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网民讨论:美国偷窃了印第安人土地吗?中国人要洞察白人强盗逻辑

作者:叶良辰译 来处:quora、龙腾 点击:2018-09-27 21:18:22

在米国quora网站上,有这样一个问题:美国是否偷窃了印第安人的土地?(Did America steal its land from the Native Americans?)叶良辰将其翻译发布在龙腾网上。

炎黄之家womenjia.org火草先对这个讨论做个小结:在这个问答讨论里,美国网民压倒性认为,美国屠杀印第安人、侵占印第安人祖地的行为,不是盗窃,粗糙梳理他们的理由包括:

——印第安人野蛮罪犯,白人才对美州拥有合法所有权

印第安人攻击白人,违反土地所有权法律的人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的背信弃义、野蛮和好战的行为,以及对定居者的偷袭,都是“红种人”反社会本性的有力证明。根据国际法,印第安法,自然法,以及三者的结合,白人对美州拥有合法的所有权。

——征服即正义:

征服是人类历史确定土地所有权的唯—方式,世界上所有的土地都是偷来的。今天我们称之为“偷窃”,但在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不应该用今天的道德标准对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作出道德判断

——生存竞争即正义:

所有的生物都竞争资源,谁弱谁死。所有的人都在为权力、土地等生存而不择手段。我们都来自偷盗、强奸、奴役、杀戮的群体。

——印第安人自己不认为是美洲主人:

印第安人不认为是偷窃,因其没有私有土地的概念,他们认为土地平等地属于每个人,没有拥有这片土地的想法。所以,白人不能从一个不拥有它的人那里偷东西。

——印第安人没权利拥有那么大的土地:

不应该允许印第安人作为相对较小的群体对他们几乎没有触及的、更不用说实际占有的土地拥有永久的、不可挑战的所有权。

——西方现在允许移民,印第安人当年也得允许移民:

西方现在允许移民进来,所以美州原住民没有拒绝别人移民进来的“法律”或道德权利。

——能控制占有土地才拥有领土所有权:

标明某块土地属于你,把这种“标明”当做你拥有它的所有权的证明,这是错误的。只有你能控制、保护的土地,它才属于你。如果该土地上的原住民拒绝搬走,不让你入住的话,你只能自己承担起驱逐他们的责任。你无论用任何必要的手段驱逐他们,都可以称为“正当程序”,我们称其“领土义务”。

——贪婪让印第安人宣布拥有美洲所有权:

印第安人宣布拥有对美洲的所有权,是因为北美洲现在富裕了,犯了红眼病。

——欧洲白人干的,跟美国人没关系:

美国是在1776年才诞生的,在此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不能归咎于“美国”,应归罪于英国、西班牙、荷兰和法国。

——印第安人自己也相互伤害,所以白人伤害也没罪过:

数千年来,美洲原住民都在灭绝性地互相残杀,北美大陆上的印第安部落一直在追捕、杀害、强奸和奴役其他印第安部落。

——我又没杀你,忘记历史吧,都别提了:

今天的人们(北美白人)跟印第安人屠杀没关系,不应该对此负责。今天活着的人都没有杀害那些和平、无助的美国原住民,今天活着的土著人都没有遭受杀戮。我们不应该谴责12代人之前发生的事情。抱怨历史的人都是失败者。——(火草:这段把人看乐了,跟鬼子声称他们当代人没杀过中国人,没战争责任,所以就根本不用回应这问题,这主仆俩,一丘之貉嘛。)

——不是故意的传染病,没人应受指责:

在美国开始屠杀印第安人之前,欧洲人就把黑死病、水痘、霍乱、感冒.白喉、流盛疟疾、麻疹、猩红热、性病、伤寒、肺结核和百日咳带到美洲。在北和南美有90%的土著居民死于并没有明显邪恶意图的病毒。当时没有人知道病毒和细菌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原因,这就意味着没有人应该受到指责。

——这是我们一家人内部的竞争:

是的,我们偷窃土地了。但是我的祖先—半是欧洲人,一半是美洲原住民,这个家庭的—个部门抢劫了另一个部门。

——谁说盗窃谁就滚蛋:

住在或以前曾住在该片土地上而且也持有土地是“偷窃”而来观点的那些人,他们为什么不归还土地?

