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醒:精日田佳良论文抄袭、辱骂“支那豚”被厦门大学和辽宁师范大学包庇

作者:知乎网友 来处:知乎、虎扑等 点击:2018-06-16 19:02:55

背景信息:《中国存在一撮反华“精日”分子

厦门大学和辽宁师范大学精日田佳良论文抄袭、辱骂“支那豚”事件时间线和数据

摆出点时间线和数据,供大家思考。

2018年4月19日

《复联3》在上海迪士尼举办活动,因管理不当,导致现场一片混乱。宣传活动后,地面留下大量垃圾,引发网友热议,微博ID:洁洁良对此发表“恶臭你支”的评论。

2018年4月19日—2018年4月20日

微博ID:洁洁良多次使用日本二战法西斯政府侮辱中国人的形容词来评价中国人。

洁洁良(原名:田佳良)本科母校:辽宁师范大学通过微博发表声明:对于网友所关注的问题,学校自身能查的坚决查清,需要配合的也会全力配合调查,决不姑息

田佳良研究生院校——厦门大学发表声明,学校已启动相关处理程序,将依纪依规对该生进行严肃的党纪校纪处理。

2018年4月21日—2018年4月23日期间

以下部分引用维基百科——(田佳良事件)

“洁洁良”被网友人肉搜索,其身份也被曝光。迫于压力,删除了微博账号。洁洁良,本名田佳良,辽宁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2011级地理科学毕业生,院学生会 副主席,学院内第一批发展入党的中共党员、大连市三好学生。现为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在读研究生;担任厦门大学2015级硕士生第三党支部书记,并通过 了厦门大学海洋与海岸带发展研究院2017年博士研究生申请考核的初审,后获得博士生保送资格。

在这样的身份之下,她的言论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之 后有网友找出其本科期间发表过的论文《中国水市场的运作模型研究》,文章完全抄袭自2001年的一篇同名论文(包括标题、摘要),2014年发表在《北方 经贸》上的《辽西港口建设对城市发展的影响分析》一文,与2009年发表论文《辽宁沿海区域“五点一线”经济带中的锦州湾沿海经济区开发研究》文字复制比 高达78.5%。

由于田佳良凭借本科期间发表过的论文被保送厦大研究生,故也引发了对厦大及其本科学校——辽宁师范大学的质疑,质疑集中在保研程序的合法性上。

另外,也有相当一部分的质疑转向了田佳良的中国共产党干部身份,指出了中共在入党与干部选拔上的功利主义问题。

此外,网友人肉搜索出在微博上为田佳良辩护的用户“热心人士赵先生”实为田的男友赵郁鑫,此人也是厦大研究生,同样长期发表亲日反华言论。

2018年4月23日,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党委通过厦门大学官网发表关于对田佳良同学处理情况的通报

接下来网络舆论热度便降了下来。;截止2018年6月7日,谷歌搜索田佳良界面为167000条。

我们继续通过某指数关键词搜索,趋势研究平台对比,可以看到“洁洁良”和“田佳良”的搜索热度。

在这里我们采取前90天的指数分析,4月21日热度出现上升趋势(之前为0),4月22日达到目前指数的最高值,我们可看到4月25日搜索热度急剧下降,并随之逐步稳定至今保持在2000以内的搜索指数。

截止2018年6月6日搜索指数已降低至1000左右。

在咨询指数中我们可以看到,同搜索指数近似的图形,中国小康网发表针对洁洁良(田佳良)事件文章相对较多,但是带动的热度却是微乎其微。

在媒体指数中,在2018年4月28日(事发后七天),媒体指数已降至为0,至2018年5月22日期间,媒体指数最高为1,截止2018年6月7日,两个关键词的媒体指数始终保持至0。

既 然知乎上的朋友提出这个问题,那么这些数据可以很明确的表明,这件事已经被逐步淡化出公众的视野,很大程度上会不了了之。总而言之,洁洁良感觉现在过得很 滋润。我就只想说一个疑问:田佳良同学,本科期间论文涉嫌抄袭,截止2018年6月7日,辽宁师范大学官方微博在2018年4月21日之后始终未发布对洁 洁良(田佳良)同学本科论文处理结果,难道就调查了一个多月?

