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女孩郑永明工运自述:为权利和尊严奔走,为劳动者付出

作者:郑永明 来处:鼎盛 点击:2018-07-09 14:33:55

下文主体为年轻女孩郑永明的工人生涯和维权经历自述,另附网友评论。郑永明的努力,代表当代中国人拒绝臣服于野蛮资本主义命运的抗争。她对工人命运的朴素自觉,让她走上这条捍卫工人利益的艰难道路。经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的朋友可能了解我们的态度,我们当然支持郑永明这种行动中的先驱,可我们确实认为,问题要放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斗争的视野里来看待,工人命运的根本改善,无法依靠黄色工会和资本家善心,必须也只能回到红色中国奋斗史寻求启示。我们前段时间刊发的《承认现实吧,不要将中国伪装成马克思主义,不要说中国正在建设社会主义》,还有昨天刚讨论的《《我不是药神》揭示资本主义吃人罪恶》,都在试图阐述资本主义吃人之恶,无论工人还是病人,被剥削的人们都是鱼肉,那么,我们甘心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吗?

郑永明自述原文

一、工业区的女硕士

2015年6月,我于中山大学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毕业。与我的同学不同的是,毕业后我没有选择高楼大厦的工作,而是选择走进工业区成为一名女工。

我的选择并非天马行空,也不是一时兴起,它深深植根于我的生命历程,我对工人现状的感悟和认识,以及我觉得现状必须要有所改变的原始动力。

在中大读书期间,各种各样的知识讲座为我认识工人打开了一扇门,我看到了经济发展车轮下残缺不全的工伤工人,工厂楼顶“命如草芥”自由落体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还有苯中毒、白血病、噪声聋……

工人在城市辛勤劳作,却被城市无情碾压。

有一次,北京大学卢晖临老师到中大做了一个关于农民工现状的讲座,提问时间一个同学问:“卢老师,我们这些大学生算既得利益者吗?”

既得利益者?!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我。

是啊,因为投胎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衣食无忧、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未来一片光明,我就理所应当享受这一切吗?

那一刻,我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满教室前途无量的中大学子;我开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万根断指,反思2.8亿为城市献出青春却留不下来的“农民工”!

我想起在东莞打工的亲戚。多年前我的伯父在下班途中被车撞伤落下终身残疾,如果那时我懂工伤法律法规,就可以告诉他去找厂里要求赔偿;他的大女儿我的堂姐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过年只看到她回家时的光鲜亮丽,现在才知道她在工厂里原来过得很辛苦。

有一年暑假我去东莞,路过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堂姐带我钻进狭窄仄逼的巷子,那里没有阳光,昏暗潮湿,巷子上空布满密密麻麻的电线和网线,河流和池塘翻滚着臭气和垃圾,穿着工服的工人脸上刻满疲惫……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城中村,住在城中村里的都是“农民工”。

怀着对“农民工”处境的疑惑与同情,我开始学习劳动法律法规,走进工业区、城中村、建筑工地了解工人的真实生活和困境。

我去到学校周边的建筑工地,暴雨天,工人居住的地下车库积满了水,他们为泡水的衣服和被褥发愁,他们更为不能上工就没有工资的“窝工”焦虑;我为工友讲解劳动法律,可是法律的白纸黑字却换不回他们的一份劳动合同。

我去到号称是“制鞋业富士康”的东莞裕元鞋厂,老旧的厂区简陋的宿舍里,大哥大姐说在这工作了十几年,临退休才发现工厂欠缴大量的社保和公积金。

我无所适从,我愤怒震惊!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法律形同虚设?是什么样的原因,让献了青春献终身的工人老无所依?

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我感觉到法律的无力和苍白!生而贫穷的劳动者,不得不,又死于贫穷!

