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古缅军凌辱并扣押中国人作人肉盾牌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论坛 点击:2016-12-01 19:26:06

现场采访“缅军扣押勐古平民作人肉盾牌”事件亲历

在朋友的引荐下,找到了“缅军扣押勐古平民作人肉盾牌”事件的两位亲历者,并作了一个采访。两位受访者分别是杨伯和李三(应其要求均用化名),在短暂的交流之后,便同意了接受我们的采访,让更多的人可以从中了解到该事件的真相。

首先接受采访的是杨伯,面前的他两鬓斑白,是一个典型的老年农民。他今年六十岁左右,本是勐古对面的中国芒海镇人,因为家中田地少,便去了勐古租下人家的田地种庄稼、种树、放养牛羊。在我们的邀请下,他给我们讲了自己那些天的经历和所见的事情:

“19日晚上,勐古6街一户傈僳族的人在办喜事,那家的主人叫余三,他的姑娘出嫁,所以家里来了很多亲戚朋友来庆贺。我也便去他家喝喜酒,当时宾客有一百多人。我呆到晚上12点多钟便回去了,第二天早上8点多钟,我要去干活路,顺便经过他们家。到了他家门口,发现人全没有了,只有几条狗在那里,连门都没关。我又遇见一个老乡,他告诉我,昨天缅军把这些人全部抓走了。我们便去帮这家把门关了,门还没关好,一伙老缅兵就来了,把我们两个人都抓住了。他们用力打了我们每人几个耳光,还踢了每人一脚。

后来,他们把我们两个人抓到了老缅的团部(勐古缅军指挥部),把我们放在第一道岗防那里,叫我们站在战壕外面的铁丝网后面。我看到被抓的人全部在里面,男的蹲一排,女的蹲一排。摆夷、景颇的人多一些,汉族的人少一点,老人和小娃也有不少,一两个月的小娃也有,还有些小娃在哭闹。这里除了参加傈僳族那家婚事的人以外,还有其他一些房子靠近团部的人也被抓了过来。铁丝网就在团部外围绕了一匝,我们就在铁丝网和战壕中间。旁边有十多个拿枪的老缅兵在守着,他们让我们抱头蹲下,在他们的战壕外边排着,就像一堵人墙一样。就算是解手也不允许离开一公尺远,非常不方便。白天就这样抱着头蹲着,不允许抬头看外面,也不允许回头看里面老缅兵的情况,低着头,不许说话。晚上仰着睡在地上,手也必须抱着头。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老缅兵勐古团部的岗防被武装组织打过,他们就拿我们去当人质。

20日下午4点钟,看到小孩在吵得人心烦,老缅兵就放了一部分老年妇女、小娃和女人,放了大概有六七十个人,还有七八十个男的仍然押在那里。老年妇女放了,男的再老也不放。那家办喜事的傈僳族在家做好饭送过来,送得多我们就吃饱一点,送得少就吃少一点。傈僳族家人多数被押着,少数几个人放出去做饭送饭,做得好吃的饭菜会被缅军扣下。因为我是中国人,所以在23日下午两点钟,看了我的身份证后就把我放了出来,其他人现在还关着的。”说到这里,他还有些后怕,眼神里充满了惊弓之鸟一般的恐惧。缅军的蛮横与残暴,令他至今还感到心惊胆寒。

说起那几天的惊魂之事,他还补充道:“当时就睡在光地上,想拿一些稻草也不给拿,后来有老百姓送一些被子来,七八个人盖一床被子。再到后来,毕都西(民团)的人还叫了几个老百姓来做饭。”

