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退伍军人围观兵部大楼事件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论坛 点击:2016-10-13 20:39:48

从这次退伍军人围兵部来说,看出来社会也开始起变化了,不少国家的这种变化就是被一点一点的这些事情推着走的。同志们可以分析分析会怎么变了。鼎盛论坛网友们转载了事件介绍,并七嘴八舌发言。本文为网友观点辑录。(早前我们讨论了《军警社会地位下降背后的统治阶级变化》、《解放军红旗还能打多久:经济基础决定军队宗旨》,都跟本问题相关,可作参考。)

事件简介:

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万名退役军人包围军委八一大楼事件,当局先后派出国家信访局长、军委政治工作部少将与示威者对话,均被拒绝,最后派出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孟建柱与示威代表对话。高层又紧急召令有示威者参加的九个省的省长进京,共同处理。事件持续至2016年10月12日凌晨才结束。 有参与示威的退役军人表示,他们当年在部队流血流汗,保家卫国,但是军队高层却出了郭伯雄徐才厚这样的贪官污吏,这么多年来用于军队和军队建设的金钱,是否就被军队的蛀虫们贪污殆尽。 参与示威者表示,以至于现如今是搞得他们这些退役军人们天怒人怨。集体进京维权出于无奈,他们相信新的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会为他们伸张正义。 消息透露,包围八一大楼行动从11日凌晨6点开始,退役军人们在八一大楼外手拉手,肩并肩,啃面包,喝矿泉水,坚持了一天一夜,至到12日6:00左右,才陆续安全撤离,上了公安部门为他们准备的大巴车。刚开始被公安拘留的十几个人也都放了。

消息指,这次动静闹的不小,11日晚上,中央紧急召来有示威者所在的九个省省长,连夜进京,参与处理事件。由此判断,事件已经惊动了中共最高层,不排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发了话。

以下为微信圈发出的来自包围事件参与者昨天(11日)的现场一些情况。

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出场与示威代表对话,代表明确告知:我们遵纪守法,一切按军队的纪律和要求,我们不是维稳对象,请公安回去!

第一轮接谈者为国家信访局头目,但是被谈判代表请回; 第二轮当局派出一名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少将,又被请回:对话级别不够; 第三轮对话(与孟建柱)中…… 现场大约万人,老兵整队集合点名而聚集,队形非常紧密和规矩,始终没有影响交通。 按对列计算,约4000人左右。大约还有千人以上,被阻于进城途中,参与示威者主要是通过地铁集结和上地面,清一色迷彩训练服,携带至现场更换。 组织严密,集结非常迅速和默契。应当是各地退伍协会成员中比较精锐的代表。有备而来。 数十辆大巴停路边准备拉人 目前为止,警方对场面实行高度控制,但双方显然均极为克制,没有意外发生。十个小时内如果没有好的收场,恐各地会有整齐响应,局面更加难控!

看这回的规模和行动能力,高水平策划。 拟定计划、落实计划、落实联络人员、落实经费、秘密集结,关键时刻突袭,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

(2018.6.26补充:2018.6再次爆发镇江涉军集体行为事件,有关评论都辑录于下面。)

退伍军人围观兵部大楼

退伍军人围观兵部大楼

说法一:根源于前三排背叛了新中国理想和人民

老兵的事情,本穷是这么看的。

为什么革命战争时期的退伍兵不闹这个?为什么好多战斗英雄宁可隐姓埋名回家务农?为什么祝榆生带着4个院士搞出型号来,自己连职称都不评?

DCD背叛了领袖,背叛了理想,背叛了人民,背叛了战友,一心一意去给死敌吸吊。今天这一幕就是活该。

检察官说得好,要么向左堂堂正正做人,要么向右痛痛快快作妖,别特么不左不右做人妖。

军人先闹到帝都,是因为组织纪律性最强。等特么农民工进化成工人阶级,学会了组织纪律性,那时候才好看呢。

 

当一种社会现象出现时,必须研究它发生的社会根源,而不能只归咎于参加者的人品问题。谁实话,任何运动都不会是纯而又纯的,里面有一些甚至很多浑水摸鱼之辈很正常。但是这些人的要求无论多么荒唐,我也觉得比那些仅仅因为在三环二环有几套破房子就能成为亿万富翁的现象合理多了。【思汉飞】九品中正制下的官僚和那堆资本家不就是这个鸟样么!当然啦!这不妨碍他们互相扯对方过不了几代。

