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能扭转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衰落吗,中国汉人文明会衰落吗?

作者:佚名 来处:龙腾网 点击:2018-07-09 17:01:03

反川普的《大西洋月刊》2017年刊文,指《川普无法扭转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的衰落》。炎黄之家womenjia.org在此做摘要整理,供国人思考。白人不是好东西,不过这篇文章反映的人口趋势要警惕,因为中国也确实正在遭遇主体族群被挤压的现实,很多中国人甚至没意识到,如果放任当下逆向种族主义政策延续,非汉人占据多数的中国,也将为期不远。朋友们可阅读以下文章:《白人变成少数族裔后美国会内战吗?》、《2050年当汉族变成少数民族》、《民委这样强奸“中华民族”、灭亡汉族》、《为什么汉人应该谢谢梅新育》、《警惕人口置换把汉族挤出新疆》。当然下文更多是川普反对者的观点,注意汲取事实,而不是无思考的接受其观点。

在2016年总统大选的最后阶段,川普最一以贯之的观点之一是:美国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和文化让这个国家走到了悬崖边上。他一再把自己看作是共和党和保守的白人基督教徒从悬崖边上退下来的最后机会,以保护他们的权力和生活方式。

2017年9月初,川普在接受帕特·罗伯逊的基督教广播网络的采访时,为该频道的保守的基督教观众给出了明确的选择:“如果我们不赢得这次选举,你将永远看不到另一个共和党人,你将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教会结构。”“这将是共和党有机会获得胜利的最后一次选举,因为你们将面对的是跨越边境的人流,你们将面对的是蜂拥涌入的非法移民,他们会获得合法地位,他们能够投票,一旦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们就休想达成所愿”。

米歇尔·巴赫曼是川普福音派执行顾问委员会的成员,她在“价值观选民峰会”上的一次演讲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该峰会主要的参与者是保守的白人基督徒。同一周,她在接收基督教广播网络的采访时声明:“如果你看看那些投票和居住(原文如此)在这里的人的数量,以及巴拉克·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想要引入美国的人,那么这就是我们有机会选出一位将会支持上帝的道德准则的人的最后一次选举。事实就是如此。”我所主导的公共宗教研究所的选举后民调显示,这一呼吁在保守派选民中得到了回响。在川普的支持者中,有近三分之二(66%)的选民认为:“2016年大选是阻止美国衰落的最后机会”。

那么,川普的胜利代表了美国白人基督徒的复兴吗?2016年大选的结果确实是深远的。共和党人在2017年控制了国会两院和白宫。而且,由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拒绝考虑用奥巴马任命的人选来取代在2016年年初去世的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川普能够提名一位保守派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川普的内阁和顾问主要是华尔街或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的捍卫者。

然而,有证据表明,川普令人意外的胜利更容易被理解为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即由白人新教基督徒建立的文化和政治大厦——的死亡之声,而不是复兴。

尽管选举产生了直接和戏剧性的后果,但重要的是不要过度解读川普的胜利,选举结果是非常接近的。2016年的真实故事是,在正确的地方进行足够的运动,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参加,就能让川普赢得他所需要的选举人票。

川普在2016年发出的“最后的选举机会”的强烈呼吁似乎促使保守的白人基督教选民群体出现了特别高的投票率。在2008年的两个选举周期中,白人福音派占据了普通民众的21%,但是,由于相对于其他选民的投票率更高,他们占了实际选民数量的26%。在2016年,尽管他们的人口比例下降到了17%,白人福音派仍然占据了选民数量的26%。换句话说,白人福音派教徒在2008年的选举中多出了5个百分点的代表率,在2016年则多出了9个百分点。这是一项令人印象深刻的壮举,但随着他们在普通人群中比例的下降,这样的壮举可能越来越无法被复制了。

2015到2016年数据的两大最新趋势也证实了人口和文化变化的总体格局仍在继续。下面的图表描绘了两条趋势线,它们抓住了关键的变化指标:这个国家的白人、非西班牙裔基督徒的比例和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人的比例。这个国家的白人基督徒比例从2008年的54%下降到2014年的47%。这一比例在随后一年再次下降,2015年降至45%,2016年降至43%。同样,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人比例从2008年的40%上升到2014年的54%。这一数字在2015年保持相对稳定(53%)——最高法院在全美50个州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在2016年跃升至58%。

尽管出现了2016年大选的结果,但关键的长期趋势表明,美国白人基督教徒的衰落仍在继续。在过去的8年里,白人基督教徒的比例下降了11个百分点,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数上升了18个百分点。在选举后不久发表的纽约时报专栏中,我总结了选举的结果:“时间可能没有站在全国日渐减少的白人基督徒一边,但随着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的文化世界的逐渐日薄西山,至少在这次选举中,他们成功地回光返照了”。

2016年大选最令人困惑的特征之一是川普从白人福音派新教徒那里获得的大量支持。一群曾经自豪地认为自己是“有价值观的选民”的人怎么会支持一个已经结过三次婚、、受到竞选巡回演说诅咒、拥有赌场、出现在《花花公子》杂志的封面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录音中未经女性许可而习惯性地提及她们的生殖器——的候选人?白人福音派选民对川普的吸引力则显得更为神秘,因为早期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都有着很强的福音派背景,比如泰德·克鲁兹,他长期以来都是美南浸信会信徒,而他的父亲则是浸信会的牧师;还有马可·卢比奥,他是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徒,能够娴熟地探讨自己与耶稣的关系。

