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屠杀种族灭绝印第安人是米国原罪,中国应主持正义推动美洲自由解放运动

作者:山人乱语 来处:网络 点击:2016-05-11 21:59:06

疯狂屠杀种族灭绝印第安人,是米国不可饶恕的原罪,中国理应帮助印第安人复国,夺回被白人强盗抢去的土地。

其实,屠杀印第安人之外,你知道《主流美国独立建国史充斥了多少谎言》吗?《西方中心主义的中国历史新教材》能公平阐述这些事实嘛?

米国根本上就是白人在美洲非法建立的邪恶国度;

中国应主持正义推动美洲自由解放运动,驱逐非法入侵美洲的白人侵略者。

4920万印第安人尸骨上的米国

华盛顿、林肯、罗斯福,他们都是英雄,但“英雄”除了头顶的光芒,还有不为人知的阴冷、孤傲、嗜血成性。他们奉行白人至上主义,在希特勒之前便在北美大陆推行种族灭绝。他们甚至比希特勒做得更彻底、更残暴、更泯灭人性,也更隐蔽。今天,就让我们去开启一段奇幻又充满血腥的北美历史之旅。

世上,最能让人毛骨悚然、浑身哆嗦的除了冬日的寒潮,还有一样隐秘的东西——人性!

华盛顿、林肯、罗斯福,他们都是英雄,但“英雄”除了头顶的光芒,还有不为人知的阴冷、孤傲、嗜血成性。他们奉行白人至上主义,在希特勒之前便在北美大陆推行种族灭绝。他们甚至比希特勒做得更彻底、更残暴、更泯灭人性,也更隐蔽。

今天,就让我们去开启一段奇幻又充满血腥的北美历史之旅。

从地球蒸发的数千万人类之谜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时,印第安人土著占据着这片土地,所有部落人口大概5千万。然而,到1970年,美国全境的印第安人数已不足80万,且全部被赶到穷乡僻壤的保留地。

那么问题来了:4920万人去哪儿了?难道全拍拍屁股像鸟一样展开翅膀飞走了?

可悲的是,他们其实是全部都被杀死了!

 

OK,先把你合不拢的嘴巴闭上,再把摔落地板的眼球重拾回来,让我们进入那一段暗无天日的美洲历史。

首先,知道什么样的黑暗才是真的黑暗?不是没有星光、没有烛光、没有灯光的黑暗,也不是子夜12点的黑暗,而是——黎明前的黑暗。

是的,现在的美国政府好像讲人权,讲团结友爱,讲小伙伴们我们一起愉快地玩耍吧。好像在那片土地上,每天都是阳光普照的。但往前再推几百年,你会发现,它们的历史不但黑暗,而且血腥。

让我们来做个类比,朝鲜总人口2400万,先前说被美国屠杀的印第安人总数4920万,是朝鲜国总人口两倍。

假设杀戮发生在朝鲜,这就意味着,一夜之间,朝鲜将从地图抹去。若朝鲜人民有七龙珠召唤神龙又活了过来,抱歉,还会再被干死一次!

若此事成真思密达,那还真是很可怕滴思密达!

中国有句俏皮话“我是流氓我怕谁”,将祈使句改成问句:怕谁?OK,现在有了答案:流氓怕比它更流氓的,即流氓2.0版本——“流氓头子”。

这段历史无疑是美国历史上最可耻的污点。当时,美国许多杰出的民主领袖也积极参加这种行动,而领导这帮2.0版流氓群体的流氓头子,正是美国总统。再具体说,其实就是这四位:华盛顿、林肯、杰弗逊、麦迪逊。

这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啊!喊一喊地球都抖三抖的人物啊!那接下来,让我们共同欣赏一下他们超凡脱俗的“风采”:

 

乔治·华盛顿:用印第安人的人皮可以制作出优质的长筒靴

华盛顿是一个光环如影随形的伟人。作为美国首任总统,他被历史学家赞誉有加——是全人类的精神领袖,开创诸多伟大先例和精神路标的人,他的光芒照耀世界每一处,如群星璀璨闪耀银河…….他开创了政教分离,引领军政独立、联邦共和、普选代议和三权制衡的宪政,他思想开明,开创现代大学教育之先河,其才智、胆魄、美德,远远超过历史所赋予那个时代的平均值!