退伍兵这次事件,本质是什么?是社会的不公和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

这个背后就是这些年整个D的执政阶层从上到下的全面溃散,做事不公正,充满大量的权利寻租,有利的事情各个部门抢着管,无利的事情对外推。

用钱拉拢,一切向钱看,明末也就是这样吧。

在处理干群关系上,简单,粗暴,一刀切,老实人吃亏,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根本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有能力处理新时代的干群关系。

当权者跟谁都不亲,跟自己家人亲,白帽子能闹敢玩命,不成了还有个教门可以信任或者心理依靠,汉人呢那是当权者的“自己人”你能依靠谁,想明白了就知道为啥有的让利赎买,有的不搭理,有的收割为主了。

就像这次的事情,难道是突然发作的,在此之前没有征兆?我相信此前这些人已经无数次通过各种途径向地方政府反映了。

其实是民众的认识提高了,不好忽悠了。

都是自己挖的坑,自己把人民群众踩脚底下,和人民群众是我们和你们的关系,共产党变地产党。

不过换句话说,现代国家民众游行很正常嘛,中国就是游行太少了,所以大家觉得很惊诧。

游行就游行嘛,人家占领华尔街几个月不也没咋地?这些人就在路边站了一天而已,又没占领八一大院,又没占领长安街,淡定啦。。。以后大家就会习惯啦。

 

对于以前为国家贡献过的无产阶级,怎么闹都不过分。地产党的钱都是他们的剩余价值。既然闹一闹能多拿点,为啥不闹?闹一闹,拿得再多,也没有地产党自己吞得多。所以,闹得心安理得,拿得心安理得。这些不能和以前比了,以前的领导,再怎么占便宜,实际上也没多少。

地产党拿国家的钱跪舔台湾,穆斯林,外国。退伍兵总比这些人该得好处吧。

 

说法二:问题麻烦在于没有沟通渠道

像围兵部这样的事情以后会越来越多,因为民众遇到问题,说实在的根本就没有啥反馈的渠道,除了散步围大院,别的途径基本上都是聋子的耳朵,比如法院,比如上访。说明现有的渠道已经没用了,所以要被推着改嘛,至于改到哪儿改成什么样子就难说了。

镇江(涉军集体行为)那事我看了,官僚们腆个肚子猥琐在保安后面,讲话念稿子一样。

沟通个鸡巴啊?改共10个水缸6个盖子,玩的帽子戏法。既不能开诚布公,又不能推心置腹,最后弹压了之。忽然理解了明清末年,上到皇帝下到贩夫走卒对官僚的印象,颟顸而且装逼,打倒了一看草包而已。至少在县市级,要民主,要大众民众参与政治经济生活,不然无以体恤民众,无以制衡官僚。

自从隋唐发明了科举制度后,官僚阶层成了这个国家的毒瘤,为害直追五代军阀,还不如军阀,对外不能卫国,对内不能保家,不忠于上,不恤于下,这是个自我繁殖自我增值的怪物。

退伍军人部很快就会变成打击退伍军人非法串联部了。

 

说法三:“民主”解决不了这种问题

有人说:“老老实实玩民主吧,官僚已经彻底失能了。”

什么叫“民主”?台湾的、香港的那种无垄断巨头的还是美国那种有拉线演木偶的?玩民主就能玩出工业国?这不是必然条件啊!非洲民主国就是典型的例子。你玩民主,总是要目的,不能只为了民主而民主,最后弄了半天,反倒TMD地退化成农业国了。

世界还有好多个国家,尤其好多白皮国家比你强还想要你命,最可怕的是好多精英都患有软骨病,你没有机会玩民主。

自从96年台巴子搞民主了以后,经济成长基本就停止了,特别是对照其他三小龙来说。代价太大。单纯的为了民主而民主,所有的社会动能都耗在这个民主里面了,效率低下,毫无战略,思维混乱。如果李登辉当时继续蒋经国的体制,稍作调整。台湾的经济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者至少当时按照原定的用间接选举制不要直接选举制,也要好不少。

 

说法四:事出有因,人性复杂

这个老兵问题,以我的理解是不是这样的:当年一批兵,复员转业或裁军安置的时候,有三种选择,一种进事业单位当时工资低没人愿意去,二种进大国企当时效益不错后来有一部分破产下岗没社保,三种买断军龄自谋出路也没社保。现在是2、3种的反悔回来要求社保?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其实究竟参没参过战也很难说,很多号称参过战的仅仅是轮战期间在役而已。

闹待遇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只能说当年国家对这帮老兵回来后是有交待的,和同时代的人比他们的待遇并不差,只是时代一变化导致后面出路不同,原来好单位变垃圾单位,很多人就心态失衡了,觉得国家对不起他。一句话,我为国打过仗,国家就得养我一辈子,如果是因战受伤或致残了,这话没问题,国家必须得养!!手脚齐全的也说这话,不认同!

