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莫名其妙沉迷足球根源是媒体建构、复杂共谋

作者:郭松民 来处:郭松民公众号 点击:2018-06-23 16:57:05

有些中国球迷(不是全部)有可怜的、扭曲的自豪感,他们非常渴望自豪,但又实在没有什么可自豪的,于是就只能在虚构的不懂足球的“老婆”身上去寻找自豪了,这种自豪就不能不是可怜的、扭曲的,距离变态也只有一步之遥。

尽管中国足球队与本届世界杯完全无缘,但中国仍然以4万多张门票跻身购票前十名的国家之列。

大家都在说,中国除了国足没去,其他都去了。考虑到中国球迷的需要,前两天,始发武汉的中欧班列,甚至向莫斯科运去了10万只小龙虾。

这4万多中国球迷,的确非常迷恋世界杯。但在莫斯科,他们是纯粹的背景,是不知道哪个国家球队的义务啦啦队。

他们是值得同情的,就像那些永远不能结婚的屌丝,只能靠在窗外偷听别人的新婚之夜获得满足。

这真是令人费解的悖论——

我们有着最糟糕的足球纪录,却有着世界最庞大、最热诚的足球球迷群体。

截止到2016年12月,中国男足在历史上只有一次,在前南斯拉夫教练米卢的带领下,加上一些偶然因素,获得了世界杯的出线权,入围2002年韩日世界杯。

但这次出线,简直比没有出线更糟。中国队在世界杯赛上的表现,可以用“惨遭蹂躏”来形容——3战皆负,净吞9球,1球未进,小组垫底被淘汰。

中国是获得过奥运金牌总数第一的国家,中国是全民健身运动取得不俗成绩的国家,中国的体育人口总数位居世界第一,中国人的健康水平和人均寿命也位居世界的前列——但是,因为足球,我们如此在意又如此糟糕的足球,而获得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挫败感就变成了深深的自卑感,而在自卑感的驱使下,就做出了自取其辱的事。

2003年7月29日,中新社以《皇马众球星大肆搞笑 荣誉市民授证仪式变闹剧》报道了昆明市授予皇家马德里队球星荣誉市民证书的消息。

让我原文照录其中的两段——

整个颁证仪式,卡洛斯和罗纳尔多简直成了皇马的大活宝。当卡洛斯上台领证时,两人台上台下把搞笑演到了极至。只见卡洛斯非常严肃地走上台,就像意外获得了奥斯卡金像奖那样激动而深沉,他面无表情地与市长紧紧拥抱,随后又非常庄重地从市长手里接过了荣誉证书,把金钥匙高高地举过头顶,随后的卡洛斯却把礼仪小姐吓了一跳,在与市长拥抱后,他主动与这位小姐礼貌性地做了一个亲密的动作,然后卡洛斯连连向台下的队友们示意: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

卡洛斯的“表演”把台下的罗纳尔多逗得前仰后合,张大了嘴巴露出两颗兔牙,嗷嗷叫个不停,小贝不禁捂住了嘴巴,笑得“花枝乱颤”,麦克马纳曼更是夸张,一张典型英国英俊小生的脸变成了哈哈大笑的怪摸样。

在百度的“德州五中吧”里,一位明显是中学生的网友这样写道“我第一次为自己是个中国人感到深深的耻辱”。

 “荣誉市民”本是一种莫大荣誉,应该是接受者感到诚惶诚恐才合理。但这一次,昆明市却带着一种唯恐高攀不上的心情,把它作为廉价的小礼品送了出去。

皇马到昆明,纯粹是为了一次商业比赛。这些球星,无论大罗小贝还是卡洛斯,对昆明都没有任何贡献,昆明市哈着他们,双手奉上“荣誉市民”的头衔,还忍受他们的嘲弄,无非是因为他们头上有“足球巨星”的光环。

很可能,足球并不是一种适合东亚地区黄种人发挥自身优势与天赋的运动,就像黑人不适合游泳,却长于短跑一样。

研究表明,亚洲的绝大多数人种属于蒙古人种。与欧罗巴人种相比,黄种人身材低、体重轻,绝对力量和绝对速度不占优势,其天赋主要集中在与灵巧、技 能和心智等有关的项目方面。

中国人无论男女,身高、体重等诸多指标都落后于欧洲人,但在坐高和头宽方面则又高于欧洲人。这些特征,极大地限制了中国人在速度、弹跳,在田径、大球(尤其是足球)方面取胜,但为从事灵巧、平衡或柔摔等各种“短、平、快”项目提供了方便。

韩、日足球队在亚洲算是不错了,但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属于二、三流水平,他们不仅不能证明黄种人擅长足球,反而证明了黄种人不擅长足球。

我们为什么着迷于、狂热于、沉醉于一项我们并不擅长的运动呢?难道仅仅是为了从中获得挫败感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像美国人那样,虽然也踢足球,但最沉迷的,却是篮球、棒球等自己最擅长的项目?

