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毛岸英写给保姆陈玉英的信

作者:毛岸英 来处:鼎盛中华论坛 点击:2016-03-08 10:44:00

陈玉英在1926年给毛泽东、杨开慧夫妇当保姆,因为夫家姓孙,大家都喊他“孙嫂”,那时毛岸英才4岁。1930年,陈玉英与毛岸英、杨开慧一同被捕入狱,在狱中经受了严刑拷打,没有吐露任何有利于敌人的信息,深受毛家感激与敬重。

毛岸英对保姆陈玉英非常敬重,1949年毛岸英曾特意写信给陈玉英表示感谢。

信封封面收发地址:

长沙教育会西街21号

孙嫂启

北京邮政信箱45号毛

内容如下:

孙嫂:这信有的地方写的太潦草和太文,你要整个念一下。

你的来信我前天才看到,这是因为我自你们那里返回北京后,马上又被公家派到别的地方去了,前天才回来。

你在信感谢我照顾你,这我决不敢当,我对你并没有丝毫特殊,组织上对你照顾是把你当作对革命有贡献看的,这是你二十几年前在敌人威赫面前,在敌人监狱中挨骂挨打,坚定不屈的应有代价。

这是你的光荣,但你可千万不要以此自高自大,这也要那也要,若如此,你就会把你自己的光荣历史污辱了。

我想你不会这样的,你将仍是一个老实的,朴实的,对众人好的,为众人做事的。因而为此对尊敬的孙嫂,起码我是希望你自革命胜利后变得比从前更好。

你的女儿进保育院一事,组织上已答应代你办,不需要你出钱(因为你自己没有钱),如果一定要你出钱,而你确是没有钱,那么请你拿着这封信要舅母同你一起去见交际处刘道衡部长,他会正确处理问题的。(他是个老革命同志)

我的身体比以前好一些,岸青不久前在医院割了扁桃腺,身体好多了。

你的身体也要注意,同时又要好好在自己岗位上工作,不要使人家觉得解放后你们有后台就不听话了,不好好工作了,这是不对的。我们是劳动人民,我们所以光荣。

但因此我们永远应当是世界上最忠实、最纯洁、最勤劳、最朴实、最刚强而又善良的人们。望你永远不失这种伟大工人阶级的优良品质。宝贵这种伟大的优良品质,去掉一切不好的非工人阶级的品质。

信已写的很长了,就此止笔。祝你愉快!

岸青问你好,我父亲也问候你,并望你决不退步,跟着大众前进!

岸英

 

时隔六十多年,我们读毛岸英给保姆陈玉英写的家书,我们从中可以感受到,作为伟人之子,毛岸英真正做到了行事之坚持原则,同样是作为伟人之子,毛岸英与普通人一样,对曾经与自己的家人患难与共的保姆,心存的是敬重之情,胸怀的是感恩之心

陈玉英和女儿孙艳。在长沙县档案馆数以万计的馆藏中,珍藏着一盒极其珍贵的革命历史档案,它便是毛泽东和杨开慧的保姆――陈玉英的相关档案复制件,其中有陈玉英同志1968年5月口述的一份简历、1973年5月30日写给毛岸青的亲笔信等。这些弥足珍贵的档案,详细记载了1926年以来陈玉英与毛泽东、杨开慧一家人之间真挚感人的故事,读来无不令人唏嘘感喟。最近,笔者从这盒珍贵的档案中撷取片段,以此作为对革命先烈和前辈们的怀念。

“细微之处见真章”,点点滴滴,都是陈玉英与毛泽东、杨开慧一家人间真情的写照。

陈玉英29岁到长沙做女工,1926年12月,经人介绍来到了望麓园1号的毛泽东家,当时杨开慧对她说:“你跟我们帮忙,我们不分彼此上下,我和你是朋友。”之后,杨开慧对她一直很好,也很喜欢她。

据陈玉英回忆,毛泽东生活很俭朴,不讲究吃、穿,平时他只有一件白衬衣,再也没有可以换洗的,所以洗衣服需要有计划。有一次,毛泽东要出去开会,而唯一的一件白衬衣被陈玉英洗了之后还没有干,陈玉英有些自责,毛泽东反倒安慰她,穿上旧的灰布衣去开了会。陈玉英为此深受感动。

