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该遣返非法难民

作者:不明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6-07-18 16:35:15

一个网友告诉我他是来自越南的难民,在中国非法打工,现在每天都很害怕不敢上街,担心遇到警察查身份证会被遣返。他问了很多问题,他说为什么是一样是人,一样努力工作,他们却要在中国担惊受怕?老板也认可他们的工作,他们也觉得自己比去欧洲的难民要好出很多,为什么中国却偏偏不能给他们这些越南人一个当中国人的机会?他甚至还问,为什么警察要去查他们这些辛苦的劳动者,却偏偏放过那些在街头乱窜的非洲裔?打开搜索引擎,也只有零星的越南非法劳工被遣返的消息,他们群体的声音甚至都没有记者愿意去听,去报导。

我耐心的听了很久,最后还是告诉他,我觉得他们应该被遣返。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生性冷酷,而是我很仔细的了解过相关的情况,而且曾经也有人问过我更加无奈的问题。

中国应该遣返非法难民

隐蔽的难民既得利益群体

我刚到德国时业余时间给一家台湾做询价,有次我和一个同事一起去一家德国工厂参观。工厂安排了一个中国留学生给我做向导。他对整个生产流程非常熟悉,聊天中他告诉我他在德国学的建筑,来德国三年,一直在这家工厂打工。他半年前拿到了硕士学位,但是由于德国建筑行业相对萎缩,所以很难找到相关工作。他听说工厂里在招新人,他想去问问老板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他觉得他对生产流程很熟悉,希望应该会很大。而且他想要的工资很低,税前每月2500欧,刚够签证底线。要是找到工作安定下来业余时间他还能靠帮别人画图挣钱,顺利的话工作一年他就准备和他女朋友一起在德国结婚。

晚上我和同事一起去工厂老板家里吃饭。老板和我说他特别喜欢中国,所以他还让他的小儿子在业余时间学中文。我就建议他说下午带我参观工厂的中国人很优秀,他也想在这里工作。要是你能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以后你儿子还能得到一个免费的中文老师。听完老板顿了一会,和我讲起了另一个话题;德国有很多难民,他认为那个中国人非常优秀,将来肯定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相对而言他认为难民更需要帮助,所以他决定把工作的位置提供给叙利亚或者索马里的难民,让他们来工厂里接受职业培训

听完这些话我就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觉得莫名其妙。回家路上我问我同事,这到底是为什么?我见过很多难民,从索马里来的难民大都是文盲,也没什么工作意愿,根本干不好活。那个中国人做得那么好,为什么不要他?我同事回答我说我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就证明我对德国社会根本不了解。一个学生打工,对雇主来说每小时成本15欧左右,正式雇佣之后成本翻倍,而且还必须承担失去薪资灵活性的风险。但是难民呢?正是因为他们大都是文盲所以需要政府出钱来培训。提供一个职位给难民就等于有了一个免费劳力,还能借此向政府拿补助。这些培训当然大都会失败,失败了就再换下一个。德国的劳工成本很高,在低端劳动力密集产业当中选择难民加入,可以非常有效的降低工作成本。而且我希望那家工厂雇佣那个中国学生的希望其实根本不切实际。一个有着德国建筑硕士学位的中国学生在德国找工作期间只能以建筑相关行业的工作合同申请签证。就算工厂流水线想要他,他也拿不到签证。

像我这样的穷学生看难民只觉得他们是一批需要政府供养的人,但是在他这样的富人眼里,每一个难民都是一块金砖,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一根“水管”,这根水管把德国中产阶级的财富输送到他们这样的人手里。难民需要医保社保,但是德国的富人大都参与私立保险,支付难民生活的公保与他们没有什么管理。一个有钱人也根本不可能去指望67岁甚至更晚以后才能拿到的养老金。但是难民却可以为这些工厂带来大量的廉价劳力和补贴。收难民对企业来说就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情。左手拿钱,右手还能获得有爱心的美名,提升企业形象。对德国这个社会来说接收一个中国的硕士毕业生当然比接纳一个索马里的文盲难民要好,但是对企业则恰恰相反。

