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罪恶滔天:原中共山东省潍北县委给华东野战军九纵队的信

作者:本网综合 来处:历史资料 点击:2018-09-20 18:48:38

下文这封信,背景是解放前夕国民党匪军疯狂残杀人民,政治背景可阅炎黄之家文章《国民党还乡团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聂司令员、刘政委并转九纵全体同志:

当胶济线西段的伟大胜利消息传到潍北县的时候,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干部及广大群众,莫不欢欣鼓舞,都望眼欲穿地期待着你们的胜利东征。潍北县广大人民把复仇求生的希望,完全寄托在自己的军队身上。在这里,潍北县的全体党员和广大群众向劳苦功高的你们致以亲切的慰问和热烈的敬礼!

亲爱的同志们,看见了你们,我们又喜又悲:喜的是这回可得救了,悲的是这几个月我们受尽了亘古未有的大灾难。国民党军自占领潍县后,抓丁抢粮,烧杀掳掠,无所不为。潍北县即被拉去牲口两千余头,粮食被抢净光,被抓壮丁难以统计。更残酷的是广大群众被杀害。两年多来,潍北县人民被残害者已有千余。单是纸房区李家营村一带即被害数百人。直到今天,寒亭据点周围的死难同胞仍曝尸旷野,无人收拾。残杀方式更令人闻之毛发耸然。铡刀铡、活埋已成为匪徒们采用的普遍手段。有的先被割去耳朵舌头,然后活埋;有的被拔去头发而后铡死;有的被割开腿后加油烧死;有的被丢在水里眼睁睁淹死;有的妇女被裸体绑在树上轮奸,然后用火烧的枪条插入阴部活活搅死;有的被剥光衣服,用开水浇,把全身烫起水泡,再用竹扫帚把皮扫去,名为“扫八路毛”;有的用剪刀剪碎全身皮肉,名为“剪刺猬”;敌人还把待哺的婴儿的两腿劈开,丢在烧红的锅里,叫做“穷小子翻身”。纸房区邢家东庄,蒋匪在街口安下3面铡刀,竟然按户抓人去铡。这个村先后被杀害21人。妇救会长的孩子被铡成两段,青妇小队长的妹妹徐单被敌人用枪穿死,邢振明的妻子和怀孕的儿媳相继被活埋。纸房村贫农韩在林弟兄3人14口一起被活埋,只剩韩的老母,哭求给她留下一个人种而不得。她眼看着自己的子孙被杀光,悲痛欲绝,也上吊而死。高里区一次被杀被铡12人。军属于传弟之妻被敌人用钳子先拔去头发,又割开腿肚子加上盐,活活折磨死。固堤区东小官庄一家贫农3口人全被杀死,其妻怀孕6个月,死后小孩的两腿露了出来。当时的潍北,被害同胞尸横遍野,任野狗撕食。断骨碎肉比比皆是,难属四处认尸,小孩嚎哭寻母,其惨痛情景催人心酸落泪。这是潍北人民永世难忘的血海深仇!

自去年三合山战役后,敌人被迫退出据点,我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群众,始含泪忍痛,收拾死难同胞的尸体,但已骨折肉烂,不可辨认。死难的穷老少爷们,在临死时都殷切盼望为他们复仇,杀尽蒋贼。高里区的一个村妇救会长,死时曾告诉邻家说:“告诉共产党、解放军,一定为我报仇啊!”

亲爱的同志们,你们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军,你们是胶东的子弟兵,你们屡打胜仗,有了你们就有希望,有了依靠,你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们不让你们走,要你们给我们报仇,要求你们象在孟良崮一样消灭敌人,在潍县留下英雄的胜利,立下大功。这是我们对你们的高贵信仰,也是人民对自己军队的命令。

亲爱的同志们,报仇的这一天来到了!解放潍县,拯救潍县人民的这一天来到了!这里先预祝同志们胜利。同时,我们也在准备全力支援你们。连日来,全县人民正忙着磨面、砍柴,一定尽最大的努力来保证同志们吃好饭,打胜仗。让我们在潍县战役胜利的庆祝大会上握手言欢吧!

致以

亲切的胜利敬礼!

中共潍北县委员会

一九四八年四月十日

DS网友评论:

D对龚楚的态度,已经清楚说明了,老百姓的死活和他们没关系。与此相似的,是H对75的态度。只要他们家没人出事,他们就不会在意。

所以一向坚持认为国民党是最反动的政权,果粉是最坏最恶毒的畜生,吹捧民国的都没有挽救必要。问题是大清朝廷上下满是这类货色啊,一口一个愿景、管道、失联——大陆已经被反共复国成功很久了……

这跟日本鬼子一样狠啊,对自己同胞怎么下得去手

国粉都是脑子有坑型,读书太少。选择性认为国民党应该强,共党应该完蛋。可是,国民党,连小岛都玩不下去了。

为啥说是“解放战争”:看看国民党军在苏北作了多少恶?

党人碑

前几年有个台湾的政论节目,狗屁专家上来就说,现在是“大陆军力最弱的时候!”

为啥如此“自信”呢?这家伙解释说:

“男人当兵为什么?抢钱、抢粮、抢女人。你把贪官都扫掉了,我当这个兵干什么,你能给我什么?!”

在对岸这些反动派和法西斯余孽看来,当兵的目的就是抢抢抢,有廷麟那本《国民革命战争》,基于它“在敌后从事游击及特种情报工作多年”的经验,不也是这些下作的调调儿?

事实上,从有关史料中也能看到,国民党军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干的,比如在苏北。

我手头有个《苏皖第六行政区一年来遭受国民党军抢劫破坏损失统计表》,时间是1949年1月,统计的是1948年的情况。

仅仅是那啥妇女一项,最多的淮阴是6018人,最少的是涟水也有200人。

先后担任陆军总司令、参谋总长的顾祝同是涟水人,这还是他努力维护家乡利益,一再告诫不许在当地作恶的结果,那要是放开了,实在不敢想象了。

国民党军对苏北人民犯下了累累血债,这帮畜生效法它们鬼子老师的“三光政策”,“会剿、剿兜、驻剿、血洗清剿”,把苏北变成了阿鼻地狱。

这个表格还是1948年的情况,应该说是大为减轻的,因为此时我军已经开始逐步反攻,地方武装业活动频繁,制约了国民党军作恶的残暴程度,使之不得不跟我军扭打,而在1947年,它们刚刚攻占苏北的时候,其残暴程度更甚。

咱们还以涟水为例,1947年一年间,国民党军打死干群177人,打伤75人,遭吊打243人,那啥妇女443人,逼死9人,抓走壮丁67人。掳去勒赎的873人,共花白洋178,376元,华中币1,538,440元,粮食457,572斤;

抢走耕牛746头,驴109头,马1匹,骡子3匹,猪1,836头,羊1,072只,鸡鸭24,943只;

烧毁民房817间,草371,356斤,粮食29,270斤,板凳64条,桌子797张,烧毁杂物估价918,500元;

抢去衣服5,010件,被子272床,布512尺,粮食558,67斤,油15,724斤,豆饼、花生饼77,170斤。

看完这些,想必不少朋友就明白:

LOW逼法西斯也是法西斯,为啥是解放战争不是内战,为啥要继续解放战争,要武统,要犁庭扫穴了。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9/763.html

继续阅读: 国粉 国民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