 

火草以为,多了解这些人的这些观点,没坏处,起码你能领略米国人“强盗思维”的乖谬逻辑,这样我们能对西方各种无下限的强盗思维、强盗手段有所准备,不至于总以老好人或幼儿思维,那么热烈的将西方视为“文明”,无条件拥抱甚至跪舔“文明”,懵懵懂懂闯入地球黑暗森林,被狠狠阴死。最多过个几百年,人家的议会发个道歉议案,可那有什么用?你都已经种族灭亡了,还得沦为人家秀伪善的道具。

不要指望白人真的会去遵守某种客观的标准。他们毫无诚信可言,他们所有的论点都包含了改变规则和脑筋急转弯,使自己始终处于—种自我安慰的正面形象。当—个少数民族比他们聪明时,他们会变成“书呆子”,当—个少数民族比他们更具侵略性时,他们就会变成“野蛮人”。这都是自恋股的瞎扯。(Urban_Goat,摘自reddit.com《 Yesterday: Whites complain that the Chinese didn't own houses. Today: Whites complain that the Chinese are buying up the houses. Sometimes you just can't win.》)

特别是当《炎黄复兴,所以西方百般攻击中国:中西方对抗甚至战争是历史宿命》时,深刻理解对方思维很重要,避免误判,过度绥靖,反而鼓励对方军事冒险。

下面整理了他们的发言,第一部分里有一位网民的长篇评论加六位网民的小评论,都是倾向于认为是盗窃。后一部分,则是大量美国网民为屠杀和盗窃辩护的言辞。

少数派观点:美国偷窃了印第安人的土地,还有甚于纳粹的屠杀

Clay Reynolds克雷·雷诺兹(1998年——至今,达拉斯德克萨斯大学教授,1979年图尔萨加杜大学现代文学博士毕业,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劳里十字路口)

欧洲人大批地来到美洲这里,主要是务农,但他们也是猎人和采集者。

而且欧洲人还带着—种强烈的占有欲,这是他们社会和文化构成的一部分。

欧洲人被—种宗教狂热所驱使,这种狂热驱使他们相信新世界(美洲)是上帝喝予他们的,占领美洲不仅是他们的权利,也是他们的义务,这好比古代希伯来人占领迦南,驱赶异教迦南人——或者屠杀掉。

欧洲盎格鲁建立的文明,其本身就带有这样的属性:

渴望领土,推动越来越多的欧洲人进入大美洲大陆内部,丈量土地,瓜分原野,处理他们所遇到的印第安部落。几乎第—批移民抵达新西兰、纽约、弗吉尼亚的那一刻开始就着手进行处理这些了.

白人对待印第安部落的方式,跟他们在欧洲中心文明社会的行事方式—样,对土地和所有权的概念也跟在(欧洲)老家时—样。他们认识到印第安人可能是敌对和危险的,于是他们就以在别的地方获得的对付危险敌人的经验,来对付印第安人。

