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要打政治仗:资助扶植反对派,搞颜色革命策动颠覆政变

作者:金一南等 来处:国防时空 点击:2018-09-23 12:23:32

2018年7月,美国智库兰德公司发布了《美国怎么打政治战》(An American Way of Political Warfare)报告,提出:美国需要改变过于依赖军事战争的传统做法,因为这种做法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地连续失败,而应该积极构建政治战争能力。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发现,这不还是米国这些年一直在进行的那一套嘛:和平演变,或者说文化心理经济软战争,通过文化侵略,扶植代理人,搞政权颠覆,目的是让中国像苏联崩溃那样不战自溃。毛主席很早就强调重视该问题——《毛泽东反对和平演变政治战略的形成与发展》。美国佬就是这操行,旧口号烂了,就换个新口号继续忽悠,换汤不换药的玩意。

(炎黄之家相关内容:《西方扶植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上台瓦解苏联——西方正在扶植哪些中国政客》、《推动苏联崩溃的苏共政治局修正主义者们:中宣部部长雅科夫列夫、外交部部长谢瓦尔德纳泽》)

风云之声:冷战结束至今,美国在目标国家推进颜色革命的手段多种多样,不管如何包装,立足点都是利用目标国家内部矛盾推波助澜。事实上,任何国家,内部矛盾永远存在,包括贫富差距,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宗教矛盾之类。目标国家内部矛盾是否爆发,不仅取决于内部管控能力,还受制于美国的战略意图。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从无一日安宁,车臣战争、乌克兰、格鲁吉亚、波罗的海三国……

网友夜走锦衣评西方的扶植目标选择:

米帝和西方不仅擅长打金融战、货币战、贸易战、媒体战,还非常擅长打选举战。在地缘NGO运作下,很耐心很有步骤的布线闲棋冷子。在国际博弈的关键期,关键人物上台,推出关键政策,发挥关键作用,使政治发生逆转。在某些零和的游戏上,搞坏别人== 建设好自己。

对他们的挑选,实际上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了。这反映了西方对世界地理上一些小国,其部落、大家族、经济分布、历史恩怨等极为熟知,也反应了大量的人在踏踏实实的做调差研究。相比之下,中国官僚很无知,只会在暑假里领5毛兼职,国家则以不干涉内政等为自己护短。

“国防时空”节目就此采访了金一南老师,讨论如下问题:那么,美国将如何构建政治战争能力?美国靠军事战不能实现的目标能否靠政治战取胜?

主持人:截至目前,美国仍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纵观2001年反恐战争以来美国发动的数次战争,战斗力可谓强悍,战术运用也是灵活多样,摆出了一幅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打谁就打谁的架势。那么一南教授,为何一直靠拳头说话的美国开始研究政治战了?

金一南:美国人他以前没有这个观念,他以前主要是热衷于军事征服,不管是南北战争,北军把南军打跨了,还是一战击败了德国,二战击败德国、日本,那主要都是军事上的。二战以后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朝鲜战争打不下去,越南战争打不下去,海湾战争虽然打的比较顺手,但紧接着就是阿富汗战争。

2001年发动阿富汗战争到今年17年了没有结束。然后伊拉克战争,虽然是强行结束了,但是留下一片烂摊子,中东一片乱局,成为恐怖主义滋生的地区,这给美国人带来很大的冲击。

兰德公司提出来美国应该改变过去过于依赖军事战争的传统做法。这点就像基辛格以前讲的一句话,他说我们打军事仗,我们的对手跟我们打政治仗,我们追求消灭对手,对手追求拖垮我们,游击队不被消灭就是胜利,正规军不能全胜就是失败。他在60年代末就觉悟到了美国光打军事仗是不行的,越南战争失败很大是败于政治,而不败于军事,败于美国国内的媒体,美国的反战运动和全世界的反战运动。美国人仅仅依赖战场胜利无法获得战争胜利,获得一个完整的战争胜利必须政治获得胜利。鉴于以前惨痛的教训,美国人提出所谓的政治仗这个概念,这是全新的,他没有学习过的。

