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行业帮派人身依附沉渣泛起

作者:张颐武、后沙月光 来处:微博 点击:2016-09-10 19:55:23

师徒之间的反目引人注目,这其实是传统的手艺技艺师徒关系缺少现代契约的制约的结果。传统的手艺技艺的师徒关系和儒家的师道不同,儒家尊师,但还不是民间师徒打成一片的,是有距离的师生,不是没距离的师徒。这种手艺技艺的师徒其实把儒家一套民间化,是以“情”来管理的,家里送孩子学艺,就是让师傅给他饭碗,师傅是徒弟的衣食父母,学艺期间生活也由师傅管。学本事期间给师傅打杂干活,学成后也得一段时间回报师傅。都是讲“情分“但其实也是利的互换。

商品社会,一开始就有钱的问题在,交钱学习,就难说是传统师徒,可以说就是艺术培训。这种实在的关系和师徒的情分就是有困扰的。往往师傅认为什么都是师傅给的,不能讲钱,这是传统道德规矩,但徒弟觉得你赚那么多,我们那么卖力气却得不到多少,就愤愤不平。一开始的责权利不明晰,最后就大家矛盾积累爆发,双方都觉得委屈,师傅觉得按传统徒弟大逆不道,徒弟觉得按现实师傅薄情寡义。

这些都是人性使然,其实一开始在”情“中把理讲明,把契约定在前面,感情反而容易持久,相互责权利清楚最容易解决问题。

革命时代,对传统手艺技艺的师徒关系有批判否定。认为是封建人身依附。戏曲等都有了专科或大学等,都变成现代制度了,这样的纠纷就少了,反而对老师很尊重,学生也自己发展。但相声等过去曾经尝试破除这些未成,文革后传统师徒回归,办过一些大专班等好像也没有得到承认,都得失难说。(信源

 

曹云金开撕郭德纲,看旧中国帮派文化

后沙月光本尊  2016-09-07

曹云金前日数千字长文,细数往日恩怨,并暗示还有猛料,矛盾升级到公开撕破脸的地步。德云社这边却选择高挂免战牌,任由粉丝评说……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对撕,输家肯定是相声事业。


“江派帮规”还是“现代企业”,这两种管理模式郭德纲必须二选一。

前者依靠良心道德(江湖义气),后者遵照国家法律。

从修家谱这事看,是在强化江湖帮规约束弟子,巩固自己地位。但作为一家经常举行大型商演的经营机构(德云社)来说,成员的利益分配,特别是核心艺人如何平衡,则不能是由谁一句话的事。

这些弟子算是德云社的终生门徒还是合约艺人?如不厘清这种关系,将来还会有张云金,李云金。

先跳开德云社,说说近百年来中国的帮派文化,种种流毒死灰复燃,正是今日相声事业的大敌。

闯码头,争地盘,大腕小角皆是江湖中人,凭本事吃饭,靠义气维系,帮主控制团队的有效手段是江湖义气和江湖规矩。

帮主可不是微信群主,他具有绝对权力,对叛变者三刀六洞,群主顶多踢人。

这类组织有以下特点:

1,可持续经营获利。

2,有固定的地盘和“行业”

3,有计划,有分工。

4,内部有封闭严密的结构组织。

5,有固定的帮规约束。

6,成员不断补充。

7,帮主决定利益分配。

 

帮派的组织形式,分为:字辈制,结拜制,师徒制。

一,字辈制。

以青帮为代表。内部以字辈相接,作为家谱(这跟姓氏家谱不是一个概念)

前24字辈“清净道德,文成佛法,能仁智慧,本来自性,圆明行理,大通悟学”

