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司法独立是资本社会下的不得已而为之

作者:网友 来处:鼎盛 点击:2018-08-15 17:57:02

人民为什么呼吁司法独立——因为资产阶级的统治没有司法独立就是赤果果的毒菜和专治。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法官检察官按照完全保卫人民利益的法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好了,要个蛋的司法独立啊!

本贴由【思汉飞】于2018-07-22 21:02:59发表。

可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相关文章:《司法要回归人民性》。

 

绝对的司法独立是否在西方真实存在?

批判法律史就是祛魅的理论武器,它像一把刀子那样揭开某些被神化的概念的面纱,细致地呈现出概念生成的历史语境,最终让我们不再被某些概念所禁锢,返回到中国法制的事实和实践本身。

西方的司法独立就是这么一个概念,它被一些人奉为绝对不可动摇的,也无需质疑。

到底什么是司法独立?绝对的司法独立是否在西方真实存在?

独立从来都是相对而言的,我们在考察西方的司法独立时一定要追问它是相对于什么而独立(independent from what),正如任何人都不可能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表,那种脱离既定宪法框架而谈独立也是毫无意义的。

有美国学者就曾说:“争取司法权威的斗争,向来都是发生在我们的宪制框架内,而不是同宪制框架相对抗。”

回到美国历史深处,我们才能全面准确地认识美国的司法独立。

司法独立真的就意味着大法官说了算吗?美国历史上是否有过大法官说了不算的时候?为什么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往往是反法治的?

如果我们将法治化约为司法独立的话,一目了然,越是积极有为的美国总统,就越有可能留下挑战司法权威的纪录,从杰斐逊、杰克逊、林肯,再到罗斯福,都曾挟民意以令司法。

进而言之,当总统向大法官亮剑时,到底是美国法治的误入歧途,因此不妨让我们糊涂一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是说这种冲突虽然是历史的偶发,但却不是理论的边缘?

甚至可以说,这种总统和大法官之间的对决,恰恰是某种内在于美国宪制框架的结构性冲突,思考这种例外的宪法场景,反而是我们把握美国宪法政治的学术切口。

难道我们读到的都是假历史,还是说我们对美国法治的理解从一开始就有偏差?要回答“大法官说了是否算”这个问题,我们只能转向历史。

但也许我们最后所能得到的安全结论只能是:“大法官说了算,除了他们说了不算的时候”,而这种两边下注的结论并不是论者要左右逢源,恰恰就是我们前面所讲的“无用之用”:我们从历史中所能学到的是,我们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东西——如此就足够。

“一切都是熟悉的/一切又都是初次相逢/一切都理解过/一切又都在重新理解之中。”

出处:《中国法学新世纪思想解放运动:批判打破西方法律阳具崇拜的殖民牢笼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8/731.html

继续阅读: 法治 资本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