2014年夏天,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在维权现场,大哥大姐向我们控诉物业公司的虚伪和无耻,他们克扣工人工资福利、拖欠社保和公积金、给工人签空白合同、逃避本应承担的经济补偿;工人代表去讨说法却遭到威胁恐吓,公司领导更是摆出“就是欺负你们”的嚣张姿态。

而在环卫工人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面前,街道办和劳动局却置身事外、不管不顾;正义的学生为工人奔走、呐喊,也被团结抗争的工人所感动和教育。二十天里,学生和工人相互支持,终于迎来了环卫工人维权胜利的好消息。

这样的胜利包含着尊严和权利,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另一种可能。

是的,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二、汽配厂的女工

为了一直跟工人站在一起,“成为工人”就成了我的首要选择。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经济开发区,这是一个只有通过中介才能找到工作的地方。要找工作就要先交中介费,中介总是先把企业吹得天花乱坠,收取中介费后,又以企业暂时不招工等各种理由把人晾一边。在接连被两个中介忽悠后,我终于进到了一家日资汽配厂——广州日弘机电有限公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工。

日弘公司主要给东风本田、广汽本田和日产等整车厂生产发动机和离合器的弹簧。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第一次走进车间,机器的轰鸣刺痛我的耳膜,油污的气味扑面而来,金属粉尘弥漫整个车间,工人在刷得油亮的工作区域紧张忙碌,工位上苯等化学品的危害提示触目惊心,工人戴着既不能有效阻隔粉尘、又不能过滤毒气的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连一次性口罩也没有戴。

这就是传说中“高工资”的汽配工厂,用健康换取所谓“高工资”的汽配厂。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得知好多同事因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长期劳作,患上了鼻炎和支气管炎,还有听力下降、白细胞陡降……

而车间常年高温,5月份就闷热难耐,酷暑时35度以上属于正常,有地方甚至接近50度,加上劳动强度大,一层薄薄的口罩就已经喘不过气,更别提厚实封闭的口罩了,那简直就是让人窒息的“祸害”!

在健康和工作之间大家选择了工作,而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就是我和同事们工作的日常。

因为底薪低,在周末休息和一天不休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一天不休!

因为上报工伤会被扣年终奖,在受了工伤维护权益和年终奖不被扣钱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瞒报工伤!

因为领导掌握年终评点的生杀大权,在纠结要不要买领导推销的高价内衣时,我们只能选择买!

面对领导的肆意谩骂和人格侮辱,在奋起反抗和委曲求全之间,我们还是选择了默默忍受!

断掉的手指,已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更令人心疼的是厂里的孕妇,怀孕意味着需要更卖力地干活,因为领导会以产量不达标为由刁难孕妇——给脸色看、不给班加、冷嘲热讽。为了达到产量,她们只能选择放弃孕妇合法的工休时间

而恶劣的环境和不断提高的产量又让她们每天都受尽煎熬。在生产现场,怀孕了还能够继续待下去的女工少之又少,劳动强度是一方面,生产环境对孩子的伤害是另一方面。

朋友小美,在车间工作期间每次怀孕都流产,离开了之后才得以摆脱这一噩梦;另一个同事吸取她的经验教训,怀孕后马上选择离开,却还是难逃孩子流产的厄运,工作环境的伤害从一开始就刻在了孩子的骨血里。

还有那些将全部青春都献给了公司的老员工,从二十岁懵懂少年步入而立之年。十几年来,领导一直在身后卡着秒表,一秒钟一个动作,快点,快点,再快点。夜班上了三个钟,由于待料,一声令下就得下班。

为满足生产需要,夜班急倒中班,中班急倒早班,连续两天睡眠不足10个钟!混乱的作息紧张的节奏,让人睡不着觉又打不起精神,这样的痛苦每时每刻都在经历。

朋友老王说他曾无数次想离开,逃离这毫无人性的管理制度和恶劣的工作环境。但十几年的工厂生活,除了一身病痛,他什么也没有,离开工厂他不知道该去哪里,而作为家中的顶梁柱,他不能停止挣钱。

员工体检结果,健康问题层出不穷

然而,再长的工龄再多的付出也阻挡不了公司对老员工的厌弃。在公司眼里,员工不如机器!机器坏了他们维修保养、更换零件,员工的身体垮了,他们想到的却只有撇清关系、扫地出门。

在这里我们是

一台台24小时运转的机器

一个个不停被按动的开关

一串串产量板上跳动的数字

我们是

一张张存着年迈父母医药费的银行卡

一颗颗从孩子脸颊上滚落的泪珠儿

我们还是

变型的脊椎、劳损的腰肌、失聪的耳朵

但我们绝不可能

是人

能够感受公正与自由的人

我们昼夜颠倒,换来机器24小时不停的轰鸣!

