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蒙城警察张金星被杀4年未立案:谁在为黑恶势力站台撑伞

作者:北方的警犬 来处:微博 点击:2018-08-07 17:33:16

【谁在为黑恶势力站台撑伞】安徽省蒙城县警察张金星被杀4年未立案

北方的警犬 发布于 2018-04-27 00:57:48 阅读数:24万+

​​ 2014年5月19日,安徽省亳州市蒙城县公安局马集派出所民警张金星被发现惨死家中。

斯人已去,斯事未结。张金星被杀害,于今几近四载。在安徽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尸检报告、犯罪现场证据和省公安厅物证处专家分析均明显指向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的他杀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因安徽省蒙城县地方利益集团卷入其中、受到牵连,蒙城地方政府极力隐藏掩盖犯罪事实,政法机关徇私枉法拒不立案并不断威胁、迫害死者家人,张金星至今仍陈尸冰棺、死未瞑目。

这几年里,死者张金星家属几乎跑遍了地方政法机关,皆因地方利益集团官官相护,联手掩盖犯罪事实、包庇犯罪嫌疑人,命案被一压再压:张金星生前的警察同事带头破坏犯罪现场而不是报案;蒙城县公安法医故意隐瞒他杀证据、歪曲解释尸检现象、出具虚假鉴定结论;蒙城县检察院玩忽职守不敢介入侦查监督、徇私枉法包庇犯罪事实;蒙城县委县政府视而不见、助纣为虐,既不要求政法机关立案破案,也不追究相关警察违法违纪责任。公安内部人士透露:时任蒙城县人民政府县长、现任蒙城县委书记车照启指示政法机关压制张金星被杀命案舆情传播、发酵。

学生时代在教科书上、新闻里看到和听说过基层一些司法人员徇私枉法和制造冤假错的个案,直到这种事情发生到自己家人身上、波及和影响到个体的时候,直到蒙城县公安局几年来肆无忌惮地以弄死张金星家属相威胁,阻止家属控告、申诉,甚至夜闯民宅暴力破门入户抢劫、强行用来源不明的针头刺穿家属皮肤强行抽取血液并逼迫其在头部左右两侧举起写有个人身份信息的A4纸拍照,以查验是否吸毒为名试图强迫对其进行尿检......种种令人发指的事情发生后,我们极其深切而震惊地感受到:蒙城县乃至亳州市政法机关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结成的“攻守同盟”是那样的“牢不可破”;司法正义的阳光在基层是那样的弥足珍贵却遥不可及;基层的公平正义到底只是个“幼稚的梦想”,在现实面前是那样的脆弱无力、不堪一击。派出所的警察张口闭嘴都可以以“拘留”或者“再弄死张金星家属”相威胁,县政府官员昂首俯首间就甩出一副“随便你告,跟政府斗,你永远都是二赢”的张狂姿态。

这几年,毫不夸张地说,一种无以名状的恐怖的气息就时刻笼罩在张金星家属的周围,感觉像是一场噩梦。地处皖北地区的蒙城,历来民风淳朴,官员却任人唯亲、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占山称王,百姓内心有再多的不满,更多的也只是选择隐忍,敢怒而不敢言。

一、案情回顾

(一)上司约饭,竟成最后的晚餐

2014年5月17日(周六)下午,安徽省蒙城县马集派出所所长尚雷刚先后2次电话邀约警察张金星一起外出晚餐。据尚雷刚称,当晚饭后,是马集派出所协警刘博骑电动摩托车将张金星送到其在县城的家中。5月19日(周一)早上,张金星被发现死于家中。据马集派出所所长尚雷刚、协警刘博称:他们二人顺道找张金星去马集镇上班时,张金星的手机无人接听。尚雷刚、刘博等人遂前往张金星住处,翻墙入院,发现张金星躺在家中床边地上。

