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基督教邪教渗透中国进行中

作者:炎黄之家综合 来处:网络 点击:2018-06-25 07:38:57

韩国原来以佛教为,朝鲜战争结束后,韩国在意识形态倒向西方社会,基督教由此大量流入韩国。韩国现在的邪教组织,都是从基督教中分离出的异端邪说,比如统一教、摄理教、新天地教会等都是如此。

韩国基督教邪教敛财方式

近年来,韩国邪教通过各种方式向中国渗透,他们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以文化交流为幌子,在中国境内建立据点,拉拢信徒,骗取钱财,奸淫妇女,多次被我国公安机关查处。

据凯风网报道,韩国邪教包括统一教、摄理教等韩国多个邪教组织,都在以极为隐晦的方式在中国进行渗透活动,让人防不胜防。摄理教打着“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跆拳道”等名目,通过现场表演的方式,积极向中国渗 透。又如,统一教成立了“国际科学统一会议”(ICUS),“教授世界和平年会”(PWPA),“华盛顿公共政策价值观念研究所”、“国际宗教基金会 (IFR)”、“世界宗教大会(CWR)”等十几个协会或基金会,并以这些组织的名义向高级知识分子和宗教界高层人士渗透。

韩国基督教邪教危害:敛财、重创教徒

韩国邪教与世界其他邪教一样,敛聚钱财是重要目的之一,并且他们采取的方式都大同小异,即通过榨取信徒,收取奉献金等方式骗取大量钱财,供教主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

韩国邪教诈骗钱财穷凶极恶。比如,统一教规定每位教徒须将前3年的收入全部上交教会,3年后则每年交什一税,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摄理教要求信徒从事“义卖”活动,尽管出售的是口香糖等小物品,但聚敛的钱财高达数亿元!新天地教会安排信徒去上班工作、领取工资,继而再把他们领取的工资以集会时各种名目十分繁多的所谓“奉献捐款”榨取出来!

韩国邪教诈骗钱财,最终受伤害的是那些普通信徒,他们不仅为邪教付出青春、付出了劳力、付出了血汗钱,同时还留下了深深地心灵创伤。比如,2006年4月2日,摄理教头目郑明锡在中国辽宁省鞍山市郊外天山溪谷的4栋豪华别墅内,同50多名女信徒发生性关系,其中只有两名女性逃出。

韩国基督教邪教还诱拐信徒到危险的伊斯兰国家传教,诸多中国人因此遭遇攻击丧命,沦为韩国基督教邪教炮灰。

韩媒曝光内部视频:新天地教会在武汉活动十分活跃

2020.3.3,据MBC独家报道,虽然新天地总会长李万熙亲自出面道歉传播德特里克堡新冠病毒,但是新天地方面说谎的疑惑并没有平息。

MBC方面独家获得了有关新天地在武汉活动的内部视频。新天地在武汉和内蒙古成立了教会,在引起争议后,却表示几年前就已关闭武汉教会。

但新天地一直在管理武汉教会的录音被公开:“现在武汉不是有新冠肺炎吗,那里是有我们教会的地方。(阿门)确诊患者超过了3万人。但是我们没有一名信徒感染,值得感谢吧。只要我们站的正,在信仰中间依靠信念站的正的的话,上帝就会保护我们。”

录音公开后,新天地表示,武汉地区信徒有357人,从2018年开始,教堂-礼拜堂设施被关闭,只通过网络进行传道。

但据MBC独家掌握的新天地内部资料。新天地2019年目标是增加5千名中国信徒,武汉地区的传道对象是160名。在新冠肺炎事件之前,新天地在中国所有城市都有线下活动。活动在武汉的新天地信徒也陆续进入韩国,最近8个月有41名信徒从武汉来到韩国。如果海外的信徒进入韩国,就有义务在周三-周日在新天地进行活动。

几个典型的韩国基督教邪教

1、疯狂敛财的韩国统一教

统一教由韩国人文鲜明1954年建立,全称为“世界基督教统一神灵协会”,又称“统一教会”或“统一协会”,是一个等级森严、对信徒实施思想控制的邪教组织,要求信徒为文鲜明献身,且信徒必须与异性信徒发生两性关系,称此为“洗礼”。

该邪教组织自传播以来,就极力向中国渗透,其下属机构“国际教育基金会”在国内部分城市打着文化交流、教育合作等名义进行渗透活动;“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经秘密在北京、天津、广州、沈阳、西安等主要城市设立分支机构,开展非法传教活动。