然而,往往鲜花围绕下的东西最容易腐朽,例如花圈……

除却光环,华盛顿还是一个伪善的杀手。他把印第安人同狼进行比较,说两者都是掠食的野兽,仅仅形状不同而已。他实施种族灭绝政策,教导军士们从印第安人死尸上剥皮。他甚至放话,“先从臀部往下剥皮,这样可以制作出高的或可以并腿长的长筒靴来。”

在印第安土著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个 “小城摧毁者”。而华盛顿也用行动印证了印第安土著送他的称谓——只用5年时间,他便将总共30个印第安城镇中的28个摧毁。这种摧毁,更确切的说,是“屠城”。

因为在华盛顿眼里,所有印第安人都是““垃圾”。他认为,如果将“垃圾”放到所有定居点附近,整个国家将不仅仅是泛滥成灾,而是被摧毁了。

所以,他选择先摧毁对方,用一种“永绝后患”的方式。

 

亚伯拉罕·林肯:每十分钟杀掉一个土著

林肯是个名副其实的高人。他不但理论水平高,身材也高,1米93,他是自学成才的律师和演说家。

但即使这样的青年才俊,在成为高人之前,却也是个挫人,用当下的流行语来说就是屌丝。

早年,林肯曾11次被雇主炒鱿鱼,还经历过两次生意上的一败涂地,最后患上抑郁症。也就是说,林肯先生当过盲流,做过摊贩,跟美国城管打过仗,干过投机倒把的生意,还曾寄人篱下,经常被老板骂是蠢货…..

但人生的转折却是出人意料的。林肯之后的人生很精彩,被赞叹为废除奴隶制度的先驱,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美国总统之一。哪怕最后遇袭身亡,也***绚烂的烟花般璀璨了夜空。

然而,我们要说的却正好相反!烟花的瞬间精彩之后,也可能是被彻底融化的黑暗。

翻开历史课本,对林肯赞誉的文字都快从书里直接溢到教室的地板上了。他的爱好、他的精神、他执著的信仰,每一个都跟铜塑雕像一样永垂不朽,他简直不是人!是神!

但是,今天要颠覆这个概念,历史书中的记载一定真实客观的吗?当然未必!事实上,林肯是每十分钟屠杀一名印第安人的刽子手。

效率高是一个社会成熟的标志,林肯的工作效率也很高——在杀人灭口上。

他曾经铸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庞大规模的一次死刑,至今过去200多年了,也没人能超越。只要美国政府敢拉下老脸来公布实情,这数字,恐怕进吉尼斯也不是没可能。

1862年,林肯下令一次性绞死达科塔地区的印第安部落的39个囚犯,这些人大多是印第安部落的首领、祭司。判决时,每十分钟判一个,效率极高,林肯甚至不允许法庭进入辩论程序,这个“壮举”,甚至比希特勒更干净利索。而他们被绞死的罪名,跟当年的岳飞也有的一拼,莫须有。

随后,这个部落的其他人也都被判了死刑。只不过在林肯的怜悯下,他们比第一批赴死者多活了几天。也有了具体罪名:反对政府。

可实际上,当时,全美国代表政府的只有一个人——林肯。反对政府也就是反对林肯,后者说:逆我者亡!顺我着昌不昌,容我考虑。

上帝说有光,于是便有了光,上帝说要黑暗,命令“拉灯”,于是“拉登”便被干掉了。

那个年代,美国国土上,全是拉登,因为整个国家就是一恐怖组织。

 

托马斯·杰弗逊:在这些部落灭绝前我们将不会安静躺下

1807年执政的托马斯·杰弗逊是美国第三任总统,他倡导所有人都是生而平等的,是美国《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历史学家称他为美国杰出的民主领袖,永远无人替代他的功勋,光芒照耀万代。

但事实胜于雄辩吗?换句话问:脑袋决定屁股吗?答案是不一定,因为屁股决定脑袋的事儿看得多了!

