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妍记录的台湾选举乱象

作者:刘乐妍 来处:微博 点击:2018-06-14 13:12:06

记忆中,从我出生以来,我奶奶就没有再卖玉兰花了,她专职照顾带我,把我带大。虽然奶奶没有在工作,但是她还是喜欢花,所以我家的阳台种满了玉兰花。

我奶奶有着很好的人缘,左邻右舍有事情,她都愿意帮忙,她身上拥有着所有中国传统女性坚决不拔刻苦耐劳一心一意为家庭这种优良特质,所有的美好。

但是她因为文化程度不高,不识字。大事不糊涂,但是一些小事,你会觉得奶奶有点傻。

我曾经以为的选举,奶奶全身心投入,蹭吃蹭喝蹭玩

以前选举的时候,我奶奶总是很忙,她忙着帮忙她支持的候选人,她和我们的邻居们,一大群奶奶总是成群结队的帮忙吆喝拉票,因为这一群外省的老奶奶,她們心目中有她支持的候选人。而她们所支持的候选人,基本上好像也不太挑,只要是国民党的她们全部都支持。

就好像国民党义勇军一样,叫这些老太太干嘛?她们就干嘛。这群团结的老太太,一到选举的时候就非常的热血!我奶奶如果不好好呆在家里,突然不见,那绝对都是跟着候选人在旁边吆喝去了……

这就是我可爱有点傻的奶奶,反正国民党不管推谁?就算是块叉烧,我奶奶也支持。

有一次下课回来,我奶奶抓著我:快快快把家里的盘子碗公都带着,走,我们去吃饭!今天里長那边有饭,可以吃!

我就问我奶奶,去哪吃饭啊?

然后我奶奶手上有两张餐券,上面写着谁谁谁的竞选参会,餐券上面还写了面额的价值是500元。

我吓坏了:奶奶,这一张500块,你也买的下去啊?你疯啦?

奶奶跟我说:不用钱,里長发的。

我至今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不用钱?但是面额上写了500块?

然后我们两个人拿着锅碗瓢盆碗公去参加某某某候选人的竞选参会。到了会场,发现其她的奶奶们也拿着锅碗瓢盆来。菜一上来大家抢打包,根本没有人在现场吃。全抢光了!

然后我们带着抢食打包回来的菜才跟爷爷一起享用。

有时候菜非常好,有时候菜一般,只有炒米粉。

但是我奶奶和她的奶奶朋友们,每场必到!因为不同的候选人,每一个都会来办。所以有吃不完的免费饭。

好开心。我当时实在不知道這些候选人办一些吃吃喝喝的目的到底是干什么?我当时年纪太小了,我没办法思考這么多?我只知道选举就有东西吃了。

有些候选人来,还会办拍卖活动。什么沙拉油啊,卫生纸啊,或是很好的东西,全部只要二三十块。你就可以用二三十块,买到一个绝对不止二三十块的东西。我奶奶也会到。抢到一瓶沙拉油抢到一个脚踏车,她都会开心万分。然后她依然是每场必到的那个老太太,里长都会叫她。不然我們里干事啊,还是谁的?反正不会缺了我奶奶。

当时的我们住在一个国民党的铁票区,从来不会有任何民进党的人来拉票,因为我们那里都是眷村拆迁户聚集在一起,全部都是外省人。会来拉票的大概就是国民党,亲民党,新党。

绿色旗子,你一根都看不见。

我以前不太懂这代表什么意义,我现在了解了。绿旗子不来的意义。

因为綠旗子来我们这儿,来也是没戏!

选总统的时候,我还在学校念书。但是被学校教官组成了一支队伍,全部送去了中正纪念堂。教官要求我们这些人都要穿制服,然后去站在那里对着候选人大叫:总统好,总统好!

每个去的人都可以记嘉奖和小功,然后那一天算公假。还一人发一张面额300元的園遊卷,可以在现场换东西吃。可以吃300块都不用钱。

反正,就是好开心。这就是我的青春!别人在选举,我们在郊游。学校一共出了好几台游览车把我们带去呢!超开心。

我事后想想,奇怪,把我们这些未成年的小孩子带去,有什么意义吗?我们又没有投票权!

