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回汉关系—我所经历的07年阳信事件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论坛 点击:2016-12-02 11:27:31

我的故事:不少人想让我谈谈回汉关系,好吧,我就口述让丈夫写一下日志吧,我首先说明:许多内地的回民民风还不如在宁夏和甘肃,已经变成了黑社会组织,我这里和他们组织械斗的,是打着民族外衣的黑社会,和回回无关。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石河子的老汉人,如果你知道老汉人这个词,你的新疆汉族历史就及格了,老汉人是指解放前去新疆的汉人,历史可以追溯到汉朝,比维族的历史还要悠久,如果你知道老汉人中间的徐学功,你的汉族历史可以到90分了,简单来说,解放前敢去新疆的汉人无不是亡命之徒,老汉人不但民风剽悍而且极为团结,否则早就在阿古柏白彦虎和三区革命时期被杀光了,新疆的同学们知道,49年过去的兵团战士和改革开放后过去的口里人俗称新汉人,老汉人也是新疆的13个世居民族之一,在左宗棠收复新疆和王震进新疆的过程中更是几次下山相助,成为了汉人在新疆的桥头堡,老汉人虽然现在已经和新汉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比如抱团而且喜欢习武,所以本人虽然是女博士也是长得膀大腰圆力气很大的,而且学过武术,单挑个维族男人也没什么问题,后来找对象也特别难找,最后找的丈夫都是新疆的转业武警,虽然我们去了乌克兰,但新疆的历史我们不会忘记,本人家里虽然是知识分子家庭,但也喜欢练武,比如我们家里至今保存着解放前汉人民团的一些“文物”————一些刀具棍棒(已经锈得不能再锈了),接下来我会让丈夫记录下来把自己和穆斯林这多少年打得交道一一说明,也是我的体会。这些故事有的官方一笔带过,有的根本不提但民间有所流传,这些故事是我的亲身体会,也是我对穆斯林未来以及汉人和穆斯林的关系的体会,穆斯林们不喜不要漫骂,不喜欢也可以写日志反驳。

山东回族历史中有一个著名的转折点就是2000年的阳信事件,这个事件政府愚蠢的处理直接导致了中原回民的肆无忌惮和多次的回汉冲突,后来河南的中牟事件和华阳寨事件都可以从中找到影子,阳信事件后,当地还可以的回汉关系由于回民的得利突然紧张起来,从2000年到2007年,当地小规模的械斗不计其数,直到2007年我参与的那次联防互保闹得武警出动,这才使得当地的回汉有了一些缓和,由于我算的上是个军师(其实也不完全是),我愿意把这次由于维稳而不见报道的事情说一下,很奇怪的是,这个事件由于08年的奥运会维稳而没有流传开来,而且当地人也不关注,所以我来说一下吧。

首先回顾2000年阳信事件:又叫阳信清真猪肉事件,版本不同,选择一个来说:

大概在2000年左右吧,在山东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国的大案,清真寺猪头案,起因是由于生意上的冲突,一个回民和一个汉民发生了争执,结果回民把汉民给杀了,那个回民为了逃脱责任,决定把民族矛盾扩大化,趁夜把一个猪头刮倒了清真寺上面(也有人说是汉人卖清真猪肉),然后把责任推托给那个汉族,结果回汉大打出手,此时,回族充分发扬了天下回族是一家的理念,从河北拉了几车回人,要来来帮忙,结果山东那个县的公安局(不是我们县)就去阻拦,结果河北的回民不吃着一套,而且直接从警察手里强枪,结果公安局长被迫下令开枪,死了2个回民,伤了几个,这下可通了马蜂窝,全国的回民发动起来了,天津的回民开始游行,即使当时远在东北的我也看到了校园里回民贴的传单。但是当时的山东省委书记***为了安抚回民,在已查清事实的情况下,作出了一个极为不公正的决定,不分缘由,把那个县的县委书记,公安局长全部撤了职,同时也枪毙了那个肇事的回民。此事,产生了一个极为严重的后果,那就是以后当官的为了不使自己的仕途受到影响,对回民的违法行为,采取了只要你不是杀人,其他一律从轻发落得原则,由此作为转折点,回民的偷抢开始迈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警察不再是障碍。

这个事件说是回汉关系的转折点并不为过,因为从此之后回民对汉人的袭击就越来越频繁,因为警察不敢管了,政府的处理是极为糊涂的,本来可以解决的事件被他搅成了一锅粥,回民得利而越来越贪婪,汉族也不能束手待毙,结果就是双方都是在人不在道理,回民只要收了欺负无论对错都会有回民来助阵,但是汉人也要自保啊,所以汉人慢慢的也是联防互保,无论对错,只论“他们”“我们”,结果回汉械斗就越来越频繁,仇恨也就越来越深。

简单的来说吧,就是到了2007年,阳信县河流镇刘庙附近(具体村子的名称就不说了,我有亲戚在那里)和流坞坡清真寺附近又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械斗,这场械斗我参加了,而且武警也参与了,这次的械斗使得回汉关系好像脓包化脓突然破了一样,居然基本上恢复正常了,公不公平大家来说吧。

