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锋是破坏中共政治规矩第一人

作者:秋石客 来处:网络 点击:2016-10-09 19:47:46

今天是华国锋发动政变39周年耻辱日,应该引起党派和人民更深入思考。这种思考,除了视其为叛徒一类论断外,还应该从共产党的政治规矩角度看华国锋的政变。中共从其产生起,就有不少破坏党的规矩,如罗章龙、张国涛等分裂行为等,但没有一个人能像华国锋等那样丧心病狂地以武力非法抓捕党的副主席、常委、政治局委员的恶行,所以,完全可以作出华国锋是破坏中共政治规矩第一人论断。

毛主席逝世

华国锋是在中国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谁胜谁负的关键时刻,带头违反规矩策划热月政变,将走社派斩首,为资本主义复活奠定了政治基础。

一九七六年,上天注定新中国出大事,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神秘、紧张、不安的气氛在神州大地上漫延。

一九七六年元旦,中央广播电台播放了毛泽东的两首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岗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播音员慷慨激昂的声音,使毛泽东“试看天地翻覆”名句成了预言。

按照历史学家的眼光看问题,公元一九七一年,震惊国内外党内外的当代最富有戏剧性的历史事件,九一三事件发生后,历史巨人毛泽东陷入了他一生的最富有难言之隐的失败和痛苦之中。面对复杂的激烈的政治斗争形势,作为伟大的政治家的他被迫选择全面性的战略退却。

林彪事件后,毛泽东在党内的威信实际上大为降低,党内外反文革势力死灰复燃,明里暗里向毛泽东为首的文革派发动了不断的反扑,其中一九九二年的右倾回潮,一九七五年的全面整顿就是代表性事件,以至于毛泽东的夫人江青在政治局遭受长达四个多月的围攻,可见问题的严重性。而毛泽东也只好静观其变。

以上种种事件说明毛泽东晚年的政治作为是极其困难的,一九七三年的反右倾回潮,一九七四年的批林批孔,一九七五年的评水浒和批投降派,以及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等运动是文革派对反文革势力的主动出击,其结果都是胜负未分,打了一个平手,实际上以失败告终。

一九七六年,新中国历史进入了关键的一年,这一年初,毛泽东病危,周恩来病死,党内各派势力摩拳擦掌准备做最后一搏。

当时的中央大致可分左中右三派:一派是江青为首的文革激进左派,一派是以华国锋,汪东兴,吴德,纪登奎,陈锡联等为代表的文革温和派,也可称之为投降派,再一派就是以邓小平叶剑英为领头的反文革右派。

一九七六年,在周恩来病重前后,毛泽东支持文革派主动出击,发动反右倾翻案风运动,试图控制局势,但遭到反文革势力最顽强抵抗。一月八日,周恩来与世长辞。在如何对待周恩来问题上,左派犯了错误,右派利用得当,打周恩来旗帜对抗毛泽东旗帜,按当时一位高干子弟的话来说,这就是最后的斗争,是他们将来生活在天堂还是人间的最后决战,因此,借机发动四五运动就成了右派的生死一搏。

华国锋正是在这种历史环境下浮出水面的。

华国锋是靠文革直上,跟毛泽东、江青很紧,做一些行政具体工作,很会伪装自己。在谁来继任周恩来总理职位问题上,毛泽东是大费心思的。邓小平来当总理,显然不行,靠不住,他是反文革的,他是要秋后算账的。张春桥当总理,应该是毛泽东首选,但会激化同反文革势力的矛盾,胜算不大。作为一流政治家和战略家的毛泽东,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在两军对阵,力量不分上下的存亡之秋,他把目光投向中间派,争取中间派。经过反复思考,最后决定利用一下表面老实的华国锋,提名为代总理。应当说,毛泽东的这种选择是稳妥的,但谁能预料华国锋会叛变呢?当然,毛泽东也可孤注一掷,令江青当主席、张春桥当总理、王洪文当人大委员长、毛远新当中办主任,效果将是另一个样子,但毛泽东就是毛泽东,他寻求的是更稳妥的方针。毛泽东说,华国锋这个人老实,他不会捣鬼。他总是说自己如何如何不行,我偏要选拔一些自己认为自己不行的人挑大梁。华国锋其实最不老实,他对毛泽东的安排心知肚明,在左右两军大决战中并不十分靠近江青为首的文革派,而是拥兵自重(指华为公安部长),静观其变。当天安门事件爆发,矛头指向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时候,毛泽东又一次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采取断然措施,一打一拉,重演了一出楚汉相争汉高祖刘邦的故事。一打,就是决定撤消邓小平党政军职务,令叶剑英闭门养病,一拉,就是假戏真做,任命华国锋为总理,中央第一副主席,陈锡联主持中央军委工作。

