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走狗的“激进撇清”叛徒心理和皈依者狂热:华人撕咬中国才能被西方主流接受

作者:火草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1-27 17:22:59

火草认为“用更激进言行来撇清”的叛徒心理很有意思,所以你会看到中国有些绿教徒比中东阿訇们还激进,米国很多华人对中国的仇恨度比白人还高,《汉奸总视而不见米国问题极力吮痈舐痔》。咬人是走狗维持生存的本能。

思想犀利的作家边芹在《边芹呼吁打赢“审美权、道义权和历史解释权”的文化舆论战》里说:

在西方长期旅居或定居的中国人,或早或晚会面临一个选择,即你在哪一边。

并没有人公开来逼你,但整个社会根深蒂固的反华、排华会将中国人送到三个阵营里。

最广大的一群我称之为“利己派”,他们不去听、拒绝看,全部的精力都用于为自己奋斗,无所谓西方人怎么对其母国,只为狭处求生存;

第二群人我称之“融入派”,这群人的行事特点就是“你们不是讨厌中国吗?那我比你们更讨厌中国”、“你们打中国一个嘴巴,我就打三个嘴巴”。唯有这样,方可安生。这话一点都不夸张,要么麻木,要么“比你还”。

不这么做就得落入第三群人——“压抑派”,这群人的特点就是为其良心所累而长期处于精神抑郁中,敏感的人甚至会有时时被铁烙的痛楚。

另一方面,多数情况下,相较自己人,这些叛徒,往往是优先抛弃对象。

正如网友“flagger”所说:小的时候,看《越战一万天》这本书,书上写着美帝从越南撤退的时候,留在各地的电台疯狂向CIA呼叫,哀求着:我为你们服务了二十年,带我走吧。美帝对电台只收不发,最后在大使馆房间门口贴了个“最后离开的人请关灯”便飘然而去~

那张经典的米国人逃离越南,把自己的走狗打下直升机照片,就很典型。

美国人逃离越南,把自己的走狗打下直升机照片

南越人如此,库尔德人一样被抛弃,见《米国突然叙利亚撤军抛弃库尔德人,集体屠杀仆从军高层》,所以人们说:“做米国人的狗就要有觉悟!做狗就要有被主子屠宰的自觉,败相已露还不携钱款证据潜逃,典型的找死土匪。”

这里先放点引子,以后逐渐补充这个主题的信息。

“二洋鬼子”和皈依者狂热

“zeal of the convert”——皈依者狂热。西方心理学者在研究宗教新信徒的相关案例时发现,通常认为并不完全虔诚的新信徒(毕竟受到之前生活经历影响),相反却往往比“根正苗红”的老信徒更加虔诚、更加狂热(Pew Research Forum.)

米国皮尤研究中心下属的宗教信仰与公共生活论坛曾经进行过一次宗教虔诚度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在所有指标上,后来皈依的教众都比生于信教家庭的教众更加虔诚。这项研究调查了各基督教派的信徒,结果显示,皈依者虔诚度比原有教众更高的现象在几乎所有教派都有程度不等的反映,说明皈依者的狂热乃是普遍现象。

我们可以通过具体几个例子感受一下,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山东河北等地洋教会欺压中国老百姓的人中,在外国教会供职的中国人要远远比那些外国传教士们多。在昆丁塔伦蒂诺导演的电影《被解放的姜戈》中,萨廖尔杰克逊所扮演的黑人管家,给白人干了几十年,白人当他是狗,他当自己是白人,对同族黑人的手段甚至比白人对黑人还要凶残。

而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描述

一些穿着和服、低着头走路的日本娘们,在市场上,胡同里,见东西就抢。她们三五成群,跑到菜市场,把菜摊子或水果摊子围上。你拿白菜,我拿黄瓜,抓起来就往篮子里头塞。谁也不闲着,茄子、西葫芦,一个劲儿地往袖筒里装。抢完了,一个个还象漂漂亮亮的小磁娃娃似的叽叽呱呱有说有笑地各回各家。……

日本娘们的开路先锋是高丽棒子——高级的奴才。她们不单是抢,还由着性儿作践。她们一个子儿不花地吃你几个西瓜,还得糟踏几个。

相形之下,日本娘们反而觉乎着她们不那么下作——她们只是抢东西,不毁东西。

可以简要的分析一下:

第一,这些个“二洋鬼子”在抛弃原有身份获得新身份的过程中,必经会经历很激烈的自我身份认同的转变,而在这种不停地心理暗示中,对自己新身份的认可与行为往往会达到一个极端的程度。

第二,“二洋鬼子”们即便在表面上抛弃了自己原有身份,但是在原本的土著族群中还是受歧视、不被认可的。所以他们会加倍的表现自己,希望能获得新“主子”新“族群”的认可、接纳与青睐。

第三,“二洋鬼子”们抛弃了原有的身份,便会千方百计的不希望原有的群体好起来,以显示自己的“正确选择”。近年来大陆飞速发展,不只有多少的“二洋鬼子”酸葡萄啊。至于日本即将败亡前汉奸们的心理动态,可以看看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当真有趣。

关于那位在香港读书的高考状元唐立培同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在微博发表长文评价,说的大致是一个意思:

看了看那个用最具羞辱性的语言来辱骂自己的同胞和生养他的故乡的唐立培的微博,我真是只有难过”,“(唐同学)要不顾一切地‘融入’那个圈子,也以那个圈子的是非标准看待一切。

一方面要竭尽全力显得更像个‘香港人’,或者比‘香港人’还‘香港人’,自然会更多地接受在那个圈子里的主流的观点。

另一方面要尽力表达对自己的过去,对生养自己的国度和那些自己的同胞的轻视。他只有更多地表达对那些人的轻蔑,才会在那个圈子里得到肯定。

这其实和殖民主义在殖民地培养的那种“高等”的被殖民者的心态非常接近。

关于“皈依者狂热”的研究,历史上有两个比较明显的两个例子:近代的西班牙,现代的韩国。

西班牙从伊斯兰教统治复国之后,便是正统天主教的狂热追随者,因为宗教原因发动了许多并不符合国家利益的战争,是导致其衰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看过《加勒比海盗4》的朋友应该还记得,当西班牙国王御驾亲征,各方势力基本束手就擒时,他所做的却是毁掉了不老泉,因为这是“异教的邪物”。

而基督教近五十年在韩国兴起之后,发生了多起基督徒冲击佛教寺院的事件,同时各教派向国外派出了两万多名传教士,其人数仅次于米国,甚至渗透到了阿富汗、伊拉克、也门、约旦这种全民伊斯兰教国家,这是大多数欧米国家想做而不敢做的。

近年发生了多起韩国传教士在阿富汗或伊拉克被极端武装分子绑架的悲剧,依然挡不住韩国传教士的脚步。

 

近年来,对于“皈依者的狂热”的研究从宗教延伸到了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等领域。

例如中国的茶道、禅宗、建筑等传到了日本后,在形式感和仪式性上被不断推往极限,而在中国本土,则是以一种更随意和不刻意求工的态度自然演进。

炎黄之家相关讨论:《中国为何没有日本式繁文缛节茶道

而韩国对于某些中原王朝传来的文化,其申遗热情也是我们这些“土著”不能比的。

再比如19世纪初米国曾将很多解放的黑人奴隶送回非洲,建立了利比里亚,国名即得自“Liberia”(解放)一词。但这些在米国饱受歧视的黑人奴隶回到非洲后,却表现得比白人还要鄙夷当地土著黑人。他们保留着米国南方的口音和生活习俗,占据着政府的高层,并严格地不与土著黑人通婚,成了一个封闭的黑人殖民贵族圈子——这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利比里亚内战的原因之一。

当现代学者们重新用“皈依者狂热”的理论去审视历史时,会发现着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比如米国当代思想家,文明、民族、社群研究学者亨廷顿在其著作《我们是谁》中讲到了这样一个故事:拉美裔一直以来在米国备受歧视,然而在二战中以墨西哥部队为代表的拉美裔授勋比例远高原生的米国人,亨廷顿指出,正是这种不被认可的歧视感,让他们更希望用行动获得“高等人”、“有话语权的人”们的认可,因此就表现的更加英勇、更渴求荣誉。其中一个参加珍珠港战役的墨西哥人说:“我们都证明了自己,证明我们比盎格鲁人更加是米国人。”