(二)疑点重重,犯罪昭然若揭

1.警察伙同死者前妻破坏现场

死者张金星头朝东,面部向下,身上只穿内裤,头下压有被子,被子另一端绕过身体搭在床上。马集镇派出所所长尚雷刚(张金星生前的上司)作为从警多年的警察,发现死亡现场后既未选择报警、也没通知死者家人,却直接联系张金星离异多年的前妻孟雪,与协警刘博一道,纵容并协同孟雪破坏卧室案发现场。等张金星家人赶到时,死者面部和地面上的血迹、鞋印已被清理,死者歪着的嘴巴被孟雪用热毛巾敷正,带有血迹的被子被叠放在隐蔽的角落。待这一切处理完毕后,死者前妻孟雪才电话通知张金星的弟弟张金凤。张金凤对派出所所长尚雷刚等人不保护现场反而纵容民警参与破坏现场的行为感到震惊,得知尚雷刚等人仍未报警,立即报了警。

2.现场发现

(1)尸体异常

人死虽不能说话,但尸体能告诉我们很多线索和证据。

2014年5月19日上午,张金星家人赶到现场后,发现张金星的头、脸、颈及胸部全部发紫,胸部有淤血点,且双手紧握,指(趾)甲紫绀,口鼻、牙龈出血,玫瑰齿,双眼球结膜、眼睑结膜充血,冷尸慢。这些特征属于明显的非正常死亡表征,均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

(2)现场物证

现场是最诚实的。死者生前所盖被子上有两大片不相连接的血迹,其中一处是血与水的混合物。在有床相隔、距离死者几米远处的西南角墙壁上有一处一尺多长、几寸宽的血迹带。

既然死者被发现躺在地上,床上的枕头和床单上却有散落的血迹......对此,蒙城公安局解释说:是5月19日移动被子所致。而实际上5月19日血迹已凝固,并且移被子是经过床的西头,根本不会滴到床东头的枕头和床单上。显然,第一现场是在床上。5月19日上午,家人打开隐蔽处处于折叠状态的被子,发现死者生前所盖被子上有两处不相连的血迹。其中一处是血与水的混合物,那时的血迹已凝固干燥,这足以证明被子上的水迹是5月17日晚上凶手所为。被子、床上无死者生前移动的迹象。

事实证明,被子上的两处血根本不是死者生前自己形成的,尸体根本也不会在床边的地上。种种迹象表明,5月17日晚上,有他人在现场。其中一处加有水的血是凶手捂住死者口鼻造成的,另一处是移尸后造成的。凶手在伪造现场后离开。

(3)其他疑点

1.1

死者生前所用手机的通话记录被选择性删除,至今不知是谁所为。如果不是马集派出所警察或死者前妻孟雪删除,便是另有凶手在案发当晚所为。

1.2

马集镇派出所所长尚雷刚刻意隐瞒其5月17日邀约张金星吃饭一事和其本人身份以及其他参与聚餐者的身份。

1.3

见死者前妻孟雪着急要给死者穿衣服,死者弟弟张金凤让孟雪给张金星换条内裤。孟雪神色慌张,匆忙溜走了。

1.4

死者生前随身携带的钱包不翼而飞,在场人员均称没看到有人拿走张金星的钱包。后来家属电话追问死者前妻孟雪时,死者前妻孟雪才说自己拿走了张金星的钱包。

1.5

面对上述多项重大疑点,原蒙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戴飞等人不仅不认真侦查案情,反而以可让家属获得更多经济补偿、企图以工伤事故了结此事,不断催促死者家属抓紧火化尸体办理丧事。戴飞副局长阻挠尸检时,说:“你们认为死者是凶手用被子捂死的,那么肺部要有肺气肿、肺水肿、肺泡和肺泡破裂反应才行。”死者前妻孟雪迅速购买丧葬用品,指使他人摆起账桌。戴飞则迅速召集派出所民警上账(办理丧事时亲友等人随礼),急于营造办丧事的氛围。5月19日晚,马集派出所所长尚雷刚以“如果把事情闹大,一分钱赔偿也领不到”为由阻挠尸检。当有人向公安局反映死者前妻孟雪有重大作案嫌疑时,在未经调查的情况下,公安局有关领导先告诉死者家属:孟雪前几天在安徽蚌埠,而随后又有公安局其他领导说孟雪那几天在家(蒙城)不在蚌埠。公安局说辞前后矛盾,显然是没有统一好撒谎的“口径”。