主持人:一向信奉武力的美国人开始重视政治战,这也是他们在所谓反恐战争中屡屡碰壁之后产生的一个必然结果。

金一南:对。而且这个碰壁不是一次两次。兰德公司作为美国前卫的智囊就提出:美国要学会打政治仗。仅仅凭高技术武器、精确制导打击、巡航导弹、定点清除、无人机,全部优秀装备掌握在手,你说你的对手有什么装备?军事上跟你无法比拟,为什么美国打不下去?而是因为败于政治。

主持人:那美国的这个政治战打算怎么打呢?

金一南:他的政治仗有三大核心的行动。

第一,政治上带有非常规的特点。就说你看不清敌人是谁,你也不知道敌人是谁,战线并不明确,怎么进行这方面的战争,他就要求各方面都要参与,怎么识别敌友的问题。

第二,提出远征外交。说的挺文明的,实际上就是颜色革命,比如说乌克兰的颜色革命,格鲁吉亚的颜色革命,中东的颜色革命,这都被美国利用了远征外交。影响别国政府的执政,帮助当地拥护美国人的执政,反对那些反对美国人的那些人执政,公开的是颜色革命,隐蔽中央情报局策动的政变。

第三,所谓秘密政治行动。什么叫秘密政治行动呢?实际上就是资助反对派,扶植反对派。包括现在土耳其埃尔多安非常火,就是美国把土耳其反对派的头子居伦藏在美国,土耳其要求引渡,美国坚决不引渡。这是美国惯常的手法。通过扶持(某个)政权的反对派,实现美国的利益。

还有一方面就是,在这些国家之内制造政治混乱,制造经济混乱,扭曲政治进程或者信息操纵。比如说通过美元扰乱国家经济,尤其在今天这个网络化的情况之下,派些水军无中生有、火中取栗,这些都构成了美国秘密政治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我要维持我不乱,但我要让对手乱,让他内部产生混乱,这是他所谓秘密政治行动。

主持人:也就是说,美国政治战要打击的对手是一切反对美国政府的,要扶持帮助的是敌人的敌人,主要手段是从敌对国内部入手,把对方的政治、经济搞瘫痪,然后达到美国的政治目的。

金一南:对。一方面建立自己行动的合法性、合理性,一方面就是颠覆对方行动的合理性,你为什么要反抗美国呢?美国给你带来自由、民主、人权,给你带来福利来了,你反抗我干什么,这就是他政治上的目的。

主持人:中国自古有句话,叫攻城为下攻心为上。这个用兵之道虽然并不新鲜,但并不见得谁都能用的好的。那么一南教授,美国的政治战运用的怎么样?

金一南:现在看,对方的工具是很先进的,包括美国的媒体,现在媒体本身就被西方所主导,他的广播,他的电视,包括好莱坞就成为美国政治仗非常有力的推手。

另外就是网络,你看全世界根服务器9个都在美国,充分利用网络,网络上散布各种东西,有计划的组织一些东西。从这些方面看呢,富有现代科技的政治仗,美国他具有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优良的工具,这些工具能帮他很大的忙。

还有美国有遍布全世界的外交机构、海外基地、驻外的援助的团体,这些人都能成为他政治打仗的扩散点。包括我们中国的香港,美国一个驻香港的领事馆人员就有将近一千人,说出来就很悬乎吧,一个大使馆也没那么多人,美国一个驻香港领事馆有一千人,这一千人是干什么的?绝对不是睡大觉的,是做工作的,就是进行政治仗的。在这方面来看呢,是非常值得我们警惕的。

主持人:但是我们看到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最大的军费投入,最新的国防授权法案通过了7160亿美元的天价军费,但这些没能让美国从战争泥潭中脱身。那如今一样的,美国拥有全球最发达的网络、影响力最大的媒体等等,那他的政治战就能成功了吗?

