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风暴”的官僚主义野蛮秀

作者:神棍寇谦之等 来处:鼎盛 点击:2018-06-21 23:29:24

眼下官僚疯狂大呼隆的“环保风暴”,因本身问题重重,遭遇诸多民间反弹。环保部门被认为很不负责任,把责任推到企业头上,很多时候其实是企业就算乐意花钱搞环保,也没有达标的方法,整个体系已经被环保部门弄得畸形了。政策越模糊,权力寻租的空间就越大。如果环保政策涉及面还大,那结果是灾难性的。有人说的很直白,新设一个部门,就是一个山头,这群人是要吃喝的,而且这群人的小弟,亲戚,发小,同学都是要吃喝的。

“环保风暴”是扭曲政治环境下官僚舔上级卵子的官僚主义野蛮秀

环保风暴和环保局不等于是环保,环保和工业化要平衡,污染里不同污染危害和治理迫切度也不一样。而且,政策要考虑到合理性,眼下这种搞一刀切的环保大跃进,考虑到国内目前畸高的环保标准没有?考虑到环保局关系人士控制的低质量的环保处理和中介机构没?到底是为环保和工业发展而治理,还是因为领导一句话迎合上意弄环保大呼隆?

煤改气,是个不瞎的都看出供应是问题,为什么偏领导和执行者看不见?环保一刀切,上面左一个文右一个文纠偏,可是环保指标和压力一点未减。。。所以这不是执行问题,而是决策和反馈机制出问题了,甚至用人机制出问题了,这是大问题。

现在的做法,不要说老百姓的民心了,是连自己的基本盘基层公务员的民心都不要了,运动开始的时候拼命搞压力传导,逼着他们用各种办法表忠心,谁敢有不同意见就处理谁;运动一地鸡毛的时候又把责任全往基层推,屎盆子都扣你头上。长此以往,谁还肯给党国卖命?(炎黄之家womenjia.org《毛主席也有猪队友:1958年刘少奇“穷过渡”的决策、推广及分析》介绍了类似的官僚主义操作伎俩)

环保督察组在逻辑上已经疯了,没问题是掩盖问题,有小问题就是给大问题打掩护,有大问题那一定是大问题,这疯狂劲没人敢硬顶,停产最安全。

其实,即使不说寻租问题,现在激进的环保风暴,也是很典型的中下级官僚为了迎合上级喜好,不顾客观实际,不讲究工作方法,不耐心做调查研究,实事求是,一味蛮干,为的只是自己负责的区域“不出事”,不影响自己的乌纱帽。

以前是过度立法装B,实际执行走过场,企业税费没理论上那么高。没想到这一届居然把以前装B的条文当真的,而且抡着鞭子拼命真执行下去了。

大家可以对比以往几件很典型的事情。

一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粮食亩产放卫星,上层官僚鼓吹要多放卫星,基层干部就开始大肆吹嘘,亩产万斤,结果公粮缴纳过多,最后饿死那么多人。事实表明:官僚为了自己的乌纱帽,是不惜害死几十万几百万人的。

二是改革开放以后八十年代开始的强制计生运动,一票否决制使得基层官僚丧尽天良,害死了上亿中国人的孩子。炎黄文明历史上,从来没有这种数量级的种族屠杀,这些孩子现在却死在自己国家的官员们手上。事实表明:官僚为了自己的乌纱帽,是不惜害死上亿人的。

从这三个事情,我们能初步得出以下归纳:

1、人为灾难往往源自最高层执政层的愚蠢、狂热、偏执和强硬。

基层苦难和清醒反对声音,根本无法进入政治议程,这些大领导们根本不愿意听或者听不到不同意见,身边一群马屁精屏蔽出了让大领导们飘飘然的环境。

这种极端扭曲的政治环境,说明人民政治参与程度非常低,最多只是花瓶式参与,因为很明显,哪怕占了国民九成以上的平民利益遭到损害,这些政策依然畅行无阻,甚至愈演愈烈,强制计生政策横行了将近四十年,直到中国老龄化率极高、生育率极低时,才停下疯狂的步伐,可谓明证。这就是专制。

2、中下层官僚为了乌纱帽,丧尽天良,上亿孩子都敢杀,更不要说关厂。

简单说:就是只要我乌纱帽稳了,管你洪水滔天;只要为了我乌纱帽稳,哪怕洪水滔天,老子照样还是要炸闸放水,以哄得上级领导高兴,获得提拔。

3、中下层官僚都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执行极端过头出了问题,领导会认为是工作方法失误,但如果被认为执行不到位,会被视为立场问题。在上级官僚眼里,态度比能力重要,站队比坚持真理重要。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中下层官僚哪怕意识到问题,依然会穷凶极恶的野蛮执行错误政策,取悦上级。

一位朋友这样归纳:其实就是官员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讲白了,没有民主,人民什么都不是。