(白人和印第安土著)制定、签署了(关于土地)的各种条约,

但欧洲的法律、合同通常都是极其复杂、充满了陷阱、腐败。

那些印第安的酋长就这样被(白人的)各种条约绕晕了。

他们中的一些人也没有处理土地所有权的真正权利(注:意思是白人强大,土地归谁已经由白人说了算),

他们(跟白人)讨价还价,交易各种物资,或者仅仅是为了获得(跟白人)和平相处。

这片美洲大陆的土地,就其本身而言,对印第安人来说是故土。

欧洲人想要占有它,当然是毫不费力。

但是,如果欧洲人想要(从法理上)“拥有”它,那么,这里面就有名不顺的问题了。

欧洲人对那种发动战争,发起袭击是为了荣耀、掠夺的行为不感兴趣。

对于印第安部落把战争和掠夺看作是一种成年仪式,一直进行战争几十年甚至更久,对于这种延续几代人的部落战争,欧洲人并不感兴趣。

随着盎格鲁-欧洲人在美洲大陆向西推进,他们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土著人。

在欧洲人看来,越向西部推进,碰到的土著人越野蛮、原始。 这些西部的部落比不上东部部落先进、发达、文明、复杂。 中西部、北部的大平原、山区的部落更好战,防范心更重。 他们的社会组织不如东部部落,

但是,所有的美洲大陆土著对欧洲人来说,都是异教,都是野蛮人,属于劣等种族,最终都要杀掉,或者彻底铲除掉,都必须为基督教主导的欧洲文明让路。

欧洲人认为那些土著都是次等人类,无法被欧洲文明同化或吸收的(次等人)

欧洲人看不惯美州土著社会的普遍习俗,特别是婚姻、忠诚、牺牲和其他他们认为令人厌恶或危险的传统或宗教习俗方面。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当科尔特斯目睹阿兹特克人进行活人祭祀时,他被这种野蛮行径激怒了; 但就在他目睹这一切的同一天,在西班牙,为了祭祀上帝,有十多人作为“异教徒”被烧死在火刑柱上。 这时候科尔特斯就不觉得那是什么野蛮行径了)

欧洲人还发现,印第安人很容易上当受骗,容易被收买,从而最终在武装冲突中被击败。

如此一来,白人就很容易地获得印第安人所统治的土地,可以更安全地定居、占领,当然,还可以“拥有”。

从(盎格鲁)种族的态度上即可知道:固执、根深蒂固的偏见!这就是欧洲人与土著人打交道时所采用的方式。

入侵、占领任何地区遇到当地人,欧洲人都用这种态度对待之,从美洲,到非洲,到亚洲,到中东,无—例外。他们以自己的宗教信仰和对文明制度的认识来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护。

现在的英美人,现在的美国人,是无知的、顽固的、种族主义者和贪婪的掠夺土地的小偷,这是很容易判断出来的。

然而,在他们自己的认知意识里,他们所做的一切完全正义,完全符合他们的信仰,完全符合他们传播文化和进步文明的使命。

在19世纪,以欧洲为中心的白人文明在各个方面都优于他们可能遇到的任何其他文明,包括中国、日本、印度或阿拉伯等古老而受人尊敬的文明。

欧洲人在西进运动中未阐明的潜在教义是:“不信教则处死”,这个潜在教义不仅体现在宗教意义上,在社会和文化意义上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但是,即使你皈依于他们的上帝,一次皈依也不足以将他们遇到的部落个体提升到种族平等或尊重的程度。

从十七世纪开始,美国人普遍的态度是,如果没有这些原始的土著野蛮人,世界会更好,菲尔·谢里登的名言是“只有死的印第安人是我见过的好印第安人”

最后,在1876年发生的“小巨角”战役之后,这是美国公众有史以来最震惊的事件之一(就其对美国政府政策的持久度影响而言,这相当于9/11或珍珠港事件)。 美国人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导致了一项通过饥饿、贫困、种族隔离、歧视的方式来灭绝印第安人的种族主义计划,这种政策一直持续到今天。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一些组织良好、精通法律的土著部落正与美国或州政府爆发了激烈的法律战。 目前美国法庭正在审理涉及部落边界和有争议的土地所有权的案件。

现在跟以前的不同之处在于,今天的美洲原住民最终“皈依”了,就算没有“皈依”于宗教,也至少是“皈依”美国的文化和教育了。

他们(土著美国人)正在通过组织良好、协调一致的努力进行反击,以收回他们的土地,以及他们的文化和社会历史身份。

但是,从历史长河的角度来看,美国土著民的受到的悲惨待遇,虽然可以讲述出来让世人理解(无论故事是多么的悲惨),

但是,在今天看来,那些事是彻彻底底的无耻的。

老实说,就算是澳大利亚加拿大,甚至墨西哥,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有对待原住民的那种充满种族主义、偏执和狭隘思想的政策。

