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中国道路 > 正文

权力和资本在用超级地租残酷剥削中国人民

作者: 卢麒元 来处:卢麒元新浪博客 点击:2016-09-09 22:23:15

笔者按:此文部分刊载于《经济导报》第3367期(2016年9期)。由于涉及敏感内容,正式发表时有删节,此文为未删节版。我们热切地期待着,香港、台湾乃至于大陆的民众,从数十年的经济学迷信中醒来,充分认识超级地租对我国人民的残酷剥削,在未来数年内完成一场真正的税政革命,我们要建立一个没有食利且尊重劳动的文明体制。是的,中华民族必须跨越悲惨的门阀政治经济体制了;那么,就让我们从消灭万恶的超级地租开始吧

超级地租,是指超常规土地租赁收益。一般而言,一个居民家庭,其每月用于支付楼宇按揭或租金的支出,不应高于其每月全部收入的30%。高于其每月收入30%的支出,可以视同为支付超级地租。例如,家庭月入10000元,常规居住性开支应为3000元,如果实际支出为7000元,超级地租就是4000元。事实上,超级地租往往超过正常税赋,成为老百姓最沉重的生活负担。

本质上,超级地租是政府让渡税赋主权的一种现象。在土地所有权属于共和国的地方,所有地租收入理应属于国家。然而,在一些特色的地方,土地使用权竟然僭越主权,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第二税务局。一些人因此而富可敌国!在一个文明而理性的制度环境中,地租收益不应远远高于制造业平均利润,它将迫使资本从制造业流出转向房地产投机。更为严重的是,不合理的超级地租现象,将鼓励食利阶级的迅猛扩张,它将极大地伤害创造价值者的劳动积极性,它将迫使一个健康社会彻底走向腐朽堕落。事实上,超级地租是原始资本主义的一种极为残暴的罪恶制度。

就政府而言,能否管理超级地租,几乎是政府合法性和有效性的重要标志。是的,主权和治权被僭越,是非常严重的政治失败。有效管理通货膨胀和强行财政转移支付是扼制超级地租的必由之路。很遗憾,香港没有金融主权,大陆金融主权不完整。超级地租,往往使得主权和治权形同笑话!政府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一方面,要有严格的货币政策约束,不使通货膨胀失去控制,导致不动产增殖过速;另一方面,要有严格的财政政策约束,使不动产增殖的大部分收益回归财政,通过财政转移支付补贴广大的创造价值者。政府一旦失责,超级地租就会扭曲国民经济结构,也同时会扭曲社会分配结构。这样,经济将不可避免地陷入衰退,社会将不可避免地陷入动乱。

中国的超级地租也已经非常严重了。中国的超级地租极度扭曲了中国经济结构,中国的超级地租极度地扭曲了中国社会结构。

古今中外,良政(仁义的经济政策),一定是简约明白的。从商鞅变法,到罗斯福新政,都可以用一页纸说清楚。经济政策,一旦到了说不清楚的时候,里面一定会藏着一些难言之隐,这些难言之隐将酿成深重的经济危机。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谁能说清楚呢?或者已经不需要再说清楚了!近年来,资本仓皇地逃离工业,资本疯狂地聚集于不动产。从七年前供给侧的疯狂扩张,到今天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诡异的经济政策正在导致去工业化,已经制造了共和国冲天的经济泡沫。

本 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企业自然进化的过程,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自适应的历史过程。在高速工业化达到极限之后,工业化进程自然而然地由规模转向质量。譬 如化学工业,由提供产品数量转向增加产品的种类和提升产品的品质。事实上,供给一旦过剩,企业自己会迅速做出反应,企业自己就会在供给侧做出结构性改革。 此时此刻,企业最需要的是稳定的宏观经济环境。其实,企业的自身调节如同人体对气候的生理反应,本不需要医生提供什么特殊的帮助。例如,不需要,一会儿刺 激,一会儿去库存,一会儿又捉僵尸。如果,政府不断地胡闹,就会搞得企业无所适从,刚刚准备去产能你就开始刺激了(二零零八年恐怖的四万亿),拼命增加完产能你就玩供给侧了(二零一六年荒谬的捉僵尸)。折腾的结果,就是工业化提前结束了,让所有资本挤进股市和楼市,制造一次史无前例的资产大泡沫。什么资产荒,不过是人民币贬值预期罢了。继续折腾,泡沫将破灭,人民币将崩溃,共和国将陷入空前的危机(远远甚于一九八九年那场风波)。简单的经济调整,为什么非 要搞成一场动乱呢?

其实,有一些人,是在故意折腾。政府的宏观经济政策,可以为百姓造福,当然也能为资本牟取暴利。后者,尤为可怕,因为是富可敌国的暴利,足以拨动管理层驿动的心。当一国之宏观经济政策,被美元资本及其代理人操纵之后,宏观经济政策的导向还能不出问题吗?