我有个家人,算是我的姐妹(名字保密),和一个在阳信河流镇的转业军人结婚,嫁到了山东阳信(我们家世代和军人及武警联姻),我去阳信住了大约2个月,河流镇的刘庙是回汉聚集区,回民有几个村子,也有清真寺,我去的时候,正赶上回汉关系十分紧张的时候,我采用网上的一段来描述,和当时的情况十分接近。

————

(转自网络)

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尤其是95年以后,人们在对金钱的渴望越来越严重之后,一切都在慢慢改变,由于回族享受国家计划生育的照顾,人变得越来越多,但是土地总数是不会改变的,逾是回民的土地越来越少,但相应的经济发展没有上去,于是很多回族的生计成了问题,结果很多回民开始偷牛,抢羊,由于碍于国家的民族政策问题,县里公安局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于是,得到甜头的回族开始变本加厉,由暗偷逐渐变为明抢,周围的回族看到一部分回族的生活因此而变富之后,也开始了纷纷效仿,由次回汉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劣,但此时,尽管政策稍微偏向回民,但是回民还是比较怕警察的,一次我坐警车去乡下玩,路过一个回民村时,司机开玩笑的说,现在他要是把警笛开开的话,不出半个小时,村里就回只剩下一堆妇女儿童,男人都跑了,因大部分都有案底,手脚不干净,这时回民还是对警察有一点害怕的,但是这种情况在2000年之后彻底扭转。

阳信事件之后,2001年以后由于回民的犯罪成蔓延化,集团化,全村化发展开来,一旦有一个回民被警察抓住,就会有人组织全村的回民去砸公安局,一个村不够,就会召集另一个村,这样在公安局被砸了几次之后,警察再也不敢管回民了,于是,他们更加的嚣张。各个普通的汉族村在警察束手无奈的情况下,只能求自保,于是汉族村开始组织起村民联防队,每晚从村里的青壮年中抽出几个人来轮流巡逻,以防被回族偷牛抢羊。更加激烈的冲突在2003年开始出现,阳信县北面,自古民风彪悍,在受够了警察的不作为与回民的贪婪之后,几个较大的村的汉民自发组织起了针对回民的行动,就是只要有回民路过他们村,被发现就是一顿暴打,但是这次回民却选择了躲避,因为这几个村的人数众多,拼不过人家。04年之后,邻县一帮人开始组建什么大汉族协会之类的,主要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宣传要对回族集体实行暴力,越越多这样的短信,开始在人们手中传阅,泛滥,与此同时,作为政府的官员们,在私下吃饭的谈资越来越多的回民话题涉及其中,主要是希望政策不再在偏袒回民,尤其在公检法当中,希望暴力对待回族的越来越多,几乎已经形成共识。民族矛盾越发尖锐。遗憾的是广大的回族同胞,已然意识不到他们的处境。我认为回民的形象不好,主要是两部分人造成的,一部分是聚居在农村的回民,一部分是受过高等教育回民。聚居在农村的回民,一方面具有农民的短视和趋利行为,在受到国家现行畸形民族政策的鼓舞之后,变得贪婪而蛮不讲理,但是,这与穆斯林是没有关系的,在汉族区域农村的回民很少知道伊斯兰,穆斯林,他们只知道不吃猪肉。

一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回民他们可对自己的穆斯林身份更在意,他们的主要问题参见各种回网,就知道了。

至于大家说的,什么我身边的回民不错呀,你用脑子想想,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同学中的痞子流氓在社会上臭名昭著,但是在班里是不是也不错,不过回族中的mm确实不错,一般人都挺好我发现了说回族好的,一般都是城市里的人,这是因为由于城市回族一般很少聚居,没能保成团,另外受教育程度比较高,毕竟都是斯文人吗。回族村的就另当别论了。

————

引用完毕,简单来说,到了2007年我参加的那次械斗,由于回民引发的仇恨已经到了不能不解决的地步,好像一个脓疱,流脓多了就要破,破了才能好,我那次械斗就是这样引发的。

在2007年的8月,回民又因为一些琐事(不知道谁对谁错,警察是肯定不管的)和当地汉村引发了械斗,我那个亲戚的丈夫是转业军人也参加了,结果是警察不作为,回民又心狠,汉村人少吃了亏,我到那个村后,我亲戚丈夫的叔叔是个村长,和我抱怨这个事,我就跟他说了一下在新疆的经验,结果就是联防互保,闹出了更大的乱子。

联防互保很简单,因为和回民村相邻的很多村子都吃过亏,我去的那个村子大一些,离回民村近,一旦打起来就是首当其冲,每家每户都要出一个青壮年,每人都打造了一根带钩子带血槽(为了进出都带血)的长矛(这是一些转业军人的意见),行动前我们和周围几个村子的村支书和村长在一起喝酒,要求其参加几个村的联防互保(大家知道现在在农村村支书和村长就是土皇帝,一言九鼎),告诉他们“参加互保,以后回回欺负你就我们村就过去救援,要是不参加,就不问你不起救援”,最后和回民村相邻吃过亏的所有村子都同意了。其他村没有长矛,于是就砍了很多树,一头削尖变成长矛,又拿了很多农具当武器。不过由于武警的及时介入,把守了每一处通往回民村的道路,回民村才没有被砸掉。当地回民又好几个月不敢过来做生意,后来济南来了个叫金阿訇的回民头头,又来了一些当地官员调节,先是让一些回民老人过来买东西,后来才逐渐恢复正常。