现在在德国已经有了一个更具体的数字:德国在2016-2020年计划为难民支出936亿欧元,里面包含257亿欧元的失业补助,57亿欧元的语言班培训和46亿欧元的职业培训。这些钱大多数都不会直接发到普通难民的手里,他们只是水管,把全民的社会财富从一个地方送到另外一个地方,德国某些人想不发财都难

中国的情况相对德国要简单,非法雇佣越南劳工的老板自然喜欢他们,因为同样情况下他不需要替这些人缴纳社保。这些越南劳工也开心,因为在中国他们可以挣到三倍以上的工资。但是因为他们的存在,很多同样的中国人就很难有工作岗位了。如果这些非法移民获得了难民身份,中国政府也必须根据《难民地位公约》像德国一样给他们提供相应的融入服务。当然对很多企业来说这意味着发财的机会,可是对全民就不一样了。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考炎黄之家womenjia.org附录文章《隐秘而龌龊的德国难民产业链》,它详细阐述了一群难民既得利益群体如何在国家身上吸血。德国难民问题现在已经导致极右翼崛起——《德国白左难民政策和后果激怒民众,德国极右翼崛起》,瑞典也是如此,《瑞典警察纵容穆斯林难民犯罪,曾无比包容开放移民的瑞典开始反移民了》。

平等也有他的代价,因为平等的代价太高,所以人人平等那一天可能永远都不会到来。同样是人,一个拿过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他会受到全球各地的邀请;如果他只是一个目不识丁的非法移民,那么他往往只能面对被四处驱赶的命运。

中国凭什么为西方罪魁祸首买单?

“中国是解决全球贫困问题的希望。”我知道一听见这句话很多人都会觉得可笑,但是事实上全球很多人权组织都是这么想的。面对一个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快要由于艾滋死去的病人你可以给他3000欧元,送他偷渡到德国,在德国他可以得到每月免费的药物治疗,过上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拯救他的生命。但是之后呢?一个这样的艾滋难民每年至少要花掉德国政府9万欧元。除了药品生产商,很少有人会喜欢这样的移民。而且这样的人有超过2500万。欧洲所有的国家加起来都没有办法解决这群人的问题。直接把他们送到欧洲来只可能造成社会系统的全面崩溃。就算通过经济发展去解决这些问题那些艾滋难民也等待不了。很可能在经济发展起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所以只有中国才能解决这些问题。中国有相当优秀的基础建设,那些人在那边更有可能找到工作自食其力。艾滋病人的药物由于有政府补贴,在中国一个月只用花费200-250欧元。在德国救治一个艾滋难民的钱在中国能救助十个。

这不是玩笑,是我在德国听一个德国籍华裔的演说内容。她和她的同事们都受过非常优越的教育,一直在中国努力想要促成这一结果。希望中国出力,欧美出钱来救助这些深受艾滋病困扰的穷人,还有全球那6亿多用不上自来水的苦命人

在演讲之后她请我们几个朋友吃饭。我在吃饭的时候问她,帮助接收这些艾滋难民和非洲裔在中国定居对中国人到底有什么好处?她没有回答,只是从钱包里拿出了一张黑人小婴儿的照片,告诉我这是她在中国遇到的一对非洲非法移民的孩子。这个孩子在中国出生,因为父母没有身份,所以孩子也没有,这意味着这个孩子以后很有可能无法和其他普通的中国孩子一样接受义务教育,但是为了保障孩子的未来孩子的父母有一个选择,把这个孩子抛弃到孤儿院弃婴岛他就可以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接受接受教育了。

“看着这个孩子的脸,你忍心让她承受这样的痛苦吗?我们做这些事只是因为我们是人而已。”

我回答能够忍受。因为这并不是我们的错。每个人出生其实都有自己父母的原因。绝大多数时候父母决定了我们出生时的国籍和之后的命运。这个孩子没有办法在中国和中国孩子一样接受教育关键在于他的父母偷渡。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将他们一起遣送回自己原来的国家,那个国家才有义务去负担这些人的教育。而且我很明白的知道所有移民和难民政策的漏洞都是从孩子这里开始的。一旦孩子获得了国籍,他的父母就能在当地居留,以后他可以通过婚姻家庭团聚等方式接来大量的亲戚。由于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他们会形成一个自己的聚居区。他们整体依旧会处在贫困之中,给我们国家带来巨大的生活问题。德国的土耳其裔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退一万步讲,让一个还在执行计划生育的国家给外国人腾地方,才是真正的悲剧。我们在面对个体的时候可以用情感行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面对这样一个孩子,我会捐钱给他让他读书。但如果面对的是针对一个群体的政策,我们最需要的就是理性。如果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希望把他们遣送回自己的国家。

