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还是粟裕指挥淮海战役?

作者:毛猴大哥2016 来处:微博 点击:2016-11-08 16:58:20

1961年9月,毛主席接见蒙哥马利元帅。毛主席说:“在我的战友中,有一个最会带兵打仗的人,这个人叫粟裕,淮海战役就是他指挥的,他是我们湖南人。”一,小平同志算是个政治家吧,但不是军事家。在老一辈都在世时不敢抢的功劳现在也别抢了。二,粟裕大将那是杠杠滴。他是唯一不是元帅也被称为“总”的。至于淮海,从他至死都不平反和晚年写回忆录欲言又止就能明白一二了。

邓小平还是粟裕指挥淮海战役?

能不能说邓指挥了淮海战役?真不能!

关于淮海战役战场指挥者的问题其实是个伪问题,捋一下时间,看一看电报,就出来了。

10月31日,粟首先提出由陈邓指挥。(为啥木有刘?因为刘伯承当时不在家,干嘛去了不知道。)

11月1日,毛泽东回电同意并告陈邓。

11月2日,陈邓回电,指挥不了。

指挥不了!

据中野司令部的工作人员回忆,俩四川人都骂了粗话。小平说:(粟裕)恩是狗撵摩托,不懂科学哦!麻批滴,啷个样子打肯定打成另一个皖南事变,贪功求大,一砍就似嘞个样子!

陈毅说:早看他不厚道,瓜兮兮哈戳戳滴,仙人个板板,一个字:阴!机要科长说仙人个板板这话没法译成电文咋办?小平说,咋个办,凉拌!就说指挥器材不灵,手机没得信(二声)号。没得办法指挥。于是有了那封著名的电报。其实此时陈邓司令部与军委、与刘伯承司令部以及华野司令部一直电报来往,畅通无阻。为啥这么说,因为此时陈邓在用四纵陈赓的司令部。陈大将本来就是搞情报的,对通讯监听器材极为重视。抗战时候在抢救美国飞行员时候,从B29飞机残骸里拆过电台,又跟人套近乎也弄过不少。1946年7月夏战役,歼灭胡宗南整编27师31旅。战斗中缴获了一些美制V--101型无线电报话机并俘虏了一批报话员。第二年四纵过黄河的时候,四个旅之间甚至全都用上了步话机,长江长江我是黄河的叫。怎么可能通讯很弱。纯属撒谎。

不管怎么说,这封电报等于陈邓在第一时间放弃了军事指挥权,任天王老子来也没法洗这块地,白纸黑字啊。

为啥放弃指挥权?陈毅为啥骂“阴”?粟裕到底“阴”不“阴”呢?

再看粟裕31日电报请主席让陈邓指挥,展开了说意思是,让陈毅(名正言顺的华野司令员)远程遥控指挥三野由邓小平指挥二野协同。在俺们看来很正常的一件事,为何俩四川人骂得那么难听呢?

这事的起因是淮海战役的前奏,豫东战役。捞干的说,粟要打黄百韬!让中野协同,主席同意。刘邓陈坚决反对。粟也急了,说你们丫不上没问题,帮忙打打阻击总行吧。战至最后,粟裕包围了二十五师,黄百韬枪毙了所有解放军俘虏,烧了文件准备成仁。这节骨眼儿上,胡琏的十八军赶到,刘邓派部队顶没顶住。眼见着胡琏冲过来,粟的总电报就带了哭腔了,措辞是这样:“7日才能结束战斗;恳请(刘兄,邓兄)以有力一部钳制胡琏。顺致一万个布尔什维克礼“活脱脱共军版的“看在党国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但是没办法。到嘴的鸭子,飞了。​