然后我就满二十岁了。

我第一次投票的时候,是被我奶奶死拖活拖拽起来的,投票日当天放假,本来想好好的睡一觉。结果我奶奶死拖活拖的一直要把我拖去投票。

我说,我又不认识他们。老实说20岁也真的有点小,谁知道要投给谁?

结果奶奶当时看着选举公报还有新闻

台北市议员是多选制,国民党都有新闻推广配票方式,以防止民众全部大家都投在一个明星候选人身上,导致其他國民党候选人落选。

当时都有宣传,比如身份证号,尾号一二投给谁?尾号三四投给谁?尾号五六投给谁?诸如此类的配票制度。我奶奶看了新闻,然后详细比对我们家每个人的身份证字号,在选举前就开始一个打电话去强迫,给我的姑姑,给我的大伯,各个亲戚们一个个强迫,叫大家一定要去投票。

我也在她的死拖活拖硬拽下,投下了一个我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他是谁的谁?

然后我就回去睡觉了,因为不投票,我奶奶不给我睡觉。

然后她就跟爷爷整晚的守着电视看开票。

我的任务结束。

这就是我曾经以为的选举。蹭吃蹭喝蹭玩,原因不明。只有我爷爷奶奶还有其他的大人在意。

亲身接触选举秀的操办模式

然后我长大了

我开始工作,我的工作很广泛,包括唱歌跳舞演戏主持任何我什么都干。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常表演唱歌,也有人邀约我。中间可能都是有一些经纪人在联系。不同的经纪人。我只知道时间,地点,還有对方会给我多少钱。准备好,我就去了

我只有提醒自己,尽量不要穿蓝色或绿色。免得走错场子。因为事先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场子,只知道是选举,所以我只提醒自己,不要穿蓝绿,这两种颜色。因为你不确定你会走到藍的?还是緣的?

如果到绿色場子穿蓝色,或走到蓝色的場子穿绿色,那都是很白目的事情。所以我干脆蓝绿两个颜色,我不穿。

然后发现,我几乎去的全部都是绿色的场子。可能带我的三个经纪人哥哥,都和绿色关系比较好。全部都是绿色,藍绿比大概1:5吧!

这三位经纪人哥哥也没有特别问我支持谁?老实説,因为我自己也说不出来,我支持谁?当时的我真的不懂,支持谁对我来说有什么差别?

我的通告费又不会变高,他们给我的钱是一样的啊!哥哥们只有告诫我:你一定要学台语,你一定要会唱台语歌,不然你没有办法过濁水溪!台下人都听不懂。

所以我硬是学了台语歌,虽然我很讨厌这个语言,因为我总觉得这个语言在台湾排挤我。不管是拍戏,上节目,上通告,这个语言挤得我快没有生活空间,所以我一定要学台语歌。

然后,就开始我的天涯海角走唱人生……

我想我应该至少唱了一两百场选举秀~在全台湾各个角落,各个大大小小农村庙会夜市,你想象不到的台湾的任何角落。挣钱,我就是挣钱。选举的时候挣钱的还不止我们。还有做舞台车的,做旗子的,印传单的,还有流动小摊贩。这都是我们赚钱的大日子。

有的候选人希望我们穿着他的竞选衣服帮他遊街一下,就是站在选举车隊上挥挥手,可能又会加给我们一些钱。

我终于会说台语了,所以选举到了,我非常开心。这代表赚钱的大日子到了!!像我们这样子,到处走场的小明星在台湾一大堆。对我来说,这是过年!准备抢钱。但前提是我們还是不认识那个候选人。尤其是些什么雲林嘉義屏東南投,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等我了解了选举秀的操办模式以后,我开始了解了,在一些乡下的小地方,你不找一些明星来,你是很难聚集群众的!所以候选人会找一些明星来帮他站台,把群众聚集起来,才会有人有耐心的愿意听他说话,因为他说完还有下一个明星会登台。就算他们不想听,也会愿意来看明星。就算他们不想听,等摸彩抽大奖,也是很开心。

谁当选跟我有什么关系呢?那些选举人会大操大办的候选人,才跟我有关系,因为他会请明星去唱歌啊!那我就有工作啦~

我的想法一直就是这么的简单。政治真的跟我没关系。我也没兴趣了解。

觉醒:我是中国人

直到有一天,2016年初,我看到了一则新闻。周子瑜说两岸一体的,我以身为一个中国人而感到骄傲。政治新闻我总是跳过,但政治新闻已经进入了娱乐,我才猛然回头一发现,原来在台湾有这么多人不是中国人啊?