她说我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残忍的中国人,但是我却想把她和她的那些同事送进监狱。因为没有这些人,中国能安定很多。但是事实上当然不可能。这些人大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绝对的能力去避免法律的处罚。他们在中国教导那些非洲裔和中国政府机关打交道的方法,告诉他们如何虚报信息可以帮助他们避免被遣返,我甚至怀疑这些人也在参与偷运非洲裔进入中国。因为没有这些“慈善家”的帮助,那些人根本没有可能在中国立足。(这种人的进一步描述可参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章《白人极端自由主义小清新危险在哪?》)

警惕难民机构尾大不掉,戳穿难民制度政治阴谋

“46%的中国人表示愿意让难民到家里来住。”当你第一眼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我相信你也一样会觉得可笑。但是要是你了解发布这句话的大赦国际的背景之后,这就真的不是一句笑话了。这是一个有着诺贝尔和平奖护身符和700万会员的国际组织。这个组织的宣传能力甚至比欧洲很多国家的国家机器更强悍。他们做调查的方式和结论都很可笑,甚至禁不起基础的逻辑推敲,但是就是能够把信息散发出去,获得主流媒体的版面。一个有基础常识的中国人当然不会信任这样的调查,但是远在万里外的欧洲人呢?他们会不会做一个简单的算术题,中国有14亿人,46%愿意接难民进家里同住,世界上有6000万难民。然后突然发现只要中国打开国门接收难民全世界就不会有难民问题了?当这样认为的民众达到一定数量,他们的政府会不会因此对中国施压呢?

这就是这些组织的能量的一个小体现。他们占据着道德高地拥有着最大的舆论喇叭。其他人微小的声音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尽管你可能觉得这些组织说的话很蠢,可是事实上一群蠢人是绝不可能建立起一个横跨全球并拥有700万会员的组织的。他们的话或许很蠢,但是却往往有更深层次的动机。比如大赦国际这样的人权组织,出发点就和普通人有着本质的矛盾。对一个中国人来讲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但是在这些组织眼里,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欧洲也是世界的欧洲。从世界或者他们的角度上看,牺牲一个国家的利益去为另外一个国家谋取福利完全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像我刚刚开始接触难民时特别讨厌经济移民。我认为这些假难民占据了本该给难民的资源。由于他们的占据了有限的资源会导致真正的难民没有办法得救助。但是事实上呢?随着我对难民制度的深入了解,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贫穷不是成为难民的理由。一个人马上就要被饿死的人不算难民,而另一个仅仅因为不能在所在国家自由信仰自己喜欢宗教的人却有资格申请成为难民获得优先的救助。可是设计难民制度的动机呢?就是去救助那些需要救助的人。所以我认为难民制度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制度。在上世纪50年代起草难民公约时各个国家还没有建立起完备的福利体系,但是现在不同了。如果给予难民与普通人一样的福利待遇,来自贫穷国家的人只会不顾一切地奔涌向福利国家。之后的结果就是社会的动荡与不安定。

所以应该把那些非法移民送回自己原本的国家,或者送给那些制造利比亚、叙利亚等许多国家战争难民的西方国家,特别是米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以及西欧国家。欧洲今天迎来难民潮,自作孽不可活。就像美国不可能承载14亿中国人的美国梦一样,让中国绝大多数人过的更好只可能在中国实现。对越南叙利亚这些国家也是这样。普通人最切实际的需求从来就不是人人平等和自由民主,只是简单的“更好的生活”,西方既然一定程度上摧毁了他们的正常生活,那么,请自己拉屎自己擦干净,爱非法难民的圣母婊别荼毒中国,请找你白皮亲爹。(信源