具体情况我下次说,是我见过的最激烈的械斗。

联防互保后,回民村还不知道,因为他们和汉人的来往不多,所以我给那几个村子出主意,说要让回民村理亏,要让他们来打,我们再反击,打他个一败涂地,让他们知道知道汉人的厉害,到时候到政府那里让他们也说不清楚,为了这个,我们牺牲了一头牛,我们村离回民村很近,故意把牛拴在地里的一个窝棚(守夜人住的)附近,引诱回民来偷,不出所料,牛栓到那里,不到3天就来了6个回回,2个望风一个开车,结果被村民围住一顿暴打,我们把抓住的3个回回扣在了村里,同时迅速通知其他村子,又去报告武警和警察(虽然知道他们不会管),准备和回民村械斗。

回回的反应速度倒是很快,那逃走的3个回回就回去报信后,很快来了一批回回,大约有个五六十人,都是青年小伙子,来砸我们村,我们再次报警,结果和回回打了好久,警察也不来,对不起了,你们不解决我们只好自己解决了,当时我们村和回回打起来后,由于早有准备又有长矛一下子占了上风,回回赶紧回去搬兵,很快,我们就由被打的变成了打人的,其他几个村子的人也过来助阵,这次回回变成了弱势群体,一部分来挑衅的被我们围住,回民村也被其他村子围住了,我们人多,一下子把回民村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还把回民村散落村外的一些房子给砸了。

大约械斗开始3个小时吧,警方又接到电话报警,这回是回回来报警:汉人来砸我们庄。这次警察倒是很快,很快到了现场,马上鸣枪,要求停止。

后来才知道,我们报警时警察虽然没来但是也没闲着,我们一动手,警察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制止械斗,而是马上和武警一起去高速公路上设卡子防止其他地方的回回来增援(汗啊,什么时候警察这么帮汉人了),尤其是通往河北孟县回回窝的高速公路立刻被封锁,因为2000年回回援兵就是这么过来的,出我意料,这次汉人人多,不但其他地方的回回没过来增援,连阳信本地的回回也没敢动,估计警察也把他们给压住了。

武警去设卡子,结果去制止械斗的人少,我们整整打到天黑,回民村的许多房子被砸的一塌糊涂(他们怎么砸汉人村我们怎么就砸他),值得一提的是,回回却是很有血性,这是不假,不像一些穆斯林躲在老人后面,比如那些来挑事的回回几下就打散了,但是去砸回回村时,留在家里的回民为了保护老人也是拼死和我们打,在村口有一个回民饭店,老板见我们砸店也不敢管,但是他老娘当时也在店里,汉人打红了眼要打他妈妈,他拼死过去阻止,被我们打得满地打滚还在大喊:打我就行,别打老娘。后来他妈妈的几个汉人朋友过来说情,他妈妈也跪下求饶,他才逃走。回民村的外围被砸的不成样子,武警只保住了回民村的一半(回民村比较大),最后武警越来越多,封锁了回民村,把在外边被打散连小白帽都扔掉怕被人打的回民年轻人接回村里,汉人联防队回村,这个事才告一段落。之后我回了新疆。差不多2个月后,我才知道在济南金阿訇和一些官员的调解处理下,回民村和汉人村达成了协议,回汉关系恢复正常。

这次政府想护着回民也不行了,回民偷牛在前打人在后,那个阿訇据说还是挺讲道理的(不愧是济南统战部的)协议有这么几项:不许回民青壮年进汉人村,不许偷窃,天黑后回民必须马上出汉人村,否则马上驱逐,在械斗和偷盗中参加的回民不许阿訇给他临死时念经,不准埋在回民公墓,只能埋在荒郊野外,不许回民的牛羊进汉人的村庄和麦地吃粮食等等。后来一些回民老人过来做买卖,回汉关系才慢慢恢复了。

械斗结束了,好像脓包弄破了才会痊愈,政府愚蠢的不作为让回汉双方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我们希望回汉友好,但是回民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不论对错都要闹事,弄得械斗不止呢??穆斯林啊,如果你们继续在政府的不作为下肆无忌惮没有底线,汉人不反抗自保怎么办呢??

汉族同胞啊,穆斯林和我们的友谊永远建立在汉族强大和团结的基础上,畏威不怀德吃硬不吃软是他们的特点。

我的故事说完了,我希望无论穆斯林还是汉族同学都要保存一下这篇日志防止被删,有心的穆斯林和汉族同学可以把他们拼成一篇,非常感谢!!!!!!希望我的故事能给回汉关系敲响警钟。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612/564.html

继续阅读: 穆斯林 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