二千多年前,刘邦与项羽逐鹿中原,刘邦屡败屡战,心情极坏。时大将韩信所向无敌,捷报频传,刘邦朝思暮想,盼韩信率大军前来助战,可韩信迟迟不动,却写信给刘邦,要刘邦封他为假齐王,借口是便于统治刚刚占领的齐国。当韩信信使赶至刘邦面前汇报时,刘邦正在吃饭,一听韩信要封王,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喷饭大骂,大意是老子正处危机存亡之秋,你不快来帮忙,却要急着要封王做官,岂有此理。话没说完,多亏谋士张良暗中踩他一脚,刘邦脑子转的快,故改口说男子汉要做王就做真王,做什么假王?当场决定封韩信为齐王。但事情没那么简单,过一段时间,韩信依然按兵不动。刘邦不解,问计留侯张子房,张良认为是没封地缘故。刘邦觉得有理,马上下令封齐国之地给韩信,韩信从此非常感谢刘邦,亲率大军与刘帮合击项羽于垓下,大获全胜,项羽死,刘邦终成汉高祖。后来,吕后借口叛乱罪,诛杀韩信。二千年后华国锋成了半个韩信,江青却比不上吕后,结果是大相径庭。

华国锋当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是他做梦也不敢想的。他将计就计,以接班人自居,自欺欺人,一方面向毛泽东江青继续表忠心,例如,他曾对江青表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忠于毛主席,忠于江青,听从指挥,借以麻痹毛泽东和江青,另一方面,全力镇压四五事件,借以打压另一个政敌邓小平势力,取得了一箭双雕效果,然后静观其变。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历史巨人毛泽东与世长辞,各派政治力量之间斗争达到白热化。反文革势力处在地下状态,密谋东山再起。江青为首的文革派一方面严密注视邓小平叶剑英一举一动,另一方面积极筹备中央会议,争取大获全胜。而文革温和派华国锋,更是处心积虑,图谋执掌大权。江青一生,对路线和政治问题历来敏感,却犯下对投降派应有的警惕,棋错一招,满盘皆输。

四人帮倒台后,许多人争功,以至于到今天,还有不少人在云里雾里,什么小平之功了,什么叶帅谋定了,都不是历史真相。不论热月政变正确与否,改变中国历史命运的主角是华国锋,而不是其他人,这是毫无疑义的。

毛主席死后,华国锋心知肚明,接班人不会是他自己,中国没有当总理又当主席的先例,党中央一把手不是江青就是张春桥。对华国锋来说有三种选择:一种是按照主席意愿,全力扶助江青,另一种是制造江、叶平衡格局,自已左右大局,第三种是自己真正掌权。经过反复思考,决定放手一搏,争当接班人。在华国锋看来,江青集团没有军权,政敌很多,只要把为首的干掉,他继续举毛泽东旗帜,当领袖是完全可能的。

为达此目的,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存毛泽东遗言遗稿,谁都不能看。为什么?因为华国锋在毛泽东在世时,连一次单独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对比之下,江青、张春桥他们却是单独见毛主席如同家常便饭。他非常担心毛主席有文字东西不利于他而利于江青等。所以,当张春桥向中央办公厅李鑫索要毛泽东遗稿未成,惊魂不定,决计提前下手。李鑫以为他是首次向华提出采取措施的人,是不自量力的想法,其实华国锋早就在想政变方案了,李鑫只不过是添把火而已。