陈玉英跟随毛泽东、杨开慧初到武昌时,因为不识字,有一天外出迷了路。毛泽东知道后,将陈玉英的名字和住址一并写在一个布条上,挂在陈玉英衣扣上面。多年后,陈玉英对此事仍记忆犹新,难以忘怀。

由于大革命失败,1927年陈玉英带着毛岸青先回长沙板仓。十多天后,杨开慧才和外婆、岸英、岸龙一起回来。在杨开慧的五舅家里住了几个月,他们才一起回外婆家。陈玉英以杨开慧的家为家,同男子汉一样工作,样样都干,杨开慧家里也从未把她当作外人。家里没钱用时,陈玉英便将每个月仅有的五元工资拿出来一起用。毛泽东参加秋收起义上了井冈山后无钱寄回,陈玉英便没有拿工资了,仍然尽心尽力,与杨开慧母子关系和睦亲热,同甘共苦生活了三年多时间。

陈玉英希望就这样生活下去,然而事与愿违。1930年10月24日清晨,国民党反动派包围了杨开慧的家,杨开慧不幸被捕。反动派用绳子将陈玉英、毛岸英捆绑起来押送到长沙,先是关在长沙警备司令部,有10多天,每天严刑拷打杨开慧和陈玉英。伪法官还威逼毛岸英:“你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见硬的不行,又用手巾包着糖引诱他,想从毛岸英这里打开缺口,然后再拷打杨开慧和陈玉英,杨开慧始终坚贞不屈,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崇高气节。敌人拷打陈玉英时说:“毛泽东和杨开慧通信你都知道,你在他家很久……”,陈玉英回答说:“我一点不知道,你们要杀就杀我,让开慧先生回家去带孩子。”当时陈玉英担心反动派会对毛泽东的后代下毒手,斩草除根,因此她坚强地说:“岸英是姓杨,不姓毛,是杨家的孩子。”反动派用竹篾条打陈玉英的背心,打烂了,又让她跪着,用很粗的棍子打她,还把棍子压在她的后膝弯里,两头站几个人踩,所以她的腿上一直留有疤痕。当时,陈玉英不准备活命了,始终只说那两句话。之后,敌人将他们押解到另一个地方,每天不断地对她们严刑拷打,依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后来,她们被押解到长沙陆军监狱署,每天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一天,天刚蒙蒙亮,敌人突然闯进牢房,单独提审了杨开慧。陈玉英预感到敌人要对杨开慧同志下毒手了,抱着毛岸英哭着要跟杨开慧一起走。敌人不肯,野蛮地骂她、拖她,叫嚣着要把陈玉英一起杀了,但陈玉英说:“我不怕,我和你们拼了这条老命!”临别前,杨开慧没说别的,也没有哭,只是嘱咐她:“你要好好带大孩子,他们长大就好了!你也好。”当时,陈玉英悲痛至极,大哭大闹,只想冲出牢房跟杨开慧一起走,要死也和杨开慧死在一起。敌人见状,又把陈玉英推进牢房。就这样,杨开慧永远地诀别了亲人。杨开慧被害后,敌人继续对陈玉英严刑拷打,但陈玉英始终还是“你杀了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和“岸英是杨家的孩子”两句话。10多天之后,陈玉英和毛岸英才被营救出来。

带着毛岸英出狱后,陈玉英先是到杨开慧的六舅家里住了两天,然后才带着毛岸英回到长沙东乡板仓。见到了岸英的外婆,陈玉英心里格外难过,担心这一不幸的消息会对外婆打击太大,便对外婆撒谎说:开慧留在城里亲戚家,以后会回来的。可是因为忍不住内心的悲痛,陈玉英常常背地里偷偷流泪。时间久了,外婆起了疑心,陈玉英实在忍不住了,便将实情告知外婆,难以抑制失去至亲的悲痛,外婆与陈玉英抱头痛哭。陈玉英决意不回老家了,决心带大杨开慧的三个孩子,完成她的遗愿。但是几个月后,杨开慧的六舅送信来,告知反动派要捉拿陈玉英,让她想办法躲避。外婆对陈玉英说:“本来,我们家里就是吃粥也要留你在这里。”陈玉英说:“我也愿和你们一起吃粥,带大这三个孩子。”而反动派抓捕在即,陈玉英被迫于1931年上半年离开杨开慧的老家,回到了宁乡县坝塘。