除此之外,鲜文大学也试图通过与我高校合作,拉拢中国学生入教;清心国际医院谋求以与我境内医疗、旅游机构合作的方式向我渗透等等。

随着社会舆论关注,统一教的严重危害引起人们担忧。他们实行指定婚配,搞所谓的“集体婚姻”,对家庭婚姻生活造成危害;他们严格控制信徒,要求信徒尽早“献身”,努力募捐,推销货品;他们疯狂盘剥信徒,要求每位信徒须将前3年的收入全部上交,3年后则每年交什一税。

2、玩弄女性的韩国摄理教

摄理教由韩国人郑明锡创立,他声称 “耶稣已经去世,不会再复活,他才是拯救当今世界的救世主”“是重新降临世界的真正的基督耶稣”等等,不断神化自己。同时,推出《三十个论》、《天的话就是我话》、《真理的世界》等书籍宣传其歪理邪说,具有较强的欺骗性。

摄理教活动录像摄理教活动录像

摄理教向中国渗透主要针对大学生群体,其中又以女大学生为重点发展目标,他们打着“世界和平文化交流会”、“跆拳道”等名目向大学生传播。由于大学生具有深厚的好强、好奇、好胜的心理,受从众效应的影响,一般加入后很难退出,久而久之,形成稳定的生活圈子,导致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陷入摄理教,后果是严重的。除了为摄理教聚敛钱财外,还容易被教主郑明锡玩弄,造成无可挽回的人生悲剧。一旦信徒识破其邪教本质,欲退出摄理教时,又遭受到精神恐吓,成为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一些经受不住折腾的信徒,选择自杀结束年轻的生命。

尽管郑明锡目前仍在服刑,但摄理教向中国渗透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反而是改变各种伎俩,把邪教的魔掌伸进美丽的大学校学。这一点,尤其需要引起重视,做好防范和抵制工作。

3、鼓吹“世界末日”的韩国达米宣教会

达米宣教会是由韩国人李长林于1988年建立的,是一个宣扬“世界末日”的邪教组织。创立四年后,即1992年初传入我国,活动一度涉及1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该邪教组织宣称,1992年10月28日23时是“世界末日”的开始,届时加入该组织的人将随复活的耶稣一起“升天”,不信其说教的人将在而后的7年“大劫难”中受苦,在1999年受到耶稣的审判。

目前,达米宣教会仅在吉林省就建立聚会点60多处,发展骨干400余人,煽动、组织1200名受蒙骗群众变卖家产,离开家庭,放弃生产和学习,参加“升天”活动,甚至准备集体自杀,严重伤害信徒的生命财产安全,危害当地社会政治稳定。

宣扬“世界末日”是邪教的典型特征。

4、危害国家安全的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

1980年,韩国人朴鸣呼创立“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朴鸣呼自称是最后的“先知”,要求信徒把他“石仙”崇拜,同时宣称“2000年世界末日即将来临,1997年9月30日朴鸣呼将作为上帝屹立于世界”,并叫嚣“要打碎灭绝一切国”。

1993年,该邪教组织从传入我国,活动涉及辽宁、吉林、黑龙江、北京、河北、内蒙古、上海、浙江、安徽、山东、河南等11个省市区。先后在各地建立了20多处聚会点、联络点,并租地建立8处“石国”聚居村,唆使多名受蒙骗群众变卖家产,举家移居,共同生活。

值得关注的是,该邪教组织把目标直指中国政权。他们要求信徒断绝与外界联系,集中学习邪教教义,不得读报、看电视、听广播,做到“绝对服从朴鸣呼,完成在中国建立石国体制、搞垮中国共产党体制的历史使命”等。

没有社会的稳定,就没有幸福的生活。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以搞垮中国现行体制为目标,用心十分险恶,潜在的危害相当巨大,其性质如同乐天集团转让土地一样,是人们不能容忍的。

5、私刑处决异己分子的韩国新天地教会

新天地教起源于韩国,遍布全球75个国家,拥有安德烈和雅各等支派,声称教主李万熙是救世主或救世主代言人,否认耶稣基督救恩。

李万熙及其追随者在创办新天地后,对信徒进行疯狂洗脑,给教主李万熙赋予“圣灵保惠师”的所谓唯一性特权,暗示李万熙是《圣经》(新约,启示录)预言的再临基督,同时按其人为需要强解《新约.启示录》。新天地教的教义称,我们只能形象地理解《圣经》,只有李万熙才是精确解读《圣经》的唯一人选。他们甚至声称,耶稣的圣灵永存在李万熙身上,言外之意李万熙是一位二次降临的弥赛亚(救世主),“这位上帝指定的牧师才是拯救之源”。