搞政变要有基本条件,华国锋恰恰具备政变条件。

第一、要有主动权。华国锋是名义上主持中央工作,有召集会议一网打尽之首要条件对此,是其他人是办不到的。

第二、必须有负责中央保卫工作的首脑参加。所以,御林军统领汪东兴,就成了政变关键人物。汪东兴如果倒戈,华国锋等就会成阶下囚。有人会问,汪东兴是毛泽东的卫兵头子,为何不去忠于江青,反而助华国锋呢?答案很简单,汪东兴最害怕江青掌权。江青早就看不上汪东兴,像对待家奴一样呼来唤去,汪东兴内心早就怀恨,特别是在林彪事件中,汪东兴投靠林彪,被江青抓住不放,要不是毛主席力保,早就成了黄吴李邱一样下场了。江青背后骂他是特务,他完全知道。如果江青当权,没他好日子过。跟华国锋走,前途一片光明。极端自私使他走上不仁不义之不归路。毛泽东生前顾情面,没解决汪东兴问题是一大败笔。

第三,必须有军队支持。如果军队不支持,你既使政变成功也会翻车。当时军队有四个力量要摆平。一个是中央军委,一个是北京军区,一个是卫戍区,一个是实力派人物叶剑英。华国锋思前想后,最早单独找的人是吴德。吴德长期担任北京市一把手,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革委会主任,北京军区第一政委,是名符其实的党政军首脑。那么,吴德为什么会支持华国锋,从而反对江青呢?其中奥秘可从他自己的回忆录中找出答案。其回忆录中谈到毛泽东秘书张玉风向汪东兴汇报江青私下同她的谈话内容中有一条,说吴德是国民党和苏修特务。因此,吴德很清楚,如果江青当家,他没好果子吃。所以和华国锋一拍即合,共同谋划倒江青的政变。当时军队中另外一个关键人物是北京卫戍区司令吴忠,他不同意抓江青也不成,是吴德做了吴忠工作,吴忠提出他听中央军委指挥,因此,华国锋亲自出马,找关键人物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陈锡联,陈锡联支持华国锋并亲自给吴忠打招呼,叫他听从吴德指挥。最后,军队中最关键的人还要数叶剑英。他长期担任中央军委领导人,军方影响最大,又是名义上的中央副主席。他和江青长期不合,是死对头之一。华国锋通过李先念做通了叶剑英工作。这样,有了军队支持,华国锋夺权信心大增。

第四,必须有公安系统支持。华国锋担任过公安部长,对公安系统很了解,唯一担心的是公安部副部长祝家耀,他令公安部的副部长杨贵,用调虎离山计,陪同祝家耀出差,远离北京,解决了公安系统可能发生的问题。

第五,必须有合理的借口。为解决这个问题,华国锋一方面断章取义,打着毛泽东要解决四人帮的指示。另一方面,伪造毛主席你办事,我放心手迹的真意,造成他是毛泽东指定接班人之假象。华国锋正是利用伪造的合理借口,打着毛主席旗号,做通了许多人的工作。有了上述五个政变条件,华国锋终于完成了十月六日政变计划。

在整个逮捕江青等人的过程中,对先后次序,个人重要作用等社会上说法不一,根据我个人分析,加上一些知情人所述,实际情况应该是这样:

华国锋是主谋,叶剑英是后盾,汪东兴是主办。

参加第一人为华国锋,第二人为吴德,华国锋最早和吴德密谈此事。第三人为李先念,是吴德建议华国锋找李先念谈单独谈话。第一次有第三者参加的会是华国锋,吴德和李先念,李先念提出要有叶帅参加,经同意后由李先念出面先谈,李先念完成了任务,因此叶剑英是第四人。叶剑英提出抓江青等要有汪东兴参加,华国锋答应做工作,因此汪东兴是第五人。至于汪东兴是不是最早策划人,只有华国锋清楚,按理他应排在第二位。第六人是吴忠,由吴德做的工作。第七人是陈锡联,由华国锋亲自促成。具体执行人分别是张耀祠和武振华李鑫等,他们各带一组,张耀词负责抓江青和毛远新,武振华负责抓王洪文,张春桥和姚文元。整个斩首行动情况大致如此。