川普和白人福音派之间的强制婚姻并不是没有冲突和反对。它在川普的追求者——比如利伯缇大学的小杰里·福尔韦尔和达拉斯第一浸信会教堂的罗伯特·杰夫斯,以及南方浸信会的拉塞尔·摩尔等福音派领袖——之间引发了一些戏剧性的事件。就在爱荷华州党团会议召开的前几天,福尔韦尔邀请川普到他担任主席的利伯缇大学演讲。在他的介绍中,福尔韦尔告诉集会的学生:“在我看来,川普过着爱他人和帮助他人的生活,就像耶稣在伟大的戒律中所教导的那样。”一周后,他正式支持川普竞选总统。达拉斯颇具影响力的第一浸信会教堂的高级牧师、福克斯新闻的常任评论员罗伯特·杰斯雷斯也在竞选初期支持川普,但他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方式。杰夫斯明确指出,总统的信仰“不是唯一的考量因素,有时甚至不是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提到美国所面对的严重威胁,尤其是来自“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威胁时,她对川普的支持是一种直截了当的现实主义政治:“我想要的是我能为这个职位找到的最卑鄙、最强硬、最聪明的人,我认为这就是许多福音派教徒的所想”。相比之下,摩尔在整个竞选过程中始终是一个坚定的川普反对者。他对白人福音派领袖对川普的高层级拥抱感到震惊,并强烈表达了他的质疑,即他们“把他们之前说过的一切都抛在了一边,以支持川普的候选人资格”。

然而,福尔韦尔和杰夫斯最终却错误地估计了教堂里的会众。从初选开始到选举日为止,川普都得到了白人福音派的坚定支持。正如我在初选开始时所指出的,川普正在改写共和党剧本的第一个证据是他在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初选中所获得的胜利,这是南方的第一次初选,这一地区三分之二以上的选民是白人福音派教徒。克鲁兹的竞选团队曾将南方的“超级星期二”初选视为对抗川普早期势头的防火墙。但结果表明克鲁兹只在他的家乡德克萨斯州和邻近的俄克拉荷马州赢得了胜利,而川普横扫了南方各州,拿下了乔治亚州、阿拉巴马州、田纳西州、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川普最终获得了共和党的提名,这不是因为白人福音派选民的反对,而是因为获得了他们的支持。在大选日,白人福音派教徒对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支持率创下了新高,川普的支持率略高于2004年的总统乔治·W·布什(81%对78%)。

川普的竞选——以及他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以将自称为“价值观选民”的一群人转变为我所称的“怀旧选民”而获得了胜利。川普承诺要恢复一个神话般的过去的黄金时代——用工厂的工作工资来支付账单和白人新教教堂是其主要的文化中心——他有力地利用了福音派对不确定的未来的焦虑。

事实上,2016年的大选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具体的政策问题是无关紧要的。这次选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多地展现对美国的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川普的竞选团队描绘了一幅黯淡的美国现状的图景,与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明亮的——如果是单色的——愿景形成了鲜明对比。相比之下,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团队试图用第一位女总统取代第一位非洲裔美国总统,并拥抱2050年多元文化的未来——美国人口普查局最初预计,美国将在这一年成为非白人占据多数的国家。“让美国再次伟大”和“一起更强大”这两个竞选口号成为了关于美国变迁图景的史诗战斗的代理人。

白人福音派教徒对怀旧的吸引力在广泛的民意调查中表现得很明显。就在2016年大选的前几周,66%的白人福音派新教徒表示,越来越多来自其他国家的新移民威胁着传统的美国习俗和价值观。几乎同样多的人支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修建隔离墙(64%),并暂时禁止其他国家的穆斯林进入美国(62%)。63%的人认为,对白人的歧视已经成为了和歧视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一样严重的大问题。白人福音派也在关于文化变革的广泛问题上有所坚持。尽管全体美国人在美国文化和生活方式自1950年代以来的改变是变得更糟(51%)还是更好(48%)这个问题上势均力敌,但白人福音派新教徒比其他人群更有可能认为事情已经变得无以复加的糟糕(74%)。

白人福音派已经与自谓的交易大师达成了一项重大妥协,他们对这一联盟将会扭转这一局面抱有很高的期望。而川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实际上可能会通过纯粹的政治和法律权力暂时支撑白人基督徒认为他们已经失去了的东西。但这些短期的胜利将付出高昂的代价。就像以扫把他的遗产换成了一锅炖菜一样,白人福音派也用他们独特的价值观换取短暂的政治权力。从今天开始的20年时间里,2016年被视为白人基督教美国社会的复兴之年的机会几乎是微乎其微的,不管未来4年中有多少基督教右翼领导人被任命为掌权者。更确切地说,这次选举很可能会被人们铭记,因为白人福音派教徒为了复兴他们的过往而放弃了他们的正直和影响力。

与此同时,改变这个国家的主要趋势仍在继续。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福音派与川普的交易可能会加速它旨在阻止的变革的进程,因为越来越多的非白人和非基督徒美国人被保守的白人基督教和保守的白人政治的日益本土主义的、种族主义的男高音所排斥。在考虑所有情况之后,白人福音派与川普的重大妥协将无法阻挡文化变革的巨大压力,他们的后代将会面对唯一真正的可能:接受它。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62.html

继续阅读: 白人 种族 美国 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