在美国政府和人民的热情支持下,只有南非人在现代仍然采取这种出于政治目的,而孤立和剥夺土著人民的政策。

我们在所有50个州所占领的土地理应属于最初的居住民,他们的权利被征服者侵占,并不意味着这片美洲土地的合法所有权的归属已经没有道德上的争议了。

 

James Nelson:你的评论都是基于撒克逊垃圾白人立场的。

这些垃圾逻辑为白人屠杀全世界数百万生灵的邪恶行径进行辩护。

当白人在世界上占少数时,你打算怎么办?

也许你应该重新思考哪个更重要——法律还是正义?

同时,重新检查你的历史。

第一批在印第安/盎格鲁-撒克逊战争中丧生的妇女和儿童是印第安人,而不是欧洲人。

通常白人的思维是“如果他们这样对我们,我们也会这样对他们”,所以印第安人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Laurie Pettitt:

罗德岛州是罗杰·威廉姆斯用珠子(从印第安人手里)买来的。 这个事实证明了你上面说话是不正确的。 这块土地确实属于印第安人,再多的诡辩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走进(美州)去,从住在上面的人手里夺取土地,却没有条文来表明所有权,这是偷窃。

偷窃就是偷窃,武力再强也美化不了“偷窃”。

印第安人不需要什么条文来告诉他们可以或不可以住哪里,他们有部落领土及其边界。

 

Tristan Marajh:

把美洲原住民称为“霸占者”是不准确的,也是有失身份的。

 

Brian Mead:

条约、 (印第安人的)保留区的历史非常的毁三观。 想体验一下郁郁心情吗? 那就去看看吧

有时那些事看起来像纳粹才做得出来的事情。

 

Mike Down:

那(强夺豪取土地)可能是最初的情况。

但一旦美国开始制定条约,他们实际上把土地的所有权“永远”地交给了不同的印第安部落,而当美国想要进一步扩张时,却打破了条约。

(美国和印第安部落签订的条约)大约有600个(可能是800个,我忘了)。 所有的条约都被美国(政府)违诺了。

因此,根据他们自己的法律,他们数百次把土地还给了印第安人,然后又从他们手中夺走。

这对我来说,像是偷窃。

 

Stephen Calderone“”

善有善报.数个世纪以来,各个土著部落都互相厮杀掠夺,甚至更残忍。这是强大的部落变得强大的原因(但是,纵使如此争杀不休,印第安人也数暑繁多)。

而且,从哥伦布到达美洲至美国成立,这段时间跟美国成立至今天的时间—样长(足有两百多年)。

换句话说,(在这两百多年里)绝大多数美洲原住民被欧洲殖民者杀害了,此后剩下的少数人被杰克逊式的民主党人驱逐了。

 

John Chesire:基本上,算是“偷窃”。 但是,答案并不那么简单,它非常复杂。

首先,这取决于你所说的“美国”是什么意思,以及你所说的“美洲原住民”是什么意思。 这就涉及到“所有权”的概念和不动产土地的法律、道德、道德转让。

美洲土地被占领,涉及的一个因素是“印第安保留区”的概念。

虽然加拿大和墨西哥也有美国这样的土著人,但这两国的的印第安保留区数量远远比不上美国。 加、墨的土著人可能确实被欧洲移民夺走了他们以前的土地,但是,他们通常不会像美国土著人那样远离自己故土被搬到别的保留地。

