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把毛泽东忌日定为酒水狂欢节意味深长

作者:郭松民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6-09-10 10:40:51

(9月9日对中国人而言并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伟人毛泽东的忌日,1976年的9月9日正是他老人家与世长辞的日子。马云将酒水节日期设定在9月9日,让全世界人民在伟人毛泽东的忌日里进行酒水狂欢)

李北方在他评论马云的文章里谈到,他和跟一位大师聊天,“大师谈到了未来的一个可能性——中国的资产阶级成熟起来,担负起责任。大师为资产阶级设定的成熟标准是,重新评价毛泽东,给毛泽东一个比那个历史决议所设定的更高的历史地位。”

但是,为什么评价中国新资产阶级(称马云这些人为新资产阶级,是为了区别他们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社会主义改造中被从政治上消灭的前辈)政治上是否成熟的标准是看他们是否尊重毛泽东呢?“大师”没有说,李北方没有说,网友可能感到有些疑惑,觉得这个结论是不是有点武断?

在我看来,这里真正的原因就是,毛泽东领导了中华民族的解放,提升了中华民族在世界的地位,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这客观上使得在毛时代之后出现的新资产阶级能够在强大国家的庇护下,可以和欧美资产阶级一争长短而不是像他们的前辈——中国旧资产阶级那样,要么做买办,要么被吞并打垮。而毛泽东建立的强大国家,打下的坚实的工业基础,也使得中国的新资产阶级在近代以来第一次有可能继欧美资产阶级之后,上升为新的国际统治阶级

所以,一个政治上成熟的新资产阶级分子,他会对毛泽东心存感激,因为他明白毛泽东比近代以来中国所有的政治人物都更伟大。只有那些代表正在衰落的欧美资产阶级利益的买办才会痛恨毛泽东,因此,一个中国资产阶级分子反毛,几乎可以视为一种汉奸自证了。

毛泽东在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之前所做的事情:统一、御侮、工业化。统一和强大的中央政府的重建,使中国国内形成了统一的大市场,商品和生产要素可以自由流动;御侮,使得西方列强和中国的潜在竞争者(比如日本)再也不能用武力打断中国的现代化进程;而工业化,则为中国新资产阶级准备了技术和人才基础——难道不是吗?中国新兴的民营企业,大部分不是靠着吞噬国有企业的血肉才野蛮生长,在一二十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西方同类几百年才完成的积累吗?这些基本上都是中国旧资产阶级该做的,但他们没有做——历史不会给他们坐享其成的机会,后果就是政治上的出局和经济上的被消灭。

没有毛泽东所开辟的一切,中国的新资产阶级就没有今天的机会与可能。

这些年,一种可以被称为“资本浪漫主义文艺”的长篇电视连续剧充斥荧屏,诸如《红顶商人胡雪岩》、《钱王》、《天下第一楼》、《白银谷》、《龙票》、《大宅门》、《大染坊》、《乔家大院》、《走西口》、《闯关东》、《新安家族》……等等。和欧洲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笔下的那些贪婪、吝啬、狠毒的主角不同,中国的这些“资本浪漫主义”电视剧故事的主角,个个都是义薄云天的商业英雄、财富英雄,甚至是民族英雄,他们投身于商界、实业界的目的,不是单纯地为了发家致富,而是为了扶贫济困、造福乡里、兼济天下,甚至干脆就是为了振兴中华。对他们的塑造,完全遵循了“三突出”的创作原则,毋庸讳言,“资本浪漫主义”文艺的特点在于美化资本家/民族资产阶级,赋予了他们推动历史进步,挽救民族危亡的色彩与责任。

但是,“资本浪漫主义”的文艺大师,在重新讲述民族资产阶级的神话时,遭遇了一个非常明显的尴尬,那就是故事一讲到1937年,就讲不下去了,因为蒋介石政府没有能力御敌于国门之外,日本全面侵华战争一起,遵循“覆巢之下,宁有完卵”的铁律,民族资产阶级如果不愿意落水当汉奸,也就破产的破产,逃难的逃难了,至于当“国际统治阶级”,更是连门都没有

历史给了中国新资产阶级机会,但他们却未必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马云——把毛泽东的忌日定为酒水狂欢节——证明中国的新资产阶级更像是一个脑瘫,以至于站在自己的竞争对手欧美资产阶级的立场上来反对自己;这也证明江浙一带从宋氏家族开始的悠久的买办传统仍然在顽强的发挥着作用;最后,这也预示了中国新资产阶级的命运——一定会和他们的旧资产阶级前辈一样,在一场社会主义革命中被消灭!

