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征路2018国庆感言:亲美带路党疯狂反扑解构中国

作者:曹征路 来处:昆明湖畔电影公社 点击:2018-10-03 16:54:55

火草按:曹征路老师下面的《出发点与落脚点》这篇文章,总体基调还是批判加乐观的,批判了带路党近期的疯狂反扑,乐观带路党三四十年的颠覆并不顺利。火草认为形势并不乐观,毕竟经济基础决定政治,大资产阶级已经崛起,官僚阶级已经普遍修正化,社会主义已经事实上被抛弃,来自体制内部高层的反叛,已经基本成功,带路党这次反扑,不过是猖狂已久,已经容不得任何个人、力量,有稍微违背其主张之处,也就是资本暴政试图制造的寒蝉效应。不管怎么说,曹征路老师的文章,显示中国的进步人士仍未放弃,在为了另一个更美好的中国努力。

01

最近网上有两篇东西值得特别留意:

一篇是美国纽约大学教授张旭东的《改革开放40年文艺文化思想领域回顾》(以下简称《回顾》);

一篇是《改革开放四十年50人论坛发言实录》  (以下简称实录)。

这两篇东西好就好在,比较清晰地袒露了某些精英人士的心路历程和现实诉求,道出了近些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泛滥的真实渊薮,表达了他们渴望继续争夺改革开放解释权的焦虑与愿景。(这些内部的慕洋狗鼹鼠信息,可参阅炎黄之家网站的《苏联崩溃前官员们的拆船党心态》、《苏联解体崩溃前的历史虚无主义》)

02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什么?习近平总书记有一个明确表述,“就是科学社会主义”。

改革开放是什么?就是历次党代会报告明确的“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

这些都是公之于众一以贯之的庄严宣告,并不是秘密。

为什么到了《回顾》与《实录》里说法就不一样了?

原因是在他们看来,他们才是改革开放的设计师,现在的一切都已经偏离了他们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03

先看《回顾》。

文章貌似在文艺文化领域里作断代史梳理,把40年分成几个10年,其实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

“我在《改革时代的中国现代主义》(1997年英文版,2014年中文版)里把这个当代文化史上的阶段放在“现代主义”的总标题下分析,并不是因为80年代的文学、艺术、电影和学术思想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现代主义运动中取得了何等成就和地位,而是试图借助现代主义—现代性—现代化这个分析框架对一个历史转折时代作一番总体性的描述和分析。”

换句话说,现代主义并不是一个文学艺术的形式问题,张旭东是借助这个分析框架把中国置于非现代国家的地位上。

只有把中国定义为传统的落后的民族国家,中国人的精神生产才有必要脱胎换骨,纳入美国的审美价值判断体系,才能实现“与国际接轨”。

他说:“如果现代化指的是资本主义工业化大生产所带来的技术变革和社会经济层面上的变化,那么现代性指的是与这种物理上的变化相适应的社会历史经验,包括法律制度、社会组织和行为规范;而现代主义或现代派则是基于这种物质环境变化和社会历史经验基础之上的‘文化愿景’、精神面貌和风格创意。”

这样一来,在中国文坛闹腾了很多年的“现代主义”究竟要表达什么就很清楚了,尽管他也承认这些作品成就不高。

其实类似的论调,在他之前就有多个美国学者表述过,比如夏志清、李欧梵、王德威等人。2011年7月张旭东在上海大学开会的时候,就表达过现实主义文学没有当代价值没有地位的看法,这个观点当时还引发了争论。

说白了.这套说辞既不是文艺也不是学术,而是一项帝国战略。(炎黄之家womenjia.org的文化侵略专栏讨论了该问题)

它包含了把社会市场化、让资本自由化在内的,旨在摧毁社会保障体系、摧毁工会运动、和社会保护运动,从而使财富迅速向大官僚大资本积聚的政治指向

这种思潮在精神生产领域则是兴起一波又一波的“告别革命”、“躲避崇高”、虚无历史、丑化英雄的浪潮。

这就是“纯文学”“纯艺术”的由来.也是西方意识形态最先在中国攻城略地的领域。

那么,为什么今天又要老调重弹呢?

