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看待爱因斯坦日记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对中国人持有种族主义态度真没问题吗?

作者:火草整理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06-14 12:25:49

爱因斯坦作为在德国经历反犹太主义的犹太人,曾致力于美国民权运动,并有著名言论“种族歧视是白种人的弊病”,1946年,他曾经站出来谴责美国对黑人的压迫。爱因斯坦与美国的民权运动紧密相连,所以美国联邦调查局将他置于监视之下,到他去世为止,FBI为爱因斯坦建立的档案约有1500页。1947年,当爱因斯坦知悉他遭到FBI监控后,深表失望地说:“我之所以选择美国,是因为我听说这个国家有充分的自由。我选择美国作为自由的国度,实际上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我终生无法弥补。”(参考炎黄之家womenjia.org文献:《爱因斯坦说为什么需要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

但爱因斯坦还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日记中,他将中国人形容为“勤劳、肮脏、迟钝的人(industrious, filthy, obtuse)”,对中国人做出了刻板的非人性化评价——德国人屠杀犹太人的依据,也出于同样的刻板印象,当然各国广泛存在的反犹主义,或许也不得不部分归咎于犹太人生活、宗教和做生意模式本身的一些问题。

爱因斯坦在1922年10月至1923年3月的期间与妻子游历亚洲各国、巴勒斯坦和西班牙期间,写下的日记出版,意外透露出这位被誉为“世纪天才”的物理学家,在旅行期间对亚洲当地居民的偏见与歧视,尤对中国人为甚。

他写道:“中国人吃饭的时候不坐在长凳上,而是蹲着——就像欧洲人在茂密的树林里解手的时候所做的那样。就连孩子们看起来都是无精打采的迟钝样子。”

他引用了在旅行期间遇到的葡萄牙语教师的话——中国人“无法接受逻辑思维训练”,也“没有数学才能”。

“我注意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异很小;我不明白中国女性拥有哪种致命的吸引力,竟然让当地男人无法抵御生育后代的本能。”“就连中国的孩子们看起来都无精打采、呆头呆脑。”

在描写了中国人“旺盛的繁殖力”之后,爱因斯坦又评论说:“如果这中国人取代了其他种族,那就太可惜了。对于像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光是想到都感觉难以言喻的凄凉/缺乏思想将是无法言说的枯燥乏味。”

爱因斯坦在日记描写中国人是“即使像马一样劳动,也从来未流露出受苦的意识,一个像牧群般的奇异国度 … 看来更像机器人而非常人。”

《爱因斯坦文献计划》副主任罗森克兰兹说:“那些内容跟爱因斯坦抱有伟大人道主义的公众形象,是出现了一些反差。我认为阅读了这些,再对比他的公开言论,实在令人相当惊讶。当然他从来没打算要出版,那是毫无防备的言词。”

但爱因斯坦在公开场合的言论却不是这样的。1923年1月1日,爱因斯坦从日本返回上海,进行了一次演讲后,便离开中国前往耶路撒冷。之后,他在公众场合表达对中国的印象:“余第一次至东方,极为欢喜,有许多惊异之闻见。此间理想之气候,澄清之空气,南方天空灿烂之星斗,皆使余之头脑得一难以消灭之印象。此种印象,余将永不忘之。”

一度成为历史胜利者的白皮有种族歧视不奇怪

把一时的落后归结为种族的特征确实是种族歧视。爱因斯坦无法理解处在贫困战乱中,没有希望的人的精神状态会对他的面貌产生多大影响。

类似享受高等教育的贵族老爷嘲讽贱民:你们之所以不识字,是因为天生血统肮脏,流着愚昧的血。是为了一块面包就出卖灵魂的劣等人。犹太人被纳粹看不起屠杀,难道可以证明他们确实是劣等人?爱因斯坦对同行的猥琐行径,牛顿借助地位打压异己。不要因为成就而神话科学家,他们也是人。

尽管爱因斯坦属于曾遭遇种族屠杀的受害者群体,面对陌生的族群,仍然难以完全摒弃种族主义的思想。或许,逃到美国的爱因斯坦证明犹太人优秀,关在纳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犹太人则证明了犹太民族符合元首对犹太人的评价。