空亏一溃对粟裕来说,其疼痛可想而知,对友军的不满也是人之常情。而刘陈邓不能不说有点内个啥,瞧,让你牛逼,我当初咋说的。

所以,这回淮海一开打,粟就提出指挥权的问题,说这回你们丫指挥。这封电报的情绪毛当然看得懂,于是直接同意把球踢给陈邓。这下陈邓都急眼了,没那本事啊。你邓政委捂着菊花在大别山让白崇禧追得满山架岭的跑,陈大胖让张灵甫打得满地找牙。这是大兵团作战,华野16个纵队加上中野7个,让你丫指挥,你特么敢么?于是就有了开篇哪一出,私下的牢骚归牢骚,真正暴露内心的是解放后批判粟裕的大会上,小平:“只有大野心家、阴谋家才如此贪功,打豫东战役那样的大仗!”军委扩大会议上,彭德怀要求公开讨论粟裕“阴”的问题,陈毅做了专题发言,彭大加赞赏:“陈毅同志的发言对我们有很大教育意义,对我们反个人主义有很大作用!”艹!瞧瞧这些老一辈啥产阶级革命家都是些啥人!不明白豫东战役,就不会明白邓政委在啃不下黄维必须求助粟裕时候,声嘶力竭的说:就是中野打光了老子也拼了。

说回陈邓拒绝指挥的电报,既然你们丫不指挥,粟裕说好,那咱就别再叽叽歪歪,11月6日带着华野部队单独杀入淮海战场。十一天以后,总前委成立,这期间邓政委的指挥权限没有超出中原野战军;而这期间淮海徐东战场已经打翻了天,黄百韬西撤,何基风张克侠起义,华野包围碾庄圩,大战徐州来援的邱清泉李弥。至此,千古完人邓政委对华野依然一言未发。不过也不能全怪他,以邓政委“跟到走“的军事天分,估计面对土墙上淮海徐蚌的两军态势图已然全面懵逼了。

围歼黄百韬是淮海战役最重戏。此役不胜,徐蚌集团乘势北上夺回济南的可能也不是没有,武汉的白崇禧还会不会作壁上观也是个问号。历史的千钧重担全压到粟老总一个人头上。周围的参谋人员多少年后依然记得粟总戴着健脑器坐地图前,一坐几天几夜的情景。啥是健脑器,我没见过,据说林彪也戴。可能有点像电影《回到未来》那老头戴的那东西。

1948年11月15日,华野司令员粟裕发布对黄百韬兵团总暴菊令,到二十二日黄百韬被反复抽送,不堪侮辱举枪自尽,此时离战役发起已过去16天,淮海战役历时65天,16天以后意味着战役的差不多四分之一了。所以邓政委最多可以吹牛逼地说,我指挥了四分之三的淮海战役。但是。。。再往下看

对于邓和认为“邓指挥了淮海战役”的人,必拿总前委说事儿,这是一棵救命稻草。什么主席说三常委处置一切不必请示云云。那么总前委是个什么东西就得说道说道了,不必请示指的是啥?稍微翻一下史书就知道,有人说总前委是党的领导机构而非军事指挥机构,设立前委是共党每临大事的习惯做法。我认为,总前委是中原军区和华东军区的合并或者说建立的上级机关,要理解淮海战场总前委,你就得先理解军区和野战军的关系。这个话题争论很大,本人倾向于下列观点,因为有中央军委电报支撑:

主力野战军司令员、政委统率野战兵团在前方打仗,受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军区无权指挥。

大军区司令员、政委在后方统率地方兵团以及二级军区、军分区,同时还要管理本区范围内的动员、训练、兵工生产与负责供给前方。也就是说,军事行动上,野战军不归军区而是与军区一起直接受中央军委指挥,但行政上还是属于军区。

野战军和军区的司令员和政委,有兼任的,也有不兼任的情况。

以此为前提,淮海战场的合法指挥关系就理出来了。谁能指挥华东野战军?陈毅是华东军区司令员兼华东野战军司令员,所以法理上陈胖可以指挥。饶漱石是华东军区政治委员但不是华东野战军政委,所以,饶漱石不能指挥华野。另外两个可以指挥华野的只有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还有华野代司令员粟裕。往前再说,中原军区,华东军区都无法指挥华野或中野作战。

另一个层次,粟裕又是豫皖苏军区的司令员,属中原军区,行政上归刘邓领导,所以刘邓是粟裕的上级没错,有权扣发粟裕当月工资和奖金,但不能在军事行动上指挥。

其实,毛泽东在也为中央军委起草的电文中清楚滴指出总前委存在的意义:中原华东两军必须准备在现地区作战三个月至五个月,吃饭的人数连同俘虏在内将达八十万人左右,必须由你们会同华东局,苏北工委,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冀鲁豫区党委统筹解决,说完了这个就明白总前委是干啥的。他是中原军区,华东军区,华东局,苏北工委,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冀鲁豫区党委的上一级。是高于军区,高于中共中原局和中共华东局的是战场管理机关,不是战役谋划指挥机关。你非要说总前委是党的战场最高决策机构也行,毛泽东本人没有预料到淮海的胜局锁定来得如此之快,在总前委发挥作用以前,战役已经结束了。