精日田佳良论文抄袭、辱骂“支那豚”被厦门大学和辽宁师范大学包庇

母校野鸡大学辽宁师大都已经正常更博,调查到底绝不姑息的微博跟放屁一样。

看看野鸡的微博,果然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

厦门大学党委:辱骂祖国的人不仅适合继续留在党内,还适合辅导厦大新生。

作为一个曾经的团支书发表辱华言论,处分就是个不痛不痒的留校察看,只要这段时间她不犯事就可以取消了。她照样可以接着抄袭论文,顺利研究生毕业,以后还有可能去政府部门工作,当着别人的上级,以公谋私……

大学入党,十几年党龄,自谋职业者,算是流浪党员吧,实在是忍不住要说几句话。

真心觉得她这是给党掘墓啊。中国共产党是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是写在党章上的,她发表这样的恶劣言论,造成恶劣影响,之后毫无悔意,开除党籍不为过啊。也不必拿不因言罪人开脱,那是法律范畴,我谈的是维护党纪!

不知道她们党支部今年还有多少入党申请书可以收。

如果有厦大党委又或者其上级组织的人能看到我的话,我想说:她不要脸,党还要脸啊!不能再给骆驼的背上压稻草,谁知道哪是最后一根?(这种大学很多,比如《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反对清理教师政治败类是心虚》)

田佳良涉嫌本科论文抄袭这事就没声了?

论文查重只需要几分钟,这都调查一个多月了啊。

我从始至终都非常奇怪的是,田佳良的这个事情中焦点在于她微博上的某些言论,而不是她的学位论文查重被发现大段抄袭的事情。

这至少说明现在国内某些院校的学士毕业要求,以及某些院校的博士录取要求,对于学术诚信漠视到了什么程度。学士学位论文应该存在终身追查制度,因为它与一个人最基本的诚信挂钩。

我大一的时候,大二CS专业某门专业课有人作弊,直接被开除,现在想来真是为他不值。如果他高考不是考到一所入校的时候专门做一整天学术诚信讲座,签署承诺书的学校,而是去诸如辽宁师范大学这种学校,学位肯定能拿到,说不定还能混个优秀毕业生。

警惕潜伏在内部的敌人

田佳良的事,我作为基层党员,一个自己奋斗过来的大学生,觉得寒心,这都是什么套路和后门,才能凌驾于党和学术界之上,成为一个无法被打败的田佳良

谁在保田佳良?力量形态上,是“知识分子”的关系网。精神形态上,是右派“你动田佳良就是以言罪人,就是嗡嗡嗡”的威胁。实际上两者是合一的,即所谓公知力量。公知力量从血缘上是民国公知的子孙,意识形态上是其继承者。

从 厦大的申明出来后,我就再也不想关心这类事情了。厦大对田的处罚,就是对关注该事件义愤填膺的人们最无情的扇脸。还有啥好说的,该操心的人不当一回事,我 们这些屁民被党媒一顿煽忽人民人民的,就忘了自己屁民的事实了,以为自己真的被重视了我们的意见真的能被听到了。我祝田和他男朋友前程似锦,祝潜伏在各大 重要岗位的田们永远别被发现步步高升,祝那些愤怒的屁民永远只能愤怒,啥也改变不了就这样。

我有种预感,而且这种预感正逐步变为现实,就是田佳良事件最终会不了了之,最后慢慢被人淡忘,田佳良也会顺利毕业,前途似锦,说不定哪天主政一方。

到那时,田佳良们在网络中嘲笑着我们,“还说不是恶臭贵支”?

到那时,田佳良们在组织里管理着我们,“你们这些恶臭贵支”。

为了让人记住我们被称呼为“恶臭贵支”,为了大家牢牢记住这样的人仍混迹在管理着这个国家的党内,我提议,从今天开始,我们对精日分子,统称为田佳良们。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们正在厦大学习为考公务员而准备!

党内有两个司令部,这种说法恐怕是真的了。指望他们自己良心发现洗心革面那是不可能的,现在也不是几十年前,来一场反右运动就能解决问题的时代过去了,甄别剔除党内两面人,阻力重重,目前判决已下,田太君不会有多大变化了……(深思:《随李克强出访的蒋方舟是个什么东西》)

革命的首要问题是谁是我们的敌人!

然而敌人们不会告诉你自己是敌人,敌人们还喜欢伪装成自己人!

这个事让我想到了一部电影,美国队长2,美队一觉醒来,发现神盾局组织被九头蛇吞噬了,如果你所信仰的组织最后变成了人民的敌人时候,你愿意和美队一样违抗你组织领导的命令吗?

猎鹰:我们该怎么分辨谁是我们的敌人?

美队:朝我们射击的就是敌人!