原本,二零零七年,我国的工业产能已经过剩,我国企业已经开始进入转型升级过程。苍天眷顾,美国此刻爆发了金融危机,中国企业正可以借此良机完成转型升级。 然而,鬼迹(确实不是奇迹)出现了,政府非但不鼓励转型升级,竟然动用四万亿公帑扩充产能(供给侧结构性扩张),公然断送了苍天给予中国企业的转型良机。 在拼死刺激供给侧之后,厚颜无耻的美元资本代言人们,竟然煌煌然大谈什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了(同一伙人的快速变脸)。惨痛的现实,往往是宏观经济政策最好 的注释。可惜,只有注释,却没有严厉的问责。二零零八年宏观经济政策措施,为美元量化宽松提供了完美的外部承接,承接天量的美元资本导致了我国产能的野蛮 扩张(真真切切的供给则扩张),无端端地终结了我国企业转型升级的历史进程(扎扎实实地需求侧紧缩)。当然,也毫无疑问地结束了我国刚刚开始的经济结构调 整。

也正是此刻,为了足以容纳天量美元资本流入,政府公然开启了超级地租这个魔瓶。爆炸增长的产能不可维续(需求已经进入紧缩),工业资本必然迅速转向超级地租。 於是,中国出现了资本大迁徙,全国资本迅速向一线城市聚集,各行业资本迅速向房地产聚集。不要编织什么城市化的谎言了,举国上下,政府内外,都在拼命争夺 超级地租,他们明目张胆地将之称为改革红利。是的,兽性的赵家人,开始吸吮民脂民膏了。不要忘记他们,颐指气使的美元资本,光环耀眼的学者,貌似谦恭的官 员,牛气冲天的新贵,一起编织了迷天的谎言,一起肆无忌惮地祸国殃民了。折腾吗?不,这是一场令人齿寒的残酷剥夺!所不同的是,牛人们能给剥夺赋予伟大的 意义。一些人以“负责任的大国”自诩,为谁负责任?是哪些在超级地租下重新沦为奴隶的百姓?或者是泡沫破灭后即将陷入惨烈危机的共和国?

公 元二零零八年,正确的做法是,将超级地租压缩至工业平均利润之下,通过扭曲利率将工业资金成本降低至接近零,极大地提高企业利润和企业自有资本水平,让企 业有能力自主开发新技术和新产品,让企业在全球兼并收购以获取新技术、新产品、新市场并打造自己的销售网络,打造中国企业的超级航母舰队并依赖他们迅速抢 占危机中的国际市场。很遗憾,老百姓信赖的专家学者、金融机构和管理层都不是这样想的。他们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疯狂地进行供给侧扩张,他们葬送了天赐良 机,他们酝酿了一场深重的危机。

那么,中国经济的出路在哪里呢?

其实,解决的思路并不复杂。制造资产泡沫的是超级地租,启动去工业化的还是超级地租。在中国,只要扼制超级地租,就能控制资本暴利,就能重启工业化进程。如何扼制超级地租呢?很简单,必须向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课以累进制赋税。

在 此,我们有必要,再次解释一下超级地租的含义。超级地租,是指在房价或租金中隐藏的,远远超过土地成本和建筑成本的那部分类租性(也是类税性)费用。通 常,我们将居民总收入之30%定义为合理居住支出之上限,凡是超越了居住支出之上限的支出,我们认为就是在支付超级地租了。在国家拥有地权的共和国,所有 地租性收入都应属于全体国民,绝对不应归属于地方政府以及强行占有土地者。然而,由于财政政策和土地政策失误,权力和资本僭越了共和国国民的土地主权,竟 然通过一系列的制度和政策巧取豪夺国民财富,将本应利益国民的土地及其地租收入窃为私人财富。就一般意义而言,超级地租不仅仅是不道德的,超级地租也是严重的违宪和违法行为。在现代文明国家,一般都是通过针对资产持有和资本利得征收累进制税赋抑制超级地租的。就纯粹经济学角度而言,政府税政管理的原则应该 是,让任何不动产的溢价低于工业平均利润,以使本国工业化能够顺利地完成。当然,其中,也包含了尊重劳动和保护劳动者的道德取向。

自十八大以来,我国关于宏观经济政策的争论沸沸扬扬。一言以蔽之,就是是否应继续进行我国的工业化,还是继续为美元资本以及国内代理人提供投机暴利。很遗憾,随着 中国左翼的失势,关于宏观经济政策的争论提前结束了,美元资本及其国内代理人获得了话语权和决策权。关于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国际化的喧嚣,无不是在 强调美元资本及其国内代理人的暴利,他们不仅仅成为了教育、学术、传媒的主流,也逐渐成为了立法、司法、行政的主流。而真正为了完成工业化的言论,已经被 排挤和压缩到静音的程度,一些左翼甚至被抹黑为民粹主义或文革余孽。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扼制资本暴利成为了禁忌话题,几乎没有媒体敢于触碰超级地租话题。不能正常讨论问题,就只能让举国进入忽悠。终于,忽悠到危机真的到来了。

行文至此,恐怕一些人还要问解决方案。那么也好,就再说明白一 点。在中国,真正解决问题,只能依靠公允的财政政策,请不要再扯淡什么货币政策了。财政政策的焦点依旧是税政。直白地说,就是通过税收,彻底解决超级地租问题,让资本重新流入创造价值的产业。易言之,扼制资本暴利,消灭食利阶级。当然,对财产和资本课税,就必须实现财产登记制度。如果,连官员财产公开都解决不了,其它的一切就没有意义了。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就算是封建帝王也懂得“黄册”和“鱼鳞册”。圣明出于本心,本心出于立场,不需要什么弯弯绕的学术 语言。再劝一遍,侥幸心理要不得,没有什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真的没有鬼混的时间和空间了。

统而言之,制度和政策的目标就四个字:发展;和谐。发展,就必须完成工业化,就必须扼制超级地租;和谐,就必须强化社会再分配,也必须扼制超级地租。病因是明确的,药方是清晰的。至于,管理层怎么选 择,其实已经不需要讲太多道理了。当然,选择从来都是双向的。你光明选择光明(良政),历史就会让你进入辉煌;你选择黑暗(恶政),历史就会将你扫进垃圾 堆。

请大家牢牢记住,宏观经济政策不需要复杂的概念和逻辑。一句话:必须扼制超级地租。非此,皆为浮云。(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9/452.html

继续阅读: 资本 房价 权力 地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