比如我认识的某人,当年部队上前线轮战,哭着喊着不去,四处找关系,最后争取到了留守。等人家打仗回来,发现其实伤亡不大,参过战职务上的比较快,而且还带回了需要凭票买的冰箱彩电,各种不平衡,到处说参战的待遇好不公平。当然进入本世纪后,为了争利益,也以参过战自居,为这个没少被人臭。

我老爸就是老兵,非要算,西沙海战还是外围人员。这些年战友没有少串联,不过老爷子都拒绝了。一句话,国家把参战范围画那么宽,你都是边缘人物,也好意思去争待遇?当年选进国营企业那是有本事,现在后悔了就要政府买单。

这已经是连锁效应了,每次调整工资,补助都会有闹得,闹了多少都有收获。前一步出政策没考虑到所有可能涉及到的人,后面被人闹的时候又没能力制止。被鼓舞起来的人越来越多。

工业社会,本来出现这种破事,是超级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事情,工业引擎在咆哮前进,产生巨大的财富,谁都想分一杯羹,分到了会觉得分少了,没分到了更是觉得亏大了,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好委屈,付出那么多,获得那么少,再加上有人煽动组织,不闹一闹才叫见鬼了。这种破事,现在有,以后还会有,这才是真正的常态化。

革命战争时期的兵,退伍后待遇好的很,入党、提干、结婚都优先,所以才不闹。

刚建国时候,地方比军队还缺干部,复转革命军人回老家,大小能混个干部,政治地位也高,所以身心都比较满足。后来的没这个条件了,特别是8、90年代那批,小时候就没怎么上成学,再赶上下岗,应该是最惨的一代。现在的孩子比他们会好,基本是高中生,再学东西也快。

谁说现在才有,当年解放战争时候在东北就有了,逼着罗荣桓出面解决问题。只不过当年TG各级干部都负责,有问题就在下面解决了。现在基层不干活,小问题发展成大问题。

啥事张嘴就基层涣散,权利寻租,体制问题。不利于处理事情。这事儿的本质就是一批改革的受害者看现在国家兜里有钱,想要些补偿和好处。要朕看,好处也该给。怎么给看政府的智慧了。给多了更惹麻烦,以后没完没了,给少了不满意,别有用心的人一挑唆,白给。

当官的认为兵痞多,老兵会认为官员中腐败分子占绝大多数,双方没法调和。没准还是要打一仗决胜负比较好,这样全民最更清醒。

 

说法五:还只是简单的利益诉求,处理不好就是政治地雷,会影响整个军方认知

一位早年退休的军人这么说:

分配不均,现役军人工资老高了,而他们早期退伍的军人生活都成问题。

过去中国有退伍,转业.复原,退役,退休。

以团级干部为例子(我就是):80年代前退伍,有几千元安家费:90年代初复原,给9万多元一次性;00年代退役的,给18万后,每月给5000元退退役工资;2015年后退役的给80万,每月1000元退役工资。

你看看差多少?后出政策可以,前做贡献的也得管。

自主择业转业的待遇,差几年不同政策,待遇就差很远,而且这差别不补。

再有战争对死者和活着的人不同待遇!死了,什么都没了,最多立个碑;活着的享受人生,还可能当上官,发了家。

这也不过是就是工人阶级早期那样破坏机器之类的经济斗争罢了。什么事都有幕后黑手,这种思维太简单粗暴了。

新兵打老兵,这心理是咋样的。

非要往政治上引,最后求仁得仁

 

附录:老兵上访联合接访座谈会会谈纪要(不是本次老兵围观兵部这次的,时间在更早以前,当时还有总参和总政)