再举一个香港的例子——著名媒体人闾丘露薇女士。

她生长在上海,嫁给一位香港人之后获得了香港身份,而她的言论以无原则的抨击中国和吹捧西方而著称,这些吹捧甚至到了双重标准和反智的程度。

例如,她曾撰文表示纽约人闯红灯是对规则的灵活利用,有助于提高效率;而“中国式闯红灯”则是无原则的乱闯一气。

再比如,闾丘露薇女士批评军方阻止外媒记者偷拍解放军某部队基地,要求解放军公开军事禁区以消除米国怀疑;但其在2007年的博客中提到同行在米国采访时踩在警方警戒线上,结果被美警察驱赶,闾丘露薇女士热情地称赞米国警察的行为体现了他们“执勤的专业”,被赶出去是“因为酒店是私人的领地,就要听从这里主人定下的规矩,不能拍就是不能”。

非常有趣的是,这些狂热的“皈依者”们,努力地展现自己的虔诚,然而比他们更早、更纯正的“皈依者”,却永远不会真正接纳他们。

文章截取自《三谈香港问题:港独势力中的“二洋鬼子”和皈依者狂热》完整文章自行查找

所以知乎网友@黑人 认为:

人类中有一小部分成员是内心极度自卑的,当这些人脱离原来的社群进入一个他们所认为的“更高级”的阶层或社会中时,他们会用尽一切力气来证明自己有足够的资格、素质成为该高级群体的一员,包括对自己所出身的地区、阶层进行无理性的诋毁、抹黑,以否定一方来获取另一方的信任和认可。

比如出身古巴的美国参议院卢比奥疯狂反共、出身外省人家庭的台湾地区“立委”王定宇殴打大陆国台办副主任以及各种造谣大陆、出身广州的乱港分子梁天琦提出的那两句被黄尸当成圣经的口号“光复xx时代xx”,而闾丘露薇也是其中的典型一个,来自上海,嫁给香港人,为了证明自己是合格的香港人、高级的香港人,自然就要比本土的香港人更加鄙视内地、更加支持香港本土,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会付出一切代价把自己的肉身都置换成香港本土基因。

具体可见:《闾丘露薇这种拙劣新蒙昧主义受害者媒体人

入籍米国的过程中有不可免去的步骤 “归化宣誓”

Fan F

“那里总是很潮湿,那里总是很松软”

人是无法自由选择自己的出生国的,于是,我个人始终倾向于对人们对自己出生国的爱恨,在更大的范畴上,持尊重态度,哪怕这并不影响我对此,在相对更低的范畴上,持有负面态度。(未成年人也适用于此)

但人们选择更换国籍的时候,特别是在非战时或非动乱情形下的更换国籍之行为,虽然依然是个体之自由,但相比 “出生国” 之情形,理应在更大的范畴上,接收并承担这种自由之选择的各种代价。

别的国家的入籍流程,我并不是特别清楚。但米国的归化程序,我还是很明白的。在入籍米国的过程中,有一个不可免去的步骤,即 “归化宣誓”。其誓言全文如下:

“我在此宣誓,我绝对并完全放弃此前作为外国公民,对任何外国君主、统治者、国家或主权的忠诚及效忠。我将支持及保护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和法律,对抗国内外所有的敌人。我将真诚地效忠米国。当法律要求时我愿为保卫米国拿起武器加入美军;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加入美军从事非战斗性服务;当法律要求时我会在政府领导下为国家从事重要工作。我在此诚信宣誓,绝无任何心智障碍、借口或保留。请上帝保佑我。”

于是,我个人是绝无可能归化为米国公民的,因为:

1,我依然朴素地认为,如此有仪式感的誓言,是相当有分量的;

2,我不会放弃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忠诚;

3,我并不认可目前米国这个国家(而不是人民)对人类来说的先进性和正义性,而认为更可能与之相反;

4,我是坚定的狭义无神论者;

5,我尚看不到有任何迫切或无奈的个人需要,令我有去承担1中所述的道义代价而说谎的必要。

 

于是,对于一个通过归化而成为米国公民的华人,在统计层面,我个人的态度大体是如下三个描述的成分组合;

1,Ta可能确实有一些迫切且无奈的个人需要;

2,Ta对此形式下的说谎行为,道德相对不敏感;

3,Ta相比天然的米国人,有更大的可能,成为 “我们” 的敌人。

米国华人自虐引来种族歧视

那些鼓吹放弃乡恋,放弃文化要融入的,你们真的融入米国文化了么?

老华人那一套融入简化结果就是 说英语 信基督教,被白人艹!