人碰上不理解的事物,张口诋毁是最简单的,只不过诋毁出口的那一刻,就是对不理解的事物投降的一刻。

白种人,尤其是欧洲白皮,其种族歧视是刻在基因里的。白皮的内心大概都差不多,最多表面上表现的很公正。只是当代社会他们掩饰地更好,不像爱因斯坦那个时代,那么直白和坦率。

别对白皮抱幻想,这帮孙子骨子里还是殖民主义,种族主义那一套,彻底干死丫的才是历史正道。

对中国人乃至所有有色人种,白人天然就是歧视的,直到现在仍然是。比如上面说的那个中国人蹲着吃饭的描述,尼玛白皮不习惯蹲着,就可以这样臭不要脸的攻击,看来是根本不理解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

这也再一次证明,科学没国界,但科学家有种族和国界。

英国每日邮报有几个网民在这篇新闻下面评论道:

john: 他代表了大多数学者,他们贬低他人,促进他人的平等,却没有看到自己的不平等,他们试图在所有事情上都高高在上。归根结底,我们都是一样的人,都有和普通人一样多的缺点。

 I Am No One:说某个地方肮脏并不是你能看见或闻到的东西。然而说整群人都“迟钝”却很主观。他不会说中文。他也不熟悉当地的风俗。也许他才是那个理解迟钝的人。

willi23: 爱因斯坦是一个著名的骗子和剽窃者,他拒绝相信那些早在他抄袭之前就发现了科学概念的人。糟糕的家伙! 爱因斯坦是历史上最被高估的人。尼古拉特斯拉的成就那么大,现在却几乎被遗忘了。

当然,大部分每日邮报网民是支持爱因斯坦的,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过去几年看英国网民针对中国主题新闻发布的评论,有个特别强烈印象,就是英国这帮傻比白皮,还活在几十年以前,对中国充斥了连印度人都比不了的酸劲,一提到中国,就非指斥中国产品质量差,拿电梯事故说事,给我感觉是,英国那些大报、小报,确实选择性传达中国信息,导致英国白皮被洗脑的很厉害,对中国的污名化,在西方世界里都是很突出的,或许是小岛的狭隘心态使然,就像台湾一样,小岛人始终没法理解大陆人的大格局。这种舆论氛围,对中国产品出口到英国不好,不过对战略性误导英国很有用,中国崛起过程中,其实可以有意识鼓励这种小看中国的信息,掩护自己的战略复兴,最终把这帮只会发酸的白皮给锤死,将其扔进历史垃圾堆。

不过也有网友说:“种族歧视是人类的天性。个人不反对种族歧视,因为我自己就看不起所有非汉族。”从这个角度说,因为我们屁股坐的位置,当然要对着爱因斯坦骂回去。

中国那时候确实是积贫积弱混的最惨的时候

那是我们积贫积弱混的最惨的时候,最惨的半个世纪精气神写照。精神面貌肯定谈不上,连吃饱都是问题。营养不足,卫生条件差,可不就是肮脏、无精打采么,贫穷使男子潦倒,饥饿使妇女堕落,黑暗使儿童羸弱,百年前民族的精神面貌,

所以说,那时候的中国可不就这样吗,后来有一部分站起来了,比如喊出了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口号,而且为之牺牲,中国每寸土地下都躺着烈士。遗憾的是,今天又跪下去不少(参阅《当代中国的逆向种族主义文化劫难》、《精神中轴老虎缺,满遗鼠辈也闹腾》)。

让民国粉们都穿越回去吧,带上丫们的财富,好走不送。然后等着他们在世界各地被歧视被掠夺。

当然了,即使那个时代,中国人的勤劳也掩不住。

天不亡我炎黄,东方出了个毛主席

所以说中国人怎么感谢毛主席为代表的那一代革命者都不为过啊。没有人民导师的大规模彻底启蒙教育,不就那样吗!

