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沦为“西方的叛徒”,显示西方奖项荣誉是软战争工具

作者:后沙等 来处:网络综合 点击:2018-10-14 18:45:15

自2017年8月“罗兴亚危机”爆发后,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一次又一次地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头,西方社会纷纷指责其对于处理“罗兴亚难民”问题上的消极态度。他们挥舞着“人权”大棒,对昂山素季口诛笔伐,将她往日的光环一个个夺去。西方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已经视昂山素季为敌人,再也不是以前嘴里那个念念不忘的“民主女神”了。中国人怎样反思这场“西方的叛徒”闹剧?

廉价的西方奖项是软战争工具

2017年9月,英国最大工会之一公共服务业总工会收回授予她的荣誉会员身份,牛津大学圣休学院撤下昂山素季画像;11月,牛津市正式剥夺她的“荣誉市民”称号,伦敦经济学院投票剥夺其“荣誉主席”职位;2018年3月,美国大纪念馆宣布撤销颁发给昂山素季的“埃利·威塞尔人权奖”(ElieWiesel Award);2018年8月,英国爱丁堡市宣布将剥夺其“荣誉市民奖”;2018年10月,加拿大正式取消了2007年众议院授予昂山素季的“加拿大荣誉公民”身份……

一度被西方誉为“民主女神”的昂山素季在一年内被西方国家取消了8个荣誉头衔,她曾获得的诺贝尔和平奖也成为了众矢之的,有一帮“民主人士”联名要求剥夺她的诺贝尔和平奖,虽然挪威回应这个奖不会被取消,但西方企图孤立缅甸,施压昂山素季“转变”的意图十分明显。

什么是千夫所指?今天的昂山素季就是这种状态,话语权在西方手里,于是便有了“千夫所指”的舆论气氛,连一些向来鹦鹉学舌的中文网站和大V也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和平奖还有多少含金量?昂山素季已经给出了答案,西方“友谊”真诚度几何?昂山素季也给出答案。西方到底是将缅甸当工具,还是当朋友?一目了然。

罗兴亚危机和缅甸穆斯林危机事件本质

西方想把耗费巨资,绞尽脑汁打造的新缅甸变成遏制中国的工具,就像它们在乌克兰所做一样,一个唯命是从的政府,一帮唯利是图的政客,哪怕它四分五裂,民生凋敝,那也是值得夸耀的,只要它能牵制俄罗斯。

西方给昂山素季头衔,是想要缅甸成为奴隶仆从,耳听计从,就像南非曼德拉。缅甸稍微不从,罗兴亚人问题登场了,西方动用一切宣传工具,将这个问题炒到极致。

2017年,825事件爆发,8月25日当天,罗兴亚人极端组织--救世军袭击了若开邦北部边防警站,缅甸军警反击。跟当年的科索沃阿族人一样,西方舆论倒向一边,“种族清洗”这顶帽子扣了下来,但从不说多少佛教徒被杀,缅甸政府宣布“救世军”为恐怖组织,西方根本不予理会。

整整一年多时间,西方舆论日复一日宣传罗兴亚人的遭遇,根本不听缅甸佛教徒的声音,甚至称僧人是极端佛教徒。

拉偏架目的是什么?有助于罗兴亚人问题解决?救世军与科索沃解放军有什么区别?美国如果真的爱心满满,为什么不接他们去加利福尼亚,去佛罗里达?

印度内政部10月初爆料,救世军正在难民营征兵,诱惑年轻人成为极端分子后给他们配备武器。巴基斯坦三军情报局也指出,ISIS残余势力正在援助救世军所需要的物品和资金,军事训练营地藏在印度东部。罗兴人极端武装的发展,已经不再仅仅是缅甸或东南亚的安全问题,而且影响到了南亚地区,印度很怕这支力量与其国内极端分子联合。

罗兴亚难民,对缅甸来说,既是历史问题,也是宗教问题,社会问题,是缅甸众多问题之一。

对美国来说,它将缅甸视为中国进入印度洋的战略桥梁,想加以阻止。还是熟悉的配方和味道,利用宗教极端武装掀起冲突,然后把问题国际化,再以保护难民为由直接插手。

不在乎西方国家的恭维和颁发的奖章

2018年10月6日,昂山素季称自己并不在乎奖项和荣誉:她并不在乎西方国家的恭维和颁发的奖章,有没有奖章和荣誉称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缅甸人民。她还提到:“许多人根本不知道若开邦的现状,更别说缅甸了。我们目前所行的都是权宜之计,只能应对当下,将来我们会应对随之而来的后果。” 她还说西方的“友谊”不真诚,把莫须有的罪名扣在缅甸头上。

昂山素季2018年推掉了很多国际活动,就是不想成为西方政客的舆论靶子,不想让罗兴亚人问题国际化。但傲慢的西方,已经习惯颐指气使,根本不可能放过她。

西方这种战术,炎黄之家womenjia.org此前有个揭露:《美国要打政治仗:资助扶植反对派,搞颜色革命策动政变》,多的这篇文章就不展开讨论了。

对中国人来说,我们也要思考,这几十年,西方向中国批发了那么多政治性头衔、奖项,还有恩赐的各种基金会学者,到底在中国埋下了多少鼹鼠,收拢了多少买办代理人,又有几个人能有昂山素季这种程度的民族自尊心,宁愿放弃奖项头衔,也不出卖自己的国家利益?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0/829.html

继续阅读: 西方 缅甸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