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海林揭秘影视圈和编剧那点事

作者:汪海林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8-07-09 17:43:37

汪海林,是国内知名编剧、制片人、影评人,代表作有《爱国者》、《楚汉传奇》、《铁齿铜牙纪晓岚》、《神医喜来乐》。下文为其在观察者网的一篇视频访谈文字记录。

中央戏剧学院有左翼传统

江青做过我们校长,当初是五七艺校,这也是中戏有别于其他高校的一个重要特征。我国高校主要还是自由派的天下,这是总体情况。我只能说中戏的左翼成分比别的高校要多一些,在历次社会运动中,中戏也是非常活跃的,从文革开始就是这样。后来我们中戏出了一些艺术家,像姜文、刁亦男、张猛这些人。

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对文革也有描述,包括最近他在新片上映前谈到,我们要让观众知道日本人当年干了些什么,他的这些言论包括他作品的气质在影视圈跟主流是不大一样的。还有刁亦男,《白日焰火》的导演、编剧。

《白日焰火》主要描写了国企解体后东北地区扭曲的伤痕,看上去是一个凶杀案。《钢的琴》这部作品就更不用说了。

应该说我们这个学院,她在各大学里是比较独特的,她在一个胡同里,所以这的学生跟市井生活是融为一体的,他们很清楚普通老百姓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课就是观察生活练习,就是在附近的胡同、最热闹的地方像地安门大街去观察。因为没有学生有机会观察上层社会的生活,所以全是观察卖地瓜的、修鞋的,所以大家去看那些学生小品,到今天依然保持这个传统,眼睛是往下看的。

两年后,我跟闫刚在搞话剧。当时美国炸了我们大使馆,我们就弄了一个话剧叫《导弹!捣蛋!》,是一个喜剧,相当于是个活报剧,当时默多克的天空电视台还来拍过我们。演话剧要有演出证,但我们没有,必须去北京市文化局一剧一批,但是等审批下来可能就过了时效性,因为我们觉得美国刚炸完大使馆,我们希望一个星期内就上演我们的戏。我们找来了同学,用了很短的时间排练,就这么开始演出了,我们演了十场,场场爆满。但没有演出证就不能卖票,因为不能卖票,大家也都不挣钱。

当时这个话剧是一个歌厅老板出钱投资的,最后戏演完他管我们要票房收入,我们说没有票房,于是这位歌厅老板的世界观就坍塌了,因为他没有想到有一帮人在不赚一分钱的情况下,会用这么长的时间干一个事,他觉得很奇怪,这帮人是不是脑子都有问题。但是到现在我们也很感谢那个歌厅老板,从小姐身上挣那些钱也不容易。

怀念煤老板,他们从不干预我们创作

当年我入行的时候,投资人跟编剧谈剧本,一般都是在洗脚房里面谈,一边捏着脚一边谈,要么是在夜总会里面谈。我还记得有个投资人在夜总会里,一边搂着一个小姐一边跟我说这个戏我们一定要弘扬正能量。到今天我还是很怀念煤老板做投资人的日子,他们特别好。我经历了各种投资人,有煤老板、房地产商,到现在是互联网企业,但最好的还是煤老板,他们除了要求找女演员以外,没有别的任何要求,他根本就不干预我们的创作,因为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煤矿里面如果瞎干预会人命的,他有一个安全生产的意识。真的,他是特别尊重专业的人,因为挖煤这个事真的不能瞎干预。

房地产商也还好,他们也不干预你创作,但是他喜欢管理。最差的是互联网企业进来以后,他有很多他的想法,大数据啊、各种流量、大IP啊,越来越离谱。现在煤炭企业也不景气,我们特别呼唤他们再回来。

我们现在的投资人形形色色,我觉得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于该省钱的地方不知道省,浪费很大;而在某些方面,比如在剧本上又特别舍不得花钱。有一个老板就跟我说,我就不相信在民间没有一个像梵高这样的天才等着我去发掘。我说你就是说你期望找到一个写得特别棒,还不要钱的编剧呗。他说其实我就想找一个性价比更好的。但他不懂得的是最贵的东西就是性价比。

首先你发现不了梵高,你没有这个能力和眼光,再一个梵高不是靠人发现,他是自己生长出来的。性价比有没有?有的,但是你可能要花几十个亿,花几十年的时间才能找到那个人,你说是划算还是不划算?

