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另一面:韩国财阀主人是美国,中国人的四座精神大山

作者:白云先生 来处:至道学宫微信公众号 点击:2016-11-05 20:21:58

大凡经济活动,不外乎土地,人力,资本,技术等几大要素。中美合伙,扳倒苏联的半壁天下后,美国便一手主导、策划和设计了全球经济一体化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

在这样的系统里,美国提供的是技术和资本,中国提供的是土地和劳动力。按理说,效率最高的全球化,就是美国把资本和技术,直接输入到中国,与中国的人力资本和土地相结合。但是这样做,并不符合美国的国家战略利益。

因为中美两国,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时代,既是合作伙伴,又是竞争对手。资本可以直接输入到中国,但是技术不可以。因为中国一旦掌握了核心技术,把民用技术转军用,军事力量取得对美国霸权的突破,那么对美国的全球统治来说是灾难性的。

怎么才能既让中国人给美国人打工,又能避免让尖端的核心技术被中国人所掌握呢,所以美国人就设计出来了一层技术壁垒。不把技术直接输入中国,而是把技术输入第三国,再由第三国向中国输入技术。这便是技术转口贸易。

充当中美之间技术转口贸易国和地区的,主要有日韩台湾。韩国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中的定位,决定了它在中美博弈之间的价值,也决定了它的国家政治经济生态。

可能会有人问,为什么韩国经济,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腾飞,为什么韩国会出现三星这样的大财阀,为什么韩国人的文化产业会成功,为什么韩流会成为全球文化现象,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先分析一下三星集团的股权结构图。

图丨三星集团股权结构图

在上面这张图里,占大多数比例的蓝色部分,都是外资股份。也就是说,三星集团并不是韩国企业,它本质上,是一家外资企业。外资是谁呢,当然是美国资本了。其中就包括花旗银行和摩根斯坦利等美国大财团。

华尔街资本家,实际控制着美国各大财阀,表面上,则有财阀家族来充当华尔街的白手套。为了规避税收和掩人耳目,美国资本,又通过极其复杂的交叉股权结构,把资本分散到了五家财阀中。实际上,韩国的各大财阀,都是同一个主人。

美国资本控制韩国财阀,财阀控制韩国政治和经济,于是,美国人便间接的实现了对韩国人的统治。

要让这种控制更加牢固,除了金融控制之外,就需要进一步文化控制。所以韩国人,70%以上都是泛基督教徒。这里面,正统的基督教只占35%,其余的就是邪教的天下。当人们对朴槿惠被邪教控制感到震惊时,邪教泛滥,这在韩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韩国的文化韩流,也是美国人所一手主导策划出来的。就像技术输出那样,美国人对韩国进行了文化产业输出。这让韩国充当中美间的技术转口贸易国之外也充当了美国对中国的文化转口贸易国的身份。

美国对中国,不仅利用技术转口贸易国,对中国设置技术壁垒,也通过文化转口贸易,对中国设置文化壁垒。技术壁垒的意义是,让中国人永远干粗活,技术上永远不长进。文化壁垒的意义是,对中国进行精神统治,让中国人安于给美国人当包身工,安于接受既有的秩序,不去幻想更有价值的东西,不去追求更伟大的梦想。

在文化转口贸易国和地区中,日本负责向中国输入垃圾的色情文化,韩国负责向中国输入韩流这种脑残文化,港台负责向中国输入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会道门糟粕文化,金庸和南怀瑾就是港台会道门糟粕文化,倒灌污染大陆文化的杰出代表。

什么是会道门文化呢,见过下水道吧,会道门文化,就是文化领域里的类似东西。韩国脑残文化,负责毒害女青年,日本色情文化,负责毒害男青年。港台会道门垃圾文化,负责毒害中老年男女,现在台湾人主导的儿童读经运动,又开始把会道门文化毒垃圾的精神污染,从娃娃抓起了。在智识阶层,则有买办文化,负责毒害知识分子。

这四股力量合在一起,构成了中国人的精神大山。不推翻这些大山,中国大陆就很难生产出来更高级的,足以超越美国的文化,如果没有更高级的文化,中国人在精神力量上就会一直自甘屈服,就很难推翻美国人的统治,甚至连质疑都不敢。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现在可以得出很明晰的结论了。韩国的两大象征,三星手机所代表的半导体产业,和文化韩流所代表的文化产业,都是美国人一手推动的,是美国资本、技术和文化输入的产物。在美国设计的全球化系统中,美国不仅擅长金融统治,技术统治和军事统治,更擅长精神统治,所以美国是全球资本中心,技术中心,也是文化创意中心。

 

韩国是一个国家吗?准确的说,它并不是一个国家,它只是一个公司。虽然这个公司的法人,写着是韩国人。但它的实际控制人,根本不是韩国人,而是美国人。

作为一个公司型经济体,韩国的经济,具有五方面的脆弱性。一是,经济不具有自主权。二是,经济结构不全面,依靠比较单一的优势产业来发展经济。三是,财阀控制一切。四是,严重的外需依赖。五是,贸易结构,又严重的依赖中国。

美国人,经常左手苹果,右手三星,自己两只手倒来倒去,还经常为了美国本土的利益,来牺牲韩国这个买办经济体的利益。比如炒作三星手机起火门,就是美国人的杰作。这是韩国经济不自主的缺陷所带来的脆弱性。

一个手机,导致三星集团受到重创,三星集团受重创,又导致整个韩国经济受重创。过于倚重半导体产业,这是结构性的脆弱。

财阀们,作为傀儡和白手套,被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操纵,这导致,韩国人想发动政治经济上的变革,想取得独立的经济自主权,是不可能的。这就导致,韩国的权贵阶层高度固化,高层也不过就是美国人的走狗和奴仆。而一旦有人试图改变这一切既定的秩序,那么下场就会很悲惨。

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试图让韩国人自己主宰韩国的命运,结果被更忠于美国人的金载圭刺杀。现在这一幕,又论到了朴槿惠。朴槿惠企图做出改变,从地缘安全,经济安全,韩国的命运上,做出改变,挑战下美国人的秩序,结果就爆出来了闺蜜门。

斯大林说过一句名言:每当历史的列车在转弯时,总会有人从车子上掉下来。

这次历史转弯时,从车子上掉下来的会是韩国吗?韩国会成为新一轮大国博弈的弃子吗?它的兄弟朝鲜,因为在历史的列车拐弯时,被抛出了窗户,便沦为了旧世界秩序雅尔塔体系的地缘僵尸。韩国在未来,会成为华盛顿体系的地缘僵尸吗?现在看,韩国人还没有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

对于中国人来说,我们本来就在车上,但是有些人因为看不清形势,却拼命的往车下跳。看来斯大林那句话,只说对了一半。当历史的列车在转弯时,总会有人从车上掉下来。还会有人,在转弯的时候,拼命从车上往下跳,以自己的人生为旧世界殉葬。

历史的转弯处,从车上掉下来,比如韩国这样的小国,迎接他的,就会是大祸临头。而对于那些能看清形势的人,他们则会拼命的挤上车,只要上了车,迎接他的,不是祸而是福。列车不等人,是福是祸,如何抉择,只看关键的那几步。(本文系炎黄之家womenjia.org摘录自《大祸临头,韩国已经疯了》)(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1/517.html

本文话题: 韩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