抓捕四人帮,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华国锋,汪东兴,叶剑英。华是主谋,汪是总执行人,叶是高参,以快打慢等战术据说就出自叶剑英。

事后,华国锋等采取软硬兼施办法,迫使中央政治局同意他们的既成事实,为欺骗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做了两项决定,一是出版毛泽东选集,另一项是违背毛泽东和江青生前约定死后埋在香山的意愿,在天安门广场盖毛主席纪念堂。从此,华国锋当了短命的英明领袖。

华国锋掌权后,提出抓纲治国路线,继续批邓反右倾翻案风,试图继续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但由于他的低能和力量对比不断发生变化,未能如愿。为保住自己英明领袖地位,他不断地向反对文革势力让步,不惜牺牲其死党汪东兴,吴德及拥护他的陈锡联,纪登奎,陈永贵和吴桂贤等,结果在资深的政治家邓小平面前,一败涂地。一九七八年,经过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文革派全军覆没。华国锋等宋江一类人物,最终得到了可耻下场,真是不分左中右,人心大快。

对于华国锋这样的污浊小人和他干的改变中国历史命运的政变大事怎样评判,这是需要认真分析和评判的。

从个人品质上分析,此人乃是人间垃圾无疑。逮捕江青等人和牺牲汪东兴等足以证明他的自私自利,忘恩负义本质。邓小平叶剑英等反对江青,反对毛主席文化革命,是出于政见不同,无可厚非。而华国锋完全是出于见不得人的私利,是可耻的,不可原谅的。就是这么一个人,脸皮比天安门城墙还厚,居然每年还有脸去毛主席纪念堂,是认罪呢?还是继续污辱伟大的人民领袖毛主席?只有老天和他自己知道。

 

华国锋人品很差,可举两例足可证明:

其一是编造毛主席“你办事我放心”遗嘱。对此许多知情人都有揭露,如网上毛泽东授华国锋《“你办事我放心”纸条来历真相》透露:1976年4月30日,毛主席会内见新西兰总理马尔登,华国锋陪见。当天,冠华回家,告诉说在会见前,华国锋要他在人民大会堂等侯。

当时,毛主席的健康已很不好,说话已很不清楚,有时需要写下来。毛主席身边的人就捡那些条子收藏。我曾对冠华说,哪天,我也拿几张,留作纪念。当时,冠华说:“你千万不要去拿这些条子。这些条子都没有上下文,假若主席百年之后,有人断章取义利用某张条子,而它恰恰在你手里,你如何是好?”

这天,冠华说:“主席今天又写了三张条子,是在外宾走后单独与华总理谈国内问题时写的,被华总理收藏起来了。”他说会见完外宾后,华国锋总理来到福建厅时,很高兴地给冠华看那三张主席亲笔写的条子:“照过去方针办。”“慢慢来,不要招(着)急。”以及“你办事,我放心”。

也许是命运注定的劫数,冠华偏偏问华国锋这“你办事,我放心”是讲什么事,当时华说他汇报了四川贵州的“批邓”运动搞得不深入,造反派热衷打内战,拟将两派叫到北京,要他们集中“批邓”。华说主席累了,就写了这个条,叫我去办了。当天晚上,政治局开会传达毛主席会见外宾谈话及其他指示。

深夜,冠华回到家时对我说:“有件事很奇怪,华总理下午明明给我看三张条子,到了政治局会上,他只让大家传阅了两张,那张‘你办事,我放心’没有拿出来。”我随口说:“你不是说这类没有上下文的条子日后很容易作任何解释吗?”冠华说国锋同志为人忠厚,我猜他是出于谦虚,不拿出来。此事我们也就淡忘了。