我一直以为全台湾的每一个人都跟我一样是中国人呢!

然后一直让我自卑的『台語』,我才晓得世界上根本没有台语这个东西,民进党公然剽窃厦门人的闽南语,当做自己的语言,叫做台语。来破害在台湾不会讲台语的外省人。

你们不会说台语,你们不爱台湾!

呵呵,所以厦门人说的都是台语吗?

我反问了我自己,我思考了我自己。对啊,没错啊!我是台湾人,但是我也是中国人呢!

然后,发了一篇文章,在台湾被转了2000多次。在大陆被点说了几百万次。我才猛然发现『中国人』三个字在台湾居然成为了一个不可碰触的禁忌?!

我傻傻的碰了他,然后,怪了……我居然就没工作了?!

好奇怪,南台湾的场子都没人发我了?我有怎么了嗎?

居然连续四个月都没活。这简直就是?why?我还是我啊!但是就是没活,其他人全开工了,我才发现我碰了一个不能碰触的禁忌。

我从来不关心政治,但是政治找上了我。

我左思右想我还是觉得我没说错,我就是一个台湾人,而且我也是一个中国人。

然后我只好来大陆,因为我必须每个月都要有收入,我才能供房子。

反思:选举真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我一直以为在台湾接不到工作,是我的问题。

来了大陆以后,我的視野变得不一样了。能接的工作也不一样了。我才知道原来不是我的问题,是全台湾的问题。

台湾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那就是因为你以为你不重要的一票,你以为你随便投的一票。造成了台湾现在的问题。

其实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候选人都要洒盡千金,去选一个月收入微薄的小官?

我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他花了1000万台币,只为了打一个民进党议员的台北市初选!

可问题是一个台北市議員,一个月的收入也才10万台币啊!这完全是一个赔本生意,我真的看不懂,这样选的意义在哪里?大家都要生活,大家都要吃饭,谁都不会打没意义的仗啊!

真的会有人花几千万选举,然后为了理想吗?

选举真是一个劳民伤财的事情

我实在看不懂,选举这个制度哪里好?但是选举你选的不好,你投的人不合适,你马上就会知道,你未来的日子將会过得不好!!

其实我就很喜欢共产党一点,就是不管换了哪一个人领导,本来制定的要完成的计划绝对不会变会依然的执行下去。

不像台湾,这个市长做的brt,那个市长上来就把它拆了。那花的钱做的brt?『拆』跟『做』不是都要钱吗?能不能多心疼老百姓一点点?

我真的厌倦了台湾这个选举!而且选举这个制度,劳民伤财。国家本来就应该由精英来统治,这样就可以了。

你看共产党多好?共产党的大官他们不需要花钱討好選民,他们在他们自己的位置上从基础开始努力。人民安居乐业。不管谁当,制定的大方向,绝对不变。

有人贪污,直接拽下来就地正法。

少了很多事,就把一个国家弄得富强!你不会看到他们的大官要跳海,你也不会看到他们的大官要比赛吞曲棍球。安安静静的埋头苦干,为人民服务。

我开始喜欢这样社会氛围。

但是没办法,我还是要回去投票。我现在知道了,我的这一票有多重要。我一直在这边,我感觉我活的像个銀行的人質。我的生活没有品质,我挣多少钱都必须要打回台湾。

我好累,我想救我自己,我也想放了我自己。我也有好多好多朋友在澳洲当着苦力,农夫,屠夫,按摩店。因为他们在台湾,找不到好工作。

可悲的是,曾经的台湾这么好。

你有听过本著北京人,上海人需要离乡背井去外面讨饭吗?没有!因为他们那个城市就是有这么多工作机会,可以养的活他们那些土著。

但是我越来越多的台北市朋友也都走了…

原来台湾独立,民进党执政的人民,下場就是过得这么苦。我的這一票,原来很重要。

只有选择出来一个愿意统一的领导人,我才有可能被解救。所以我已经看腻了,这些人的嘴脸

不要想骗我

不統,就是独!我只愿意把票投给公开支持统一的候选人。

罗智强支持统一,我现在非常的满意他!是继洪秀柱之后在国民党内的第二人。

我现在就想问丁守中先生,你支持統一吗?