@sven_shi:回答个问题:奥运会的难民代表队就是纯粹的宣传产物,是联合国难民署与奥委会一起制造出来的人道主义宣传工具。首先,并不是没有国籍或者难民就不能参加奥运会,因为他们只要成绩达标,就可以通过独立运动员的方式参加奥运。其次,这些运动员的水准其实都远低于奥运标准,因为优秀运动员是一个稀缺资源,像卡塔尔,阿联酋这些国家一直都在非洲筛选有潜力在亚运会取得成绩的运动员给予国籍归化。所以很逻辑的就可以知道这些难民运动员其实离奥运所需的基础成绩都相差很远。单独组建一支难民奥运代表队也和奥运会“更快、更高、更强”的主旨没有关系。这本身就是联合国难民署的一个营销事件。通过组建这样一支代表队,借助奥运会的平台来讲“难民悲情故事”,借此宣传和提升难民形象。

seven_shi:中国应拒绝要求中国接纳难民的毒计

【北大房地产发展研究基金中心副主任杜猛:中国应打开“国门”欢迎移民】预测:10年内劳力缺口达1亿以上,中国将形成大规模的移民潮,成为除美国之外,容纳全球性移民最多的国家。中国2010年已进入老龄社会 ,人口红利替补办法是“进口劳动力与人才”,引进亚非拉人口移民,确保战略机遇期优势,让现代化进程不被中断,再造人口红利。

鼎盛网友:“计划生育几十年,这里叫着劳动力短缺,什么都要优先外人异族。资本家为了利益可以出卖绞死他们自己的绳子!掌握了话语权,黑的可以说成白的,小的可以说成大的,发生了的可以说成不存在,恶性可以说成是良性。实际情况是什么样不重要,重要的是官家认为是什么样的、接受什么样的。这B货是不是已经被美国引进了,派回中国工作?制造社会群体内部矛盾,分散对核心问题的注意力,便于战略上的掌控。”

关于难民问题,其实很容易就能理解,但是由于一些“慈善”“人权”组织的刻意歪曲宣传导致很多人对难民有错误的理解。

我非常认真的恳求大家在看见“难民”这个词时搞清楚两个概念:第一,移民只有合法与非法之分,而难民制度是“非法移民合法化”的最重要途径。一旦设立了细化的难民法,就等于把所有的主动权交给了难民申请者,在人权组织的帮助下,他们有无数办法使自己无法被遣返(具体请看图一)。只要一个国家有非法移民问题,那么一旦按照《难民地位公约》提供细化的难民法,给予非法移民合法化的机会,他就一定会去尝试成为难民而后合法化。所以难民问题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第二,难民从来不是一个国家的客人,而是一个国家“将来的主人”,这是由《难民地位公约》确定的(具体请看图二)

了解了这两点之后恳请大家再判断图三所谓的“中国希望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包括难民。”

我们国家从未在官方层面上以承担国际责任为由,要求过接收难民。这些四处造势要接收难民的人我个人不觉得他们做出了负责任的判断。

一旦有了难民法,在除去批准和遣返之外就会出现第三种特别可怕的情况:“容留”。也就是说难民的真实情况无法被确定,所以只能容留。交给本国国民长期供养。

台 湾地区的社会保障福利和工资标准要远高于东南亚周边国家。这些国家的人都有很强的动力去台湾打工挣钱。如果台湾真的通过难民法,他以后根本没有办法去核实 这些人的真实身份。例如一个偷渡者进入台湾,告知政府他是罗兴亚人后裔,所以没有身份证件。但是他已经放弃了伊斯兰信仰,一旦遣返回罗兴亚人聚居区很有可 能有生命危险,台湾政府怎么判断这样的谎言?