后24辈,随着全中国解放,从根子上被彻底铲除。

大字辈代表人物:袁克文(袁世凯公子),张镜湖,高士奎等。

通字辈:金九龄,张啸林,季云卿等。

悟字辈:杜月笙,袁珊宝,后沙月光等。

黄金荣自称天字辈,比大多一横,因为以前没正式开香堂入帮,就这样半开玩笑,半当真。

到学字辈时,国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然也难以为续,黑社会的根基被扫涤干净。

有人美化这类东西,其实很天真,它的恶,远远大于它的善。

青帮控制上海几十年,对上,要拍租界洋人的马屁,对下,盘剥市民阶层。

郭德纲高调秀“家谱”,我第一反应就是反感,他将原本松散的相声行业组织,进行自我强化,必将压迫到不属于德云社的同业艺人。

二,结拜制。

与天地会,哥老会,三合会,大刀会一样,红帮出自洪门。当反清复明的政治属性消失后,它们都成了纯粹的江湖帮会。

红帮往往以实力相当的头领大哥横向结成兄弟,雄据一方。与青帮垂直控制不同,红帮更有民主商议色彩。

横行旧上海的“大八股党”“十姐妹”等皆是如此,大哥大姐各有手下,大家换帖结拜,利益均分。

三,师徒制。

以上帮派都存在师徒制,然而,在戏剧,相声,曲艺行业,这种制度更为突出,他们也融合了字辈制。

学艺,必须拜师。《霸王别姬》中张国荣小时侯受的磨难,相信看过电影的都能理解,严师才能出高徒。这种行业特点,不能说好与坏,今天吃的苦,明天就是你赢得满堂彩的本钱。

无论郭德纲当年对曹云金何等严厉,曹云金去抱怨这些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你本身就认可这种规矩。

直到今天,曹云金与郭德纲开撕,并没有否定这种封闭的封建体制,没有这种认知,只一场江湖恩怨。

江湖事,江湖了,现在站队的粉丝,将来他们和好呢?利益面前,任何事情皆有可能。

 

旧帮会的影子

德云社有意强化了原已被侯宝林,马三立等人简化掉的程序。

旧帮派入伙,必须有引见师,传道师,执堂师,护法师,文堂师,武堂师,巡堂师,赞礼师,抱香师等。

门生除了写投拜红贴,还要附上贽金10元(家境好可以多给),引见师,传道师都要画押,选好吉日,开香堂正式收徒,一收就收十个以上,不然太麻烦。

赞礼师拿着红名单挨个唱名,点到名的进香堂,先喝净口水,代表将来谨守师训,不得胡言乱语。

抱香师过来发香,弟子执香向老头子磕头。

传道师在一旁讲该帮历史沿革,赞忠义斥奸滑。

老头子发问后,大家高声答道“出于情愿。”

再由引见师领大家来到神像前,将手中香逐个下传,最后插入香炉,以示香火永续。

最后由护法师发小折子,里面有帮规,切口,黑话,暗号,手势。

青帮的帮规:

一,不准欺师灭祖

二,不准藐视前人

三,不准提闸放水

四,不准引水代纤

五,不准江湖乱道

六,不准扰乱帮规

七,不准扒灰倒拢

八,不准奸道邪淫

九,不准大小不尊

十,不准代发收人

青帮禁忌:

一,一徒拜二师

二,父子同辈份

三,关门再收徒

四,无缘强收徒

……

这些不仅是青帮,也是各江湖行当通用的规矩。说别人欺师灭祖,那自己是否有过藐视前人?说到底就是话语权在谁手里。

德云社正在复兴这种文化,是好事吗?