如果你连支持统一都说不出来,你可以把位置换给罗智强先生吗?

不支持统一的国民党政治人物,在台湾,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

我们不需要两个民进党。哦,不!加时代力量三个。

我爷爷奶奶那一辈的国民党义勇军早就已经死了,我绝对不会因为国民党随便推出来一个叉烧,就去投给那块叉烧。

上一次的台北市长选举,我没有听我外婆的话,我硬是投给了柯P,我外婆气的去醫院。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是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我已经长大了我有我自己想投的人。就算我外婆被我气的吐血,我还是投给了柯P,因为我觉得国民党推出来的人,我没那么满意。

我不会像我外婆一样含着泪投,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是国民党,他都投。为了国民党的選情,患得患失。失去共产党保护的国民党,根本就是屁。根本被民进党打好玩的。原来一直保护着无能国民党的人是共产党。

共产党保护你的一个理由,只是因为你是『中国』国民党。如果你不再是『中国』国民党,我没有支持你的理由。丁守中先生,你要我们的票,你必须要讲清楚!说明白!你支持统一吗?

炎黄之家womenjia.org注:网友说刘乐妍

几年前刘乐妍就在推特上说自己是中国人,一直以中国人自居,而且过去台湾所谓的台独是争论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中国人的身份是没有什么异议的,所以当年台湾很多歌曲和节目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都很高,更别说刘乐妍是眷村长大的,家里都是国军从大陆过去的。只是当年人家不红,说了也没人关注,现在突然一大堆媒体来炒作了,知道的人多了就开始有人说她炒作。当然这是一个机会,如果人家不抓住那是傻子,对自己工作有利有符合自己的民族观点,为啥不利用?要说承认中国人是炒作,刘乐妍从出生就炒作一辈子了。

确实,我在几年前看台湾节目的时候偶尔看到过刘乐妍,那时我也不认识她,没什么名气,但是她敢在节目里大胆的说自己是中国人也是台湾人,令我惊讶,原来台湾还有这么三观正的女生,那时才知道她的名字,也没很在意,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篇博文,之后又是周子瑜事件跟绿蛆们吵,这几年来都没怎么在意,老实说因为不是很大咖,博文跟周子瑜事件后才让我记住了她的名字,要知道早前她敢在节目里说自己既是台湾人更是中国人的时候,她曾回应过节目主持人的话,还没想到大陆发展,那时的情景看来,她那时确实没想到大陆来的,倒不是那些台独女星模特的理由,而是只是觉得在台湾发展也很好啊,感觉那时刘乐妍没有什么野心,小确幸的那种,只要过得去就行那种,不是因为鄙视大陆那种,后来决定或者逼着来大陆发展大概是因为房贷压力才被逼出来谋生的吧,这都是后来的事了,不可能用好几年的时间来铺垫吧?

刘乐妍:在台湾,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的代价

2019.2

应《两岸观点》之约,我来谈谈台湾青年对统一的看法。

其实,这对我来说,这真是个沉重的话题。一直以来在大部分大陆同胞的心中我都是敢于表态大声承认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支持统一,维护一个中国的台湾年轻人代表。

但我本来已经答应过我妈,再也不对这件事情發表任何言论了,为了这次邀稿,我斟酌了再三,还是决定写出来。不然我超想骂蒋万安的,我都忍了快两个月没说话了。因为『台獨』跟『獨台』一样可恨!

常常关注我的粉丝们都知道,其实我家人,爷爷奶奶爸爸都过世了,我就剩下一个,我有多大,她就改嫁多久的妈妈,她还活着。她在台湾开着一家小店賣的就是正宗的中国菜,台湾的眷村料理。还有很多大陆新娘专门的过来買,说我妈做的就是他的家乡味。因为我妈做的太道地,普通话说的太好。那些大陆新娘都以为我妈也是大陆新娘,聊的可开心了。妙的是,我妈根本没去过她的家乡。