还是来一次彻底的清党比较好,不过就怕被叛徒把持操纵的党组织把真正的党员给清理了。

现在想想毛主席,他老人家哪句话没有应验? 某些人巴不得我们吃二次苦 受二茬罪呢。

知乎上一个辽师大学生会的对厦门精日大学田佳良一事的评论:(目前已被屏蔽)

辽师毕业生说一句,我毕业前就是校学生会主席团的,田太君我也认识,辽师内部状况比你想得惨的多团委基本就是两面中心,辽师出的完蛋事比这多的多,但你们根本不知道。

辽师的公关能力简直是专业级的,所以田太君的事平了我一点也不意外。但是我很绝望。

这些事我和很多原来的同学讨论过,但是很多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还有的已经进入央视的学长还觉得国人玻璃心,发朋友圈暗指支持田太君。可怕的不是这些观点,可怕的是持有这些观点的人竟然不在少数,而且这些人自诩理智派的人混迹在人群中,在学校里乐此不疲的传教,年轻人却还奉若神明。(改共连马云都不如:《真恨组织一切事情就应该离开》)

更有部分人藏身在自媒体机构,影响宣传舆论,混淆视听。

党内的戈尔巴乔夫们已经长期潜伏在党内的各种系统里,而且这些人比你们想象的要狡猾。

太君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个不成熟的孩子,或者用他们的话说还不够老练。

成熟的田佳良们已经身经百战,安稳的坐在办公室里高举着社会主义已经胜利的大旗不断敲打党的根基,敲打在人民群众的头上。

甚至绝大多数的人都觉得我们的理想不过是一场骗局,所有维护希望的行为不过是为了长治久安。

更有多少人披挂着忠臣孝子的模样期待着天下成为一家之私,而他们努力不过是为了成为其护家之犬,包衣奴才。

一个最普通的的共产党员在山呼海啸的万岁声里听到了刀剑嘶鸣,听到了鬼语人声。

田佳良事件中的利益相关者

很多人遇到不公的时候,大家出的招就是闹大。

但是闹大这个,有好有坏,比如田同学也是,闹大了反而安全了。

因为闹大了,你非常严重的处理了田同学,那整个后台你怎么办?靠假论文办特招的整个利益团体怎么办?能办这个整个流程的都是什么人?田同学的男朋友不也正在走田同学一样的道路么?

所以闹大了,反而逐渐降温了。

这件事搞的越大,其越安全,

因为涉及人越多,涉及人权力越大,

保护她就是保护自己,保护这条船上所有人,

即使她船上的人也烦她nc搞事情,也得让其这件事平平安安,

因为搞不好,她就是突破口,这条船上谁知道多少人?

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能互相踩翻啊。

国内教育体系中的高校领导们怎肯愿意为了一个田佳良掀翻整艘航母,惹得自家飞机没地停

大家都是互相靠伪粮食生存的人,大众给的精品粮食他们吃不下啊

抄袭的论文能过审

你这是在怀疑他的指导教授

怀疑辽师大

怀疑整个教育体系啊

你怀疑的没错

只是这个社会不允许你怀疑啊

螳螂:田洁良事件的恶劣影响

洁洁良事件及其处罚结果,其影响是非常之恶劣,更是非常之严重甚至是深远的!引发人民群众对我党党性原则的质疑是非常大的。特别是近几年精日分子的抬头已经引发众多的民愤.这时候出现了党内的“精日”是有其标志性的,是应该严厉打击的!

这件事的发展和处理的结果影响,比我们中间出的那些腐败坏分子的性质更加严重。那些腐败坏分子性质当然非常恶劣,但是我们有态度也有决心,一旦查实党纪国法就给他最严厉的审判,从十八大前后我们打了多少老虎拍了多少苍蝇,这点社会上大部分民众是认同的。洁洁良的处理是我们该有的态度和决心吗?为什么一旦牵扯到党性党纪问题的时候就开始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在牵扯到民族大义和双面党员的问题上,我们是不应该这么含糊不清的,这是我们的一个态度,一种决心,也是对党性的定位,更是对历史和将来的交代。

我们这个国家是深受国外侵略蹂躏近200年的一个国家;我们经历了近200年的时间让别人看不起;我们用无数人的流血牺牲才换来今天这个局面。不要一提民族大义和民族精神就认为是狭隘的,所谓的民族主义也是被外界近200年的侵略、奴役、屠杀、凌辱、歧视所逼出来的,就算是现在,西方国家对我们还是一贯的敌视和歧视。别天真了,消除民族主义最直接的方法是什么?尊重!  尊重!   尊重!但是放眼这个世界,有吗?有过对我们的尊重吗?有,当我们强大的时候;当我们不强大的时候呢?归根到底,这个世界的法则还是弱肉强食,靠实力说话啊。所以我们团结一致、发愤图强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看不起,不再受歧视、不再受凌辱;不再受奴役、不再受屠杀吗?