传统的东西不一定全是好的。更何况,在一个利益团体里,已经不会再有过去的归属感,核心精神不可能再回来。

他以反主流著称,走红后却出没于电视综艺,也上了春晚。在商业娱乐中,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你要遵循旧帮规,为什么要公开贬损每一个与你不合的人,“事不做绝两面光”这也是老江湖的格言。

辛亥革命之后,收徒仪式慢慢简化,从大环境来说,中国已经渐渐走出封建社会。

到了三十年代,杜月笙彻底简化了这类仪式,只要有引见师,你递上红帖,贽金即可。然后约个吉日,让大家来杜宅,三鞠躬就OK。最后请众人喝青果茶,代表青帮代代开花结果。

杜月笙已经意识到这类东西与时代的脱节,刻意简化,而郭德纲却在反复折腾这类东西。

所谓家谱能大得过法律?一个人的艺名,文化部门没意见,凭什么不让人用?你的依据就是江湖门规,但别忘了还有法律。

 

师傅敛财

收徒是一种敛财方式,除了黑社会,以艺班来说,同样需要贽金(学费)。一般都是像征性的,青帮就是10元,家境好,师傅也开心。

像大英银行买办徐懋棠拜杜月笙为师,就给了50万,杜月笙不收,最后当作杜的中汇银行股金,才收下。

还有三节两寿,造房迁居等,徒弟都要送钱。

艺班收得比较高一些,因为涉及到住宿,吃饭等生活费用。特别穷的孩子来拜师则减免,主要看苗子好坏,无非是多双筷子。打骂是常有的事,以劳动替代拜师费。师傅有情,徒弟感恩,是最理想的情况

把徒弟赶出门,流露街头,丢的是师傅的脸,戏班的脸。梅兰芳小时侯戏学不好,师父吴菱仙也是打骂,等梅兰芳艺成之后,就放他离开科班出去历练,梅兰芳名扬天下,同样也要回报恩师。这才是中华传统的可取之处。

梅兰芳怕徒弟走掉吗?不怕。他就是最大的角,有他在不怕没票房,徒弟出去扬名立万,归根结底还是烘托了梅兰芳,也有利于京剧的发展繁荣。

如果梅兰芳也天天记仇,算钱,走一个骂一个,闹得沸沸扬扬,他就成不了一代宗师。

想当一代宗师,坐在评论台上指点新人,得有点心胸。曲艺界有江湖,但哪里不是江湖?

重新拾起旧帮会那一套,美之名曰振兴传统,结果最终必将损害相声艺术。

郭德纲现在收徒也不差这点钱,主要还是挖掘新苗,拓展人脉。

“人不踩人不为人,人不吃人难为人”

也是旧上海帮会的信条,这种东西已经完全扭曲了江湖义气,以小帮派欺压别人,来对抗大环境,最终必将被大环境所淘汰。

中国演艺市场已是越来越商业化,各种娱乐公司时不时也有纠纷,一般是以诉讼了结。在言论场上公开矛盾,争的无非是路人的同情目光。

德云社在曹云金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改制是德云社的最好出路,虽然内部也有各种合同,但主要还是以帮规来约束,以师傅的权威来决定徒弟前程。

人心隔肚皮,师傅叫得再亲,末必能保证五年,十年后不分崩离析。人是会长大的,思想是会改变的,再忠厚的人,也要考虑今后的家庭生计和对利益的渴望。

徒弟叫得再热,到最后只能是父传子的家族企业,还需要说得更明白吗?

德云社这场风波已赚足网友眼球,适可而止吧。

人们是因为相声才喜欢德云社,还是因为德云社才喜欢相声?值得郭德纲好好想想。

说重一点,社团的权力性质,不能与国家权力相抗衡,而且这种组织形式一旦尝到甜头,就会像病毒一样扩散到社会肌体上。这样还能有好下场吗?

从一九四九年七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开始(毛泽东亲自出席,周恩来作报告),中国就不允许曲艺文艺以班社的形式存在了。来开会的824人很多是顶级大腕,都热烈欢呼艺人的新生,这些心理活动,可以参考侯宝林先生的谈话。

再回到这起风波,如果曹云金是去开饭馆或卖服装,则什么欺师灭祖,背叛师门都不会存在。德云社是演出团队,不是旧班社,不能当戏霸,否则性质就不一样。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好好说相声!(信源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609/469.html

本文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