环保局乱象:标准高、行业水平差导致企业花环保冤枉钱

一部新的环保标准,从立项开始给的时间就只有一年多,然后每个部门为了保进度又扣掉点时间,最后落实到具体制订的人身上只给半年时间,经费拨个十几万,你让他们怎么办?当然只有抄啦,抄国外最先进的标准。那怎么环境没有立马变好?那就在国外最先进标准的基础上继续加码,至于标准现实不现实,能不能执行没人关心,等到运动起来了百分百超标,全部要干掉。

环保的问题从来不是标准够不够高,你够牛逼的话直接制订个标准要求排出的都是氧气和纯净水都没问题,问题是标准能不能真正落实。

低下的环保技术水平和高大上的环保标准冲突,为了满足民粹需要,标准不断提升,国内其实根本做不到,或者根本没有经济上的可持续性,导致全行业事实性违法,最后大家一起摆烂,全行业违法,真要严肃处理一家都剩不下,让人笑掉大牙。

搞环保的问题是人人想从里面搞钱,而不是往里面花钱。制定政策的人想的就是怎么从里面捞钱。

比如俺们村这有个废气排放合格指标是0.5ppm以下,目前无成熟可靠的分析方法,但还是颁布了要大家遵守。这种根本做不到的标准跟放屁没有区别,唯一的后果就是全行业普遍违法,唯一的作用是民愤太大的时候随便就可以抓两个企业出来祭旗,人家还不敢吭声。

说一个国内环保行业的内情吧,环保部门内部繁殖,导致环保行业自身出现了巨大的问题,水平极低,标准却是世界级,这种情况下,企业愿意花大钱去环保都没用,花钱还是超标,这就是恶性循环了,既然花钱还是超标,很多老板直接就砍了这笔钱了

昨天碰到一家挺大企业的老板,因为环保压力,原来准备花700万上一套设备,又是做方案,又是设备选型,准备下单前老板多个心眼问了句“这样改造完可以达标排放么”,方案商沉默不语。老板最后还是决定不上设备了,反正花再多钱也一样不能达标,就省下这700万吧,能开多久算多久,真被查封了就关门。环保搞笑点之一就是标准摆明了就是不让你过的,花钱处理还是无法达标,两相比较不处理反而更合适,抓住了就罚点钱,罚钱也解决不了直接关门。

现在环保产业乱的很,环保局是不负责对企业提供建议的义务的,他们只负责查有无环保违规,有就处罚,所以企业是不能说“来我们公司帮我们看看有没有问题”的。企业问环保局,我这么做行不行了,环保局两手一摊说,你去问咨询公司吧。

企业自己想以建议的方式进行环保整治,方式是大笔的钱投给环保咨询公司出方案,照着方案整改,然后找设备公司采购。你以为这样就行了?

然而国内的环保行业水平太差,标准却偏高,很多时候照着方案去做,结果依然是超标。有资质的咨询公司的方案有资质的设备公司的设备也未必能让你过关。

你要是找这些环保咨询单位设计单位,各个都是有环保部门发的资质的,各个都说是你不会操作。“我是有资质的,你不会用,试运行的时候已经满足要求”,这句话就能把你活活噎回去,长期实际运行和试运行区别有多大,人员一边是设计者,一边是企业员工。

国内环保行业低水平近亲繁殖,只知道以环保为幌子捞钱,急事太落后了,做出来的方案要么就是不能达标,要么就是达标成本远高于国际水平,毫无市场竞争力。

国内环保行业水平有多低,看看活性炭就知道,啥方案都他妈是末端加活性炭吸附,连他妈两桶油都在用这种垃圾方案,得亏两桶油财大气粗烧包的起,换其他任何公司都承受不了这种方案的成本。国内连两桶油都在“某端加活性炭吸附”,你觉得环保行业自身水平有多高?加活性炭说明没处理到位,必须吸附,而活性炭几乎是一天一换,除了两桶油用得起,别的公司带活性炭的环保方案都是扯淡,只能看不能用。凡是处理方案里有活性炭吸附的一查一个准,一个都逃不掉,设备平时都不开的,用来应付,承受不了日常使用的更换成本。

横竖都是超标,找咨询公司上环保设备在很多老板眼里完全变成了“冤枉钱”,花了一大笔钱却依然不满足环保要求,老板一拍大腿,这环保不是白花钱么,干脆就砍了环保,还能省钱。

真不知道这个时候环保部门在干嘛。

警惕:污染物处理链的节点企业被环保部门关系户垄断导致的大面积停产危机

借环保名义敛财,政府对环保处理资质惜售抬价,关系户才能拿到手,这些关系户垄断了处理市场,有没有处理到位不要紧,关键是有资质是“合法”的,平时依赖地方环保庇护敛财,一旦出了事,由于他们垄断了市场,直接打断了工业链条,坑害了无数企业。