与其等受伤了拼命想洗白自己的那张皮来说,不如告诉小的他/她是unique的,告诉大的在这个国家需要更加努力才能更好生活。这样让每个华人都知道想洗白自己也是徒劳的。才能更好的接受自己,才有自信。

见《米国华人自虐引来种族歧视

绿卡梦破碎!两名中国籍士兵被美军开除:

“紧缺人才征兵计划”是米国为了解决征兵难抛出的,用绿卡来吸引他国年轻人到美参军,服役3年后就可获得米国绿卡。包括中国、俄罗斯、印度等国家的青年,他们怀着一腔热忱去米国卖命,只为拿到米国绿卡。

2019年,米国军方决定开除两名中国籍士兵,这两士兵已经服役两年半。

为什么要开除这两名中国籍士兵?原因是因他们二人的爷爷曾经是国民党蒋匪军,米军怀疑他们会威胁米国安全,所以开除其军籍,不给其发放绿卡。

 

5岁移民美国的上海小赤佬,哈佛毕业,现在在民主党竞选。看看这种准ABC怎么说中国的

Eric Feigl-Ding @DrEricDing

Remember when China offered to “supply” Italy with ventilators? Well apparently sources say that China is actually *selling* the ventilators + masks, but donating the other leftover other PEPs. sneaky language. Lesson is don’t fully believe CCP propaganda rhetoric. #COVID19

下面被各种跟贴骂了。黄皮nigger比白种人更恨中国

https://142.54.178.10/show.php?f=1&t=1939582&m=16650198

华人撕咬中国才能被西方主流接受

国航在《中国之翼》中提示,“到伦敦旅行很安全,但有些印巴聚集区和黑人聚集区相对较乱。夜晚最好不要单独出行,女士应该尽量结伴而行。”事实描述而已!连事实都不让说,这是有多玻璃心。中国人又没有什么白人原罪white guity……中国人不欠黑人什么,也不欠印巴什么。种族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们头上!又不是我们把黑人抓到自己国家做奴隶引发社会治安问题的,凭什么要讲白人的那一套虚伪的政治正确。国航实际上压根就不需要理会,你做不到让所有外国人满意,但是你可以尽量给国人建议,以保护国人权益。

国航所谓种族言论事件,是米国NBC财经有线电视卫星新闻台CNBC的华裔制作人Haze Fan炒起来的,她在推特上曝出,她还将拍摄的图片@伦敦市长萨迪克·汗并说道“您怎么看?”看其背景图片和个人简介,一根香蕉在秀优越感,母公知婊脑袋被洋肉枪戳傻了。

国航所谓种族言论事件,是美国NBC财经有线电视卫星新闻台CNBC的华裔制作人Haze Fan炒起来的

当然,说到底还是DCD自己贱,这种小婊子通风报信洋大人喊两嗓子,就顶不住改口了。小婊子不得意才怪了,以后只会更起劲。

难怪网友说,有请不爽安全提示的白皮,在晚上12点之后,提着一堆在伦敦买的大包小包,化妆成中国人的样子,单独去他的选区走一趟,只要没被抢,国航立刻道歉。如果被抢了请他复述一遍国航的提示,并录成视频发布在网上。

喜欢炒作这种话题的很多都有张东亚面孔,为了站队表忠心。二鬼子翻译官们果然是眼最亮的,二鬼子为了融入也是蛮拼的,老话说,二鬼子比鬼子更不是东西。我们在《别了,汉奸余杰走了,这事值得庆祝》里,也预测余杰未来还会继续撕咬祖国。

她脸书上全是自拍像,自恋的厉害,一脸的贱逼相。垃圾记者,写垃圾文章!这种警告原本是以事实为依据的,目的是保护游客的安全。这货马上兴奋地@伦敦市长,广播电视台,不挑去种族冲突和国际事件不甘心的做派。这位还是常驻北京的啊。精白住北京,难为了。精神白皮这名字可不是白叫的。当年的黑奴里也总有几个觉得自己不太黑的,帮着白人打黑人嘛。精神白人服不服。

 会有这种香蕉人不奇怪。在欧美,华人被主流媒体接受的潜台词就是作为狗也要比白佬更会咬母国,这是必须缴的投名状,来保证你价值观和白佬无缝衔接。可笑的是在红朝完全相反,少民学术界不但不需要投名状,咬汉族反而是官方标准之一,绿独和藏独之类不过是顺杆子爬太高,玩脱了的结果。