我们电影界一直没有意识到一点,就是我们编剧完全有能力凭借一己之力搞砸一部电影。我们一个影片好有各种原因,但是一部影片差肯定有一个原因就是剧本不行。我们这个行业如果不重视剧本,就一定会受到惩罚的,但是他们天天都在这样干。

从来不缺好故事,难在写成好剧本

我不认为作家培训一下就可以做编剧,正像妄想田径运动员培训一下就能够踢中超是一样的。中超也许水平不高,但是你直接上去踢会出人命的,所以职业编剧还是有一个门槛在这儿的。有很多人跟我说,我是一个普通的职员,我想做编剧,或者我是学中文的我想做编剧。我每天接到各种这样的私信,我的回答一般是说你能不能自己先写一个剧本,这个剧本的片名就吸引人,第一场戏就吸引人,使得我可以去看第二场。如果你写得足够有趣,让一个专业人士能够看完你十场戏,不管你出身于什么,你就已经赢了,你的机会可能就开始有了。

你写的剧本90%不会被拍摄,但是你会由此获得写微电影、网大或者网剧的机会,也只是试写。也许有点钱,也许没钱,也许署名,也许不署名,取决于赏识你的人是谁,或者你拥有一个成为一个大编剧助手的机会,在工作当中你的才华很重要,要让人知道。但更重要的是你的工作态度,你投入的精神,你的渴望,你的韧性,总之你要体现你的职业潜能。我一直说我们从事文字工作,你写个病假条也要比别人好,当你使用文字的时候要高度得紧张起来。作为一个编剧,成为职业编剧的话就是这样,文字是你安身立命的工具。我不能随随便便去发表一个文字的评论或者叙述。

现在我们不要寄希望于一个民间的天才拿出一个惊若天人的剧本,我们需要一个有趣的故事,然后让专业的编剧去挖掘它。故事我们是一直不缺的,剧本的难度是要写成戏。我们生活中总是碰到有人说我的故事比你电影里的故事好得多,但是我们不缺好故事,剧本难写啊,一个电影需要一百场戏,每一场剧本要变成戏。我们一直说什么是戏,什么是剧本,剧本就是你写的每一行字都可以拍出来。

“老张已经十年没有跟他太太说过一句话了”,这是小说,它拍不出来。但是大家去看那个电影《无问西东》,里面那个老师跟他太太冷战多年,他喝水的杯子碎了,他不用他太太的杯子,宁愿用饭盒喝水,这就拍出了类似“老张跟他太太已经十年没说一句话”的陈述,这是通过戏来表现的。当然这部电影我并不喜欢,虽然是一部不错的电影,但是它对历史充满了偏见和无知,我觉得清华不是那样的。

剧作中心制与购销机制改革

我们呼吁在我们的影视界成立剧作中心制,而不是制作中心制,不是为了省钱这些戏不要拍了,为了省钱怎么着怎么着,也不是明星中心制,本来是男主的戏,因为来了一个大牌女主,把这个戏改成女主戏。我们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是精神病中心制,谁疯的厉害就听谁的。

其实我们国家电视剧的购销体制亟待改革。昨天我也看到有关于限制演员片筹的一个文件出来,我们现在是世界上最奇怪的购销体制,就是把一个戏拍完了去卖,这样平台它只会要求演员,谁的演员好、大牌、流量高我买谁。而在美国包括在韩国、日本,它是按照剧本进行购销、定购的。美剧的情况是报题投标,报题投标就是靠编剧的剧本、故事大纲。剧本过了,就给你签购片合同。

剧本好你才能做这门生意。那么你的演员好重要吗?不重要,你如果用个大牌演员成本增加的话,你还要跟人家平台商量,我想弄个大牌演员,平台可能答应也可能不答应,再一个你已经拿到购片合同了,你没有必要再去选一个很贵的演员。我们国家看上去单集成本比别人低,但实际上我们依靠演员卖剧的购销机制,导致了大量浪费,我们现在挤压了有三万多集戏,每年累加的挤压的有一万多集,这是大量的资源浪费。

如果学美国的购销机制,没有拿到订单你就别拍了,不要生产了,所以我一直说我们国家的影视创作需要一个供给侧的改革,这个改革必须彻底改变目前的这种购销机制,要不然按照现在的情况再下文件也没有用。我们现在一个戏动不动三亿四亿,两三亿是常态,那怕你控制成本哪怕控制到两千万,按照目前的购片机制,我们演员依然有能力拿走1800万。这种明星制度导致每一次的调控就像房地产一样,都成为演员涨价的一个原因。

我记忆非常深的是我们在几年前一剧四星变成一剧两星(注:一部电视剧最多只能同时在两家上星频道播出),一个电视剧只能卖两颗星,当时的情况是我们的市场萎缩了三分之一,相当于进入了寒冬,其实是主要针对演员造成的成本的增加。制片人跟我们编剧谈合约的时候就说,大家共渡难关吧,编剧的费用都往下降了一下。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演员的片筹,一线演员的片酬却涨了一倍。

我上次看到马云有一个发言,他说到我最失望的就是中国的明星,他们在追求利益最大化这件事情上已经超过了我们商人。NBA美职篮所有球员的收入跟联盟的盈利是挂钩的,联盟今年赚钱了,大家就可以涨薪水,如果联盟收益下降,球员也都往下降薪水,我觉得这是科学的。

我们每年电影行业和电视剧行业都在亏损,在一个亏损如此严重的行业,某些人一个片子可以拿走一个亿、两个亿,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在犯罪。我回去可能还要写文章,要呼吁我们整个购销机制做一个彻底的改革,不改革还是死路一条,我觉得下多少文件也没有用。

审美安全:小鲜肉问题与中国荧屏男性形象

该部分内容详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审美安全:小鲜肉问题与中国荧屏男性形象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64.html

本文话题: 电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