工业上很多废弃物处理都是必须有资质的,有资质的处理公司,要么是国有的,要么就是环保部门的关系户,资质就垄断在他们手里,他们处理的达标不达标不重要,重要的是有资质,企业就必须和他们签订处理合同。江苏被下来的环保厅长的公司包了,有技术的也进不去。

现在不是小散乱,而是大面积一刀切停产,你知道为啥这样么?因为污染物处理链上的节点企业被环保部门的关系户垄断了,有资质的也处理不好,但是环保局的关系户。比如江苏,我们有技术处理乳化液废水,但是那个有资质的公司承包了全省的类似工厂,工厂还不敢不给它处理。

各种环评公司,各种危废处理公司,全他妈是寄生在环保系统上的寄生虫,他们有合法资质的真正原因其实就是和环保系统关系好,而不是水平有多高。这种资质垄断全是PY交易,环保部门的近亲捞钱的手段,企业被他们绑架,他们一旦有问题停产,由于是垄断的,那么一大片企业要跟着停产。

危废处理行业本来应该是竞争性行业,谁有能力处理的更好谁就应该生存,现在被各种资质搞成垄断行业,有资质等于有金饭碗,企业根本没有动力去改善技术水平,甚至利用有资质这一点事实性违法,既祸害了环境,一旦出事又祸害上游企业。

前门环保后门排毒,处理产业链根本不完整,老爷们看到废气废水废物被处理了就满意了,至于处理过后的产物怎么进一步处理,没人关心这个。别的不说,污水处理厂处理下来的污泥都哪儿去了?不想着把整个产业链做完整,成天就想着打断工业链条。

国内环保部门还有一个很恶心的事,危废处置的资质,要么在环保部门庇护下不出事,要出就是出大事,能坑害成千上万家守法经营的企业。

危废处置资质理论上可以申请,但实际上干这行的,或多或少都有环保部门关照,这导致一个地区,有资质的企业数量很少,要是能守法经营或者当地环保罩的住还好,要是出事罩不住就是坑害当地企业,数量就那么多,关停了企业的废弃物处理不了。

时环保部门睁一眼闭一眼,一旦撞枪口上,那就是停产,这些处理公司基本都是依靠资质垄断吃饭,他们不接活,企业就找不到接活的,废弃物就根本没办法处理,企业往往就陷入大面积停产状态。

要么不出事,真出就是大事,企业全被这种危废处理公司绑架了,一旦处理公司有事,企业全部被连累停产。

“环保风暴”的官僚主义野蛮秀之其它

2018年环保展基本都是卖监控设备的,卖处理设备、展示处理技术的倒没几家。不相信技术能解决问题,以关为应对手段,环保技术也得不到大的投资和发展的,因为都关了需求都变少了,还做啥啊,按理说越多的污染,就应该有越先进的环保技术和手段去应对,但要是关的思路,环保也发展不快的,不需要处理了,关了就完了。

环保督察引起千厂停产,除了地方政府怕事,还有别的原因,我举例说明。譬如说垃圾填埋场吧,一个城市一般就一个国有的,一旦因为环保因素超标停产,那环卫部门就只能放慢垃圾清理速度,垃圾堆放在中转站,板子朝填埋场打,承受的却是老百姓。

这就是白左小清新思想一刀切,都不认识到自从世界上有了人类以后就不存在绝对环保,钻木取火也不能算环保,因为烧木头产生的烟也算废气。和烧煤排放出来的废气区别不是很大,煤不也是木头变的。

环保应该是政府服务型产业+税收强制性结合的稳增长部门。对工业废水、废渣要严格治理。不是一关一罚了之,而是要按照工业化的要求看看产业的代价,确定保留工业目录。

然后政府和社会一起出资形成环保废物统一处理联合企业。(这样政府还能赚一笔)。规定符合条件和配额的废水废渣,统一交给环处联合体处理无害化。收一笔环保治理费。超额的多收,不超的少收。如果违规的,税收罚一大笔。这样大家都有钱赚,都能活。

现在是合理分摊治理。不治理不收。大家就会一起想办法。政府想着怎么治理收钱,企业想怎么减排少收。

什么过剩产能之类的屁话,要么你压缩、衰退、失业,要么有新技术革命,而且是立马拉动大片产业链,现在缺的不是搞钱和搞超越发达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的本事,而是把钱变为先进生产力的本事。钱都去了花里胡哨的有模式的地方,扎扎实实做技术的都被资本抛弃。另外,看看英国白皮咋干的:航海-开辟新市场地区-建立殖民地点--倾销产品-回笼资源-再生产,如果谁不买咱的东西,就打丫挺的。再看看天朝干了啥?我们是世界工厂,我们什么都便宜,招商啦!洋人快来买吧?咋了?你们不买?什么你们政府反华就是不买我们的产品?呜呜呜,那我们咋办,先关了工厂吧,产能过剩了。真是洋奴哲学。这伙人搞经济,毫无思路可言,就是帮傻逼。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19.html

继续阅读: 环保 官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