“旧社会把人逼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从这个角度看,爱因斯坦这话也不用忌讳,有这话做映衬,今天的复兴才更显得来之不易。

当然,我们也要看到,中国越复兴,西方对中国的种族歧视就会越严重,道理很简单,见《炎黄复兴,所以西方百般攻击中国:中西方对抗甚至战争是历史宿命》。

(炎黄之家womenjia.org延伸阅读《炎黄专题:盘点中国内残外忍的逆向种族主义》)1831363&m=15497250

朱萧发:对中国人持有种族主义态度真地没问题吗?

(原发于观察者网)自从我读到中国人对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他的私人日记里写下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言论的反应之后,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在1922年10月至1923年3月游历亚洲和中东地区期间,这位物理学家这样描述中国人,“他们看起来勤劳、肮脏、呆傻……即便是孩子也都毫无生气,看起来反应迟钝的样子”。

然而,这些言论在西方话语中并没有得到无处不在的支持声,特别是当发现一点点的不容忍时。在中国网站上,网民们呼吁要考虑到历史背景。有人认为:“爱因斯坦在错误的时间去了中国”,他们几乎不奢求他的尊重,甚至还有人将这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与鲁迅相比较,认为他是为了“指出我们的缺点”。

这一论点展现了中国人的谦恭,并试图从受害者这一身份走出,令人耳目一新。但是,它是基于一个很不幸刚好是错误的假设:如果爱因斯坦访问了今天的现代化中国,他会做出不同的评价。这显然是错误的。如果中国要根据自身的文化传承继续实现现代化,那么中国人必须认识到自己与西方在哲学层面存在着不可弥合的分歧,特别是在关于自我本质的层面。随着中国日益强大,这些鲜明对比的认知只会使得当下的自由派精英无法继续压抑内心的不耐烦。对这些人来说,对中国人持有种族主义态度是没有问题的。

让我通过分享我学生的故事来解释。一个周五早上的休息时间,我参加了教师会议。会上校长阅读了一位年轻的学生发给他的信,信中具体阐述了社区少数群体所遭受的歧视的相对程度。校长强调了这封信中提到亚洲男孩(主要是韩国人和中国人)比黑人男孩(几乎全是尼日利亚人)受到更多种族虐待。虽然在我的经验中学校是一个非常包容的地方,故意的恶行很罕见,但信中提及的这一认知并非石破天惊。

如今任何对黑人学生肤色的暗示都是禁忌,但是对于亚洲学生来说,在日常生活中很难避免对其文化传统的提及。作为一个可以被归入“亚裔”的人(我是马来西亚和北爱尔兰混血,但青少年没有时间歧视诸如混血儿等人,也很少有人会认为我是白人),我对此并不在意。但在激烈的社会和学术环境中,“亚裔”与“矮小”、“丑陋”、或“不协调”等词并无二致。这只是另一个可以被戏弄的点,在许多言论中似乎从未有过真正的恶意。此外,还有一些复杂的历史因素可以解释为什么黑人可以免于此类遭遇。公平地说,对我提出的大多数评论都是为了自我保护(尽管细思看来,这可能是一种保护机制),而且对于那些给出评论的人来说,这些评论在他们看起来总是无害。很大程度上,我们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在侮辱中的智慧和其种类一样少。

但是当我离开学校进入“现实世界”时,我开始怀疑我自信的认知。在一次会议上,遇到一些过去的室友时,我注意到朋友话语中真实的鄙视,因为他嘲笑我的韩国朋友“不要再表现得如此像一个亚裔”。在伦敦的一个绅士俱乐部举行的晚宴上,一位杰出人物赞扬我“不像其他亚洲人”。当然,没有人敢对黑人做出这样的评论。这种可笑的语气显示出:他们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所说的话可能在道德上是错误的。

奇怪的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这种歧视可能有道德基础。这些关于“亚洲人”同质性的普遍看法是基于哲学假设,即认为白人更优越,这令我感到难以置信。直到我遇到一位准备在上海开餐厅的欧洲厨师。他的工装裤、背心和蓬乱的马尾辫,是典型的西方流浪者形象,他们选择了社会正义的普遍使命,以及展示个性的络腮胡。他举例说明了那些人的“伪开明”,他们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一个地方,在沉浸于当地人群和文化中的同时,谴责任何不像他们那样容易接受一切的人。在英国,我们称他们为“没有归属的公民”,他们可能占到了高达48%的人口。

