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文献研究室修改原始文献应慎重

作者:待查 来处:乌有之乡 点击:2018-07-30 23:12:49

闲来无事,偶尔翻到一本《刘少奇选集(上卷)》,不免浏览一番。在著名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中,见到少奇同志引用了列宁的这样一段话:

“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 (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不进行长期的、顽强的、拼命的、殊死的战争,不进行需要坚持不懈、纪律严明、坚韧不拔和意志统一的战争,便不能战胜资产阶级。”[第126页]

读到这里,突然想起,文革时批判刘少奇这本书时,不是有一篇重头文章的题目,就叫《<修养>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吗?文章里说,刘少奇在引用列宁的这段话时,“明目张胆地拦腰把‘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砍掉了”,还说这就是刘少奇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罪证。但是,《刘少奇选集(上卷)》中的原文,不明明就有“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这句话吗?少奇同志哪曾把它“砍掉了”呢?

于是,又找出一九六二年版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单行本,这个版本是刘少奇当时亲自修订定稿的。结果发现,其中引用的列宁的这段话是这样的:

“资产阶级的反抗,因为自己被推翻(哪怕是在一个国家内)而凶猛十倍。它的强大不仅在于国际资本的力量,不仅在于它的各种国际联系牢固有力,而且还在于习惯的力量,小生产的力量。因为,可惜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小生产,而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由于这一切原因,……不经过持久的、顽强的、殊死的战斗,即不经过坚持不懈、纪律严格、坚忍不拔和意志统一的战斗,便不能战胜资产阶级。”

这里的省略号“……”,应该是“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这句话啊!难道,少奇同志真的把它“砍掉了”了?怀疑自己眼花,反复查对了几遍,没错,是“砍掉了”。但是,怎么到《刘少奇选集(上卷)》中,它又出来了呢?要知道,刘少奇是一九六九年十一月去世的,《刘少奇选集(上卷)》是一九八一年出版的,他怎么可能在死后十余年,又出来修订自己的著作呢?“少奇同志”死而复生修订《论修养》,这不成了天下奇闻吗!

难道,是《刘少奇选集(上卷)》印错了?不可能。它是由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绝不会出这样的低级差错。这是怎么回事呢?终于,在该书最后面的第〔102〕条注释中,找到了答案:

“本文[即《论修养》]一九八○年三月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时编辑部注:这里的引文以前各版在‘由于这一切原因,’以下,省略了‘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等字。作者可能因为重点是要说明消灭阶级必须经过非常‘艰难的工作和斗争’,所以作了这种省略。考虑到这里的省略不免对引文原意有所影响(这与上一段引文中的省略不同),现在加以恢复。在‘文化大革命’中,有人把这种省略说成是作者‘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所谓证明。凡是能够看懂这段文字的真实意义的人,都会明白这种说法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原来,被刘少奇删掉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这句话,是一九八○年三月人民出版社出版单行本时,编辑部“恢复”上去的,而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的《刘少奇选集(上卷)》,就是按照这个版本刊印的。

但是又有了新的疑惑:《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从一九三九年初版到一九六二年再版,历次版本都是刘少奇亲自定稿的,对列宁的话怎样引用,少奇同志肯定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可是为什么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和人民出版社编辑部,仅仅根据“作者可能”、“有所影响”这样的理由,就改动了少奇同志的引文呢?如果是因为文革中有人借此进行批判,所以要改,那当时对刘少奇著作的批判多了去了,是否都得改呢?既然认为“凡是能够看懂这段文字的真实意义的人,都会明白这种说法是完全不能成立的”,哪又为什么要改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至少,应该尊重原著作者少奇同志吧!

更严重的是,如果现在那些有“文革思维”的人抓住这一点说;“刘少奇明明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的,你们现在这样改他的著作,就证明当初的批判完全批对了!”对此,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和人民出版社编辑部应该怎么解释呢?

那条注释中还提到,《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引用的列宁的另一段话,也有省略。刘少奇的原文是这样的:

“列宁说:‘消灭阶级不仅意味着要驱逐地主和资本家,——这个我们已经比较容易地做到了,——而且意味着要消灭小商品生产者,可是对于这种人不能驱逐,不能镇压,必须同他们和睦相处;可以(而且必须)改造他们,重新教育他们,这只有通过很长期、很缓慢、很谨慎的组织工作才能做到。他们用小资产阶级的自发势力从各方面来包围无产阶级,浸染无产阶级,腐蚀无产阶级,经常使小资产阶级的懦弱性、涣散性、个人主义以及由狂热转为灰心等旧病在无产阶级内部复发起来。无产阶级政党的内部需要实行极严格的集中制和极严格的纪律,才能抵制这种恶劣影响,才能使无产阶级正确地、有效地、胜利地发挥自己的组织作用 (这是它的主要作用 )。……千百万人的习惯势力是最可怕的势力。……战胜集中的大资产阶级,要比‘战胜’千百万小业主容易千百倍;而这些小业主用他们日常的、琐碎的、看不见摸不着的腐化活动制造着为资产阶级所需要的,使资产阶级得以复辟的恶果。’”

其中前后两个“……”,列宁原来的文字分别是:

一,“无产阶级专政是无产阶级为反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而进行的顽强斗争,即流血的与不流血的,强力的与和平的,军事的与经济的,教育的与行政的斗争。”

二,“没有在斗争中百炼成钢的党,没有为本阶级全体忠实的人所信赖的党,没有善于考察群众情绪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要顺利地进行这种斗争是不可能的。”

这里也讲到了无产阶级专政,还讲了党的重要作用。当年,《<修养>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一文,也抓住这个做文章,说是刘少奇“又明目张胆地拦腰砍掉了‘无产阶级专政’”,“连共产党的领导也给砍掉了”。这也许不是少奇同志的本意,但考虑到“作者可能”或“有所影响”,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和人民出版社编辑部,为什么不把这两句话也“恢复”到列宁的原话中去呢?一段话恢复,另一段话不恢复,这样做,不正好说明自相矛盾、欲盖弥彰吗?!

顺便说一下,负责《刘少奇选集》编辑工作是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它的工作机构,就是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成立后,陆续编辑出版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任弼时、邓小平、陈云等老一辈革命家的著作、年谱、传记和画册。人们已经多次领教到,这个研究室是怎样随心所欲地对待毛泽东同志的著作的,现在看来,为什么“少奇同志”竟会死而复生修订《论修养》,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也应该出来说说清楚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7/671.html

继续阅读: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