1.6

5月19日晚12点左右,死者在广东读书的儿子张松楠刚赶到家,就质问其母孟雪:“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你不是说前天还和俺爸(张金星)打电话吗?是你勾结你相好的男人杀害得他吧?”这时,孟雪神色慌张,无言以对,随后抚摸着张松楠的手,暗示其不要继续追问。为了阻止尸检,孟雪把张松楠喊到里屋对其进行蛊惑,之后又抱着儿子张松楠的头在院子里哭哭啼啼,十分反常。孟雪以“如果给张金星定性为喝酒猝死,公安局能多赔钱,赔的钱可放高利贷,且公安局能给张松楠安排工作”为由,劝说其不要同意尸检。

1.7

张金星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其前妻孟雪先后多次到殡仪馆要求火化张金星的尸体。按理说,张金星火化与否,与张金星前妻是没有直接关系的。其前妻没有资格同意火化,更不用说命令殡仪馆。其居心何在,是凶手?帮凶?还是被凶手案发后收买?不得而知。

3.尸检情况

(1)第一次尸检

起初,蒙城县公安局副局长戴飞(后已被免职)等人以“一眼就看出来是猝死”为由阻挠尸检;马集派出所所长尚雷刚则以“如果非要尸检把事情闹大,一分钱赔偿也领不到”要挟死者家人。

经过家人的据理力争,蒙城警方指定并经家属同意在皖南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开展第一次鉴定。第一次尸检解剖取出检材脑、心、肝、肺、脾、肾、心血和胃,发现内脏大量窝血(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在之后的送检环节中,蒙城警方故意少带一份委托书,导致鉴定单位无法接收心血和胃。部分检材被迫又被带回蒙城,在家属的强烈督促下,才送往亳州。

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中“肺泡破裂、肺气肿、肺水肿和脏器淤血”以及“双眼球结膜、眼睑结膜充血、口鼻腔出血”均符合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这也完全印证了蒙城公安局副局长戴飞所说的捂死情况下肺部应具有的特征。家属通过电话就鉴定结论询问皖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闫宜锋时,闫宜锋告诉家属:死者无导致病死的病理现象,死亡时严重缺血缺氧,死亡过程较长,与被捂死的机械性窒息死亡特征一致。此后,家属也拿着鉴定报告咨询过多名法医和心脑内科专家,无一例外地给出了“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结论。

(2)第二次尸检

时任安徽省公安厅物证鉴定管理处副处长陈林来蒙城调查张金星死因时说:从蒙城警方拍摄的尸体照片上就发现了问题。公安厅陈林副处长批评了蒙城公安局法医枉顾事实、敷衍了事、隐瞒问题的工作态度。这时,蒙城公安局法医张飞才慌忙指出死者肋面上的内伤。通过此次尸检解剖,发现6处约束内伤,左睾丸萎缩,乌青异常,左睾丸附带组织受挫分离,并发现阴部有精液和可疑分泌物。蒙城公安局私自把死者身上精液和可疑分泌物及有关检材送往亳州鉴定。约束内伤被查出,张金星死于他杀的事实已彻底暴露。而他们继续颠倒黑白,把6处约束内伤解释为磕碰伤。省公安厅陈林副处长当时在解剖时就说:“像这样擦不掉淤血的伤就是内伤。夏天衣服单薄,如果磕碰,表皮应有损伤。磕碰伤属外伤,内伤和外伤是有明显区别的。而且像左大腿内侧、腹股沟、左睾丸、右胳膊肋面等隐蔽处不会磕碰到。”这说明,张金星死亡案是他杀!应是被凶手攥住睾丸、控制按压、捂塞口鼻致死。

(3)公安局擅自到安医大病理学与法医学研究所送检

蒙城公安局看到皖医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报告不支持其试图作出的不予立案决定,遂在未经死者家人同意情况下,私自把之前皖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过的检材和省公安厅调查时尸检取下的睾丸送往安医大病理学与法医学研究所鉴定。经鉴定:肾细动脉硬化。蒙城公安局在此前两次送亳州检验的鉴定结果下达前,违反司法程序,捏造、歪曲事实,匆忙以“高血压引起左心衰致死”出具了《鉴定意见》和《不予立案通知书》。