我们凭什么团结人民?就是需要我们要有纯洁性的党性,为这个民族负责、为这个国家负责、更是为了对自己负责,我们不是最喜欢说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吗?现在党内出了一个洁洁良,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这是明目张胆的反叛行为,已经到了赤裸裸不需要遮掩的程度,代表着内心如洁洁良这样双面党员看我们一个态度的时候,代表着那些忠于职守坚持理想的党员看我们一个态度的时候,更代表着无数的老百姓看我们一个态度的时候。这是在发生一系列精日辱华事件的特殊时期,在一个要全面从严治党的特殊时期,洁洁良不仅仅是个学生,是一个党员,是一个党支部的代表,更是代表我党的形象。没有因言获罪,没有滥用司法,严肃党纪我们做不到吗?结果怎么样?老百姓能不寒心,老百姓能不愤恨?对,他们很沉默,但是有句话我们自己都说烂了: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人民群众才是我党的根基!忘了吗?我不想上纲上线,基层党组织的涣散已经被上上下下口诛笔伐了很多年找再多理由都不如一个理由最根本:党性的缺失。究竟为什么缺失,很简单:不认真!清醒一点吧!意识斗争、党性斗争是所有斗争里面最根本的斗争。不是和稀泥,不是请客吃饭,更不是罚酒三杯。有些事不杀人不伤人,但是它诛心,诛的是人民群众的心,诛的是我们的根基!至于学术造假,我都不想说了现在“专家”“教授”“学者”“知识分子”在社会上很多语境里都是贬义词。想想这转变的不可怕么?不可悲吗?自己不脸红?我都替你们躁得慌。

所以我才对这起事件是非常忧心的,民众不是金鱼,纵然社会上的热点再多,但是很多标志性事情他们不会忘记的,这些事件他们会转化成生活经验,然后跟随他们一辈子。我们现在正在转变,整体上我们开了一个不错的头,整体上我们都在改进,但是这起事件完全可以让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部前功尽弃,而后续的整改工作又能怎么推进?如何让民众重拾对党员的信心,这不是我们怎么说的问题,而是我们怎么做的问题。我希望有足够智慧的人能解决这些问题,也能解答我的疑惑。我也希望能看到这里的同志,不要用热嘲冷讽和看笑话的心态来看待,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思想领域出现了问题,是非常很可怕的,苏联的悲剧就摆在那里,我们也学习过更应该吸取教训。我也希望我是杞人忧天,但是在我个人看来,这起事件的影响已经是被低估了的,我最不希望的是不要在以后教科书上看到厦大的洁洁良成为一件标志性事件。

伟大的事业有时候需要一点天真去推动

作者:小夫子老男孩

基辛格曾经说过,伟大的事业有时候需要一点天真去推动。如果所有人一味炫耀“成熟”,却不作为,以妥协为荣,以背叛为荣,那怎么会有进步呢?

资本主义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财富,却也带来了巨大的垄断和不平等,而这不是西方鸵鸟埋头式的政治正确能解决的。

所以人类的终结,绝不应是此时此刻。若是没有成熟,人类没有现在,若是没有梦想,人类没有未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信仰国际主义,信仰共产主义的原因。

而可怕的是,无数人在嘲笑这个信仰。对着毛熊的尸体,大肆嘲笑,辱骂,污蔑,同时映射污蔑着我们的兔子。这就是为什么田太君们一直存在的原因。

田佳良不过是其中一个智商很低的家伙罢了,可怕的不是田佳良,而是比田佳良狡猾的多的家伙。

这就是为什么我看不起这群自诩“成熟”的人的原因。因为那根本不是成熟,是“炫耀自己跪下当奴才过得好,能用高端的方式做奴才”以成熟为名,肆意侮辱着人类的尊严既然自诩“成熟而有能力”,却用来当蛀虫。

而有的人,即使很渺小,却依旧奉献着自己的力量。

讽刺的是,那些嘲笑苏联黑暗的人,大多数就是黑暗的制造者。

我觉得,人可以屈服,但是不要丢掉反抗的种子。今天我们不得不为现实而低头,但这不能成为骄傲,而应该为之羞愧。因为知耻近乎勇诸葛亮和王朗的经典舌战,大家当成鬼畜。除了本身精彩的内容,还得得益于其中丰富的内涵。或许我们面对压力,不得不成为王朗,不得不“潜身缩首,苟图衣食”,但绝不能以此为荣,嘲笑诸葛亮和历史上无数安于清贫奋斗一生的人。那种人是幸运的,虽然大部分终将失败,但能将一生用在一个目标上,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吾辈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人的一生就那么长,希望在离开世界的时候,不为碌碌无为而悔恨。

为什么不去投诉、去行动、去推动,只在网上逼逼?

