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宗教平等、理性、恶搞的无神论撒旦教

作者:马前卒 来处:观察者网 点击:2018-09-09 18:12:34

2018年8月16日,数十人在美国阿肯色州议会大厦前举行撒旦神殿雕像揭幕集会

阿肯色州立法机关批准在国会大厦前的广场上安置(基督教)十诫纪念碑之后,人们开始了自发的集会。

在通过撒旦神庙的第一次修正案集会期间,一尊超过8英尺高的基督教恶魔巴弗灭(Baphomet)雕像在议会大厦前揭幕。

反对雕像揭幕的人也参加了这次集会,告诉采访记者,他们希望借此机会传播上帝的爱。

在摩西十诫纪念碑被安置之后,撒旦神殿提起诉讼,希望以宗教多元化和第一修正案的名义将撒旦神庙雕像放在同一个地方。

本次集会于周四下午1点至3点在阿肯色州议会大厦举行,有包括撒旦神殿发言人和联合创始人在内的五位发言人。

撒旦神殿的发言人和联合创始人吕西安·格里夫斯向媒体解释道:“这次的集会是一个包容性的聚会,撒旦神殿将与基督教和世俗的众人一起庆祝宗教多元化。许多有各自信仰的人都将聚集在国会大厦前,拒绝阿肯色州立法机构试图将一种宗教凌驾于另一种宗教之上的做法。”

该新闻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概述:这件事最主要意图是反对阿肯色州将“十诫纪念碑”安放在议会大楼前的决议,而那尊“恶魔巴弗灭”竖像是临时从别处运来进行抗议的道具。而撒旦教徒主要诉求也不是要求美国服从撒旦,而是:“宗教多元化”。

是不是和我们一般想像中崇拜恶魔的邪教并不相同?这里笔者就介绍一下这个名气远高于组织水平的“撒旦教”

1、并不信撒旦

过去正统罗马公教曾树过一个类似《1984》里果尔德施坦因的虚拟“邪恶反对派”,泛称“撒旦”。但本新闻主角,美国“撒旦教会”并没有悠久历史,是由歌手兼演员Anton Szandor LaVey于1966年正式建立的新团体。一开始,Anton

LaVey在自己旧金山的酒吧里组织了一个小圈子,以游戏的形式做酒后夜间扯淡,后来慢慢发展成为一个固定的神秘主义与宗教仪式研讨会,吸引了不少好莱坞明星和当地与记者,组成了一个数百人的“组织”,最终LaVey在出版了若干本撒旦学著作后,决定公开传教。

Anton LaVey是一个愤世嫉俗在美国很少见的管风琴手,撒旦教从诞生那一天起就和音乐与表演艺术息息相关,而并不那么关心形而上的信仰,更在乎如何去反对亚伯拉罕系宗教,而不在意是否有“真神”。

所以:撒旦教会自我定位为“持不可知论的无神论者”,并一直强调他们并也不崇拜也不相信作为恶魔或者超自然存在的“撒旦”。撒旦教会现任最高大祭司彼得吉尔摩公开声称:“任何在某种程度上相信超自然实体的人都是疯了。无论他们是相信魔鬼还是上帝”。他们从希伯来语“撒旦”原意“对手”或者“反对者”出发,将撒旦定义为理性主义,个人主义,及自由意志的启蒙原型。

当然,作为一个要吸引现代“信徒”的宗教,撒旦教盛产各种繁琐而充满神秘感的仪式与魔法,这些仪轨被明确定位为“戏剧性的表演”,目的是:“依靠壮观和美感在不同层面吸引参与者的感官刺激和审美情感,以增强参与者的意志力”,此外还有一些专门针对基督教的“反仪式”比如黑弥撒,撒旦洗礼之类,纯粹就是为了恶心基督教会……

3、被压迫的再次“崛起”

在1966年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撒旦教会都是以Anton LaVey为核心的非主流小团体,哪怕到了嬉皮士时代,因为撒旦教执着地和传统宗教争地盘,强调所谓“心灵魔法”的作用,拒绝使用LSD之类时髦的迷幻药,显得很“正统”。

与一般认识不同,Anton LaVey作为一个相对传统的音乐人,对重金属或者死亡风格的朋克没兴趣,所以虽然撒旦教会的“创造祭师”包括当时在美国或者西海岸颇有名气的科幻/悬疑小说作家,但其信众支主要集中在一些坚持早期摇滚风格的乐队里,以及与乐队相关的演员,化妆师,摄影师,八卦杂志记者之类的人物。七十年初,撒旦教会被讽刺为“给色情明星打工的职员组织”。