杰弗逊是个雄才,他善辨,口才好。当然,这在现代中国,还有个特别的荣誉——擅长忽悠。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把活的说成死的,不死不活的被他搞得生不如死、死而又死…..

不过,在说杰弗逊之前,我们先介绍另外一个历史人物——拿破仑。这位大神的名字甚至可以被这样解释:拿:“拿”你没商量,破:“破”东西他不要,仑:拿完还“抡”你一巴掌!因为,他可是战无不胜的将军中的将军。

要知道,面对这样一位大帝,他没抢你美国人的土地,杀光你美国人就算不错了。

可大忽悠杰弗逊先生领导美国,硬是从拿破仑手中得到了美洲大片疆土!

敢去虎口里夺食,还只花了象征性的一点钱就占了拿破仑的土地。看来,杰弗逊还真有两把刷子。

当然,光凭忽悠,杰弗逊做不成总统,他还有其他手段。随着疆土大步向西推进,杰弗逊继而策划了大规模屠杀印第安人的一系列事件。他指示士兵:在战争中,他们会杀死我们中的某些人,但我们会杀死他们全部!”

没别的,只想替冤死的印第安人问候早已躺进坟墓的杰弗逊同志一句,@#¥%&*#¥@,印第安人不是人啊!(咱是文明人,咱不骂脏字)

 

詹姆斯·麦迪逊:上缴一个印第安人头盖皮,美国政府奖励50-100美元

麦迪逊于1814年执政,是美国第四任总统。他从法律上保障了美国公民的自由权利,使美国进入繁荣的新纪元,是美国宪法的奠基者。

如果说华盛顿领导美国人民赢得了独立,麦迪逊就是为美国这辆小车校准了方向——“美国有此两人,是美国老百姓的幸运。”

然而,事实再一次扇了历史一个响亮的巴掌。臭名昭著的全面狩猎政策就是他制订的,他把死人明码标价,鼓动美国全体白人去猎取印第安人。

麦迪逊是个创意无极限的总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只怕想不到。参考1703年北美各殖民地议会关于屠杀印第安人的奖励规定,他在全国公布了屠杀的奖励标准:每上缴一个印第安人头盖皮,美国政府奖励50—100美元,杀死12岁以下婴幼儿和女人奖50美元,杀死12岁以上青壮年男子奖100美元。

这让想到了“灭四害”。

30年前,中国曾兴起灭四害的浪潮,四害是老鼠、麻雀、蟑螂和苍蝇。那时,地方政府还会奖励一块肥皂、一袋洗衣粉啥的,于是,全民运动掀起高潮,差点灭绝了四害的种。

我们可以大胆设想,如果当时这运动再坚持两三年,四害搞不好都会被联合国划定为濒危物种!

但是,当四害换成一颗颗血淋淋的印第安人头领,我们还能那么轻松地笑出来吗?

魔鬼和上帝之间,其实没有天壤之别,上帝蒙上了眼睛,便成为魔鬼。

因为,他眼前只看见黑暗。

 

西奥多·罗斯福: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

他被称作是美国最勇敢的战士,是历任美国总统中最会打仗、最有军事才能的(区别于二战时期的罗斯福总统,不是同一个人)。这样的历史评价,认为是公允的,但也是抱有遗憾的。

为啥遗憾?打个比方,梅西是世界足球先生,不让梅西踢球,让梅西去做阿根廷探戈舞协会会长,你说行吗?再比如,周立波开创海派清口,跟郭德纲一南一北,一个是咖啡,一个是豆汁儿,你让周立波不表演脱口秀,去新东方学校当烹调系主任,或者去山东蓝翔开挖土机,你说成吗?这明显是才能用错了地方!回归主题,请问罗斯福的军事才能用对地方了吗?答案是,没有!