虽然恶劣的行径非常多——但是,最恶劣的行径之一是:1830年杰克逊总统主导下通过的《印第安人迁移法案》。

在该法案主导下的种族清洗运到中,“五文明部落”被迫迁徙,从东南故土移到的今天的俄克拉何马州。

印第安人通常在战争冲突之后,被迫放弃大量的土地,以换取较小的生存空间。

很多割让土地的条约都是被迫签订的,而且通常对土著人来说是不平等条约。

1832年黑鹰战争之后,印第安人也开始被迫迁移。

(当时签订的)条约使得原本属于索克、狐狸和其他土著民族的中西部数百万英亩的土地被割让给(欧洲白人)移民。

而原土地上的土著人则被迁移到别的“印第安保留地”,一个世纪之后,我在这些部落曾经“拥有”的农田里长大。

多数派观点:没有“美国偷窃印第安人的土地”这回事

科莱特·德(Collette Day在帕索罗伯斯高中学习,在加州公路巡警工作):白人而非印第安人对美州拥有合法的所有权

(结论就是:)违反土地所有权法律的人是印第安人。 从一开始,印第安人就冤枉了白人定居者。印第安人的背信弃义、野蛮和好战的行为,以及对定居者的偷袭,都是“红种人”反社会本性的有力证明。印第安人暴露出来的这种失信于世人的野蛮、好战、背信弃义的本性,后来(竟然)成了他们赖以生存的“行为准则”,他们还不断地维护这种准则。因此,根据国际法,印第安法,自然法,以及三者的结合,白人对美州拥有合法的所有权。

 

Blaze Kodak:世界上所有的土地都是偷来的。

几乎每一块土地,现在住在那上面的人都不是最初的居住民

如果人们来说“哦,我们应该把土地还给印第安人”,你应该这样回答他:“嗯,我想我们应该把不列颠群岛归还给罗马人,他们再交给凯尔特人,然后再交给克罗马农人,然后再交给Hiedelbergensis人”。

草,大家都从头开始,我们必须把整个欧洲都交给尼安德特人!

然后我们还有得忙: 让亚洲交回到丹尼索瓦人,而非洲则交回到直立古人,不,不,非洲应该交回到南方古猿。 这样大家才理顺。

我上面说的这些,除非大家都发疯了,要不然是永远不会发生的。

这个世界的现实是:所有的生物都竞争资源,谁弱谁死。 残酷吧,但这就是现实。

 

James Glenn:

我想知道像科曼切部落要占领这样一个大的部落地区需要的是什么?

是的,首先需要的是驱逐、征服该地区的其他部落。 这不心狠手辣能行吗?

如果你要争辩说,这些部落在征服其他部落的过程中,他们的征服手段比美国政府的要柔和得多,没有那么残忍,那么,我同意你的观点。 但是,这算是扛精了吧。

说到这,你们可能受误会我了.

其实.(我耍说的是)即使是从现代的观点来看.我们祖先对待每周印第安人的政策也很难让人接受.但是,事实也很简单:这些政策与人类历史上的其他征服政策没有什么不同.

那么.(人类征服异族的过程中)能否执行仁慈、公正道德一点的征服政策呢?

当然——不行!

再强调(我的观点)一次: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权力、土地等生存而不择手段。

看看我们今天的社会是多么的残酷.(我们现在表面上的温睛脉脉)只不过是试图缓冲已经比较柔软了的生活方式而已…..即使是没有事关生存.我们仍然掐彼此的喉咙!

当我们所有人都不是无辜的时候,那就很难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道德高尚),很难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指点点。

 

Joseph Guindi:纵阅历史,所有的人群都一样

整个欧洲历史都是关于移民、流离失所和征服的.而美国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现在所说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来自德国北部和荷兰东部.

‘盎格鲁”是指德国北部的“盎格”地区,“撒克逊人”指的是古撒克逊地区,更具体地说,是下撒克逊地区,就在安格尔的雨部.

