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罗批评《古文观止》选文狭隘

作者:摩罗微博 来处:微博 点击:2016-09-04 13:12:58

我为什么放弃《古文观止》而改用自编教材《国学阶梯》——致俊德堂书院学生及家长的信

2015年十月底,我在俊德堂书院开始给孩子们讲古文,选用《古文观止》作教材。清代吴楚材吴调侯编选的《古文观止》,具有崇高的历史地位,即使在抛弃传统文化的最近一百余年,它也依然是中国社会广为流传的典籍之一。我在社会交往中,经常遇到年轻时下功夫背诵过《古文观止》的人。我对它的权威性一直非常认可。

在接近一年的教学实践中,渐渐意识到《古文观止》对我们的教学来说尚有一些不适合之处。兹列四项简述之。​

第一项,《古文观止》选文集中于儒家一脉,对百家争鸣中其他各家各派的文章,基本不拣选。比如,《庄子》、《列子》中的美文,《管子》、《商君书》、《韩非子》、《墨子》中的说理文章,都在视野之外。这样就不足以比较全面地代表中国古代散文的成就,和中国文化的博大宽广。

第二项,《古文观止》对儒家一脉的作品,也只偏爱温良恭俭让风格的作品,对于一些奔腾豪放、气势磅礴、电闪雷鸣、刀刀见血的作品,较少关注。孟子浩气凌君王、雄辩掊暴政,荀子推行王道、有重整河山之势,嵇康愤世嫉俗、不入污流,皮日休忧国忧民、痛砭时弊,文天祥拒绝蒙元相位、独以鲜血撑起华夏尊严,他们的作品,都是一代雄文,却跨不进《古文观止》的门槛。

第三项,《古文观止》具有过于强烈的文人趣味,也就是今天所谓小资情调。全书所选《某某亭记》太多,沉溺于游山玩水、吟风赏月。还有较多《送某某序》、《致某某书》,周旋于唱和应酬,求怜求荐。这些文章当然不失才气和精致,但是终非洪钟大吕。用这些东西引导今天的青少年,容易把人塑造为自恋自怜、有趣无志还自以为是的温室花朵。

第四项,《古文观止》作为一个偏重文学性的选本,文体准入较为狭窄。那些集中体现华夏先民宇宙观、世界观、社会观、价值观、人生观的思想性、哲学性作品,均在视野之外。比如,《论语》、《孔子家语》、《大学》、《中庸》、《礼运》、《儒行》、《老子》、《孙子兵法》等都无入选之幸。至于王充、董仲舒、周敦颐、陆九渊、程颐、程颢、朱熹,以及上文提到的孟子、荀子、韩非子等,虽然各有妙文,均难入选家法眼。

如果学生有机会较全面地学习传统文化的系统课程,《古文观止》作为文学教材之一种,不失为优秀选本。可是,俊德堂书院的学生,平时没有机会系统地学习传统文化,他们在俊德堂书院学习,是集中接触传统文化的最重要机会。如果能通过这里的课程,较为全面地领略到中国历史上辉煌灿烂的精神文化,既了解先民的宇宙观、世界观、社会观、人生观,又了解先民的审美倾向,还了解先民的人格、操守与气概,以及这一切所铸就的华夏精神与道统,才是比较理想的。要实现这种理想,就得开掘更广阔的教学资源,就得有合适教材。

我的教学目标,本不是培养舞文弄墨、对酒悲歌的文人,而是培养民族脊梁、国家栋梁。这就必须具备立意高远、视野辽阔、兼收并蓄的合适教材。

中国古代文献,被分作经史子集四部,部部都体现了我们中华民族精神文化的辉煌。圣贤之学是经史子集的骨架和灵魂。这些文献在古代中国是系统的教育资源,孩子们七岁之后,可以从蒙学开始一部一部从容学习,没有谁会把经史子集脍于一炉端上讲堂。对于俊德堂书院的学生来说,在这里每周一次接触古代文献,是他们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主要机会,遗弃经史子集中任何一部分,都会导致他们认知和修养的残缺。兹事体大,应该尽力以合适教材补救之。

于是我决定,按照孩子们的需求,编选一套打通经史子集的传统文化教材,由浅入深,循序渐进,以阶梯式结构,引导学生拾级而上,一步步深入古老中国精神文化的堂奥。这套教材全名为《经史子集分级教材》,简称为《国学阶梯》。

《国学阶梯》分20级,每一级20篇课文,按照集部、经部、史部、子部的顺序排列。作为课外教材,孩子们每周上课一次,每学期修习一级。经、子、集部课文必须背诵,跟学习《古文观止》一样学到哪背到哪。史部课文篇幅较长,是有意让学生增加文言文阅读量。大量阅读文言文材料,是尽快掌握文言文的制胜法宝。

在编选《国学阶梯》教材时,还适当参考了现行中学语文教材中的文言文课文,取用了其中部分优秀作品,而且在编排和教学时充分考虑提前量,让孩子早于学校课堂就把该文背下来,等到课堂上学习该文时,他就可以集中消化其字词句知识了。(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9/443.html

继续阅读: 摩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