在罗斯福眼里,印第安人成了他练习移动靶和打地鼠游戏的道具。他对印第安人采取种族灭绝政策,而且偷走了大量印第安人的土地。他还说:这是不可避免而且最终有利的,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

而这个游戏的时间,尽然持续了一整个漫长的世纪。

人说,杀戮的一瞬间,犹如一整个世纪那么漫长。但要告诉你,美国人对土著的杀戮,真的持续了100年,整整一个世纪…….那噩梦该有多长啊?

事实上,美国政府从开始正式建军那天起,就命令军队立即向西开进。美国陆军第一团从成立之日起,征剿印第安人就成为它的基本任务。暴行从1803年一直持续到1892年,正好差不多整整一个世纪。

1864年后(美国内战结束后),根据林肯颁布的《宅地法》,持续近100年的美国人屠杀印第安人的活动达到高潮,诸多印第安村镇一夜间成为鬼城。美国正规军联合地方民兵集中发动1000余次大规模军事行动,1890年基本完成作战任务。

完成任务的含义就是,没有任务可做了。为啥?因为印第安人死绝了。

是的,用这个词语:死绝。准确说是几乎死绝。

忽然想起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参观万人坑的感受,那是一场同样血腥的灭绝,南京几乎没有活口。看见万人骷髅坑时,差点没控制住,一天三顿连前一天的晚餐都吐了出来。

是的,美国人,你让人想吐。

 

我们认知的真理:保护公民是国家责任

当一个国家宣布成立时,在它领土内的所有居民,特别是原住民,就天然自动地成为这个国家的公民,政府必须保护他们。

然而,在前面这4位伟人眼里,这句话,都瞎扯的!

大家可能看过电影《辛德勒的名单》,奥斯维辛集中营被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有100万。而被美国干掉的土著是近5000万,这罪行是希特勒的50倍!

换个角度:华盛顿+林肯+罗斯福+杰弗逊的破坏当量,是希特勒的50倍!

如果说希特勒是畜生,是人类公敌,那美国总统是……?

然而画风再一次反转,华盛顿、林肯、罗斯福、杰弗逊,他们都被描述为大名鼎鼎的美国总统,为美利坚合众国创立了不朽功勋,他们被称作英雄。

想问:英雄和魔鬼?到底谁定的标准?!上帝吗?那他一定老年痴呆了。

好吧,这就是真实。

————————————————

最后的最后,再说点……

探究屠杀的根源:为何美国白人要杀掉土著?

首先,地主家也没有存粮!美国独立之初,百废待兴,内忧外患,必须加快经济发展,而白人认为印第安土著是美国发展的包袱和累赘。愚昧、野蛮、无法教化,白人没有耐心也没有必要耗费精力去拯救他们。

也就是说,无法拯救他们,那就毁灭他们。

饭不够,种粮的人都吃不饱,所以就灭掉吃干饭、软饭和闲饭的。

其次,杀鸡儆猴,不但抢光所有鸡蛋,还霸占了鸡窝!美国政府对本国贫困落后的弱势族群进行种族灭绝,使美国不负有责任,又无偿征用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数亿吨计的自然矿产,从而让美国毫无负担地发展经济,短短百年,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世界老大。

该怎么说呢?真佩服马克思先生,他的经典名言说:资本的积累是赤裸裸、血淋淋的。

是的,这才是真相!