中原军区,华东军区都无法指挥华野作战。他们的临时上级机关,淮海战役总前委也无权指挥任何野战部队,就像海关总署无法指挥北京铁路局一样。邓小平能指挥中野是因为他同时兼任中野政委。

邓在淮海战役中的角色相当于巴西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团长刘鹏。女排夺冠了,你非说女排夺冠是刘鹏而不是郎平指挥的。因为刘鹏是郎平的上级,我搓,我还能说啥?

还有个小故事,读起来太有趣了,作者张雄文,是粟裕研究专家,更能说明淮海战役的指挥权在谁手里。戏的背景是淮海战役第二幕,群殴黄维。

1948年11月,中野包围黄维,见华野歼灭黄百韬兵团似乎容易,陈邓便向中央发电并通报粟裕,保证:三天内解决黄维!粟裕不同意,悄悄作好防备,以应付万一。结果个把星期打不下来。眼见中野多年的老骨干牺牲很多,刘伯承建议:可惜了,先停止攻击,我们请粟裕同志派些部队来吧。()注意,有上级跟下级说话用“请”的吗?

邓是中野前委书记,有最后决定权,为“三天解决黄维”的军令状在中央面前出洋相赌气,坚决不同意,气忿忿地说:就是中野打光了,也要打!这句话后来被转移到别处,成为邓坚决执行毛泽东指示的证明。粟裕主动第二次派华野参谋长陈士榘率3个纵队去支援中野,临行前交代:所有缴获给中野。陈士榘于12月12日到中野司令部,见到邓小平、陈毅,说:“我带来了3个纵队参加打黄维,请中野让开一个地段,给我们部队进去。”邓不想让华野部队担负主攻,以免到手的缴获丢了,只想叫他将部队分散补充中野,便说:“他们都不愿意让啊!”陈士榘很牛气,说:“不愿让,我们就不参加了,我带部队去打阻击。”(此事及原话可见《纪念粟裕大将百周年大会文件汇编》41页)说完,掉头就走。()请问,如果邓政委能指挥淮海战役,是不是可以以总前委的名义把陈士榘抓起来执行纪律。如果不能你他妈指挥个茄子?接下来更好玩,邓小平、陈毅一面急忙电告粟裕,()看来这陈老总在三野的人缘也不咋地。自己的参谋长也不尿他。一面商量对策。粟裕听说,当即对华野总政副主任钟期光说:“你立即去陈士榘那儿,就说派华野部队支援中野,是(华野)前委的集体意见,必须绝对服从。而且必须听从中野的安排!”()注意,使他们听从中野的安排,不是听从总前委和小平同志安排,钟期光马不停蹄赶到已行进到中野六纵附近的陈士榘处,转达了粟裕的命令,陈士榘才令部队停止前进。邓小平又给中野六纵司令员王近山打电话,叫他留住陈士榘参加围歼黄维的战斗,不要去打阻击。此后,刘伯承、邓小平、陈毅商量,决定让出南集团作战地段给陈士榘。陈士榘即布置3个纵队,从南面向双堆集方向攻击,并于14日下达总攻黄维兵团的命令。战后,陈士榘按粟裕命令,将所有缴获交给中野。(此事《陈毅传》转移功劳,说陈毅命令陈士榘将缴获交给中野,还说:“原定打扫战场的陈士榘,只好空手而归。”读到着哥乐得眉心开花,陈士榘甩屁股走了,你当一把手的陈毅当时为何不能制止陈士榘?换彭德怀,你看那姓陈的他敢。

总前委是粮草官?其实粮草管的也不咋地,要不人家说淮海战役是山东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没说是河南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管小车的头是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淮海战役用的炸药是金三儿他爷爷给的。统筹方面由华东局组织实施。​