任何一个由于边境漏洞无法阻止非法移民入境的地区,一旦设立难民法,就等于给了这些非 法移民合法化的机会。政府在面对有“人道主义组织”帮助的非法移民面前根本就没有办法做出有效的判断去执行难民法。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马英九政府和 中国大陆一直不出台具体的难民法案就是这个原因。


今天一条新闻:德国移民与难民部门表示德国的专业劳动力缺乏并不能通过难民填补。之前调查就非常明确,到德国的叙利亚难民三分之二基本不能读写,就算学会德语也没办法从事专业劳动。

之前德国媒体配合人权团体不负责任的为接收难民造势,说难民可以填补德国的“专业劳动力缺乏情况”。因为如果宣传难民填补低端劳动力,底层劳动群众不愿意;告诉德国中产这些难民全要他们纳税养,中产也不愿意。所以就编出了个谎话说填补“专业劳动力空缺”。这个消息传到国内,也误导了一大批人,觉得德国是因为缺乏劳动力才收难民,难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现在德国把事情讲明白,难民来了,就是要大家一起努力出钱供养,已经是个既定事实改不了了。我们中国人也可以拿这个当个例子,别再去信什么难民填补劳动力空缺了。难民来了,就是要中下层纳税养起来的。

德国当初造势收难民时的套路现在一摸一样在中国上演。第一步先定性(图一),收难民是国际责任;第二步说需要人口红利(图二)。图三是德国一年后的结论。难民与人口红利无关。只有像沙特那样的把难民当做奴工使用,那难民才能成为所谓的“人口红利”。但是沙特没签难民地位公约,我国签了。

“更重要的是,中国也到了一个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时候了,中国希望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要包括难民。”王辉耀表示。

这他妈是人话吗?什么叫必然包括难民?哪国难民?要必然多少?这个世界上有6430万难民。德国8000万人收100万,中国14亿又应该收多少?

这些人自己不和难民住在一起,自己也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难民营里和那些孩子一起读书。就表个姿态人人都去夸他有爱心。和那些难民住在一起苦的是谁?(信源

我们中国人,尤其是汉族,自己生个孩子都要审批,多生了还要罚款,付不起的还要流产。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的畜生要替我们国家对外去表决心?我们国家 什么时候在国际上说过要去收难民?我想请这些人出来说清楚,你们要收的是罗兴亚人,还是叙利亚人,还是非洲的艾滋难民?你们找个难民营,别带保镖,带着老 婆去里面住一个礼拜,谈一谈感想,在回来告诉我们这些中国人,要收哪一类难民。

中国人要未雨绸缪,提前阻止扯淡的难民体制在中国落地,不要尾大不掉时才后悔。正在发生的教训:美国红脖子早就这么干了,在美墨边境,别人可是拿着枪自发巡逻的;【保 加利亚难民猎人取保候审】Petar Nizamov,保加利亚人,在保加利亚政府告知国民无法守卫边境线后自发组织巡查队,堵截偷渡难民。由于在堵截难民的行动中有过激行为被人权组织举报起 诉。今日他被法院宣判取保候审,暂时重获自由。他面对迎接他的保加利亚群众说保加利亚的每一寸土地都至关重要,大家可以看到德国,瑞典,奥地利那些接纳难 民国家发生的性侵惨案,防止难民入侵进而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

@sven_shi:为什么在德国犯下重罪的难民事实上大都无法遣返

这个问题和我们中国人也很有关系。尤其在中国香港,这个问题也非常严重。希望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

德国媒体关于难民的宣传往往都是通过半句真话来让普通民众做出错误的判断。在科隆大规模性侵案后,德国民间掀起了非常大的反对难民声浪,他们希望能够遣返那些在德国犯罪的难民。这个时候德国政府适时的宣传了两个信息:1. 难民一旦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就可以遣返;2.德国将实行更严格的性侵犯罪法案,性侵可以判5年。

然后很多人就会顺势做出一个判断:难民如果性侵犯罪会被判5年刑,超过了3年的界限,这些人会被遣返。

事实上你看一下图二的案例,这个来自索马里的难民入室强奸了一位88岁的德国老太,被判了4年有期徒刑,却没有被遣返。而是在德国监狱中接受心理治疗和上德语课。

为什么呢?因为《禁止酷刑公约》之类的人权公约。这个人权条约的第三条禁止将罪犯遣返回可能接受酷刑的国家。世界上除了喜欢砍人手的沙特之外,还有很多国家的人权状态比朝鲜还差。比如非洲的索马里与厄立特里亚。自称来自这些国家的难民还受限于欧洲的其他人权公约基本不可能被遣返。(挪威是一个特例,他们依旧向索马里遣返犯罪难民)所以在德国的难民只要接受过人权组织的人权教育,懂得用人权“维护自己的权益”之后,基本都有恃无恐。