“美国发展史就是一部印第安人血泪史”

2020-03-18 ,人民日报

2020年是“五月花”号登陆北美大陆400周年,包括美国和英国各地将举行活动纪念这一事件。美国媒体评论称,回顾历史和现实,“五月花”号登陆这一美国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事件,对于美国印第安人而言却是悲惨时代的开始。从历史上遭驱逐、屠戮和强制同化,到如今陷入系统性贫困和被歧视,原本是这片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在美国社会声音日渐微弱。

“五月花”号出发地英国普利茅斯港将于今年举行系列纪念活动。主办方日前宣布,将邀请30余名美国印第安人部落艺术家,于7月到当地展示印第安特色艺术,作为普利茅斯港纪念活动的一部分。主办方表示:“这可以让我们从印第安人的视角看待西方殖民主义对北美大陆的影响。”美国《大西洋月刊》评论说,回顾西方在北美殖民的400年历史,它对美国印第安人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血泪之路”。

“印第安人保留地大多位置偏远,基础设施不便,缺乏发展经济的基本能力”

华盛顿国会大厦旁矗立的美国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用文字、图片和实物的方式,展示了印第安人400年来的悲惨遭遇。据博物馆网站介绍,当初面对“五月花”号上的不速之客,印第安人展示了好客天性。在他们的帮助下,白人殖民者定居下来并获得了丰收,他们和印第安人共庆丰收的日子后来定名为感恩节。然而此后,白人殖民者却通过战争、诱骗的方式迫使印第安部落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从印第安人手中巧取豪夺大量土地。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估算,截至2018年底,全美有570万印第安人,约占总人口的2%,他们中的22%居住在印第安人保留地。这些保留地主要位于贫瘠的中西部地区,最大的面积约6.5万平方公里,最小的仅0.5平方公里。在白人殖民者到来之前,印第安人几乎分布于全美各处,如今却在东西海岸主要大城市难觅踪迹。

“我们的呼声是为了和平,让它继续下去。这种和平必须永远持续下去。愿我们的儿子成为你们的,你们的儿子成为我们的。”走进美国印第安人国家博物馆,美国印第安部落之一切罗基人的女性首领南希·沃德1781年说的这番话首先映入眼帘,她道出了印第安人希望与白人和平共存的强烈渴望。

然而,沃德的这一愿望没能实现。展览显示,1492年白人殖民者到来之前,这片土地估计有500万印第安人。在19世纪的近百年时间里,美国军队通过西进运动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侵占了印第安人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攫取了无数自然资源。到了1900年,全美一度仅剩下25万印第安人。

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执行董事兼律师香农·凯勒对本报记者说:“美国印第安人的近代史,就是一部被殖民和种族灭绝的历史。美国刚建国时,曾承认印第安部落是独立的主权政府,但后来却推行种族灭绝政策,终止了印第安人的治理体系并夺走了他们的土地。现在印第安人保留地大多位置偏远,基础设施不便,缺乏发展经济的基本能力。”

 

“许多美国印第安人社区非常贫困,一些印第安部落的失业率高达85%”

派恩里奇印第安人保留地位于美国南达科他州,这个地方对于绝大多数美国人来说闻所未闻。《大西洋月刊》之前曾探访该保留地,发现这里的失业率高达80%,大多数印第安人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之下,许多家庭根本不通自来水和电。据《大西洋月刊》报道,由于联邦政府提供的补贴食品普遍高糖、高热量,这里的糖尿病发病率比全美平均水平高8倍,平均预期寿命仅约50岁。无事可干的年轻人往往在帮派文化中寻求身份和归属感,酗酒、打架、吸毒在这里屡见不鲜。

派恩里奇的困境是当代美国印第安人境况的缩影。据美国印第安人事务管理局的统计,在受教育及收入方面,2017年,25岁以上的印第安人仅有19.6%的人拥有学士及以上学位,而白人的这一比例为35.8%。印第安人中有21.9%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白人则为9.6%。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去年10月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美国印第安人预期寿命比美国人均寿命低5.5岁,糖尿病、慢性肝病和酒精依赖症的发病率分别是美国平均水平的3.2倍、4.6倍和6.6倍。