他十分明确地断言“这些人”是“愚蠢的”。他的推理在其不一致性上具有象征意义,最终归结为两个让我回忆起公立学校时代的核心思想:他们缺乏创造力和为自己思考的能力。换句话说,他们都是一样的。这个人说他“不想改变他们”,但他们需要“真正地成为个人”,从他们的忧虑中解脱出来。

这同样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将12亿中国人视为没有身份认同的机器人,他们对屏幕、赌博和数学上瘾。从本质上来说,可以参照《银翼杀手》:中国是一个充满贫穷、夺权、涂鸦和腐败的国度,中国人作为机器人即将崩溃。除了较少的政治自由。他们需要被拯救,并引导走上自我实现的道路。感谢上帝,白人来拯救他们了!

这是了解西方精英对中国人不满的基础的关键:中国人不符合西方人对于“何为人”的认知。儒家讲究“仁”,教导一个人的首要责任不是对自己,而是对家庭。然而,这对西方自由主义者来说是一种可憎的想法,他们认为摆脱传统和历史束缚的自我实现是成为人的一个基本先决条件。这在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的维多利亚时期自由主义的经典著作《论自由》中得到了最清晰的阐述。在第三章“论作为幸福因素之一的个性自由”中,他认为个人为自己创造自主身份的能力是个人和社会发展的关键。

对于这种冲动的扼杀是米勒称之为“自由谋杀”的一种罪行——当每个人都需要持相同观点时,个人自由受到破坏。他谴责任何犯有这种罪行的社会,而其中最大的“罪犯”就是中国。与英格兰没什么不同,穆勒认为中国被“社会习惯的专制”所束缚,并因为其意图“让所有人都相同”而停滞不前。这是西方有关中国的偏见中最古老但最持久的一个。当西方人开始讨论中国教育时,不加思考的刻板印象达到了顶峰。他们通常具备的唯一证据是亚洲儿童整齐地坐成一排排一列列,埋首于试卷之中的照片,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表达意见。显然中国的教育强调无意识的一致性,但实际上这更适用于描述西方教育。

……(节略的这部分内容,已放于炎黄之家womenjia.org《西方攻击中国教育是种族主义偏见,警惕中国教育被殖民》。)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漫步在纽约布什维克或伦敦肖尔迪奇的极端自由主义嬉皮士潮流地之中,向您展示的是今天可以找到的“自由谋杀”之都。穆勒的自我实现思想作为通向自由的道路,其自身反而导致了他所憎恶的一致性。在街上观察走过的人群,在服装上你会发现令人尴尬的不一致的一致性。在微型酿酒厂进行闪电约会,你会听到每个餐桌上都有同样令人讨厌的美德话题。在超市偷听,可以听到他们唠唠叨叨地在收银台里抱怨烦人的政治。

在西方,我们认为只有当人们从独立于权威以外的来源获得自我和信仰时,他们才能成为个人。但是,这只会导致空虚的个体,只会使人们更容易被消费主义所征服,并被捆绑在一起,因为他们不会归属于比自己更伟大的事物。那些从传统中获得身份认同的人则被抹黑为倒退,认为他们没有个性,因为他们没有思想的自由。

这种偏见并不仅仅施加于中国人身上。最近我们看到了在爱尔兰堕胎全民公投中围绕反堕胎运动者进行的抹黑。与西方对儒家伦理道德的态度并无二致,爱尔兰的天主教信仰使他们坚持愚昧的刻板印象。无论是对于党,还是对于“自有永有的上帝”,还是对“虎妈”来说,我们都将尊重权威视为违背“何为人”的核心。但是对于耐克、Supreme和Gucci来说,消费主义所宣扬的“神圣秩序”并不低于天主教或共产主义。(本文为朱萧发赐稿,原文为英文,观察者网凌子奇翻译)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09.html

继续阅读: 白人 种族 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