想必留过学的童鞋在出发前接受相关注意事项教育时,都有听过:“离华人社区远一点,离米国华人远一点”。这女人和当年在抗美援朝战场用中文喊话欺骗杀害了很多志愿军小战士的华裔美军是一回事,其实这种人应该永远不许入境中国的。

中国人要出国,必须考虑这些种族因素,特别是当中国和白皮世界进入争夺世界资源的关键时刻,矛盾激化,海外华人只能选边站。

战场上试图用中文欺骗志愿军的叛徒吕超然

朝鲜战争是中美两军直接较量的一次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最著名的华裔美军就是吕超然了。需要注意的是,现在虽然网络上都流传吕超然用中文喊话诱杀志愿军。实际上,吕超然自己说过,志愿军根本没理会他,是直接对他开枪。而吕超然也在这场战争中被志愿军击中受了重伤。注:“Don't shoot! ”I shouted in Chinese. “I am not the enemy!”But they still shot at me. I had no choice but to keep on attacking.摘自《Breakout—The Chosin Reservoir Campaign, Korea 1950》“不要开枪!”我用中文喊道。“我不是敌人!”但是他们依然向我开枪了,我没有其他选择,只得继续攻击。

但是吕超然当时确实是一个人前出,并用中文向志愿军喊话。吕超然当时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他手下的士兵没人服从他的命令,所以身为排长的他只能自己去冒险。但同时也反应了另一点,这些华裔美军在种族歧视严重的米国根本没有什么地位,为了得到认同,他们什么事都会做(吕超然当排长时的外号就叫“中国洗衣工”)。可以想象,这些人对待自己昔日的同胞会比米国白人更残忍,因为他们急于要表“忠心”。

据美军统计,共有19名华裔美军被志愿军直接击毙,1人伤重而死,另有1人被俘后死亡。其实从这张美军的表格也可以看出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美军中白人的伤亡比是1比3.44,黑人伤亡比是1比4.31,华裔伤亡比是1比1.58,日裔伤亡比是1比2.5,夏威夷人伤亡比是1比2.26,印第安人伤亡比是1比2.34,菲律宾裔伤亡比是1比2.11,波多黎各白人伤亡比是1比4.87,波多黎各黑人伤亡比是1比2.65,波多黎各其他人种伤亡比是1比3.08,蒙古裔伤亡比是1比3.29,马来裔伤亡比是1比4.2。可见在美军各人种中华裔的伤亡比是最高的,高达1比1.58。这说明两点,一是华裔美军执行的任务危险性更大,所以伤亡比会最高;二是在医院没有得到最好的治疗,所以伤亡比会最高。同时说明华裔在美军中地位最低,华裔美军为了得到“主人”认可,会非常卖力。所以,这些人对中国人的威胁反而最大。

参考:朝鲜战争,共有20名华裔美军被志愿军击毙,对他们,不必手软

很多人肯定还记得,在美国海岸警卫队国土安全舰“斯特拉顿”号服役的华裔女兵郑好(音译,英文名haoer zheng)。她跟着“斯特拉顿”号来到黄海,并积极对中国海警喊话警告。随着郑好原先的身份曝光(出生于上海,2002年随父母前往美国),这件事当时在国内网络掀起一片哗然。大多数网民都怒斥郑好为汉奸。

据美军统计,共有19名华裔美军被志愿军直接击毙,1人伤重而死,另有1人被俘后死亡。其实从这张美军的表格也可以看出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歧视。美军中白人的伤亡比是1比3.44,黑人伤亡比是1比4.31,华裔伤亡比是1比1.58,日裔伤亡比是1比2.5,夏威夷人伤亡比是1比2.26,印第安人伤亡比是1比2.34,菲律宾裔伤亡比是1比2.11,波多黎各白人伤亡比是1比4.87,波多黎各黑人伤亡比是1比2.65,波多黎各其他人种伤亡比是1比3.08,蒙古裔伤亡比是1比3.29,马来裔伤亡比是1比4.2。可见在美军各人种中华裔的伤亡比是最高的,高达1比1.58。这说明两点,一是华裔美军执行的任务危险性更大,所以伤亡比会最高;二是在医院没有得到最好的治疗,所以伤亡比会最高。同时说明华裔在美军中地位最低,华裔美军为了得到“主人”认可,会非常卖力。所以,这些人对中国人的威胁反而最大。(作者王正兴)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1/861.html

继续阅读: 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