我们不眠不休,换来老板不劳而获的富贵!

我们忍辱负重,换回寄生虫们趾高气扬的嘲讽!

我们辛勤劳动,却换不回尊严和权利!

朋友说,抱怨没有意义,想开点能活得快乐些,这样的日子还长着呢。我想是的,但是却忍不住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敲下这些“没有意义”的文字,这是身为工人的我的日常,更是千千万万工人的日常。男的、女的、爱笑的、胖的、贫血的、干满十五年的、两年没转正的、断指的、流产的……

直到有一天,我们干不动了,我们工作生活过的痕迹都将被抹去,取而代之是另一批新鲜的血液,继续重复这单调的循环。

三、为改变而战斗

但,我又不能仅仅停留于抱怨!

这里有悲哀,有愤怒,有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权利”的痛苦和不堪!

这里有憧憬,有希望,有苦中作乐的精神,也有辛勤劳作的汗水和努力!

这里需要改变!这里也渴望改变!

2018年3月底,一年一度的工资和年终奖集体协商开启。往年,我们的员工方协商代表基本由分会主席指定,今年,生产现场的员工决定用一用手上的民主权利,他们推选我为员工方协商代表候选人。

成为代表的过程非常艰难,厂方和工会对我百般刁难,他们从来就喜欢听话的提线木偶,对于自下而上的“员工推选”有着本能的敌意!

带着员工的信任和支持,一波三折成为代表的我制作调查问卷搜集员工意见。然而,马上我就被公司领导训斥提高了员工的加薪预期;被工会领导告诫要“摆对你的位置”;被警告已经伤害到了高层领导的利益;被批评年轻气盛、莽撞偏激、不够成熟……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我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走出了协商代表的第一步!

悲哀与愤怒汹涌而至,我想知道,在工会和公司眼中什么是不“偏激”的方法?

如果“听资深工会领导的话不用问卷收集员工意见”就是不偏激!

如果“对公司威胁侮辱员工,公然干预集体协商的行为不质疑”就是不偏激!

如果“对公司以莫须有的罪名警告、处罚员工的违法行为忍气吞声”就是不偏激!

如果“承认工会委员会越权撤销我协商代表资格的决议有效”就是不偏激!

那么,这一次我选择“偏激”,选择挣脱套在工人身上的枷锁!

习惯了“违规违法”的领导们如临大敌,于是贿赂选举、境外势力、泄露机密等帽子接二连三扣到我的头上。我的加班权利被剥夺,与一线员工接触的工作被禁止,污蔑诋毁威胁恐吓……下流花招层出不穷!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打压我,震慑所有现场员工。

至于法律什么的,在他们眼里连个摆设都不是,它只是一堆被扔掉的废纸,或者是已经被排放的毒气和废水。《员工手册》中的107条惩罚措施才是他们想要的“法律”。

2018年5月28日,一大早,工会委员会召开秘密会议,他们绕过会员代表大会直接撤销了我协商代表的资格;下午一点,公司以我顶撞上司扰乱秩序为由给我记过处分;下午四点,一纸处罚性解雇通知书被送到我的手上,公司单方面宣布与我解除劳动合同。

红色的印章狰狞的笑容,工会和公司狼狈为奸,宣誓他们对工人的绝对权利!

血汗工厂四个字早已不陌生,改革开放四十年,它们用工人的鲜血和生命将自己打造成了法治中国的照妖镜,什么当家做主、民主权利、人身自由、公平公正……越漂亮的也就越丑陋!

于我而言,日弘公司员工身份的终结并不是结束,工厂的大门已对我紧闭,它的钢筋铁骨将永远刻着非法解雇员工的无耻,拒之门外的不仅是我,还将有那些敢于说不的先行者和敢于维护权益的后来者。

噩梦中醒来的工人不愿意回到暗夜,习惯了站着挣钱就不会再喜欢跪着。从学生到工人,从普通作业员到员工代表,与工人站在一起,我越走越坚定。脚踏实地,继续前行,为权利和尊严奔走,为劳动者付出,为改变而战斗!这是我的选择,也将成为更多后来者的选择。

