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家属应该如何处置

作者:鼎盛网友 来处:鼎盛 点击:2018-07-30 21:32:51

网友“缇骑”:讨论一个特别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在反恐过程中出现的恐怖分子家属如何处置的问题,典型案例如《伊斯兰宗教极端恐怖组织覆灭时俘虏仍仇视人类》。

搁古代很好办,直接连坐处决就是,一点不是问题,最多老大们发发善心,流个三千到一万里,给披甲人为奴就是。现在么,不能这么干,我举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话说某年某月,南疆某地某生产队8户W族人家来了个前些年出国的远方亲戚,一段洗脑下来,这8户都成了恐怖分子了(事实裹挟)。然后某日他们决定起事,打算杀几个警察练练手。毕竟是国外回来的,比本地猪有脑子,他们新破坏了附近的监控设施,然后县图像部门就调了一台车三个警察去看看,路上被伏击,车毁三警察二死一重伤,重伤警察休克前通过电台通报了情况,应急分队的装甲车很快赶到,把当地这8户人家都突突了(反抗么,格杀勿论)

问题是,从这些人家家里抓出来30多个小孩,咋办?杀,肯定不行。不杀,他们目睹自己的父母被乱枪击毙,将来会咋样,不言自明。大家瞅瞅该咋处理?

观点:要求恐怖分子家属划清界线

毛时代做法,家属要公开划清界线,甚至还要站在批斗大会的最前线,用亲身经历深挖罪证。绝对是治标又治本。可惜现在这个好传统可整没了。经过改开这么多年的教育,这是灭人欲的表现。

如果自身有足够的向心力就不是问题。向心力不足,别说恐怖分子,连围观群众都应付不了。

观点:恐怖分子家属危害不大

恐袭还是抄当年意大利红色旅,日本赤军经验;情报第一,灭掉主脑,消灭组织经济,武器来源。至于家属,反而危害性不大,偶发

观点:送儿童福利院

小孩送福利院。大人知道但是不阻止的送监狱。大人知道且向政府检举揭发的给予正常生活。

参照伟大的苏联红军在奥地利的做法嘛,问躲在地窖里的孩子:谁是奥地利人?举手的被拉出来拍拍脑袋,你被解放了,然后丢手雷进去消灭顽固的法西斯。

小孩还是可以救的,妇女嘛不好说,信教的人是拉不回来的,别指望他们会忘记仇恨。

观点:建设流放区

从个案角度看无解,社会层面上没法解决极端思想产生和发展的根源,就算把这几十个孩子干掉,也无法杜绝更多的人肉蛋蛋产生。大漠劳改营其实不错,养大了继续跟踪观察,不是说啥网格化社区建设么 。要是有苗头就找个反恐法套上去,扔营里搞一辈子绿化。

建设流放区,那种很大有铁丝网的流放区,能容纳几百万人,建立流放制度,把涉恐人员及家属全部流放,刑满释放的危险份子也流放,同时为解放台湾后大批台独及其家属的流放做好准备,台湾必须换血,大陆各省都要移民过去。

观点:处置方法需要治标治本

什么是本?就是西蒙古灭国,后族教俱灭。西域失去了佛教/藏传佛教对绿教的抑制,宗教/种族的平衡被打破,某族某教才疯狂繁殖。什么是标?就是汉人不好直接出手,没高效而文明的方法。 偶认为可参考突厥的血税制和明太祖的阉割法。

就是把某族的孩子,全部送到1个创新中心,改宗佛教且吃猪肉,培养的目标是回到原来社会进行查找/监视/举报/处决恐怖分子。以维制维,以教制族,这是突厥法。

明太祖法,就是化学阉割,使其没有繁殖能力,允许其在文明社会生存但不允许繁殖。

如何处置只是手段,最终还是为了国家长治久安这个目的。杀人当然不太好,但作为手段之一,只要能有利于最终目的,当然应该保留。国家机器是不需要妇人之仁的。施雷霆手段,显菩萨心肠。这话挺有道理。

老祖宗从黄河边那点地方把地盘扩大到现在的家业,肯定不是人道主义的贡献。具体问题可以具体分析,最终目的决不能忘。

该杀的还是要杀,其实相对汉族来说他们人数只是少数,下定决心,是杀得光的,关键是领导者敢于担责任,不要在乎虚名。像美国,把印第安人杀得那样,就没什么后遗症了

过去蒙古人没车轮高的小孩不杀,那是因为一年龄的小孩大都不记事、二草原蒙古人缺乏人口和劳动力、三这些小孩养大了当奴隶。现代不可能了,这种小孩长大了相貌就跟汉族不一样,他自己都会问我从哪里来来的,然后随着科技的发现,DNA寻亲越来越方便。

当然,在当今社会恐怖分子处理都没有可行性。唯一在历史上有作用的是阶级斗争大法,但是现在这算“邪路”,也走不通。自求多福吧。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70.html

继续阅读: 新疆 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