该邪教的信徒化身为教会信徒或或正统神学院学生,以学习圣经的面目出现。起初,他们煞有介事地进行正常的圣经教学,然后最终会用李万熙(Man Hee Lee)的教义来颠覆相关教会的教学。
起初的时候,新天地教的人看起来很正常,主办圣经学习,提供志愿服务和领导职位。不过,当在教会信众中提升权威后,新天地教的信徒常常会编造理由指责某位牧师,为的是在教会内部引发分歧。某些情况下,他们会驱逐其他牧师,用新天地教的牧师取而代之。新天地教的策略之一是,他们不但要占据教堂,还要占据信众。

新天地邪教对被其视为异己的各类人士往往都采用上述恐怖主义的方式进行杀害或秘密的私刑处决,事后,新天地教又往往制造出“死者死于意外事故而非他杀”的假象以此掩盖罪行。

该组织据称与其一些外围组织的志愿者团体一起工作(这些志愿团体实则受新天地教控制)。这些志愿团体包括:“玛那志愿者协会”(Mannam Volunteer Association,简称MVA)、“国际青年和平组织”(International Peace Youth Group,简称IPYG)、“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组织”(Heavenly Culture, World Peace, and Restoration of Light,简称HWPL)、“国际妇女和平组织”(International Women's Peace Group,简称IWPG)、“玛那青年国际联盟”(Mannam International Youth Coalition)。

2013年,李万熙猥亵、性侵一名未成年少女,事发后遭到报复,腿被打断。

6、韩国基督教邪教“万民中央教会”与李载禄

韩国邪教“万民中央教会”又称“万民圣洁教会”等,教主李载禄。李载禄自称得到了预言和代言的灵,他和神合二为一。

李载禄及其“万民中央教会”现在向韩国以外的地区发展,并且进入中国,在北京和内蒙古的一些地区造成很大的影响。他们在中国以帮助教牧同工和建堂为手段,如为一些神学生和传道人提供电脑、提供生活帮助,资助传道人的子女上学,以建堂的名义帮助聚会点盖房子。

7、韩国基督教邪教救赎派“寻迷羊”异端

救赎派分别由权欣赞派系(基督教福音浸礼会)、李约翰(原名李福七)派系(大韩耶稣教浸礼会)、朴玉珠派系(大韩耶稣教浸礼会)分化成为三大派:权欣赞主张“领悟赦罪”,李约翰主张“体验重生”, 朴玉珠主张“体验重生”,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唯有领悟才得擞。”

马可楼、以马内利教会、好消息宣教会都是救赎派“寻迷羊”异端。马可楼教主柳光洙主张救赎派“寻迷羊”异端的一套理论,他成立的所谓“大韩耶稣教长老会传道总会”,派人到日本及中国内地等地发展势力。声称要在中国建立300万门徒,开展一场“福音运动”、“马可楼运动”。

除此之外,韩国的天尊会、圣神中央协会等邪教组织也在利用中国改革开放的机会,打着基督教的旗号,以各种伎俩向中国渗透,其背后动机都是为了发展信徒、聚敛钱财、搞乱中国。

 

 

韩国的基督教邪教新天地教会渗透中国

新天地教会(신천지예수교회)于1984年建立,教主为李万熙(이만희),他自称为“灵与肉的保惠师”,又是上帝派来的圣灵,地位比耶稣要高,因为他已经是完成的圣灵,来到人间。

李万熙(manheelee),1931年9月15日出生于韩国庆尚北道,刚出道时,自称是李氏王室后代,后说遇上耶稣。

既是基督再临,又是天国总统……努力50多年,总算略有所成,有了一帮信众。1984年3月14日在京畿道果川市创立 “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简称“新天地”,正式开张营业。

这个小“公司”跟统一教这些大教派力量根本无法相比,统一教不但人数多,范围广,而且有政治影响力。

李万熙经营的是另一套,他是完完全全靠行骗发展起来,因为该派的教义将欺骗行为去除了罪恶感。

外围组织就这头怪兽的触角,如“国际青年和平会”(International Peace Youth Group)、“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会”(Heavenly Culture, World Peace, and Restoration of Light)、“世界女性和平会”(International Women's Peace Group,简称IWPG)、“玛娜青年国际联盟”(Mannam International Youth