德国的记者,尤其是专门报导难民问题的记者都明白这些,但是质疑人权公约是一条高压线,谁碰谁死。甚至可以说在媒体舆论中人权公约的地位比一个国家的宪法都要高。

香港地区也是一样的问题。每年香港的难民审核通过率不到1%,但是来自东南亚各国的被判定成非法移民的人却很难被遣返。这也是由于禁止酷刑公约的原因。所以香港政府一直在试图废除这些人权条约。但是香港的媒体在这个问题上和欧洲媒体非常类似。而且在一些人权组织的诱导下他们甚至还把排外情绪成功引到了大陆游客身上。不能遣返长期赖在香港的非法移民和来香港消费的大陆游客,香港普通民众在舆论的诱导下组织排斥的竟然是后者。

事实上香港一直都在难民问题上仰赖着大陆政府的庇护。比如人数超过百万的罗兴亚穆斯林,在东南亚国家人见人怕,而且在定性上是属于最难搞的无国籍者,一旦被他们登陆,他们就几乎不可能被遣返。在香港回归之前“热爱”香港的英国人一直把香港当作难民“第一转运港”,但是却在本土排斥接收难民。罗兴亚船民无法登陆东南亚最富饶的香港,只能转移到印尼与马来西亚,是谁在背后做的“坏人”呢?如果真有无法遣返的10万罗兴亚人登陆香港,香港人能睡着吗?在人权条约的约束下,欧洲各国根本无法阻挡从地中海偷渡的非法移民,这个事实看一下意大利的近况就知道了。

西方也在拒绝难民

@深度News官网:【美国明确拒收难民,滞留哥斯达黎加难民绝望】由于自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三国现状不稳定,大量难民试图通过中美洲路线前往美国。日前美国海关及边境保卫局(CBP)局长Gil Kerlikowske亲自前往洪都拉斯访问,随后发表声明,表示经过商定双方共同认为洪都拉斯难民应当留在本国,不应该冒险前往美国避难。之前美国向哥斯达黎加捐款3000万美元,换取哥国控制难民。目前超过两万名难民被哥斯达黎加国民警卫队强制扣留,无法前往美国。由于逃难路线遭遇全面封堵,目前难民陷入了绝望境地。

“偷渡客”,“非法移民”换成了“难民”

sven_shi:你有没有发现“偷渡客”,“非法移民”这些词现在都渐渐从主流新闻中消失了,换成了“难民”?这背后其实是在西亚石油国家掌控了人权话语权之后,在人权界出现了非常恐怖的两步变化。

第一步是从联合国人权高专扎伊德开始宣布人权界没有“非法”的说法。根据各国的法律,不合法的就是非法移民,可是从他这一表态之后所有的人权组织就开始明确宣称不存在“非法移民”,把人权放到了国家的主权之上。所有的偷渡客都是“等待审核的难民”。也就是说他们是潜在的难民申请者。就是是被国家审核确认的假难民也只能说是“非正规移民”,不能用法律去规范这些人。

第二步就是混淆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合法移民往往能通过工作和投资为国家带来巨大的利益,但是非法移民就不是这样了。比如非洲的艾滋难民,大都都是文盲,来到欧洲后几乎不可能找到工作,需要社会福利终身供养。既然第一步已经规定没有非法移民了,那自然就可以把非法移民和合法移民一起混合,宣传“他们为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了。

人权界的这个大变革里有两个区域独善其身。第一是美国,除去墨西哥非法移民之外非洲移民并不可能直接冲击美国。美国通过周边国家的军事援助换取这些国家阻挡非法移民。比如之前美国就像哥斯达黎加捐助了3000万美元,让哥斯达黎加强制扣留了前往美国的两万难民。第二就是西亚石油国家。这些国家都没有签订《难民地位公约》等人权条约。所以并不需要为难民提供入籍,社会福利等一系列权益。这些人权荒原根本不会受这一变革的影响。

sven_shi讲一下关于艾滋难民的话题。

通过这个话题你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很多人都问,为什么那么多专家都说收难民可以帮助GDP增长,难道他们都在撒谎吗?