这些入后来在英国建立了盎格鲁-撒克逊殖民地,有效地取代了英国的凯尔特文化。

这些地区随后被法诺曼人入侵。

法诺曼人入侵法国,然后将世界的很大一部分地区纳入他们的帝国,并最终迁移到美国,加拿大, 澳大利亚 , 面积加起来接近3000万平方公里。

斯拉夫民族,日耳曼民族,凯尔特民族,突厥民族,闪族民族,所有这些民族基本上都是“偷窃”了别人的土地。

下图是圣经所描绘的,犹太人从耶和华那里获取以色列地区,作为他们的应许之地。

看看芬兰-乌戈尔人的地图:

你怎么知悉他们如何获取那片土地 ? 恩,他们迁移到了那里。

如果那里有原住民,那么原住民呢?

这种情况(驱赶原住民)在非洲、亚洲等任何地方都发生过。

今天我们称之为“偷窃”,但在历史上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可以接受的。

 

Alex Weaver

实际上,印第安人不同意楼上的说法。

印第安人没有私有土地的概念,他们认为土地平等地属于每个人

他们出售土地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他们觉得这块地都不属于“他们的”土地。 卖了也算白卖,基本上他们算是免费获得了的珠子(钱)。

 

Tom Curran:

1。 历史什么时候已经变得不可改变了?

2。 “拥有”(大片)土地需要多少人? 50万人能“拥有”整个加拿大而永远排斥世界上所有其他人,不准别人再进来吗?

3。 第一批美国移民经常被美洲原住民屠杀,(原住民对此)是否应有合理的回应? 还是他们应该返回欧洲?

4。 “狩猎”是否(对土地)构成所有权 ?

我写这个评论不是为了诋毁美州原住民。

但是,在世界历史上是否有例外的例子:允许一个相对较小的群体对他们几乎没有触及的、更不用说实际占有的土地拥有永久的、不可挑战的所有权?

鉴于叙利亚(伊拉克/巴基斯坦/伊朗/等等)移民涌入欧洲,我一直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我想知道我是否可以提出同样的问题:这些移民是否从欧洲人手中“偷窃”土地?

想想看:这两种情况,你都有不请自来的游牧部落涌入完全被占领的领土,使用暴力、无视任何本土法律,并要求(并夺取)通行和定居的权利。

国际社会认为,欧洲和其他国家有义务允许这些移民进来定居。

西方思想潮流确实是:虽然移民受到一些明显的限制,但是“移民”是外来者固有的权利。

在加拿大,我们的宪法文件允许即使是非法移民,只要他们能在200海里的离岸范围内活动,也享有完全的合法权利。

写下这些偾怒的评论之前,我并没有宽恕欧洲人对美洲原住民的屠杀.

我想问的是,美州原住民是否有拒绝别人移民进来的“法律”或道德权利?

巴基斯坦和伊拉克的经济移民利用叙利亚危机,未经法律程序进入欧洲,拆除围墙,非法越境。这些移民与欧洲白人进入美洲,它们两者之间有什么区别吗?

(顺便补充—句,我知道,那些注意到“人口”的人会说,1491年的北美人口比以前认为的要密集得多。然而,在哥伦布到达之后的一个多世纪,欧洲白人才开始移民进入美州的,此时,美洲的人口已经非常稀疏,而且人口稀疏的责任并是殖民者的,欧洲白人移民进来时所面对的现实是一个几乎空无—人的大陆。

 

Tom Nunamaker汤姆(前会计,休斯顿大学文学士,1993年毕业。现居住于TX休斯顿)

我是真正的白人。

真正的美国土著人告诉过我,他们的祖先没有拥有这片土地的想法。

更强大的部落会控制土地,但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控制就是“拥有”。

所以,我的意思是,你不能从一个不拥有它的人那里偷东西。

欧洲人是一个更强大的部落,他们接管了这片美州大地,这跟之前数个世纪以来各个部落互相夺取领土没什么区别。

有一天,一个更强大的部落将会出现并占领这片土地,尽管许多人“拥有”这片土地的一部分。 这种所有权是由部落的法律确定的, 这种部落之间确定的土地“所有权”对强大的部落来说毫无意义,因为他们会从我们这里夺取我们的土地。

