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你妈的上层社会——快手抖音让草根自己就能玩得美滋滋

作者:张颐武 来处:张颐武公众号 点击:2018-06-24 16:50:16

“他的粉丝体量达到了400万,但他没有把流量变现,这在整个平台上是比较少见的。你不要用北京五环的逻辑去推测他。这几年在快手,我接触了很多用户,他们并不是以一种世俗的成功主义去指导生活的。”而这种和世俗的成功主义不同的东西是什么?或许是希望被看见——将那些普通人的古怪、笨拙、有些可笑的固执,还有不合时宜的梦想真的袒露出来,被看见,被理解。

(张颐武本文原标题为《从“抖音”等的流行谈起:释放网络“亚文化”的积极作用》,此处标题为炎黄网自拟,与张颐武老师无关)最近一段时间,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应用迅速爆红,成为这两年最流行的一种新的文化形态,也成为互联网的重要的流行趋势。这些短视频以一种片断化的方式呈现一些草根个体的表演,却成为了最近最流行的大众文化的一部分。

这种片断化的短视频,往往是一种偶发式、有某种即兴性的表演的记录。这些表演其实形式随意,花样繁多,内容也相当芜杂,往往以模仿流行歌曲等的“秀”作为基础,但其中心是一种对于趣味性的追求,一种片断的、瞬间性的“流”状的生活记录的“表演性”的展开。

短小的片断并不追求很深的意义,而是大量的这种趣味性的片断充斥应用之中,大量的短小视频所追求的是某种片刻的“感觉”,其展现的趣味常常是今天常说的“爽”和“萌”。这当然说不上是高雅的趣味,其形态也非常不稳定,但确实是突然兴起并有某种“主流化”趋势的现象,其展现的活力值得社会关切。

这些新的流行的网络的新文化形态和过往的许多流行文化其实有所差异,这种流行文化形态是来自我们经常说的三四五线城市或大城市里并非主流的“草根”年轻人,也就是常常被称为“小镇青年”的年轻人的趣味所在,也可以被视为是一种独特的“亚文化”,原来是一种特定的群体的趣味的表达。

这种三四五线或大城市里并非主流的年轻人的独特“亚文化”其实已存在一段时间,但其原来处于一种在自己的“圈子”里流行的形态,这些短视频的爱好者也就是相对沉默的存在,随着这些人的迅速地“中等收入者”化,他们的文化消费的能力和影响日益凸显,他们的文化上的发言权也增大了,这种短视频的爆发式的崛起,其实就是这种新的影响力的表征。这可以说是一种相对“草根”的形态突然主流化。

由于互联网的应用的普及和扁平化,这种趣味突然变成了社会的流行,原来文化主流的青年也已经参与其间,也引起了主流媒体的介入。原来和主流文化平行发展的这些文化形态有了更多的能见度。

这种趣味一方面有其轻松,让在生活中有压力的年轻人减压和休闲的功能,展现了某种文化活力。另一方面,也有些有意味、有意思的视频出现。

当然其形态比较丰富的同时也有芜杂的一面,有些消极面暴露出来,受到社会的正当的批评和相关部门的监管,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亚文化”就有其常见的趣味并不高雅的一面,甚至有些是粗鄙不当的,当然必然地要有所监管和监督。无论媒体、社会或公众的监督和批评都有积极意义。

当然,这种“亚文化”也有其具有活力和积极性的一面。一方面它所表现的一些积极的内容,所传播的“正能量”能够和主流文化相兼容,也能够让青少年群体的喜闻乐见,能够对于他们的社会认同起到积极的作用。能够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参与社会,化解其焦虑和压力的同时,也能够让让他们获得一种正面的力量。这还是积极的。也是大众文化的积极意义的所在。

另一方面,这种新的,为青少年所喜爱的形式,也是本土互联网企业在借鉴中创新,从而出现的一种具有一定的表现力的独特的大众文化新形式。它也是中国互联网的活力的展现。

这种形式现在看还是比较粗糙的,存在不少问题和缺陷,但已经展现了自身的某种生命力,具体的某个应用不一定能够持续,但这样的青少年所喜爱的文化形式却也是某种新的文化的潜能和可能性的出现。

在文化史上,历来有文野之分,一面是社会总是要追求文化的提升,追求更高的艺术的展现,文艺精致化的提升的功能是极为重要的。另一面,也要从民间的,草根的文化中汲取有生命力的东西来丰富文化本身。

文要提升野,野要丰富文。这样的规律也是文艺发展的必然。这种短视频的流行可以说就是一种来自民间的“野”,它保留了不少草根年轻人的文化上的活力,当然需要有效地遏制其消极面,但也要让其有积极意义的方面能够在社会主流中得到自己的有效的提升,能够更好地发挥其功能,让其能够更好地传播正能量。

最近25家央企进驻抖音等努力显然是非常积极的,也会发挥正面的作用。 通过社会、用户、互联网企业的自觉的提升和监管的加强等,这种文化形式的积极方面会有更好的体现。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阅读笔记:去你妈的上层社会——快手抖音让草根自己就能玩得美滋滋

更直白的说,快手抖音流行可以视为草根民众对上层社会精英文化的抵抗,无论是官方叙事,还是白领中产公知的那套精英叙事,意味着文化传播真正从B2C模式走向P2P的伙伴对伙伴模式。

精英文化长期以来漠视草根民众,不了解其在经历什么,想什么,也没有兴趣与他们对话,包括之后的web2.0时代的微博,也变成少数人物的秀场,广大草根民众账号只能成为背景观众。

快手抖音的流行,则起到两个作用:

让草根民众自己成为主角:每个人都能很方便拍摄上传自己的生活记录,展示给公众,有了传播可能性,司机、农民、养蜂人、木匠等等,我们都能看到各种职业的人,拥有几万、几十万名粉丝,这是传统精英统治的文化圈做不到的。

让草根民众中的一员成为明星:快手抖音里的“明星”,极少传统精英主角,而基本都是草根民众的一员。也就是说,草根民众不再匍匐在精英群体下面,无条件膜拜接受其文化,而是开始自我创造并形成下里巴人文化圈,自成体系,拥有强劲生命力,自豪的宣称:“老子可以不跟你玩,老子自己就能玩得美滋滋。”

官方近期对快手抖音的打压,既是因为新事物出自底层,没有背景,没有权力支撑,是好欺负的对象,也是主流精英文化的警惕和反击。互联网解放了信息,也解放了传播,当互联网越来越进入深水区时,一场平民革命已经势不可挡。

如此庞大群体的生产力得到解放,自由生长,焕发出的能量会很惊人。比如抖音里呈现的无尽丰富中国人平民生活,会让中国之外的人也很着迷,传统少数人控制的文化传播,很难达到这种效果。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31.html

继续阅读: 阶级 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