五个月后的10月6日,粉碎四人帮时,冠华正参加完联大会议后顺访法、意两国。在巴黎时听到消息,他与曾涛大使举杯畅饮。他哪里会想到此时的华国锋已对外交部领导说“乔冠华大概要逃跑,我们可以派架飞机把他老婆送去!”同时,他把那三张条子发到全国,尤其是“你办事,我放心”,被说成是毛主席指定他当接班人的依椐。华国锋向外交部领导说:“乔冠华是最先看到‘你办事,我放心’这张条子的,他明知主席的意见,却抵制毛主席的指示,并向外交部党组封锁消息。”

于是,在冠华回国后,一项“抵制毛主席临终指示,反对华主席任接班人,配合四人帮篡党夺权”的莫大罪名,已在等着他。冠华一介书生,还认为这些都是误会,他说只要向华国锋等人解释清楚就可以了。谁知一个外交部长、中央委员此时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任何人都不接他的电话。以后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

其二是某政治局夫人讲,华国锋与邓小平斗争本有胜算,政治局中汪东兴、陈锡联、吴德、纪登奎、陈永贵、吴桂贤等都支持华国锋,但华相信邓“我们老了,无野心,你要防和你年伶不相上下的人”,任由邓清君侧,迫使汪东兴等辞职,华极其自私。

对于华国锋粉碎四人帮,左中右有不同的评价。

体制内邓肯定华“粉碎四人帮”,批华两个凡是;胡耀邦嘲笑华陶醉“英明领神”,支持倒华;体制外右派一反民主、宪政口号,倾力高赞华的热月政变,令人费解。也有右派认为是左派内部争权,乐不可支,客观上帮助了右派。

有少数左派肯定华国锋,以为他是拥毛泽东的。大多数左派认为,华国锋是叛徒,是投降派,他的斩首行动起到了右派办不到的作用。个别左派和中间派认为他是反左倾路线而采取的不适当行为。

从党纪国法角度上讲,华国锋的行为是最严重的违纪行为,是最严重的刑事犯罪,是中共党史上史无前例的令人发指的丑恶行为,应当受到党纪和国法的严厉制裁。

从政治上讲,华国锋和江青之争也可以说是权力之争,非路线之争。华国锋初衷也可能想继续走毛泽东道路,属于左派右翼。但历史的评判不会由动机决定,而是由后果决定。

今天,中国走到如此黑暗的这一步,已不是什么郭沫若的大快人心事,已不是叶剑英的满目青山夕照明,而是广大工人农民群众和大部分有良心的干部知识分子及民族资产阶级深恶痛绝的这一步。究其始作俑者,不是别人,而是华国锋。华国锋是伪君子,两面派,忘恩负义之徒,是资产阶级政客,投降派,是革命的叛徒。

热月政变改变了历史,让历史永远把华国锋钉死在耻辱柱上,以警示后人!

华国锋死了,并没有见到他的反思,是不可原谅的。当然,也没见他与极右派打得火热,可见他还有些令人惋惜之处。

许多人把文革翻船看成历史的必然是不懂历史和政治的书生之见。历史上有许多封建王朝,长的有八百年、四百年,如西东周朝和西东汉朝;短的只有几十年,如秦朝和隋朝,为何王朝寿命差别如此之大?名为天意,实乃人为也!如始皇早立公子扶苏为太子,秦不至于二世而亡也!再如毛泽东续林彪接班之不变,天下决不会归邓氏;既使明昭江青接班,天下也不至于一世而亡红旗变黑唉,因为专制下的官员多会随风倒,江青立,臣会多附之,搞军事政变,谈之何易?君不见朝鲜父业子继应然强行天下乎!华国锋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而不能自保,是夺权有胆,保权无术,实庸才尔。如果他发挥他夺权克左之勇,再力克邓小平右,则天下归华也不是不可能的。

华国锋给当代政治家的启示是,不彻底肃清政敌难成正果。华国锋给笔者最大的启示是,社会主义的成败关键是政治要民主和讲政治规矩,否则,专制、宫廷政治式必然导致社会主义灭亡。可叹的是,改开特色言行不一成了习惯,如一方面强调大讲政治规矩,另一方面却歌颂华国锋政变,真是叫人大开眼界。二0一五年十月六日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0/504.html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