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共产党员高俊芳:毒疫苗与假党组

作者:胡澄、高殿杰 来处:乌有之乡 点击:2018-08-14 18:11:55

毒疫苗与假党组——论“毒疫苗”事件的党建意义

作者:胡澄

炎黄之家womenjia.org背景文章:《2018年无效疫苗事件辑录:人民被政府和资本联手出卖

舆论关注的都是毒疫苗产生的本身或背后的国有资产大变戏法儿般流失成为私有财产:或者监管部门的失职等等。但是一张照片却深深刺痛了我——毒疫苗的制造者“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党委书记”高俊芳(此人已被公安部门控制)面含微笑,在中国共产党的党旗前矜持而立,在她身旁,众党员恭手环侍。这是2018年6月29日,长生公司全体党员组织召开的“做合格党员”学习活动时的照片。

据会议报道,“党委书记”高俊芳同志在讲话中要求大家:“一、坚定信念,不断加强政治学习:二、提高道德素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立足本质,提高业务水平:四、做好每件小事,平凡中见伟大。”说的多么美妙动听,在实际经营中却食言而肥,“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做下伤天害理之事!这不但是“突破人的道德底线”,作为“党委书记”的她也突破了“党的底线”!其实哪有底线?“党委书记”在她那里不过是“政治口红”而已,是货真价实的“党伪书记”!其实,说她“突破人的道德底线”都是客气的,在市场经济中,资本根本没有底线:资本家也不是人,而是马克思所指出的,是“资本的人格化”,何谈“人的道德”?连人都不是,我们竟然还让这些侵吞国有资产,压榨劳动人民,贻害子孙后代的资本家们入党,做共产党的“党委书记”?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种在党的建设理论与“伟大工程”实践中的“悖论”是私营企业中党的建设的一个重大隐患或者是“明患”,而被某些人假装不知或被“党校”牌的学者曲意回护而已。不错,在一些私营企业中,党的机构或许从组织程序,各种架构,各种章程中它是真的。表面看起来旗翻红浪,艳帜高张!但他们确确实实是虚假的党组织,或者说是“真的假组织”。这也是改开40年来的一大特色。一些以侵吞国有资产为起家,以剥削工人为手段,以榨取最高剩余价值为目的:祸乱百姓,遗害子孙的私营企业主却是共产党的“党委书记”!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魔幻大法,能把如此违和的局面“和谐”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在一些私营企业中,这样的党组织根本起不到政治核心与政治引领作用。它的本质是什么?高深的理论,遵照“不争论”的懿旨我们且不论,但明摆着的事实,我们能闭目塞听,视而不见吗?

以我亲身经历的场景来说说。我应邀出席过一个私营企业的“党建”庆典。但见满场红绿,煞是喜庆,中国共产党的旗帜高擎在会场中央。这时,顾盼自雄,意气昂昂的私营企业资本家满脸的肥肉堆积起来,轻轻点首唤来一人,倨傲地向来宾介绍——这是我们公司的党委书记!只见那位书记低眉顺眼,满面谄笑,点头哈腰,向资本家与来宾频频致意。看到这种场景我真是心如刀绞,欲哭无泪,只剩干呕!——什么时候我们堂堂的中国共产党的书记,竟成了资本家的仆从!再看看这满场高悬的红旗,霎时觉得我们心中崇高的赤旗竟成了资本家那肥硕身躯上的红兜肚!这时,我想起了列宁在第三国际会场上的怒斥——“资产阶级需要这样的奴才,他们能得到一部分工人的信任,用可以走改良主义道路的言论给资产阶级的脸上贴金,用这种言论来蒙蔽人民的眼睛,胡吹改良主义道路的美妙和可能性,使人民脱离革命。”(列宁《论第三国际的任务》1919年7月14日,《列宁全集》第29卷第465页)

多少年了,我们讳言资产阶级,漠视无产阶级:多少年了,我们赞美剥削,鄙薄劳动:多少年了,我们用浸满烈士鲜血的党旗去擦拭资本家手上血污!如果从理论上讲透彻本质问题,就是一句话——现在一些私营企业中的党组织就是劳动力的所有者(劳动力是商品)组织起来为压榨劳动力的资本家而服务的团体。这怎么不会让党组织成为资本的仆从?这样的党组织的书记又怎样能在私营企业主面前昂起头来?对于这一点我们还要装糊涂装到何时?是要等到毒疫苗把我们的下一代都害死吗?

毒疫苗侵害的是下一代儿童的身体。而这种“假党组”却侵害着我们中国共产党肌体。它把千百万先烈用血肉铸就的理想信念置换成金钱观念:它将千百万共产党员用生命浇筑起来的道义高地轰然倒塌。比起那点儿“国有资产”的流失的损失,这种“党有信念”的流失的损失要大的多得多。国有资产流失了我们还可以追回,但是,“党有信念”一旦流失殆尽,如果重新建立可就需要千百万的生命与鲜血才能追回的啊!