淮海战役粟裕创造了七天七夜没合眼的记录,最后得了美尼尔综合征,打疯了!七届二中全会都没参加。直到朝鲜战争爆发,说句良心话,如果粟裕能带志愿军入朝。绝不会把九兵团那样放到冰天雪地里。撤远了当然打疯的还有一个就是邱清泉,一边喊共军来了,一边哈哈大笑举着冲锋枪乱打的邱清泉。​

忘了码这篇字为啥了。最后总结,小平同志为淮海战役立下汗马功劳,但整个战役真的不是他指挥的。

附两份电报:

(一)中央书记处关于扩兵与编组野战军的指示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各中央局、各区党委:

抗战虽已完结,但敌伪还未解除武装,为着肃清敌伪力量,制止内战危机,保障战后真能实现和平民主。我八路军、新四军急需补充扩大。在日军宣布投降后我军解放百余城市,增加二千余万人口,缴枪十万余支。因此,军队的补充与扩大也还不致加重人民负担。因此中央特决定在十、十一、十二三个月内八路军、新四军应争取补充与扩大数十万人,各区应扩大多少,由各区决定报告中央。新兵的来源,主要是依靠于民兵中的动员(可先经过动员配合作战之阶段)。新解放区内的个别扩大以及争取伪军俘虏兵参加我军。扩大的新兵主要是补充现有之主力兵团,各地现有之小团都要争取充实为二千人以上的大团,或将原有大团分为两个团再充实成为两个或三个大团,不必多组织新的部队,这样使部队在补充后仍能保持都是有战斗力的。

适应今后斗争的需要(不是过去那样被分割为小块的分散游击战争),各个战略区域都应编整能够机动的突击力量,其数量应占本区脱离生产兵力的五分之三到三分之二,把他们编组为旅和纵队,准备他们能够实行极大机动,即是说能调离本战略区域别其他区域作战的。

这些机动兵团须配备军事上政治上坚强的干部,因为要准备能够调离本地区行动,因此必须改变过去各区党委、地委书记兼政委或由主力部队的政委兼区党委、地委书记的制度,同时也要改变主力部队首长和司政供卫机关兼军区、军分区这种机关的制度,而必须适应新的需要加以分开,即区党委、地委书记不再兼任机动兵团的政委或政委不再兼任书记,各战略区编好之机动兵团须组织自己的司政供卫机关(与军区、军分区的机关分开,在分开时须照顾到两方面)。

以后这类主力机动兵团须直接受中央军委及各中央局的指挥调动,不隶属于当地军区的建制,但主力的人员补充仍由原属区域军政机关负责,当该主力部队留驻该区域时的给养亦如此。所有未编入机动兵团的地方部队均由军区、军分区指挥,区党委和地委书记仍应兼各军区及分区政委以保持一元化的领导。

各大战略单位(如晋察冀、山东、晋冀鲁豫、晋绥、华中)仍保存现有的一元化领导方式,即中局或分局书记兼政委,或政委兼书记的制度。

目前整编与扩大军队,是各根据地最重要的工作,各根据地必须抓紧并有计划地去完成之,并将结果电告中央。

书记处

二十一日

根据中央档案原件刊印

(二)东北野战军主力将逐步南进,东北军区应及时成立〔

1〕(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三日)

东北局:

戌艳电〔

2〕悉。现时关内各解放区均分前后方,前方以野战军司令员、政委统率野战兵团,后方以甲级军区(又称大军区)司令员、政委统率地方兵团及乙级军区(又称小军区)及军分区,并管理本区范围内的动员、训练、兵工生产与负责供给前方。两者的司令员或政委,依各区情形,有兼的有不兼的。两者隶属关系,一般的是野战军与军区,均直受军委指挥,但在行政上则野战军属于军区。此制在自卫战中,行之颇称便利,对于今后野战军愈向新区行动和发展,愈需要有此区分。东北野战军今后作战任务扩大,主力将逐步南进,东北甲级军区亦应及时成立,同时并指挥冀察热辽甲级军区。林彪同志应为东北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同时兼东北人民解放军司令员兼政委,因为林在前方指挥作战的时候多,军区可设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委主持常务,由罗荣桓、高岗〔3〕两同志中择一任之。

又野战军及军区其他副司令员、副政委应如何安排,均由你们考虑提出,报告中央批准〔

4〕。至军区及野战军司令部政治部亦应分开组织,以便野战军随时行动。

中央(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1/528.html

继续阅读: 邓小平 解放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