他们没说谎,只是讲了半句真话。你猜下难民中对经济增长最大的是哪个群体?艾滋难民。非洲有超过2500万艾滋难民,大多都是文盲,这些人到了欧美福利国家由于身患艾滋病一旦遣返就可能因病死亡,所以不可能被遣返。治疗收容这些艾滋难民耗资极其巨大,这个过程中自然会产生巨大的GDP。

有没有人曾经反对过接收这些艾滋难民呢?当然有过。大约十年前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德国都有过反对的声音,但是反对的人基本无一例外的身败名裂。人权组织联合媒体给他们扣上一个歧视艾滋病人的帽子,分分钟轻易就把他们整垮了。

在艾滋难民这个话题上各国的做法都非常实际,没有高福利国家能够承受这些艾滋难民的冲击的。所以他们绝不可能主动提出大规模的接收这些难民,大都是暗中使绊子,利用他国来做坏人,把难民挡在门外。

几乎所有道德高尚的人权组织都把解决艾滋难民的期望寄托的在中国身上。因为中国有足够的基建和人力来应对。而且中国国境线极长,一旦开始向某些名人期待的那样“履行难民义务”,结果你自然可以想象得到。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大家还不用担心。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的设计非常巧妙。外国人申请中国签证需要提交艾滋病的监测记录,而且政府补贴下艾滋病人每月的药物费用在200-300欧元左右。这个价格可以很好的阻挡人权组织送艾滋难民来中国治病的经济动力。

有些女人接受难民是想找性奴

德国再发惨案,难民男宠杀死监护者父亲

德国茨维考一名现年50岁的女博士挑选了一名年仅21岁的难民来到自己家中同居。双方关系进一步升温的同时这名难民却用刀残忍的杀死了女博士85岁高龄的父亲。原因是他嫉妒死者分走了女博士太多的关心。 ​​​​

据了解这名难民男宠初到德国时登记年龄为17岁,所以被女博士领走当未成年人进行照顾,而后两人发生关系。男宠因为该女博士对父亲照顾较多无暇顾及自己而嫉妒,随后持刀残杀了女博士已经85岁高龄的父亲。

难免是德国大妈的第二春啊,类似新闻不少了。四五十往上的德国妇女养几个十六七岁的难民男性。敢情德国引进几百万难民是要他们当性奴。送一副挽联吧:艹B一时爽,哪管死爹娘

【附录】德国深度政论型杂志Compact揭露德国的“难民利益链”

:欧洲呼吁引入中东难民的都是什么人——隐秘而龌龊的德国难民产业链

如果把时光倒回到2000年,FIuichtlinge移民问題尚属政客在圆桌上插科打诨和平息真正尖锐议题的“润滑剂”,就如同同性恋和气候变暧问题一样,那个年代FIuchtlinge和 Asylanten移民和难民尚未有明确政治意味的分野,现在则不同了 。默克尔2009年的断定“多元文化在德国已死”,目前蜂拥而至德国的来自全世界的难民则进一步装点了这个论断。难民问题上的关键先生是谁呢?屈信相感,而利生焉。就是“利”。

让我们从莱比锡说起。10月28日的下午5 点,Johannisgasse大街26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这里公寓的13名住户震动,开门后,房屋公司给了他们一个单子,两个月之内必须搬走,这里的房子已经被移民局征用了,将有200名难民安置在这里,车库也将被改造成临时住房。租户们犹如晴天霹雳,他们还在盘算着在这里过圣诞节,但是面临着继续找房源的境地。房屋公司还说了, 一个月内车库必须先腾空,否则就算里面还停着车,也将会上锁,到时候弄不好的话,大家面子就不好看了。租户们无非就是待宰羔羊只能乖乖听命,这种冷冰冰的背后却 是热腾腾的利益。