 只是这种被消灭,还会不会像毛主席领导时那样通过“赎买”政策让他们顺利进入社会主义那般温柔,就不好说了。(上文原标题《马云“酒水节”预示中国新资产阶级仍将重蹈前辈覆辙》,作者郭松民)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注:卢麒元也表达了跟郭松民一样的意思:“我已经删除了淘宝和天猫。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我必须做些什么。我想,小朋友们急了些,现在就想开始狂欢了。你们推倒了他的塑像,你们也绝不会高大起来。恰恰相反,他正由塑像变成信仰。好吧,狂欢吧,庆祝吧,醉生梦死吧,天猫淘宝吧,你们这群粗鄙的大盗!但别忘了,秋收之后,会有怒海狂潮。”

李北方的蛆虫评价更辛辣:

马云之前基本没怎么谈论过涉及到对毛泽东的评价的敏感问题,只是说过诸如“打倒了地主,农民也没有富起来”之类的话,算是比较温和了。但马云之辈的内心,经此“酒水节”一事,就算看清楚了。

马云生于1964年,没上过山没下过乡,也没听他说过在文革期间受过啥罪,相反,他的童年时光赶上了对孩子来说可能是最美好的时代,等他长大了,也就改革开放了,按说,他应该没有什么基于个人“遭遇”而产生的历史包袱。但他还是这样做事,也许就是先天性的粗鄙和反动了。

毛泽东自己概括,一生干了两件大事。马云的“地主打倒了农民也没富”的论调,其实是在走什么道路上跟毛主席有分歧,对他老人家的第二件大事有不同看法,他是资本家嘛,当然觉得资本主义体制好。但毛主席还有第一件大事,就是打跑老蒋、统一中国,把中国自1840年以来直线下滑的国运给扳了过来。直接点说,毛泽东既是个社会主义革命导师,也是民族英雄,中华民族的拯救者。

在路线问题上有分歧正常,但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实在全中国人的共同基础。马云之辈至少要明白,没有国运的反转,中国出不来有世界级影响的企业,他今天有点儿牛,不过是因为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巨人,就是毛泽东。

区别毛泽东的两个维度,是想说,是左是由、支持社会主义还是支持资本主义,都必须建基于同一前提之上,这个前提就是:尊毛,至少是在奉毛主席为国父这个意义上的尊崇。

反之,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反毛者,尤其是仇毛者,都是禽兽不如的货色。比如贺卫方,他骨子里就是个下贱的货,是个天生的汉奸,我们不应将其视为人的范畴。

马云前段时间抱怨,比总统还忙,但没有总统的权力。很多人解读说,这是有政治野心哪。马云大肆买媒体,也有人说,这是有政治野心哪。其实,有政治野心本身不是罪过,但如果心长歪了,走在前面把路带歪了,那就是罪过了。无论哪种政治势力,最基本的底线是维护国家利益,在这个意义上,尊毛应该成为中国各派政治势力的共同底线。

马云搞的这出“酒水节”,暴露出他还不配有任何的政治野心,因为他的精神世界还停留在贺卫方那种蛆虫的层次上

马云证明,中国资产阶级距离政治上的成熟,还有二万五千里,也就是说,他们走向成熟的长征,一步都还没有迈出

 

网友评论:

电商选日子的时候有没有那么多含义不知道,只知道面对质疑,马总桶的集团一点辩解都没有,完全当不存在,连公关都懒得做,狂傲到一定程度了

其实资产阶级什么德行是看它资本来源的,国内互联网公司其实大多是外资吧。两类资本家反毛应该是最厉害的:一类是资本成分里面外资主导的,一类是靠攫取国家土地、矿产及其它国有资产的。还有一类资本家是民族资本家,例如任正非、李舒服之类,这类资本家很少在媒体发表政治言论,对国家做的实际贡献也远大于前面两种。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09/454.html

继续阅读: 毛主席 资产阶级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