原因是他们发现经过这些年的忽悠,殖民地心态和文化自卑心理尽管喧嚣一时,但放在中美两国矛盾升级的大背景下看,效果并不理想。

中国人口的大多数并没有丧失社会主义记忆,忘记国家尊严。

他们解构历史的同时,也解构了自己。

他们着急上火了。

04

精神生产领域如此,物质生产领域也是同样。

在《实录》里,发言者的大多数一改往常,再也没有了顶层设计参与者和国家政策解释者的傲慢姿态,而是谦卑了许多。他们成了受害者的代盲人,坐在钓鱼台国宾馆里忆苦思甜。

就在论坛开讲的前几天,各大主流媒体齐声讨伐一篇网络文章.说是“民营企业退出”,是“倒退”。可是政府什么时候提出过“退出”呢?遍查各级政府文件,不是一直高喊“扶持”吗?连银行贷款不是也要“倾斜”吗?

这事怎么看都像是一次高级黑,仔细琢磨其实不过是50人论坛的一声开场戏,就如同《苏三起解》前的那一声“苦啊——”

在《实录》里发言者众多,关键词其实只有一句。就是:

“淡化所有权,强化产权。如果总是在所有制问题上争来争去,就很难突破公有制、私有制这样一些思想的束缚,像国企、国资、土地制度、农村宅基地、科研人员拥有科研成果的所有权等等,改革就很难取得实质性的突破。”

说白了就是全盘私有化,最好把宪法也改了,共产党的名字也改了,改成私产党。

说起改名字偷换概念,主流媒体当记首功。

曾几何时,“国营企业”忽然变成了“国有企业”,“私营”忽然变成了“民营”,“资本家”忽然变成了“企业家”,这是哪个立法机构批准的?不得而知。只是在工商登记时,企业性质一栏里还保留着“全民所有”、“集体所有”、“私人所有”等等定性准确的法律概念。

难道主流媒体一致性地对法律概念集体失忆吗?当然不是。

《实录》里另一个发言人讲了个“孟母三迁”的故事道出原委,意思是从前跟苏联做邻居不好,如今应该跟美国好,即使妾身未分明也要铁了心跟美国好。当然他没提“中美国”这个新概念。(参阅:炎黄之家womenjia.org《张曙光等舔美派在五十人经济论坛的发言》)

05

有意思的是,被称为中美关系设计师的佐立克在这个时间段也向中国发出警告。

这些警告比较集中而准确地概括了美国人对中国的担忧,这种担忧不仅仅局限于特朗普政府,而且成为美国各阶层的共识。(参阅:炎黄之家《奥巴马:中国人采取澳大利亚和美国生活模式,情况会十分悲惨——地球容得下中国和西方吗》、《美国要打政治仗:资助扶植反对派,搞颜色革命策动政变》)

“美中矛盾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而几乎是系统性的。”

警告内容的第一条,就是对中国发展方向的担忧。

“美国人对国进民退,对政府扶持国企、排斥私企高度敏感,并认为中国正在转向‘国家资本主义’,使私营企业无法公平参与竞争”。

顺便说一句,这位佐立克先生在担任美国政府官员期间从顶层设计、机制搭建到务实操作,全方位参与了对中美关系的操控,著名的《中国2030》就出自他的手笔。而现在,中国的发展和转型中的外交政策居然偏离了他所设计的方向,能不着急上火吗?

这些现象如此密集地出现这个贸易战金融战还有什么战的当口,重申出发点,强调落脚点,没有半点含糊,恐怕不能说是偶然。

06

2018年9月27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中国石油辽阳石化公司考察,他强调:

“我们的国有企业要继续做强做优做大,那种不要国有企业、搞小国有企业的说法、论调都是错误的、片面的。”

从这个角度看,这个话也绝非偶然。

一位美国朋友曾经问我,为什么这几十年中国没有出现一部拿得出手的交响乐?

我想到了钢琴协奏曲《黄河》,想到了芭蕾舞《红色娘子军》,想到了歌剧《白毛女》,这些都是用西方经典艺术形式演绎的中国作品,都出现在几十年前。

为什么已经“现代主义”了这么些年的今天,反而拿不出一部像样的“现代”作品?

后来我又想,也许只有伟大的时代才能产生伟大的作品,也许这样的作品正在向我们走来?

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我期待着。

曹征路写于2018年国庆节(本文原标题《出发点与落脚点》)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0/806.html

继续阅读: 带路党 文化侵略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