权力不用,过期作废。另外一个说法是:谁的官位也不是电焊焊上的,随时可能下来,还不如今日有酒今日醉,权力能够套现就套现,落袋为安。

指望官僚集团从长计议,同心合力,那时指望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当然文革发动群众是失败的,因为失控了。失控的原因,我想还是组织能力退化了,当年追随他一起发动群众打赢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组织体系退化成官僚集团了。他无人可用,孤家寡人一个,这是为人黄昏的悲哀。这才是历史上最大的悲剧:自己创立的组织最后因为利益(打江山坐江山的诱惑)彻底背叛了自己

反对的就是现在在台上的利益集团的后台及其二代们。当时他在上层,几乎是孤家寡人,因为其他人(尤其是某人)都有打江山坐江山的想法,某人不是想把紫禁城改造为主席府吗(我曾经贴过当年首都规划委员会被某人强制命令,做的紫禁城改造主席府设计方案图。做规划的科学家老泪纵横,说:这种想法仅仅是想一想都是罪过,他是中华民族不肖子孙)。我没指望红色贵族升华,我对他们太了解了,他们无法升华。我指望的是中国老百姓的力量。

当年延安时期的情况和解放战争时期的情况,中层干部与现在差不多,都是唯利是图的,不然不会一进城就出刘青山张子善(其实当时上报的类似案犯全国一共有500多人,不过最后只枪毙这两个倒霉鬼杀鸡给猴看,原因是这二位不属于任何山头和派系,没人保。TG山头力量很厉害,杨成武的参谋长黄寿发与保姆通奸,开枪打死自己老婆,聂荣臻和杨成武还想保命,一直不想枪毙,不是毛主席直接下命令,这种罪大恶极都能无罪释放,官复原职),你不要相信那时那些人有什么理想。那时能够成功,一方面是蒋介石太无能,太腐败,另一方面,是TG中央的组织能力,动员能力和执行能力超强。

现在指望跟官僚集团分享权利,共治天下,依靠他们的道德自律和反贪监察,就能解决目前的问题是不可能的,现在是成体系的消极怠工(例如某省2015年投资项目完成率不到30%,不是没钱,而是没人去花钱),不作为,乱作为,甚至故意走极端(其实现在这种故意走极端让领导背黑锅的例子数不胜数,例如全民背诵24个字:本人在某地的十字路口就被戴红袖箍的人抓住背诵过,背不出来,就罚站,直到熟练背诵),惹起民愤,逼你最后投降妥协。

与这个无形敌人搏斗比跟团团伙伙搏斗困难得多,因为敌人到处是都是,又到处都不是。就像《瓦尔特保卫萨拉勒窝》电影里那个党卫军上校在失败后离开之前说的:我现在知道瓦尔特在哪里了,就是这座城市。

我没指望红色贵族升华,我对他们太了解了,他们无法升华。我指望的是中国老百姓的力量。(信源

 

附录1:1965年文革前毛主席谈官僚和修正主义问题

一想到建立红色政权牺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担心。一般党员和普通老百姓没有什么权利,你提意见他们不听。官僚主义作风反了多次,还是存在,官僚主义思想也比较严重。打击迫害、假公济私、忽“左” 忽右、形“左”实右的事有没有?这样的事情,你们知道的比我多。报喜不报忧,也是官僚封建东西,做官的有特权、有政治需要、人情关系。县官不如现管,假话满天飞,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蜕化和变质。这一代不变,下一代、下几代会不会变?有变的社会基础嘛。苏联就是教训。我很担心高级干部中出现修正主义,中央出现修正主义怎么办?有没有制度管住他们?当然,像“二十三条”讲的,这里绝大多数干部包括党的高级干部还是个认识问题、教育提高的问题。怎样教育提高?现在高干子女特殊化成了“正常化”。这和我们井冈山时期提倡的东西不一样。条件好了,共产党掌权了,过去的优良作风还要不要继承?怎样继承?

“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

——出处《1965年毛泽东重上井冈山,在5月25日与张平化、王卓超等人的谈话节选》

附录2:毛泽东得罪了打下江山后要享福的官僚集团

毛泽东要他们不做李自成,要继续艰苦奋斗,继续“革命”,决不允许干部搞特权!可这种假共产党从来就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他们从心里不愿意接受艰苦奋斗,继续革命,他们只能阳奉阴违。一旦上台,就迫不及待的妖魔和糟蹋毛主席他老人家为人民开创的事业。

因为毛泽东断了他们的发家致富,享乐腐化的道路。这些官僚在毛泽东活着的时候他们不敢恣意妄为,他们只能打着红旗反红旗,伺机忍耐,毛泽东一旦离开人世,他们便露出丑陋狰狞的面孔。抛出人性丑陋的阴暗的私欲的所谓理论,“猫论、摸论、先富论、不争论。”就是要私有化,就是要他们先富起来,享受特权,专横跋扈,欺凌百姓。

所以毛泽东早就看透了他们的玄机:“修正主义上台比资本主义还坏”。“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资本主义复辟了,人民又要受二遍苦,遭二茬罪。改开以后的丑恶现实,如官僚腐败,两极分化,娼妓遍地,黑社会横行,社会道德沦丧,毛泽东时代绝迹的社会劣迹,再次沉渣泛起,这已经证明毛泽东的远见卓识。

毛泽东提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但旧势力太大了,这些官僚集团就是旧势力的代表。他们联合起来,聚集逆流,暗中抵制继续革命,他们不想继续革命,只想发财致富。从而导致继续革命的理论中断。更令人遗憾的是中国的老百姓自私、麻木、短视,不能理解和认识到毛泽东的平等意识,毛泽东以民为本的博大胸怀。

——《那北川:毛泽东得罪了两个集团》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3/254.html

继续阅读: 文革 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