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揭示资本主义吃人罪恶

作者:火草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07-07 20:28:54

现实主义电影《我不是药神》揭示的社会残酷剖面,矛头指向“贪婪的药厂”,这种常规解读被药物业内人士反驳,指专利保护高药价,药厂才有动力研发药物。事实是,药厂更大支出是销售,西方药企巨头研发支出约为收入的15%,仅为销售支出的一半。

他们的辩解表面上有点道理,却又间凸显,《我不是药神》本质上是揭示资本主义吃人罪恶,在资本主义社会下,健康和人命都进入资本利润循环,以营利为目的的资本主义市场模式会如何践踏生命。

在资本主义的专利和药物生命周期里,资本研发药物动机是牟利,人命健康只是利润计算之外无关紧要的因素。

所以这件事本质上还是主义的问题。

近三四十年的中国急速转向野蛮资本主义,问题如毛,当然,别跪舔白皮,米国人也被逼着跑到古巴去治病,被夹断腿后一边呼救一边哭着不让叫救护车,因为她付不起费。

所以,这不是中国与米国哪个好坏的问题,而是资本阴影笼罩世界的问题。

中国的对外开放,潜意识就是向美国学习,美国高价医药产业即使在西方世界里都最糟糕,中国已经学习了过来。

为什么资本主义印度都能够为了民众生命健康,最大程度利用强制许可制度,社会主义中国却长期漠视国民因没钱服药而死去?这是哪门子的社会主义?所以嘛,《承认现实吧,不要将中国伪装成马克思主义,不要说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

TRIPS协议第31条规定:某一成员国处于紧急状态或其他极端紧迫状态时,可以不受有关于拒绝许可条件的约束,授予强制许可,但必须在合理的时间内尽快通知权利持有人。该类许可涵盖了国家出现紧急状态(如战争)、非常情况(如传染型流行疾病)、为了维护公共利益(如公共健康出现问题)的需要的三种情况下,一国专利行政主管部门可以视情况给予符合条件的申请人实施发明专利的强制许可。也就是说在很多特殊情况下,是可以突破专利制度,强制允许别人仿制药品救人命的。

所以就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会那么心甘情愿让市场和资本来主导健康甚至是人命?另一种世界是不是可能的?

这种更深层思考和讨论不会成为公众舆论中心,中国的资本主义已经尾大不掉,既得利益资产阶级权贵集团全面掌握社会资源,大肆叫嚣医药市场化、私有化时,大资产阶级会努力把这部电影的讨论,局限于高药价本身的“问题”,努力遮蔽一切“危险的主义”之讨论——比如后面郭松民老师所言。

不关注问题背后的主义,问题根本无从解决。这就是当今中国诸多问题的现实。

大资产阶级试图屏蔽左翼,但大资产阶级的阶级利益,使其必须也只能制造出适合产生左翼的土壤。

过去三四十年,我们曾鄙视这种左翼视角,惨烈现实却又教育着当下中国人。

【观点】郭松民:《我不是药神》之人如何才能是人?  

(来源:郭松民老师公众号,见链接)

《我不是药神》是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

《我不是药神》之所以优秀,不是因为表现了“人性”,而是因为揭示了一个事实。

在一个有着社会主义前史的国家里,这个事实本来是一个应该尽人皆知的的常识,但在今天的主流话语中却被遮蔽的严严实实。

这个事实就是——

资本主义是一个高度异化的反对大多数人的机制。在这种机制下,人不再是人,生命权不是与生俱来、不言而喻的,人只有在能够给资本带来利润的时候才有生存权,人的健康和生命都只能在满足利润需要的前提下才值得保护。

沉默已久的著名司机韩寒,似乎出于某种本能,跳出来说了一番大意是这样的话:如果不让药企赚钱,则药企就没有动力研发新药。

这似乎是说,你如果不让资本这头怪兽吃人,它就不能救你!

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1972年,屠呦呦率领的攻关组发现了青蒿素,这和追逐的利润的动机毫无关系。

屠呦呦们的动机只有一个,找到治疗疟疾的新药,帮助人民解除病痛。

她们的成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被无偿地使用到临床治疗中去了。

屠呦呦证明:不吃人,完全可以救人!

还有,五十年代普遍存在于南方水乡的血吸虫病,并没有成为药企和医生发财的机会,对血吸虫病的治疗,一开始是以极低廉的价格提供的,后来是完全免费的。

社会主义的原则是为使用价值而生产。药物就是用来给人治病的,粮食就是给人吃的,不会因为利润的理由拒绝治病救人。

只要能够超出资本主义“利润第一”的狭隘眼光,我们就会发现,在社会主义的制度安排下,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就会真正技术和知识的主人,让技术和知识为人类自身服务、为大多数人服务,而不会成为少数人压迫多数人工具。

影片最后有一个光明的尾巴,似乎抗癌药的问题已经解决了。

但其实大家都明白,不改变资本主义的异化机制,就不能改变大多数人被奴役、被榨取的命运——这一点在房地产行业甚至可以看得更清楚。

影片中,警方和跨国药企的关系就更耐人寻味了。

警方查处假药的执法行动,其实已经和“保护人民利益”无关,而只和保护跨国药企的利益有关。

警方的成功破案,只能导致更多贫困患者的迅速死亡。

这一荒诞和错位是如此明显,无法掩饰,以至于使良心未泯的曹警官拒绝执行命令,最终放弃了侦查行动。也使假药贩子张长林觉得自己比警察更高尚,已成阶下之囚的他还敢藐视警察。

这里,我没有任何指责警方的意思。警察是无辜的,这种形格势禁的“机制”是他们无法抗拒的。

但警方的尴尬,却让我们蓦然发现了一个更加令人尴尬的事实——加入WTO的含义,“与国际接轨”的含义,保护知识产权的含义,其实就是一句话:“资本利益优先!”