接下来,我们采访了李三。面前的李三脸上还有一些小青年的稚气,他是中国遮放镇人(芒海附近的一个镇),因为父母在勐古那边搞种植业,所以他有时就会跟父母去那边。他为我们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19日晚上,那家傈僳族在办喜事很热闹,嫁女的是缅甸人,接亲的是中国人,我也便过去玩了,玩到半夜便回家了。20日早上9点多,我准备去那家喝喜酒,走到那家旁边的时候就被抓了。五六个老缅兵拿枪指着我,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便不敢动,他们上来就踢了我两脚。旁边一个也被抓过来的老头说,他叫你抱着头蹲下。于是,我便抱着头蹲下了。他们还在搜身的时候把我的手机和烟抢走了,直到放我出来也没有还给我。后来,把我抓到了老缅兵的团部,还是那样,必须抱头蹲下,一直蹲到晚上,一动也不敢动。睡觉了才让你躺在地上,就那样睡,盖的都没有。

在那里,我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娃子蹲着的时候,把头抬了一下,结果被一个老缅兵看到了,上去踢了他一脚,把他踢得滚到我身边来了。

再后来,我听到旁边一个汉族毕都西的人在打电话说,中国人不能扣留太久了。到了23日下午,因为我有中国身份证,缅军就把我放了。我刚从外地打工回来的,所以现在回到芒海这边,又不敢回去勐古,只好睡在自己的微型车里面……”讲了这些经历,又说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但那言语里,至今还有些胆怯。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他还告诉我们在朋友那里听来的一件事。隔着办喜事的傈僳族那家还有一户姓孙的汉族人,他的儿子叫孙金毕,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家离缅军指挥部最近,缅军巡查的时候在外面叫门,他们睡着了就没开,老缅兵就一脚把门踢开了。因为不知道是老缅兵进来了,被惊醒后,孙金毕没好气地问:“谁呀?在那里叫!”缅军便把他抓了起来,吊在门边上打,用竹片狠狠地抽他,惨叫声传了很远。孙金毕还有两个朋友在他家睡觉,也一起被抓了,两个朋友分别叫朱永福和赵宽。现在不知道他们情况怎么样了。

一旁的杨伯告诉我们,他看到过这三个人被抓进了缅军的指挥部,在那里被缅军审问,并遭到严刑拷打。

对于这场战争,杨伯告诉我们:“我们平常也经常听到枪响炮响,他们天天打,所以我也就习惯了,有时爆炸的土和沙子都飞到家里来了。缅军放枪放炮时是不管老百姓死活的,炸着寨子也好,炸不着寨子也好,炮弹飞出去就不管了。这几年常常发生炸到老百姓房屋的事情,我家门前的铝电线都被打断了。”说到这里,他有些愤怒地说:“你既然是政府军,就不要拿老百姓出气。在国内,我的田地很少,只好去勐古租地种。他们为了抓游击队而放火烧山,烧了很多次,烧了很多山地,把老百姓种的树和玉米也烧了。我去山上砍柴也非常害怕,砍完就得赶紧下来,怕打仗。现在我一个星期多了都不敢回去,只能住在芒海的兄弟家里。我们是老百姓,没文化的人,农具就是刀枪,田地就是战场,我们又不去惹谁。你拿老百姓当人质,两边一开打,先死的就是老百姓!”说完这些,他还心有余悸地要求我们,不要把他的名字和照片公布出去了,怕被缅军报复。

李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便告诉了我们,他看到一个街上的年轻人也被抓了,那个年轻人的手机里有同盟军的照片,据说是因为喜欢同盟军的这身衣服。当时抓他的人是一个汉奸,那个汉奸对他说:“你今天是碰上我,要是碰上老缅,你就死定了!”现在,那个年轻人还被拘禁在缅军的指挥部里作人肉盾牌,生死未卜。

接受完我们的采访后,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们想,虽然他们遭遇过惊魂一刻,从鬼门边上走了一回,但相对那些已经被杀害了的人质和正在做缅军的人肉盾牌的老百姓,无疑,他们两位算是幸运的了。当然,若是真正的“政府军”,必然是不会拿老百姓当人肉盾牌的,而只有类似二战日军这一类的法西斯军队经常使用这种卑劣的没有人性的手段和伎俩。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2/552.html

继续阅读: 缅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