金一南:其实我就讲美国人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手段,不管是军事手段还是政治手段、宣传手段,包括最先进的网络。他现在问题出在哪儿呢?就出在他宣称的东西与世界适合不适合。他力图在中东建造美国民主的样板,他的核心意思什么呢?还是一种征服,就是一种基督教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的征服,就是我给全世界立个标杆。

当美国人向全世界扩散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忽略了一点是什么呢?世界的多样性。不是单一的一个美国的文化、美国的制度、美国的体制就能够笼罩全世界的,文明是不一样的,国家发展进程是不一样的,而且各国人民的文化、历史、追求都是不一样的。当美国抹杀这些不一样,趋同的时候他陷入很大的灾难。

兰德公司提出的政治仗,想把美国颓势挽救一下,我估计你能做一些战术性层面的挽救,但是从战略层面,当你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救世主的方式出现在世界的时候,我是高山上的灯塔,别人都是仰望我的子民,我是征服者,你们是被征服者。你脱离了世界追求的最基本的东西——平等。

我记得2000年我当时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的时候,当时英国一个老教授就问我们一句话,当然这个班里来自各国学员都有,老教授就问了一句,大家觉得马克思主义今后还有没有合理性?这个老教授自己答了一句话,我告诉你们,只要世界存在不平等,马克思主义就有合理性。打政治仗能解决问题吗?还是解决不了。

主持人:嗯对,军事手段其实也是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但美国政治目的的出发点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十几年下来,人们发现美国政府是借反恐之名行霸权之实,当政治出发点不对的时候,无论是军事战还是政治战,一定都是错误的战争。

陈王钺:北京—拉萨—乌鲁木齐—香港,西方颜色革命的大退却

8*8其实是西方的第一场颜色革命,当然,它失败了。但后来,在苏联、东欧却大获成功。

从那时以来,西方时刻不忘对中国发动颜色革命,制造动乱,颠覆政权。但是,从当初明目张胆地在中国的心脏地区搞动乱,到后来移至少数民族边疆地区西藏、新疆策划骚乱,直到今日,竟无奈转趋最外缘的香港,一个中国政府不直接统治的区域,这显示的是西方政治颠覆能力的急剧衰退与丧失。

这次香港暴乱,大陆民间舆论的一边倒,证明了这一点:西方还想像二三十年前、十几年前、乃至几年前那样,用意识形态深度影响中国政治局势,煽动、惑乱中国民众、尤其是中国青年起来造反,已无半点可能。他们步步退却,从核心地带退往边疆(仍然失败),再退至外围边缘,一退再退,一败再败,已然技止此耳,黔驴技穷了。

西方的意识形态,看来如今只能深入中国被西方殖民过的边缘区,一个前殖民地,在旧的疮痈上下点蛆而已(包括台湾),而在祖国内地,已掀不起什么风浪,这其实是西方意识形态的大溃败。

此次香港暴乱,让人想起伟人说过的这句话:敌人在一天一天烂下去,我们在一天一天好起来。(出处:北朝论坛)

附录3:警惕美国发动新战争样式:颠覆战

2013.9

让我们先看两场美国这几年发动的两场战争,然后再谈美国发动的新战争样式:颠覆战。

 

利比亚战争

抛开那些口号似的争取“民主”“自由”,其实质是东部部落不满卡扎菲偏袒首都和周围地区的部落,认为石油资源大多埋在东部的土地上,却大多用来改善西部居民的生活,自己分到的少了,觉得不公平,要求重新分配出卖石油资源而得到的资金(也就是想自己拿大头)。同时也不满卡扎菲善待黑人,把黑人的地位提到与“主体民族”相等的地位(反对派抓到黑人就以“雇佣兵”的名义枪毙,其实许多黑人几代都生活在利比亚)。

于是在东部闹起来,游行很快变成暴动,真是一夫号召,万夫响应,带着对卡扎菲几十年大权独揽的仇恨和对自身未来道路的迷恾,无业青年积极夺枪,一帮什么都不懂的乌合之众凭借着血气之勇,竟与正规军打得不可开交(比如米苏拉塔,政府军就是攻不进去,当然也有极端分子支援的原因),而卡扎菲虽然占了场面上的优势,却迟迟不能扑灭反抗。