到了1975年,随着越战结束与嬉皮士运动退潮,撒旦教会也经历了一次内部“路线斗争”,一些相信神秘主义的信徒成立新的组织。Anton LaVey认为仿造基督教搞教会没有意义,所以宣布解散当时已经遍布美国的“撒旦洞窟”。之后虽然Anton

LaVey依然会以撒旦教会大祭司的名义进行一些宗教活动,但从组织上说撒旦教已经基本不存在了。

到了八十年代,美国社会对过去严重忽视的儿童问题日益关注,和现在中国中产阶级有类似恐慌。地价高昂的曼哈顿海滩爆发了“麦克马丁幼儿园案”(理解为美国版红黄蓝),导致美国中产社会在近十年时间困于所谓“日托性虐待歇斯底里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麦克马丁幼儿园案”作为美国历史上耗费时间最长,花费最多的集体刑事诉讼,最后被证明为子虚乌有,但美国社会传统的“猎巫情节”却因此再次爆发,中产阶级家长们“猎巫”范围不断扩大,揭发所谓“撒旦仪式虐待”及相关“撒旦阴谋”,最终形成冲击整个美国社会的“撒旦恐慌”。

在这种情况下,前撒旦教会相关人员自然首当其冲…..不得不“再次集结”,抱团取暖。这一次,他们不但要面对公众对于“撒旦信仰”的质疑,还要澄清新一波真信“撒旦黑魔法”的反社会分子与自己无关,所以从1985年开始,Anton LaVey等人经常出现在各种谈话节目中,并通过书籍,音乐,电影等方式宣扬自己“唯物主义宗教”。

撒旦教会“再集结”过程中,信条与仪轨不断改进与完善,随着1997年Anton LaVey去世,以及互联网时代的来到,撒旦教会“大祭司们”开始去中心化去组织化运作,将网络作为自己主要传教场所,更多介入到现实政治与世俗生活中,所以才有了一开始的新闻。

3、宗教之地的“无神宗教”们

美国虽然是一个世俗国家,但从立国开始就充满了宗教色彩。在过去2个世纪,美国许多地区——比如新闻中所说阿肯色州所处的圣经带,无神论者公开坚持自己的观点,会被视为有反社会倾向而受到各种各样的歧视。所以在既充满美国梦,又多元化的西海岸,才涌现很多与撒旦教会类似的“无神论宗教”,越到网络时代,这类所谓宗教讽刺性就越强,而且与世俗社会结合也越深入。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几年前风靡整个网络的“飞天意面教Flying Spaghetti Monster”(作为宗教,自称Pastafarianis,下文统一简称为FSM),与开头新闻类似,FSM诞生也源于对美国圣经带的德克萨斯州作出将智能设计与进化论并列的法案。创教者Bobby Henderson宣称自己所持的飞天意面怪信仰应该得到与进化论和智能设计同等的待遇

在德克萨斯州教育委员会拒绝答复之后,他将自己的主张在互联网上公布,获得了大量支持。与撒旦教起源于小圈子座谈会不同,FSM本质上是一场互联网社会运动,所以FSM在一开始就宣布“唯一教条是拒绝教条”,但作为对美国基督教的讽刺,FSM创造了大量“圣经”,内容在百度中已经有很详细翻译,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查阅,笔者在这里就不再过多复述了。

如果说撒旦教是美国人对本土基督教传统的不满,那么FSM则是在充分讨论前提下,由理性互联网群体对现实非理性宗教氛围做出的反抗,所以FSM一问世迅速超越国界,成为一种世界性的网络风潮。在中国这种真世俗化国家,FSM只是一种网络时髦,但在欧洲,FSM与反版权反传统的海盗(英语中海盗与盗版同一个词)党结合,成为了真实且有必要的社会运动。海盗党国际曾半开玩笑地宣布FSM为本党团官方宗教,而成为欧洲“黑色左翼”的一部分,长期存在于学生与互联网群体中。

4、“最后审判”?

应该庆幸,作为一个经历了革命与社会改造的真世俗化国家,我们不需要像撒旦教或者FSM那样,只能用“模仿宗教”的方式来反对宗教,不过如《台湾紫衣如来“现代佛教”的模板》《邯郸民政局的小册子 后面有个国学传销团》所写,确实有必要警惕某些宗教骗子打着信仰旗号反对理性,反对唯物主义。世俗化与信仰宽容永远是幸福的基础。(有网友讽刺说:“问题是某党不让创立猪头降临教。”)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9/747.html

继续阅读: 无神论 宗教 世俗化 基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