这才是我们毒疫苗事件中所要深深思索的问题。

假共产党员高俊芳

高殿杰 · 2018-07-27 · 来源:乌有之乡

长生生物疫苗事件惊动天下,疫苗女王高俊芳也浮出水面,为人所熟知。一提起她,说到她的身份,就是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但别忘了,她还有一个更高的身份,她是共产党员,是公司的党委书记。

说她是共产党员,是指她组织上加入了共产党。按毛主席说的“思想入党”的标准:“有许多党员,在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并没有入党,甚至完全没有入党。”——高俊芳就是这样一个组织上入了党而思想上没有入党甚至没有完全入党的共产党员,是个彻头彻尾的假共产党员伪共产党员!

高俊芳的发迹也和当今的一些资本巨头没有什么不同,都是在国企私有化的大潮中,攫取了国有资产的巨大利益,养肥了自己。有这么几个时间节点值得注意:2003年高俊芳以每股2.4元的白菜价获得了长生生物34.68%的股权,合计4161.6万元。2006年又以占股59.68%的绝对优势,控股了长生生物,成功将其私有化。2015年长生生物借壳上市,高俊芳与老公、儿子共同持股33.70%,把长生生物打造成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在2016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高氏家族以67亿位列第371位: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高氏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短短十来年间,高俊芳完成了人生的华丽蜕变。

想起老家所住小区对面菜市场门口的那个卖馒头的大姐,论起来还有点亲戚。她本在一国企木材厂上班,后来下岗了,不得已卖起馒头来维持生活。而这个木材厂就在不远处,转制给原来的厂长,厂长就在原来的厂址上盖起了商品楼,身家也过亿了。每当那个大姐说起这些事,就气不打一出来,忍不住要出口骂娘。我理解她的愤怒,我知道她只是千百万不幸下岗职工中的一个,那是千百万下岗职工的共同心声:我也知道那个厂长是怎么发起来的,和高俊芳一个路数。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高俊芳发迹快,跌倒更快,有了中央一二号的批示,短短几天就从人生之巅跌入谷底,其心情又如何?她只记得自己是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法人代表,还记得自己是个共产党员吗?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党领导一切。长生生物,国企变私企,党委还是在的。可四十年来,党委在国企中的作用,几经演变,由于党企分开、党资分开,党委只是个名义上的政治领导。在私企,则更是个花瓶,摆设而已。自资本家入党,党组织变得复杂起来,扑朔迷离。有这样一些人有着双重身份:一方面是身家几十亿上百亿的大资本家,拥有美女、香车、豪宅:一方面转身又成了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的先锋、代表。

这样我们也就看到他们人前人后的双重表演,说是戏精也毫不为过。一边疯狂嗜血逐利,一边谈着共产主义比谁都卖力。就在20多天前,上个月的29日,为纪念建党97周年,长生生物全体党员还在公司党委的组织下,召开了“做合格党员”学习活动。高俊芳认真地记着笔记并上台讲话,要求大家:“一、坚定信念,不断加强政治学习:二、提高道德素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三、立足本质,提高业务水平:四、做好每件小事,平凡中见伟大。”

这是笑话吗?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

也许也不是笑话,以党委书记的身份要求员工服务、奉献,而把服务、奉献的对象忽略掉了偷换掉了。说是为人民,实际上要求员工只为公司为资本家身份的她本人,这样政治学习何乐而不为呢?变了味的政治学习,私企更封建化更奴隶化了,名义上的党委书记、实际上的资本家,倒是越看越像个封建地主、奴隶主。

我见过一私企小老板,快50岁了,突然入了党。我知道他近几年吃斋念佛,肉都不吃了,很奇怪,就问他怎么背叛佛门改信共产主义了?他说:不入党,就没资格参加公司党委会议,不利于组织生产。我的天!在他眼里,党咋成为资本家服务的了?!

中国共产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现已是一个拥有近9000万党员的大党了。数量上去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成色驳杂了,纯度不够了。党要及时补充新鲜的血液,吸收什么人入党是个大问题。一年来大学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是个很好的警示,厦大田佳良,一个精日分子,怎么入党了?怎么还不开除?中大学生会暴露出的,是一个20几岁的青年人严重的官僚主义。都知道的,学生党员、学生干部,好处大大的。但是这样的人入党,毫无共产主义信仰,对党的危害就大了。像高俊芳这样的资本家入党,更滑天下之大稽。更见一些老的党员比如贺卫方,天天发表反共言论,也啥事都没有。而同时,一些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青年学生却遭到抓捕,岂非咄咄怪事?

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假共产党员伪共产党员是害群之马,捞取了个人的好处,败坏了党的名声,腐蚀了党的肌体,就像一块烂肉,一定要剜掉剔除出去。只有这样,才能保持党的纯洁性,才能保住党的事业。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8/720.html

继续阅读: 伪共 共产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