此后,直至长沙解放的几十年间,因为家庭生活很困难,陈玉英一直在长沙做女工,期间因为局势动荡,一直没有毛泽东及其亲人的音信。加之往事不堪回首,陈玉英始终没有向他人透露自己曾在毛泽东和杨开慧身边工作过,但她天天盼望着早日解放,日夜思念着毛泽东和他的家人。

1950年,陈玉英在长沙见到了毛岸英,毛岸英对她十分亲切,非常关心她的生活,亲自带她和女儿孙艳到省交际处,通过组织照顾,将孙艳送到省第三育幼院学习。毛岸英回北京后,于1950年8月19日给陈玉英写过一封很长的信,并代毛泽东和,毛岸青向她问好。

1957年6月,毛主席接陈玉英到北京,对她说:“隔了三十年了,你还是现样子(长沙话,老样子),还是咯样健康

“我做毛泽东的儿子合格吗?”

2019-09-28

曾经执导过电视连续剧《毛岸英》的中国当代作家、导演刘毅然,近日在其微博公布了一段毛岸英的珍贵彩色影像。

这是目前为止我看到的毛岸英烈士唯一的影像,既感到亲切,又为毛主席心痛,湘水之岸,英木苍苍,为国舍命,日月同光!

这段珍贵的影像也勾起了人们对毛岸英的无限怀念……

牺牲时年仅28岁

毛岸英,1922年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市。8岁时,由于母亲杨开慧被捕入狱,毛岸英也被关进牢房。杨开慧牺牲后,地下党安排毛岸英和两个弟弟来到上海。以后,由于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毛岸英兄弟流落街头。他当过学徒,捡过破烂,卖过报纸,推过人力车。

1936年,毛岸英被安排到苏联学习。在苏联期间,他开始在军政学校和军事学院学习,后来参加了苏联卫国战争,曾冒着枪林弹雨,转战欧洲战场。

1946年,毛岸英回到延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毛岸英遵照毛泽东“补上劳动大学这一课”的要求,在解放区搞过土改,做过宣传工作,当过秘书。解放初期,任过工厂的党委副书记。他虽然是毛泽东的儿子,但从不以领袖的儿子自居,相反,总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和普通群众打成一片。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新婚不久的毛岸英请求入朝参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和秘书。他工作积极,认真负责,迅速熟悉了机关业务。

1950年11月25日上午,美空军轰炸机突然飞临志愿军司令部上空,投下了几十枚凝固汽油弹。在作战室紧张工作的毛岸英壮烈牺牲,年仅28岁。此时,距志愿军入朝仅仅36天。

毛泽东得知毛岸英牺牲的消息后,强忍丧子之痛,缓缓地说:“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是一个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这是毛泽东一家为了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献出生命的第六位亲人。

“我做毛泽东的儿子合格吗?”

在刘毅然写的一篇纪念毛岸英的文中提到:

我拍摄电视剧《毛岸英》时,想让思齐大姐一同去朝鲜,以站在毛岸英墓前回忆往事作为开篇。没想到,思齐大姐立刻就同意了,那时,她已经80多岁,身体还有病。晚上,朝鲜歌舞团专场为我们演出舞剧《梁山伯与祝英台》,我看得泪流满面……

思齐大姐给我看了毛岸英的日记,在日记里,毛岸英总在不断地问自己:“我做毛泽东的儿子合格吗?”

去朝鲜前,毛岸英曾问过父亲这个问题,毛泽东说:“等你回来,爸爸给你个答复。”没想到,毛岸英一去无还。思齐大姐说,她后来也问过主席:“岸英做您的儿子合格吗?”

毛泽东说:“合格,他是我的骄傲。”

刘思齐深情而悲伤地望着面前的毛泽东,说:“岸英活着的时候,听到爸爸这么说,他该多高兴啊……”毛泽东无语,只是默默流泪。

1990年,工作人员在清理毛泽东留下的遗物时,意外发现了毛泽东单独整理收藏的一个箱子,箱底里有两件衬衫、一双袜子、一顶军帽和一条毛巾。毛泽东瞒着所有人,将这些物品整整珍藏了26年。这是他的儿子毛岸英留下的最后遗物。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3/269.html

继续阅读: 毛岸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