最后西方介入,轰炸,在拥有绝对制空权的联军面前,卡扎菲军迅速不行了,而卡大佐也弃城逃跑,最后被爆菊身亡。利比亚现在怎么样了呢?西方把利比亚变成蛮荒之地。

 

叙利亚战争

占多数的逊尼派不满少数派阿拉维派把持政府,要求权力;同时国外的逊尼派极端势力积极介入(大家都知道是哪几个国家),出人出钱出枪,不断渗透进叙利亚境内。你今天打死一个,明天就能渗进来十个,边境这么长,堵也堵不住。同时阿拉维派是少数派,就算和库尔德与基督徒结盟也面临兵力不足的窘境。打死一个少一个,因为兵员缺乏,不得不把黎巴嫩真主党也拉进来打反对派了。

巴沙尔·阿萨德家族属于阿拉维派教徒(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支派,占什叶派人口的13%)。由于穆斯林占叙利亚人口的87%,其中逊尼派占74%,什叶派占13%,所以阿拉维派仅占叙利亚总人口的6%;而以区区6% 的人力资源要面对占人口74%的逊尼派(其实现在起事的激进派只占到逊尼派人口的20%左右,但一旦联军进行空中打击,很快这些“温和”逊尼派也会倒向激进派一边,甚至变得比激进派更激进,以分配巴沙尔政权倒台后的权力蛋糕),无论如何是不行的。

现在巴沙尔能够稳住局势所依靠的只是重武器,以轻武器为主的反对派们不敢大举攻打城市,因为他们害怕巴沙尔的飞机坦克大炮,这轻步兵是无论如何防不住的,但一旦重武器被联军炸没了,双方又回到残酷的步兵消耗战上,人口比例更少的阿拉维派......

另外其实还有伊拉克、埃及,也是如此。

 

西方利用内部问题发动外部打击

我们可以看到,以上的两场战争都是先内部出问题,再遭致西方外部打击的。所不同的是,利比亚已经换了一个政权,而巴沙尔政权还吊着一口气,如果美国只是口头恐吓不轰炸的话,他还可以撑下去。

俗话说得好: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如果这次大家不援助巴沙尔,以后美国照此理由弄你的话,有谁会为你出头?弄不死你恶心你,让你不断失血,扶持你内部的公知带路党,同时我保留为实现人道主义而军事干预的权力。

其实二战后西方就支持乌克兰和中亚的民族独立分子打了十几年游击战,西藏也有空投特务,只不过在绝对实力面前闹不大而已。像利比亚和叙利亚这样的其实是半原始国家,政府没有多少控制力。利比亚怕军队政变连正规军都没有,卡大佐自食其果;牙医有个正规政府和军队,就能稳住局面;南联盟这样的现代国家,镇压叛乱轻而易举。

之所以我们现在觉得这套路子有点新是因为冷战时期东西方恐怖平衡使得列强有所克制,很少公然侵略弱小,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似乎快要实现了,但稍微往前看一点历史,这不都是侵略者的一贯手段吗,现在只不过回复常态而已。

这个套路用了快上千年了吧!无非就是先鼓动内部问题,再进行军事干预的老路子。能不能成功,跟谁用,用谁身上关系很大。

这个路子的关键在双方力量对比上。而且鼓动起来的内部问题必须具备持久和流血冲突。就以利比亚和叙利亚为例,要是反对派刚举起叛旗就被镇压下去,这套路还能成功么?回头来说,支持叙利亚、利比亚的反对派可能只需要少量的援助就可以了;但是要支持中、俄内部的反对派,不要说少量的援助,就是压上本钱都不一定行。

而且还要考虑一个问题:中、俄是有核国家,是有完备的工业体系和经济体系的大国。是有能力掀桌子的国家,你玩这套,中、俄直接掀桌子,能奈何?车臣、格鲁吉亚的当年又不是没有国外势力支持,结果如何?俄罗斯人直接掀了桌子,制裁在哪里?