关于解决老兵上访联合接访单位领导代表:1、国家信访总局倪调研员;2、总参谋部兵源局吴局长;3、总政治部信访局李处长;4、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室姜主任;5、民政部优抚司程处长;6、中央政法委。

参加座谈会的退役老兵代表有:秦守智(武汉)、董兴国(荆门)、刘兴耀(湖南)、胡代锦(河南)、李金潮(陕西)等人在会上发了言。

秦守智主讲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两参”(参战参试)退役老兵的诉求;二是汇报了各地贯彻落实中央八部委中发(2007)9号文件和国办函(2011)79号文件执行情况;三是就“两参”退役老兵现实情况,向中央及有关部门提出了具体要求和建议。

补充发言的董兴国就“两参”退役老兵政治地位向中央提出了意见。他说:这些老战士受党和国家的征召时,党和国家都庄严承诺“祖国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但现在,对他们的荣誉地位漠不关心。我们国家领导人可以到国外为支援过我们国家的老兵授勋发证,却不能为自己祖国英勇战斗的军人给予正当名份;我们的领导人可以为援外因地震殉职的工程技术人员凭吊,并封为英雄,却对长眠于邻邦的大批援越、援老烈士无动于衷;共产党政权可以为国民党抗日远征军发证书给予特殊优抚,却不能为自己的“远征军”同样的政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侵略战争的亡灵“拜鬼”招魂,我们的领导人为什么连自己的英雄烈士都不祭吊呢?

第三个发言的是胡代锦,第四个发言的是李金潮,第五个发言的是刘兴耀。

 

在听取老兵代表的意见和诉求后,各部委领导分别对一些疑问作了回答,透露了一些我们值得期待的信息。

(一)民政部程处长回答了两个问题

1、关于生活补贴变“荣誉金”的问题。 程处长讲:过去制定政策,一直沿袭“扶贫”的思维,定位在“救济困难”。由于受时间和年代的限制,这种定位与社会经济发展明显滞后,造成了许多问题,有关荣誉性的褒奖政策,我们做了许多工作。新的顶层设计方案民政部已向国务院提交了报告。大家集中来北京反映意见,有利于对该项工作的推进。对“两参”退役老兵更适合更有利的政策正在进行中。但民政部的方案要中央批准,何时出台政策,民政部无法预测,需要大家耐心等待和理解。

2、关于给“两参”退役老兵发“光荣牌”的问题。民政部程处长作出了答复并承担责任,他说:下发该文是在去年年底,时间仓促没做出具体规定,致使执行落实不尽人意,没有把好事做好。

(二)总参谋部吴局长答复的六个问题

1、关于“参战”人员待遇问题:吴局长说,(吴曾是老山对越自卫还击战的一名营长,现大校军衔)国家早期出台的“参战”人员优抚政策考虑不周全,是有缺陷的。作为亲自主持并参与文件制定的经历者,2007年建军80周年制定的文件中所说的“部分”,本意是指相对全国退役军人而言所有的参战参试退役老兵,即中央八部委9号文件中列1954年以后14次执行作战任务参战的全部老兵都应该享受补贴优抚。在今后新的政策方案中,除了原先明确14次执行作战任务的人员为参战人员,又核定660次战斗参与者为参战人员,不是后来指“家在农村和城市无工作且生活困难的”,对于执行文件的缺陷与不足,希望大家从中国的国情和年代背景去理解。虽然文件由总参主持制定,但具体落实由民政部执行。民政部沿袭习惯表述,对“部分”再限定,造成了后来“参战”人员优抚待遇不能全受益的问题。

2、关于“参战”的界定问题:吴局长说:a、凡是中央军委下达的作战命令且进入战区范围执行任务的部队;b、由中央军委下达命令跨出国门的部队;c、云南省委认可的参战人员,含支前民兵,都属于参战人员。

3、关于优抚对象排序原则的问题:吴局长说:其排序为:a、烈士;b、参战人员;c、伤残军人;d、普通复退军人。

4、关于老兵上访影响问题:吴局长表示,大家反映意见,对促进好的政策制定有推动作用。5、关于地方政府阻扰拦截老兵上访和打压老兵的行为问题:吴局长表示坚决反对,对于这种行为,只要实名实事举报,落实一起,严厉查处一起。

6、关于成立全国性参战老兵或复退军人组织的问题:吴局长说,从1998、1999年以来,“两会”代表多次就此提出提案,这类组织,属民政部审批,你们申请,民政部批不批,由他们按法律和有关规定处理(注:民政部对中国退役军人协会的申请报告,已经做出了具体办理程序和指导回复)。