影片到了最后,被押解服刑的程勇,在囚车中看到了无数病人在路边送他。

这是一个向《辛德勒名单》致敬的镜头。但正如辛德勒救不了犹太人那样,程勇这样的“好人”也救不了被资本奴役的亿万人。

克服资本主义的异化,恢复大多数人与生俱来的、毋庸置疑的生存权,我们需要跳出资本主义固有的思维框架,另辟蹊径。

今天,仍然只有革命导师的话能够带给我们最深刻的启发——

马克思说:只有当人把自己的力量组织成为社会力量并因而成为类的存在物的时候,人类解放才能实现。

恩格斯说:只有像人那样有意识地进行生产,而不是像分散的原子那样无意识地进行生产,才能终止一切人为的无根据的对立。

毛主席说: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观点】郭松民:《我不是药神》能否引领左翼电影新浪潮?

《我不是药神》是左翼进步电影。它具备了左翼电影基本特征——关注底层老百姓的命运,控诉资本的奴役与罪恶,不言而喻的诉求是指向社会主义的。

《钢的琴》、《暴雪将至》、《引爆者》、《缝纫机乐队》、《让子弹飞》可以被划为同一序列,对面是新右翼电影庞大、森严的序列。

新右翼电影共同特点是美化资本,丑化劳动者,膜拜权力,控诉革命,价值观是极其腐朽的,其秉持的历史观是唯心主义、精英史观。

《我不是药神》左翼的、批判现实主义的锋芒,会促使观众去思考真正值得思考的问题,并推动中国社会的改善。

左翼电影的特征是什么?以强烈的社会使命感展现民族危机,反映处于底层的工人、农民、妇女的命运,用电影艺术形式真实地再现当时的社会生活。

今天的中国,资本的力量借助政府招商引资的冲动,借助新自由主义话语的保护,已经变得空前强大,正如《药神》所表现的那样,资本可以合法地从绝症病人口袋里掏走最后一分钱,可以坐在局长办公室里督促公安人员抓捕损害其利益的人。

资本需要制约。制约资本的力量,除了法律、社会保护运动之外,还有就是话语权,包括左翼电影。新右翼电影和主流话语甘做资本走狗,已经使中国新资产阶级变得空前肆无忌惮。

《我不是药神》能不能引发中国左翼进步电影新浪潮?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观点】黑手背后是中国悄然滋生的资产阶级法权

影片里露面的大反派是公安局长。而黑手背后的,是国内悄然滋生的资产阶级法权。

我认识的所有的法律人士,几乎无一例外衷心拥护资产阶级法权,而唾弃社会主义人民民主专政。跟他们辩论法律,就被绕进了资产阶级法权的话语体系,他们玩起这一套炉火纯青,资产阶级法权在形式逻辑上也是完整的。

比如,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法权,他们会偷换概念,跟你宣扬专利制度的重要性,告诉你专利制度是财富的源泉。

我说,这是放屁。人是一切财富的源泉,人的生命是生产力的唯一来源,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是今天tg执政地位的唯一合法性。如果tg为了专利权和那点垄断利润把人民的生命不当回事,那tg就不配执政,毫无执政合法性。

我仔细查了查,1990年代一直到前几年,世界大药企在华法务、公关、市场的主要负责人,好多都是文革后恢复工作的那帮人的衙内、小姐。他们推崇资产阶级自由化,无比崇尚资产阶级法权。这样的人,什么满妹、云来的爷爷、爹爹、干爹、外公,一口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共产主义战士,实际上满肚子生意,孝子贤孙为了那点脏钱,不惜把病人往死里坑。这种人,不但儿子女儿家财万贯,死后还为那点臭皮囊在共青城圈地上千亩,这种人根本不配叫做共产主义者。

社会主义立法精神是什么,跟资产阶级法权有什么区别,这是依法治国的最大问题。

公安系统在电影里助纣为孽,混蛋透顶。宁浩、徐峥胆子够大。里头公安局长反复说压力大,官帽子怕不保。哈哈,满妹们力量真尼玛大。

看完之后,一声叹息。想起一句歌词。“抬头望见北斗星, 心中想念'敏感词';困难时想你有力量,胜利时想你心里明。”以前没想起,因为那时候还不懂。(本贴由【土砖头】于2018-07-08 20:44:29发表。)

市场唯一和市场完美论可以休了,世界的终点又回到原点,社会主义在招手。

专利这个词是欺负没文化的人,最准确的翻译是技术垄断权。你要说违反专利法,那一听就是违法犯罪。你要说打破垄断权,那就是天然有理。文科生靠的就是这些玩意。

目前药类流转线是全面资格证时代,生产,运输,批发,零售,甚至购买自己吃都要有资格证,按要求如果患者没有拿到处方,是不允许买药自己服用的。这个才是真正原因。

其实纳入医保也是保全了药企利益,全体医保参保人员承担,说白了就是扣了其他大量医保报销,减少了少数但是急等救命人的负担。药企如果有不合理的高利润,仍然可以继续收取,甚至可以更贪婪。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58.html

继续阅读: 资本主义 警察 左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