非政府组织“为了美国印第安青年更强大”发布的报告说,美国最穷的5个县,有两个位于印第安人保留地。“许多美国印第安人社区非常贫困,一些印第安部落的失业率高达85%。”美国政府在荒凉、人烟稀少、缺乏水和其他重要资源的地区为印第安人划出保留地,当地面临着重重经济挑战和地理隔离。美国印第安人的就业率和高中毕业率在所有族裔中都是最低的。印第安人保留地内的公路系统有超过60%为土路或碎石路。

美国《福布斯》杂志评论指出:“美国联邦政府与印第安人部落的关系类似于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但从很多方面来看,联邦政府没有履行好职责,造成印第安人保留地成为美国最贫困的社区”。

 

“我们的人民已经遭遇这种待遇几百年,实在是受够了”

《大西洋月刊》评论说,从历史上遭驱逐、屠戮和强制同化,到如今整体性的贫困和被忽视,原本是这片大陆主人的印第安人却在美国社会声音微弱。整个国家似乎已经忘记了谁是这片土地的最早居民。甚至有媒体把美国印第安人描述为“正在消失的种族”。美国印第安部落立岩苏族主席戴夫·阿尔尚博说:“美国政府对印第安人的歧视从未停止,美国发展史就是一部印第安人血泪史。我们的人民已经遭遇这种待遇几百年,实在是受够了!”

香农·凯勒说,对于联邦政府承认的573个印第安部落,联邦政府每年会提供一定资金,事实上是作为攫取印第安人土地的补偿。除此之外,其他方面的资助很少。很多印第安人保留地的学校已经破败不堪,教育体系分崩离析。少数州会向印第安部落提供补助资金,但大部分州不会,因为印第安人在美国政治体系中的话语权太小,全美仅有4名印第安裔联邦众议员,没有联邦参议员。

她还表示,美国印第安人最大的期待是获得社会认同。“我们有着多样文化和语言,但却经常不被当作一个族裔来看待,而只是被看作一个政治阶层,基于我们同联邦的条约来取得有限的自治权。美国政府要承认,美国今天的成功是建立在对另外一个种族的屠杀和灭绝基础上,这一历史性创伤今天仍在影响着我们。”

在北达科他州一个印第安人保留地长大的艺术家卢格说,他将怀着沉痛的心情参加“五月花”号400周年纪念活动,“讲述印第安人的悲惨历史很重要,如果我们不去讲述,谁来记住这道历史的伤痕呢?

附录:印第安人在加拿大的处境

加拿大印地安人寄宿学校系统的创建为目的与理念为帮助原住民儿童融入加拿大社会,并成为具有教育背景与投票权的公民。然而,对管理阶层的基督教教会而言,其目的着重于消除原住民文化与信仰对儿童的影响,并以同化政策迫使儿童融入主流的加拿大文化。在该系统施行的一百多年中,约有三成的原住民儿童(约150,000人)曾经被安置于寄宿学校中。[3]:2–3而至少6000名学童在就学期间死亡。

该系统在加拿大联邦化(脱离英国殖民)前即确立,但主要经由联邦成立后于1876年建立的《印第安人法》获得法律效力。该法在1884年的修订中规定第一民族儿童须强制就学于日间学校,职业学校、或寄宿学校三者之一。但由于前两者几乎位于都市地带,对于居处偏远的原住民族而言只有寄宿学校是可行的选择。 原住民寄宿学校通常故意设于距离部落遥远的区域,以降低学童与原生家庭的互动可能性。印地安事务所专员曾表达,将学校远离部落可减少家庭探勘儿童的机会,避免他们影响学童的“文明化”过程。在此同时,加拿大原住民的行动亦受通行证系统束缚,以该系统局限原住民于印地安人保留区中。印第安寄宿学校系统从1876年开始实行至1996年最后一所寄宿学校关闭,时间长达120年。还有臭名昭著的星光之旅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5/279.html

继续阅读: 印第安人 屠杀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