至于那些违反条约的国家,美国政府肯定会把他们打得鼻青脸肿,或许加拿大也去打。

我怀疑,尽管我没有研究过,一些聪明的律师会用法律手段来为政府的行为辩护。

聪明的律师总有办法让对的看起来是错的,好的看起来是恶的,有罪的看起来是无辜的,反之亦然。

 

Steve Savage:

不,美国没有偷窃这块土地,你不能从—个本来就不属于他们的人那里偷东西。

人类天生具有领土意识,这种意识是动物和人类争夺、控制、捍卫某叫特定区域、家园或地盘的动力。

仅仅因为某个人已经占有了—块没有所有权的土地,就声称拥有它的所有权,这是一个错误的论点。

标明某块土地属于你,把这种“标明”当做你拥有它的所有权的证明,这是错误的。

只有你能控制、保护的土地,它才属于你。

事实上,如果你是—个棚区户,你甚至没有权利卖掉它,因为它不是你的。

如果某人通过某种“可能”的方式申请拥有—块土地的所有权,把这块土地的所有权划归到自己的名下那么,如果该土地上的原住民拒绝搬走,不让你入住的话,你只能自己承担起驱逐他们的责任。你无论用任何必要的手段驱逐他们,都可以称为“正当程序”,我们称其“领土义务”。

边界是假想的线。只有当居住者能够持有并捍卫它的时候,他们才可以要求所有包含在界线里面的东西的所有权。

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就会被其他强大的势力所取代。

 

John Murphy

当里面有钱的时候,他们突然就“拥有”了它,

50年前,澳大利亚土著居民常常宣称他们的美德是没有霸占土地——他们如母亲般慷慨。

现在,历经风霜后我们富裕了,土著人就突然“拥有”了这片土地。

 

Hank Simpson:“美国是不是从美洲原住民那里偷了土地?”嗯哼,不。 但是不,不,也许是。

首先:

说到“美国”,你可能指的是美利坚合众国。 由于美国是在1776年才诞生的,在此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无论多么令人发指,都不能归咎于“美国”。

你必须指出英国、西班牙、荷兰和法国那些邪恶的混蛋,那些腐烂的,偷土地的混蛋,我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样的人。

第二,纵观历史,各民族都迁入其他民族所住之地,夺取了他们的土地、妇女和生命。

历史就是这样的。 我们都来自偷盗、强奸、奴役、杀戮的群体。

是的,我说完了。

为了不让大家把贫穷、高贵、和平的美国原住民看作邪恶白人作恶的无助受害者,(我要再次说一下:)在邪恶的白人到达美州之前,北美大陆上的印第安部落一直在追捕、杀害、强奸和奴役其他印第安部落。

(找个时间去亚利桑那北部问问霍皮人对纳瓦霍人的看法,为什么,你就会了解到很多各部落之间的厮杀往事)

印第安战士不仅仅是在五月花登陆的时候出现的,他们存在于整个北美史前时期,他们是为战争而存在的,为了抵御其他部落的袭击。

如今,将可怕的美国原住民种族灭绝归咎于邪恶的白人是相当时髦的事——没错,很多那些往事都很可怕——但这一指控的强烈含义是,今天的人们(北美白人)在某种程度上应该对此负责。

但是,今天活着的人都没有杀害那些和平、无助的美国原住民,今天活着的土著人都没有遭受杀戮。

(与奴隶制同理,我把奴隶制和印第安人的问题放在一起说一下。 你可能要责怪的当今美国人,他们可能大多数是从意大利,墨西哥,爱尔兰,苏格兰,法国,德国,波兰,俄罗斯,中东,中国,越南,柬埔寨,英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印度、菲律宾来到这里的。 以前的那些事件无论多么骇人,都是发生在这些美国人来到北美大陆之前发生的)

如果我的曾曾祖父以50美元把骡子卖给你的曾曾祖父,你的曾曾祖父预先支付30美元,另外的20美元要在3个月后才给。 但是,你的曾曾祖父一直没有支付那20美元。 我今天能跟你说:“什么时候还我20美元。 快还钱,婊子!”吗?