十五爱

就凭包括我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只敢在网上bb,不敢去厦大抗议,她就不可能怎么样。

大家都做了顺民,只是膝盖有些疼,心里不爽罢了~

我想表达的就是不要埋怨当权者“视而不见”。不要希望当权者看见你的态度,然后做出相应的处理——能这样主动做事的都是所谓“青天大爷”了。

现在国人往往都还抱着跪求青天大老爷主持公道的期待,这是千年传统,一两代人之间改不了的。

但现实是,大多数当权者都是对自己不乐意的事情选择性视而不见的,这是常态,不用气愤。

民众的态度如果不到他面前来,不形成直接的压力,就是徒劳。

在这里议论和直接投诉、打电话的区别就好像一个是你在当权者隔壁街道大喊大叫,一个是你在他门口大喊大叫一样。隔壁街的事情可以假装不知道,门口的却不能无视——我认为直接投诉的人还是太少。

田佳良其实很蠢

山东吴彦祖:

最近见过的最蠢的人,就是目前引起巨大争议的厦大学子田佳良了。

作为一个漫威粉丝,将其粉丝内部的无素质行为上升到国民高度——"恶臭你支";

作为一个党员,在公众平台随意谩骂侮辱人民群众,并用了"支那、粉红豚"等极端词汇;

作为一个恨国者,把自己的入党信息、高校录取信息、奖学金评选信息在微博上公示于众;

作为一个学术造假者,在与群众争论时,指出给予自己保研资格的辽宁师大为野鸡大学;

作为一个以"厦大为荣",并借厦大985招牌来讽刺他人没读过书的人来说,她又在微博上留下了"是祸躲不过"等言论,并配图厦门大学录取通知书。是的,在她看来进入厦大其实"是祸";

作为一个自诩高素质讲文明的人,她的谩骂水平又远超于众,并在公众平台发表"男朋友14cm是什么水平"等言论。

她把自己所在的群体全得罪个遍,厦大、辽师大、漫威粉圈、党组织、中国人都难以给她辩护。而公知们意图洗地"人肉搜索"、"侵犯隐私权",却发现目前被爆出的信息全是她自己公布在公众网络上的。

我是真不知道人怎么能蠢成这样。

当卖国贼,要当亡国奴,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日本?

逆向民族主义,瞧不起自己的祖国,自卑自轻,自甘堕落,软骨头,没脊梁,不想要所谓炎黄子孙的虚名,要做精神外国人,用自认为高人一等的“伟大”灵魂支撑腐坏的肉身,都能够,能理解。(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人教版教材严重西化媚外》、《西方中心主义的中国历史新教材》或许解释这种垃圾得以形成的根源)

因为祖国本来就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足够让人失望,甚至绝望。找找看社会里的阴影,历史上的,掺杂着血和泪,故纸堆里满是吃人的字眼,直到今日,并未改变,本质上这仍是吃人的社会。

真令人难过。

可是,要当卖国贼,要当亡国奴,为什么偏偏要选择日本?世界霸权在北美,美利坚全球一哥。既然要当狗,当奴隶,为啥不选个好主子?你又不是没的选,在华的白垃圾、洋大人难道还少吗?

这世上,因为看到或经历过种种不幸,对祖国失望,以至于仇恨厌恶祖国的,有很多,他们悲伤他们愤怒他们无能为力,他们最终怨恨。这些人,或许曾经付出过努力,但是不幸失败了,于是不再努力,放弃了,这很好,很聪明的,不必使自己负担什么,不再相信,也就不会被辜负,生活于是就会变得轻送多了

还有一些,对祖国失望了,经历种种挫折,但还没绝望,还在谋改变的,极少数,像这些人,不聪明,简直蠢透了,但是有时蠢得可爱。

可是也有一种人,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用见不得光的手段谋着名利,不以为耻,反以为是自己聪明。他们以为所有人其实都乐于做狗,之所以自己当成了而别人没当成,只是因为别人蠢得不知道怎么做狗。对主子卑躬屈膝竭力逢迎,平日则狺狺狂吠,像这样的,算是个什么玩意儿?(炎黄之家womenjia.org延伸阅读《炎黄专题:盘点中国内残外忍的逆向种族主义》)(信源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14.html

继续阅读: 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