我们要提及一个人,Michael Klemmer,盘踞在此处的超级大富翁,行踪诡秘,而且是某高尔夫倶乐部的最大合伙人之一,坊间送他绰号Asy-Baron,“难民公爵”。 他的父亲就是社会民主党的老党员了,和瑞典政治家前联合国秘书长达哈默司克德过从甚密,据说第一捅金就是二战后的难民营安置,拿到了来自联合国的难民遣散费分配权。 1989年柏林墙倒塌之后,父子二人的房地产生意再次爆棚,承建了整个科特布斯和Rostock罗斯托克70%房屋的翻新和新建。子承父业,2014年仅仅莱比锡他就拿到了490万欧元的难民房屋安置预算,每年获得57万的租金 (30%联邦政府,70%联合国拨款),这57万是拿到手 的,至于这490万怎么用,他自有办法,在完成难民定额 的倩况下,一批杂货小超市出现,老板也多为难民出身,这些租金要四倍价钱于难民营的地皮费,至于经营利润也要抽12%。当然“日尔曼土著”也有不愿搬走的钌子户,比如一个叫Burkhard Jung的小伙,说合约还有6月个,房屋公司无权赶他走。对Michael Klemmer来说,这都是小事,随即给这个青年寄去了“车库暧气毀坏未能及时报修”,“草坪未按时修剪”,“房间里养了仓鼠”,三罪并罚的账单,不走?能找理由再给你寄三个。“他们往往都不会选择打官司,律师费贵啊。”物业公司的职员Winfried Lehmann 笑呵呵的对记者说。

阿赫迈德.萨义德.萨基.阿普社拉赫是来自叙利亚的难民,9月中旬拿到了德国的居留许可,激动的心情在三天后变得有些狐疑。他的邮箱里多了各种通讯公司、医院、和警局的通知和各种广告。他不清楚在他拿到绿卡的那一刻,他所有的信息其实都不在仅仅属于他。房屋装修公司 European Home Care和警局,税务局的合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过他们比受到处罚的德雷斯登S&L und ITB公司要搞的-圆滑隐秘,S&L und ITB已经被査出和叙利亚难民的蛇头有牵连,低价购得难民的身份讯息,高价出卖,买家自然是琳琅满目的电话公司、网络公司、私立医院、甚至是地下的贩毒黑帮。2013年靠着2000多名难民的各种资料就纯获利65万欧元。

和一些隐藏起来的阵营不同,在难民问題上冲锋陷阵上蹿下跳的不用说是红十字会和各种慈善团体等“佯装小清新”们。Red Cross und Caritas,简单的逻辑是,难民越多,他们能拿到的预算资金才能越多,比如红十字会和 一些私立医院开展免费给难民注射疫苗的服务,这种医疗成本平摊到每个难民的头上是每年4670欧元。由于难民极大的流动性和不确定性,没有人真正去调査到底多少难民接受了这顶服务,而这笔钱到底在红十字会怎么做账,其实也不难,户头放到医院头上,“洗白”是很正常 的,而处于政治需要,没有那个政客愿意触碰红十字会和 慈善团体这些高唱人权、关爱、种族平等、医护无国界……这些髙大上的东西。

此外,难民激活了庞大的律师行业,按照联合国协议,每个难民都拥有请律师的权利,但是九死一生来到欧洲的吊丝们已经被蛇头搜刮的一文不剩,只能靠移民法院指定律师行,律师行也给刚入会的新手练习的机会,官司输赢的钱反正都是联邦政府出大头,不单单是难民,和所有NGO和慈善团体都有挂靠。于是出现了这样喜剧的一 幕,被各个集团收买的移民局官员在2013年叙利亚毒气丑闻发生后的碰头会上,北烕州和黑森州的难民营的总负责人为了争夺更多的难民名额当场打了起来

这些赚的盆满钵满的既得利益者背后可曾想过德国的未来,可曾为焦虑迷茫的德国土著有过半分怜悯?金钱面前,良知无非廉价,绿党党魁Winfried Kretschmann在镜头面前面对难民问題的媒体责难的时候,大言不惭的说Das Boot ist nie voll (船永远装不满),意思是我们有充足的余力对付难民问題,可是面对德国各地蜂拥而起 的右翼排外团体越来越多,我的信心在一天天减退,上帝保佑德国。(炎黄之家womenjia.org注意到很多德国平民已经越来越无法容忍了,德国极右翼政党称:只有国家社会主义才能救德国。)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7/326.html

继续阅读: 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