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资本当狗氛围下的公务员离职潮

作者: 李北方 来处:李北方个人微信号 点击:2016-08-06 21:25:02

当下的公务员队伍正在经历一波离职潮。跟朋友聊天时(我很宅,很少出去吹牛逼的)经常听说哪个部委又有多少人辞职了,人员流失的速度大体上已经超过了进人的速度。大家都上网玩,知道网络归网信办管,不久前在一个桌上跟一位网信办的前处长吃过饭,她现在是某门户网站的一个总监,网信办像她这样辞职去了互联网公司的处长就好多个了。

改革高潮开启之后,出现过几次官员离职热,那基本上是因为市场上出现了特别好的机会,从体制内走出去有挣大钱的可能性。如今,天下大定,利益格局被瓜分得差不多了,而且开始固化了,为啥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要“冲破体制的牢笼”呢?

简单地说,原因不过是:活不下去了。出去也没有抱着不切实际的发大财的梦想,无非是换个工资高点儿的工作而已。

大家应该明白一个常识,有可能搞贪腐收受贿赂的,在官员群体中也是一小部分掌握实权的人,绝大多数就算想贪污受贿也是没有机会的。公务员工资不算高,以前还有些福利待遇,时不时跟着领导吃顿好饭什么的,在新的精神下,这些都被取消了,连端午节的粽子中秋节的月饼都砍掉了。公务员的工作又不轻松,尤其是中央国家机关,加班是家常便饭,因为大领导都是工作狂(不是工作狂的一般当不上大领导),他自己没有工作时间和休息时间的概念,属下也就得跟着不能有。领导去开会了,晚上十点才结束,那就得等到十点看领导有啥指示再决定能不能回家睡觉,在等待的过程中,一般也没什么具体的事,就是死等——这已经比后半夜被薅起来开会好了。所以,一边是忙,一边是空虚无聊。

基层公务员更忙,基层工作千头万绪,每个人都得是多面手,啥都得应付,而且晋升通道狭窄。大城市的公务员要面对生活成本飞涨的现实,尤其是房价,靠工资,别说买房,租房都成问题了。前几天听一位中央机关的处长说,他们单位有一个新人,名牌大学本硕博读到底,私下吃饭时谈起生活上的困难都哭了,工资几千块,租房租到五环外,父母生活也有困难,但无力回馈。

微信公号“我们都是纪检人”(听说是中纪委办的)最近转发了一篇文章,是一个离职公务员写的,关于离职原因,生存问题也是重要的一个。见下图。

生活窘迫是造成公务员大面积离职的主要原因吗?是,也不是。想想当年的长征路和解放区,现在再困难也困难不过那时候,可是那时候也没有大面积脱队的事情发生。那么,就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

前些日子看过一个资料,记忆不是很清楚了。延安时期,有一次张闻天(好像是他)代表中央请外面来参观考察的人士吃饭,桌上有海带炖肉什么的,但张闻天只吃了一点菜,一块肉都没动。客人问他为什么不吃,他说,按共产党的配给制度,这样的饭菜是超出标准的,这是给客人准备的,所以他不能吃。

共产党在延安的时候穷不穷?太穷了,毛主席在窑洞前做报告的那张照片,两边膝盖上都打着大补丁。还有一次,黄克诚(好像是他,也是记不那么清楚了)到毛主席的窑洞去,看见主席围着被子坐在炕上工作,他以为主席生病了,结果毛主席说,没事,棉裤洗了还没干,下地就只能光屁股了。

毛主席会因为穿不上裤子就自卑吗?不会。张闻天会因为吃不上肉而自卑吗?也不会。因为心中有道义,当时的共产党是在为了人民利益而奋斗的,所以共产党人是自信的。我相信张闻天面对资产阶级客人说那些话的时候,在心理上是处于碾压性的优势地位的:我们是进步的,我们终将胜利,终将把你们也纳入到我们的轨道上来。

还有一段建国初期的往事,兹从网上抄录如下:

1949年中共中央初进北京城,在中南海怀仁堂开会时,一位军队将领当场提出:资本家吃饭时要摆五六个碗,解放军吃饭是盐水加一点酸菜,这不行,军队应当增加薪水。与会者当时多表示支持。毛泽东却当即提出不同意见,他直截了当地反驳道:“这恰恰是好事。你是五个碗,我们吃酸菜。这个酸菜里面就出政治,就出模范。解放军得人心就是这个酸菜,当然,还有别的。现在部队的伙食改善了,已经比专吃酸菜有所不同了。但根本的是我们要提倡艰苦奋斗,艰苦奋斗是我们的政治本色。”

建国后党要领导资产阶级,要进行资本主义改造,怎么领导?靠政治,不是比谁有钱谁生活条件好。你们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但你们落后,我们穷得叮当响但我们进步,那就照样碾压你。

这里还有一点要补充谈一下。那时候干部的生活穷,但那时候实行配给制,但个人并不需要为生活操心,住窑洞也好,打地铺也好,终究会有一个地方住,有条件改善的时候,大家都改善。这和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也造成截然不同的心理感受

对比一下两个时代,从中能看到什么呢?是如今的干部不能吃苦了,不能艰苦奋斗了?是,也不是。说是,是因为时代不一样了,生活提高了,再回去过过去的生活,一来的确不习惯,二来也没必要。说不是,是因为这不单纯是个生活条件上的问题,根子在“政治”,过去那种为人民服务的政治没有了。

新的政治是为资本服务的政治。取消福利分房,改搞房地产市场,把包括公务员在内的人都赶到市场上去买房炒房,不就是为资本服务的制度设计吗?把一线城市的房价搞得那么高,让靠工资生活的人根本望尘莫及,在三四线城市搞房地产去库存,把干部都动员起来帮房地产商卖房子,不也是为资本服务的一部分吗?更不要说多年来的招商引资了,连教育局卫生局这种部门的公务员都要背招商引资的任务,欢迎资本家来剥削,给资本家当“帮办”。

为人民服务的政治没有了,这种政治带来的心理的优势(可以转化为个人的成就感,成为个人工作回报的一部分)也就没有了。今天的党员干部面对资产阶级,会是什么样的心理感受?我想,除了羡慕和自卑,也就不剩什么了吧(很多贪官在法庭上的陈述证实了这一点)。本来就够自卑了,这一整顿风纪,原本不算多的收入又降了一块,这工作还怎么干呢?谁不得养家糊口?谁还不需要一点成就感来点缀人生呢(工作上找不到,就从多挣点钱上找吧)?

说到这里,逻辑就理顺了:既然是要为资本服务,那为什么不直接为资本家服务呢?至少钱给的还多点儿。再说得糙一点:总之是要为资本当走狗,为什么要经过共产党这一道呢,直接给资本家当走狗多好,狗粮的量还更充足。(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过去也用这种逻辑解释为什么一些小国,甚至国内少民,纷纷投靠白皮,那是因为当下国内前三排,自己把白皮当爹,你自己那种谄媚样,让小国或国内少民看在眼里,觉得干脆老子直接也把米国等白皮当爹好了,否则要是接着认你为爹,岂不要认白皮为爷爷了,没来由隔了一次。瞧,这就是谄媚的危害所在,大国没法谄媚)

所以,公务员就纷纷辞职,跳槽去企业了。注意,这与“92派”纷纷辞职去创业是何等的不同。

一位学者讲过这么个事:他有个朋友,是中央机关的局级干部,这个人很正,确实不捞钱,以至于生活窘迫,刚刚解决了房子问题,背了一屁股债;某最牛叉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招募他,出价是年薪500万起。他还有点舍不得党的事业,不知道该不该去。这位学者是爱党护党的,但他跟这位朋友建议,去吧,先挣两年钱再说。

换成你我,面对朋友遇到这样的选择,难道能给出别的什么建议吗?

我只是不知道党怎么想的,党内有很多人才,聚集了好多人精,但党正在想方设法把他们推出去。今天党对政治的理解仿佛和毛主席的理解掉了个个:把自己的人搞得少少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多多的。(原标题:既然是要为资本服务,还不如直接为资本家服务——有感于公务员离职潮。来源:李北方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与歌唱”)(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8/399.html

继续阅读: 资本 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