鼎盛网友评《年轻女孩郑永明工运自述:为权利和尊严奔走,为劳动者付出》

小姑娘很不错
  • 小姑娘很不错,数学系的文笔也挺好,今后十年阶级斗争必然会大量出现
  • 小姑娘挺文静的,比这里的嘴炮正义党强多了,至少比我强百倍千倍。
  • 中国社会前进都是事件驱动型,底层劳动人民的呼声和要求很难传递出去。这小姑娘应该去学法律。
  • 真共,这是在往刑场上走啊。
  • 有个不好的预感 ,她今后很有可能走向初衷的反面,台巴港灿先出钱资助她的反体制行为,最后逐步完成对她的收编。还有一种可能是看到这么多不平等和黑暗却没有人来纠正,自己走向反体制,一步一步下滑。总之,这个姑娘以后不会很舒服。

 

这小姑娘动手太早了

毛主席打算让中国跳过资本主义阶段,不要受那个罪了。但是看来不行,不受这一茬苦,就没有真正的无产阶级,也就是我们小学政治书上写的那种无产阶级。

中国现在还绷着不敢搞真正的资本主义,但是估计绷不住,封建的农业社会要想走向工业化,必须有两个因素叠加,世界大战和资本主义制度。资本家成长起来之后,必然毫无节制地压榨工人阶级,让工人阶级饥寒交迫、仅能糊口甚至不能糊口,工人阶级才能充分反思自己是吃错了什么药才落到今天的地步。然后才有落实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性。(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公审讨薪民工意味深长》)

中国现在的领导人多少还知道一点放任资本主义的后果,还在努力避免无产阶级革命基础的形成。再过一两代核心领导人,就没人知道也没有人顾忌这件事情了。那才是革命的发端。

我们这代人未必能看到。

这小姑娘动手太早了,虽然无产阶级革命的萌芽此起彼伏,但是距离烧起来还早。

当然也有好消息,信息化时代的革命进程不需要28年了,一旦爆发,可能28个月就够。。。。

再过几代,才是彻底忘记革命力量和草民力量的时候。这小姑娘现在发声,可能会比较悲惨,不得其时。

 

剥削国人的资本主义原始积累

  • 人口红利是说出生率下降带来的抚养人口(主要是孩子)比例下降,可以集中更多资源用于投资生产和消费,和其他的都没关系
  • 你说的那个叫低人权优势,简单的说就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把能压榨自己人当本事,最后就是市场依赖国外,洋人毛衣战大棒一挥你就战战兢兢发抖,千方百计把没打毛衣战当自己的政绩。人民觉醒是必然的,谁也不傻。
  • 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就是这样,没本事剥削别人只能剥削自己人,感谢勤劳的中国人民。
  • 血汗工厂的利润有多少投入到再生产中而不是投入到房地产中?做蛋糕是为了谁?

 

回望红色中国

  • 太祖是邀请掏粪工登天安门城楼,现在的领导人是邀请企业家进中南海
  • 改开摧毁的是从苦难到胜利中建立的信仰,坍塌后空出来的位置已经被私利填满了。清算改开也换不回什么(延伸阅读:炎黄之家《原教旨资本主义对文革的逆袭和重续》)
  • 这些年的制造业是前三十年全民牺牲打造的基础,现在买办们透支光了傻眼无招。连电容都造不好。
  • 以前所谓人口红利是前30年解决的教、医、住最基本需求,现在的标准看这个基本需求,特别是被市场化、商品化以后就别再谈红利了。现在人工工资不高不低的,住房这个最大头可赶上发达国家了,医疗教育现在看还算不贵,但随着市场化越来越贵也是必然(炎黄之家参考文章:《高房价本质是剥削平民》)

 

黄色工会与白色恐怖

  • 欧洲在最黑暗的时代,也有君权和教权的争夺,也有零星的地方保持着自治,中国古代虽然专制但是统治的漏洞也很多。现在是用高科技来武装专制,把漏洞都堵死了,进步因素没有成长空间了。现在的湖南省委书记抓个毛主席不是比张敬尧容易多了?
  • 连路口的人行横道都要安装人脸识别,实时显示谁违规。对反动派来说,高科技的唯一用途就是用来较强对人民的监控。不光是行动上的,以后还会包括思想上的。这才是他们发展高科技的动力。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59.html

本文话题: 资本主义 维稳 民工 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