(三)总政治部李上校态度明确表示,参战老兵反映的问题实质上是军人的荣誉地位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这个问题不仅参战老兵有意见,就是现役军人也不是解决得很好,如今招兵难就是一个现实证明,老兵们反映的具体问题我们都要反馈给领导。

(四)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姜主任态度,他对有些文件执行落实不到位做出解释,他说,文件所涉及的时间跨度大,在登记上有遗漏,基层工作不细与疏忽造成的,对于正常范围的要求,凡不落实的要追责,各部委也要加大到地方督查的力度,对于大家反映的意见,无论合理或不合理的,我们都要向上级汇报。

(五)一个小插曲

2014年2月26日下午4时,五位援越抗美老兵冒着阴冷小雨,在受到严格安检与严控的氛围中,来到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怀念战友,他们怀着对牺牲战友无限的深情与思念,坚定、沉着、肃穆而庄严地站在纪念碑前,手持“中国军人多壮志,援越抗美谱青史,国家领导访越南,切莫忘记祭烈士”的条幅举行怀念战友的特别仪式。

 

全国统一了“两参”退役老兵的八项诉求

 

1、重新全面认定参战人员的身份,印发参战部队序列及参战军人名录:以县(旗)为单位建立健全参战军人档案,并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给所有参战军人颁发国家级“勋章”、“战争(战役)纪念章”、“参战荣誉证书”,对参战退役人员家庭挂上全国统一的《光荣之家》牌匾;改对部分参战人员计发的“参战生活补贴”为所有为共和国的参战人员都能享受的“参战荣誉金”。

2、建造中国军人公墓,迁回境外烈士(牺牲在韩国的烈士已荣耀回国了,牺牲在朝鲜、越南、老挝的烈士也应尽快安排回国),并对以往烈属给予统一补偿。

3、制定确保参战人员养老金高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水平的法规,体现参战退役人员养老金高于同地同职级的两个档次;对退役在农村和城镇无业而未享有职工养老金的参战退役军人,统一优先办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除按当兵一年抵一年上缴外,另按参战时间长短、立功受奖等级、因战致残等级给予优惠。

4、颁发参战人员特殊优待证(注明安置就业、医疗、住房、养老等优待优抚细则,特别是对于免费门诊、免费住院和享受民发(2011)192号文件中规定的各项待遇)。

5、对出国参战人员,按出国参战时间,一次性补发出国经济补贴。

6、营造“为国当兵光荣,为国参战更光荣、出国参战特别光荣”的社会氛围,建立“八一”、“国庆”、“老年节”、“春节”对所有参战退役军人全面慰问的长效机制,并列入重点慰问对象范围,积极帮助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对他们的特别尊重。

7、从中央到地方各级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要给参战退役老兵这一群体分配适当代表名额,他们也有向祖国人民倾吐心声、参与议论国事的权力和机会。

8、大力宣传解放后历次作战功绩,弘扬抗美援朝、援越抗美、援老抗美及历次自卫反击战精神及英雄功臣事迹,对全国人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近距离的鲜活的爱国主义、国际主义及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希望国家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参战军人义务和权益相衡的《参战军人权益法》,保障所有为共和国而流血牺牲的参战人员的合法权益,或在制定《军人权益法》、《军人地位法》时突出参战军人的特殊政治地位与特别优待内容和条款。

以上诉求,已向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中央军委提交,强烈要求尽快启动褒奖参战军人政策的出台。战友们!这次700余名参战退役老兵联合赴京上访请愿,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了意见,提出了要求,受到了国家层面与以往不同的特别接待,或得了一些信息,也算有所收益。特别是这些为国家舍生忘死的老战士们,能够如此大面积克服困难,冲破阻扰,聚集到北京发出声音表明态度,表现出不可忽视的精神与力量,也体现我们这些经受过战争考验的老战士自信与自尊、自强与自豪!我们寄希望于国家兑现征召我们上战场时的承诺,切不能自甘麻木。为了我们血汗付出的荣誉价值,在公正的政策出台以前,我们还要相互搀扶,相互鼓励,拼着老命,继续努力,用我们在战场上“人在阵地在”的决心与意志,去争取早就应该给予我们的东西!(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0/507.html

继续阅读: 解放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