 

其他国家也有危险

说实话,其他国家的情况也不乐观哪:

伊朗:所谓心腹大患就是北部的库尔德人了,能保证不会在伊拉克库尔德人的挑唆下造反吗?推翻巴列维时期就存在的反对派还在蠢蠢欲动,在中情局的教唆下时不时来个爆炸、暗杀,当年的哈梅内伊就是在爆炸中捡了一条命,并幸运的平步(1981年6月,他在一次聚礼会上被反对派炸成重伤,至今其右手仍留下残疾,被称为“活烈士”。同年8月,伊斯兰共和国总书记巴霍纳尔被炸身亡后,他当选为该党总书记。)

俄罗斯:车臣问题还在发酵,别看现在镇压下去了,但以小卡德罗夫遍地造清真寺的情况,不出二十年,车臣的新一代长大后,面对杀死自己父兄的俄罗斯,还会沉默吗?唯一的好消息是他和瓦哈比势力尿不到一个壶里,他是信苏菲的(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心愿:建一个传统的伊斯兰车臣 自2007年上台以来,卡德罗夫限制酒类出售,执行在公共场合戴头巾的做法。他还建成了被称为“车臣的心”的卡德罗夫清真寺,该寺是欧洲最大的清真寺之一,最多可容纳1万人。)而且中亚的几个“斯坦”们。大家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那些名为总统实为一家一姓专制的家伙是些什么货色,一旦“茉莉花革命”在中东大获成功,以美国的尿性,会不传播到中亚?到时候那些“斯坦”们纷纷变色,就能在俄罗斯的软肚子上插上一刀。光是入境的难民就能让俄罗斯费老鼻子劲了,更别说以此为基地,骚扰俄罗斯南部的恐怖组织了。俄罗斯总统普京谈俄少数民族问题也提到了这一点。

最后说说中国:首先说说西北,一旦中亚变色,头痛的不仅是老毛子,还有有中国;东突分子就能得到大量的苏制武器和境外渗透过来的人力资源,边防军面对的将不是几支枪的夹带,而是几百上千全副武装的恐怖分子,他们凭借着强大火力打散小股边防军进入中国境内,在民族地区潜伏下来,征召当地青年入伍,来个“全民游击战”,不求打败中国军队,只要边疆地区天天流血,能够给西方媒体制造抓眼球的“新闻”就够了(这叫为军事打击提供舆论准备)。还有某拉面族,由于在中国境内分布很广所以每地不占多数,但近来随着瓦哈比思想的渗入(穷乡僻壤那么多金碧辉煌清真寺是谁帮着建的?),不排除激进分子脑子一热跟着反的可能,同时由于某族自治区正对着蒙古,如果美帝有心完全可以以蒙古为后勤基地,给叛乱分子支持。(反正蒙古这个小弟是自己贴上美国的,就当是交“投名状”吧)更有某藏自治区,只要大蛤蟆不死,就不能排除阿三有浑水摸鱼的可能;在大蛤蟆号召下,在美国资金支持下,让流亡印度几代的政治“难民”渗透回来搞事也不算难,当然手段应该以自己烧自己为主,这样可以争取西方的同情。云南方面,则要注意缅甸,一旦缅甸变色,云南就等于抵在了前线。而且那地方民族众多,民族仇杀是最难应对的。不排除暗杀几个长老而引发各族大混战的可能。最后说说广州,我想问问:国家是否想再设个黑人自治区?现在黑人少,为了个身份问题已经上街闹事了,要是再多点......

说一千道一万,中俄的实力不够而已。就算现在可以把某些人xxoo一千遍,嘴炮也是打不过西方的,西方可以借此来给中俄添堵,并且在某些时候不仅仅是添堵而已。另外,欧洲的绿绿问题不解决的话,过得几十年就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吧。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9/784.html

继续阅读: 战争 美国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