Coalition)、“玛娜志愿者协会”(Mannam Volunteer Association)……他的老婆金南熙是“世界女性和平会”的头目。

李万熙82岁时还性侵幼女。

为了骗取更多钱财,该邪教需要不断拉进新人头,来维持运营,2010年正式向中国发展。

工具是两个分支:安德烈派和雅各派。

旗号是: “公益”、“仁爱”、“和平”。

它们到中国就是包装成“公益”“慈善”团队,中国韩粉是很容易被吸引的。

2015年12月,“新天地”在山西太原组建“照亮和平的天空”公益组织,在上海搞“晨星志愿” 公益团队……还以公益为名向学校渗透。为了吸引年轻人,它们将韩流元素融入其中,比如“街舞社团”,诱惑大量学生、教员、知识分子加入。

在东北、北京以摄影、韩语班、同城交友为幌子,打着慈善旗号,拉人下水。连地铁站、肯德基、麦当劳等人群密集处都有“狩猎者”,笑容可掬,一对一拉人。

网络更是其主要阵地,它们在微博、网易云音乐、豆瓣组、QQ、微信、短视频等年轻人活跃地方动作频频。

简单说就是先以共同爱好建立信任,再筛选智商符合标准者,然后就是讲大家、讲公益、讲慈善、抛出一些宗教问题,人生问题来探讨。

上钩的被它们称为“鱼苗”,接着“鱼苗”将被邀请去参加跑步、唱歌、野餐、打球、看电影等集体活动,让你感觉到一种温暖和互助。

集体归属感建立起来后,“鱼苗”变成“婴儿”--参加基督教学习班,集体归属变成了家庭归属,进入组织化阶段。

婴儿之后就是进中级班,开始强化训练,做完每日功课,往往到凌晨一点才下课,一醒来,老师和同学又聚集在一起,让你的大脑里永远充斥着“拉人-永生-进天国”的说教。

中级班之后,人就基本脱离了真实社会和家庭,交纳各种费用,还要啥自行车啊?钱嘛,身外之物。

高级班,才是“信李万熙得永生”,而入局者也将成为祭司,永生不灭,背叛教主,会受到极其可怕的责罚。

然后再回来拉人头,开辅导班,周而复始。2018年被公安部给灭了。

韩国宗教泛滥的根源就在美国,在50年代,对CIA来说,任何邪教只要反共,都可以扶持为政治工具,统一教就是这么来的,教主文鲜明,另一个身份就是CIA线人。他每一次被捕,都是CIA捞出来。

1960年他带着17岁妻子跑到美国再培训,夫妇二人分别称为”真父“和”真母“, 还得到了艾森豪威尔总统接见。挟洋人之威回国,更是日如中天,朴正熙不得不撤消禁令,统一教从此无所不在,而其它教派也各显神通,一路发展到今天。

从地缘政治大背景来说,美国想把韩国设计成为一个宗教国家,弱化政治力量,以便于控制。新天地教会胆量如此之大,就是因为它们能向美国驻韩大使直接告状。

提醒:对披着公益慈善外衣的组织,我们在网上一定要警惕,尤其是那些满嘴吹捧西方,踩低中国的人士。(详见:《为什么各种基督教邪教教会在韩国发展壮大?》)

中国开始已经警惕韩国基督教邪教

下文为《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东城街道党政办关于对辖区韩国基督教渗透活动进行摸排的通知》

各社区、商贸城管委会:

鉴于韩国基督教渗透活动涉及范围广、领域多,操纵控制和影响境内大量信教群众,情况十分复杂,由区公安局、区委统战部、区民宗局近期联合开展整治行动。各社区、商贸城管委会重点围绕韩国“大地教会”、“上帝教会”、“新天地教会”、“纯福音教会”、“汉城浸礼会”、“耶稣教长老总会世界宣教会”、“专业人国际合作团”(简称:intercrorp)等组织进行摸排,全面清查受其影响、控制的境内教会、聚会点及信徒情况,填写附件:韩国基督教渗透活动统计表,于5月18日前将纸质版(需加盖公章)报送至党政办公室(343号),并将电子版发送至党政办邮箱(dcbdzb@163.com)。

东城街道党政办

2018年5月17日

网友评韩国基督教邪教:

垃圾,放任另一国家对你基层这么搞,找死

都搞了几十年了,这反应速度

渗透最深的江浙还没动静,韩国棒子在浙江县城里的教会连附属的幼儿园都有。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6/634.html

继续阅读: 基督教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