如果我们今天谴责邪恶白人的那些令人发指的行径,那就应该谴责正在进行的“邪恶行径”,比如说,可以谴责入侵伊拉克(布什干的好事),或谴责川普未能帮助波多黎各对抗飓风的破坏。 但是,(我们不应该谴责)12代人之前发生的事情。

我要补充一点,美洲原住民的种族灭绝也发生在中美洲和南美洲,那是邪恶的西班牙人和邪恶的葡萄牙人,那些臭恶的婊妇之子干的好事。

更别提那个恶惨的教皇私生子了,他纵容了那些(禽兽)。

(第三:)还有一件事。天花病毒,不仅仅是天花,早在美国开始屠杀印第安人之前,那些邪恶的欧洲人就把黑死病、水痘、霍乱、感冒.白喉、流盛疟疾、麻疹、猩红热、性病、伤寒、肺结核和百日咳带到美洲。

最迟在15世纪就把那些病毒带进美洲了。

如果你在数学上不太清楚,这大概是“美国”出现之前的300年。(当然,这些勾当不能归功于那些该死的强奸、掠夺、传播疾病的维京人,因为发生这些病毒感染的时候维京人已经到美洲400多年了,如果他还在的活,我肯定会对那个混蛋埃里克发火。

考虑到土著居民对这些外来疾病没有天生的免疫力,这些新细菌就像大学里的Guy同志—样,免费获得妓院门票,在两个大陆之间肆意游荡,欢快地找到了寄生体.

早在天花病毒之前,在邪恶的白人从美洲原住民那里“窃取”土地之前,来自欧洲的流行病毒就席卷美洲大陆,杀死了它们所遇到的大多数印第安人。

请注意,当时没有人知道病毒和细菌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原因,这就意味着没有人应该受到指责。

据估计,在北和南美有90%的土著居民死于并没有明显邪恶意图的病毒。

欧洲探险客觉得美州如此吸引人的原因之一是它太宽敞了,人又那么少。 它看起来像是一个需要移民的地方。

但最后,毫无疑问,美国政府撕毁了与各个印第安部落签订的无数条约。 这绝对很恶心。

直至今天也恶心,条约会得到补救吗? 可能没希望。

最后一个细节:几年前,我跟一个叫“白云”老板干活——“白云”确实是他的名字(他也有法定的美式姓氏),

他是一个纯正的克劳部落印第安人。 他年轻时离开了俄克拉何马州的保留地,到外面的世界工作。

他的观点是,坐在“雷兹”号上抱怨历史的人都是失败者。

他和他的两个儿子如果搬回俄克拉荷马州的话,就都有资格获得免费住房和医疗保险(他自己说的),但是他们三个都很清楚他们永远不会考虑搬回去。

 

Joe Northpal:

数千年来,美洲原住民都在灭绝性地互相残杀(种族灭绝,食人是他们的战争形式)。

他们对待马匹的方式不是驯服,而是猎杀,直至(美洲的)马匹灭绝。

欧洲人刚开始遇上他们的时候,如果说还有剩下的马匹,那也是—小部分。

 

Steve Jordan:简单粗暴:是的,我们偷窃土地了。

我的祖先—半是欧洲人,一半是美洲原住民,我想说的是,这个家庭的—个部门抢劫了另一个部门。

 

Alonzo Chambers:为什么我就从来没有看到有人归还偷窃来的土地呢?

住在或以前曾住在该片土地上而且也持有土地是“偷窃”而来观点的那些人,我怎么从来没看到他们归还土地?

 

Fred Swirbul:征服是人类历史确定土地所有权的唯—方式

无论好坏.征服是人类历史确定土地所有权的唯—方式,试图用今天的道德标准对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作出道德判断,然后得出影响我们今天的结论(例如,“我们在所有50个州所占领的土地理应属于最初的居住民”)是错误的逻辑。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09/795.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白人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