我的外公是国民党空軍少将,所以我媽其实是祖籍安徽的新台湾人,对于我们的血缘,我们从来没有忘记。我们在大陆,还有家人。血浓于水的事实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但问题是自从我公开表态,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中国人,而且我支持統一以后,很多台獨都注意到我了,每个都巴不得我死。可是他们找不到我,因为我在大陆,所以他们都去伤害我的妈妈,各种恶劣的下单订货,然后恶劣的退货,拒收,还有各种各式各样的差评,叫我们滚回中国。一开始我妈都替我忍了,但是后来越来越过分,有人直接留言说我再说话,要强暴我媽,还要往我家的店面丢大便。各种奇奇怪怪的绿色恐怖来查水表。

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做化妆师,用本名在网络上接通告接活。她也受到了我的波及,有人恶意到她的粉丝专頁留差评,还有各种谩骂。我妹妹从小给人家当化妆小小妹,一路当到现在化妆老师,兢兢业业的,客人对她评价都非常的高,但是粉丝专頁被恶意的攻击。

他们所有被攻击的原因就是,我支持统一,我是中国人,然后倒霉的他们是我僅剩不多,还活在这世界上的家人。我对不起他们。

我妈今年她忍无可忍的告诉我:我在开店做生意,有本事你叫解放军,现在就打过来,如果解放军還没办法打过来统一的话,你就给我闭嘴。妳继续说,妳就是想我死就对了?我还想活!!

我根本不住台湾,而且我胆子也大,这些人知道恐吓我没用,对我来说,他狗屁不是。我根本不怕。他们都跑去找我妈跟我妹。我妈跟我妹老弱妇孺的吓都会被吓死。

我们在台湾也全部都已经搜证找了律师报了警。已经几个月过去了,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人。我不知道这是台湾警方的无能?所以找不到凶手?还是民进党政府的干预,让我们找不到这些留言恐吓的人?

   我支持統一,但是台独的艺人却可以上春晚。

我支持统一,但是却要被大陆的网民攻击質問,我到底是拿了多少共产党给我的好处,才说这些话?

我没有拿过國家任何一毛钱好处,我还是自己在外面接通告接活。网民質疑说的这些话,简直是对我人格的严重侮辱!

我特别的难过,難道这就是我公开支持統一得到的代价嗎?

所以我答应我妈,以后我不说了。因为,我不怕死,但是我还想要我爱的人能活。

这就是台湾的现状,我们支持统一,但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没有本钱跟资本全部的逃来大陆,所以我们不敢说话。

悲伤的,所以闭嘴了。

我热爱我的国家,并且我热血的认为,中华家就应该由我来守护,我热爱这个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也只能暂时放在心底。

台独总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以为解放军不打他是不敢打他。以为我们希望和平统一,他就有资本要喝么,拒绝统一。

其实依我看,國家只不过想把精力专注的放在自身的发展。我真的很骄傲,现在的中国如此强大。不管是军火,工业,汽车业,制造业,中国大陆都如此强大,中国制造已经成为了世界名牌。本来台湾就可以跟着一起发展,如果台湾人民也可以在台湾就买到大陆的物美价廉的好产品,台湾的人民可以省下多少钱呀!陸企的到来,台湾人民又会多出多少的工作机会呀!

但这帮台独分子只为了自己的利益,政治的斗争跟選票,完全不顾台湾小市民的利益。禁止陸企,还有大陆汽车跟各类产品的进入。美其名说是保护自己的台湾产业。殊不知你口口声声说要保护着这些台湾产业,其实全部都是民进党達官显贵的家族企业!!

我真是受够这帮台独分子了,希望国家真的不要太仁慈,对这些闹腾的人就应该要以暴制暴!

我是一个爱恨分明非黑即白的人,我主张,一定要杀几个恶劣的台独分子!因为他们好好的中国人不做,要去跪舔美日,就是该死。

其实现在不打你台獨,不是不敢打,是根本不把台獨放在眼里,同时是投鼠忌器,怕伤害了真正支持统一的同胞,而且你们不过就是渣渣,根本不配,我们是专治鹰酱,不疼不要小钱钱!!

中国大陆都已经在研究太空了,谁有空理你台独分子呢?

台独真别太把自己当回事,赶快去挣钱,买茶叶蛋吧!

猴子是逃不出五指山的。

好了,最后一次。以上所言,全部都是我,刘乐妍说的,麻烦记住我。

我们一分钱也不挣,和你的转发一样,全志愿,都在努力捍卫新中国http://womenjia.org/z/201806/611.html

本文话题: 台湾 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