左心衰是动脉缺血,与“双眼球结膜、眼睑结膜充血、口鼻腔出血、动脉充血”等现象相矛盾。安医大病理学与法医学研究所鉴定报告所示的“肾细动脉硬化”与皖医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报告所示的“轻微玻璃样变”不一致。因此,肾细动脉硬化是不存在的,以此推断张金星有高血压更是不成立的。蒙城公安局作出的“高血压引起左心衰死亡”的结论是没有事实依据的、荒诞的,对事实的认定和解释上存在严重错误。

见亳州公安局迟迟未出具鉴定报告,死者家人通过蒙城公安局催要亳州公安局鉴定报告时,蒙城公安局电话联系亳州公安局要求出具鉴定报告。亳州公安局因担心受牵连而有顾虑,蒙城公安局电话里告诉亳州市公安局说:“这事沾不着你们”。据此可推定,亳州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报告有重大造假嫌疑。

(4)睾丸等检材被破坏后,送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

送检前的2014年8月14日下午,蒙城公安局让死者家人查看有关检材时,张金星的左右睾丸没有任何刀痕和被切开的截面。8月16日,家属同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法医一起查看检材时,却发现右睾丸有刀痕,左睾丸呈切开面并有多处刀痕,睾丸和附带组织有取材痕迹。这说明睾丸等检材在送往重庆西南政法大学鉴定中心前已被蒙城公安局破坏。面对家人的质问,同去重庆的干警很惊讶,表示不知系谁所为。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报告书显示:左睾丸组织收缩明显,基本结构存在,血管内无完整红细胞或红细胞碎片结构,呈均质深红染物质。本来左睾丸在刚被解剖取出时,就被发现萎缩异常。左睾丸附带组织受挫分离,虽然睾丸被蒙城公安局破坏,明显的损伤和出血已被除去,这却更有力地证明张金星的睾丸有损伤,系凶手攥压所致。这让我们不禁联想起死者前妻孟雪一听到要为张金星换内裤时就匆忙溜走了。显然,死者前妻孟雪对张金星睾丸损伤是心知肚明的。

二、综合评析

无论是案发现场、尸体表征,还是省公安厅的分析和尸检的科学结论,无一例外地揭示了张金星死于他杀的事实。而蒙城公安局和死者前妻孟雪的面对一起非正常死亡案件的种种表现,暴露出诸多疑点和破绽,都无法得到合理解释。他杀的完整证据链条完整、清晰,且互相印证:此案应是一起有预谋并精心策划的谋杀案。张金星被凶手攥住睾丸,身体多处受按压控制,被捂住口鼻而严重缺氧,血液循环受阻,导致多部位动脉充血,心肌断裂,口鼻腔出血,从而导致身体严重缺血,呼吸受阻,引发肺气肿、肺泡破裂,在痛苦中窒息死亡,内分泌增加,形成脑水肿、肺水肿。

面对清楚的犯罪事实和明确的证据,张金星死于他杀不容置疑。蒙城公安局却枉顾事实,多次用金钱补偿利诱,多次用拘留甚至“再弄死一个家人”威逼,阻止死者家属继续追究此案。当家属向蒙城公安局有关领导反映现场及尸检情况时,公安局竟以他们自己不懂法医学为由,拒绝给予合理解释。试问,公安局在不懂法医学的情况下,不负责任地胡乱作出“没有犯罪事实,不予立案”的决定,徇私枉法又是在包庇谁?其实,他们不是不懂法医学,而是实在找不到理由来支撑不予立案的错误决定,只好作出违背事实与逻辑的解释。

三、基本诉求

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本是法治的基本原则。在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情况下,司法机关、地方政府明目张胆、无法无天,是对法治进步的极大破坏!

由于蒙城县公安局存在“明知张金星死亡案是他杀,明知有凶手应为此承担“故意杀人罪”的罪责,而故意包庇不使凶手受追诉”的徇私枉法行为,已再不适合作为张金星死亡案的侦查机关。

死者家属强烈要求司法机关异地用警,依法立案,全力破案,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希望您别晚点太久,跪求您别缺席!

法律,让我们再相信您一次!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

(网友:前几年有个内蒙古女警察,也是在单位值班,莫名其妙就跳楼了,家属闹腾很多年,也没什么结果。好像叫什么李瑞芳,专业是学电脑的做内勤,家属说被什么人给圈圈叉叉了,从楼上推下去的,当年在网上闹得挺大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8/691.html

继续阅读: 警察 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