我不反对玩足球。玩足球,我们自己踢的开心就行,用作体育锻炼也可以,但不必把世界杯作为目标。在足球上和日耳曼人、拉丁人一争高下,等于以己之短击人之长,傻瓜才这么干。

苏联人善饮。米高扬到西柏坡炫耀酒量,毛主席就和他比吃辣椒,这才叫智慧。

和乒乓球不同,中国人在足球上,没有任何光荣战绩。

中国人对足球的沉迷,客观地说,是被媒体建构出来!在这种建构背后,很可能存在某种“复杂的共谋”。

七十年代我们最着迷的运动是乒乓球;八十年代我们最着迷的运动是排球。这些运动都曾经带给中国人无尽的自豪感和自我认同感!

想到这些比赛,我们就确认:我们是冠军!

九十年代之后,足球忽然成了事实上的“中国第一运动”。 在媒体的忽悠下,大家糊里糊涂地感觉好像不热足球就不是主流文明似的,无尽的热情和资源投入进去了,收获的却只有失败。

想到足球,我们就会想到:我们不行,我们是失败者!真的,为什么我们如此迷恋足球?是应该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炎黄之家womenjia.org注:本文原标题为《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延伸阅读:追问中国国足失败的技术性原因——《中国足球没好苗子原因是培养选拔体系市场化、腐败化

 

网友评论:

国际足球资本财团的商业谋略,先是免费把意大利甲级联赛在中国最大电视台播出,随后是欧洲五大联赛,培养受众群,等到一定规模又要收费。随着观众规模越来越大,又把附加的东西推向中国,球星、球衣、欧洲文化……这一切都是经济与文化渗透。国际资本家的好手段!

运动项目本没有高底贵贱之分,喜欢就好,康健身体是目的。打太极练武术和玩瑜伽练跆拳道都是为了强身健体愉悦身心。对足球的狂热是非理性的。此外,足球作为一个产业,商业化运作是一种资本的需求。

现代商业化的“俱乐部”式运作的各种事物,尤其是足球、篮球,是资本狂欢的盛宴。已经失去了事物的本来面目和意义,成为资本的游戏……

国人的足球热情实际上是被媒体舆论炒起来的。不过以前的话可能真的是为了看球,但时至今日,世界杯对于中国更像是一场赌球的盛宴了!像前几天德国队败北,大家讨论的并不是德国为什么发挥失常了,而是又有一大堆人要跳楼了(因为赌球输了),有趣的是,这几年的赌球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有民间“非法”赌球,许多官方“合法”渠道也开始加入赌球大军,纷纷开设赌球彩票窗口。——这是多么病态

美国人最喜欢的是篮球、棒球、冰球、橄榄球,中国人骨子里被资本和买办奴役而不自知,央视也难辞其咎!其实很多都体现了资本的力量,什么时候转向政治?恐怕是毛主席预言的第四代了!

那帮狂热的球迷们自己从来不踢球却如此迷恋足球比赛,简直和心理扭曲的太监没有区别。

九十年代之后,足球忽然成了事实上的“中国第一运动”,成功地把中国人民在乒乓球和排球上的自豪感转移到足球的自悲感上,让我们以己之短去击人之长。当前,认识到这点极为重要。

非常赞同郭老师的观点,中国人现在就是让人牵着鼻子走,崇洋媚外蔚然成风,不光体育界,文艺界也一样,本来中国歌曲和舞蹈都是非常柔美而抒情的,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无理论唱歌还是跳舞都是可以表现故事情节的,比如洗衣歌,丰收舞,我们都是神枪手等太多了,歌曲就不用说了,一曲一个调,一首歌就可以是一个故事,现在可到好,千曲同调,全都一个内容,前面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后面一群人张牙舞爪群魔乱舞,台下乌洋乌洋的一堆人跟着歇斯底里,你说人家黑人在台上拧还挺好看,那是人家的特色,你在台上蹦哒就不像那么回事,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特质所决定的,本来就不是我们中国人擅长的东西,有必要那么狂热的追捧吗?

中国足球是中国人奴性的最好表现,明明不擅长并且很差劲,只因为是西方社会主导的所谓世界第一运动,主子喜欢玩的,奴才再不行也百折不挠,其实就是渴望认同,渴望在人家主导的系统里表现。南美是明白足球的殖民传播意义的,所以他们的洲际冠军杯叫南美解放者杯

毛主席伟大,站得高看得远:“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后来嘛,呵呵……

媒体导向所表现出的官僚媚洋,进而导致被精神殖民的所产生地变裂结果。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25.html

继续阅读: 洗脑 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