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白人控制日本机制总结——媒体文化审美、政客、黑社会、经济的全面控制

作者:David Wan 来处:知乎 点击:2018-12-22 10:44:15

在知乎看到这篇文章,绝对值得一读。作者是一位美国华裔媒体人,对美国战后对日本(还有德国)进行深度控制的机制进行了总结。军迷多少都对美国对日本的控制有所了解,但像作者这样剥丝抽茧刨根问底的研究背后的来龙去脉,以及进行详实的资料研究,让人钦佩不已!看完这篇文章之后头脑里碎片化的信息一下子串联起来!二战后美国通过文化和媒体对世界进行不间断的操控,洗脑,渗透,颠覆, 主要的资料是CIA自己公开的,没有公开的只会更黑暗!中国也要引以为鉴,警惕自己的政客、媒体乃至于整个文化,陷入西方新殖民主义的软战争圈套中,《保中国还是保大清:警惕政客统治者出卖国家》、《台独政客柯文哲鼓吹被殖民越久越进步》都是这方面问题的提现。

因为原文非常长而且有非常多的图片,没法完整粘贴过来,这里只放开头和结尾总结。

美国「精神阉割」掉了日本的民族性吗?

作者:David Wan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7834076/answer/487146369

来源:知乎

是的。很多人普遍感觉美国阉割了日本,但是没有解释美国是用什么机制阉割着日本。如果背后的信息更公开,就没有人会羡慕日本现在的情况,这个题目也不会有争论。

美国、白人真正控制日本的机制的简略总结,以下再列出详细证据:

找到完全愿意合作的甲级战犯无罪释放他们出来,有把柄、能够被勒索的人选为最佳,极右派而又同意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合作的人为最佳,仇恨左派、能够帮助美国打赢冷战为最佳,最蔑视最仇视其他亚洲人的人选为最佳。

保存日本原有的非常阶级式的社会结构,并把这群倾美倾西方的人物放到媒体、工业、大资本、政治、黑社会的上层。甚至美国增加了日本阶级性的社会结构,增加集中,控制点少就方便美国情报局操控,因为战前有15-17个财阀 (Zaibatsu) 变为战后的 6个“系列” (Keiretsu,换一个词汇以显“美国的改革”,但是与财阀同一个性质的资本结构)。

给他们足够资金、资源、知识,再加上美国驻日本的情报机构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的帮助。让他们被布置到的每一个区域、每一个市场内达到绝对垄断状态。

消灭、刺杀、压抑所有能够挑战这帮美国间谍的左派对手,因为美国冷战需求。当主派和反对派都是倾向美国的人,真正反对美国的权力派(日本共产党)根本不让进入主流媒体的舆论里,这整个民族就是牢牢地在美国人的控制中。

保证权力控制在这些家族内的人手上,让资本和权力是被这些家族的后代所继承。一直到现在,权力团体的布局没有与战后美国所设计的布局发生太大的改变。50年代美国交给权力的家庭,现在还是这些家庭把权。

因为日本社会曾经是非常阶级性的,底下人自觉听从上面的吩咐。当一小簇政治家族、财阀家族控制日本社会的绝大部分,然后你控制了这一小簇人物,你就控制了整个日本他们为你办事,你保护他们的社会地位、帮助他们保持权力垄断,而美国也只从底层人民群众占便宜,根本不干涉任何上层家族的利益,这共生关系非常完美这新时代的殖民机理非常完美

这一些权力家庭也习惯隐蔽,不在公共的灯光下多出现,习惯当幕后者,所以美国控制了这些幕后者,它就能秘密、非公开、非直接地远程控制日本这个国家

美国一直来的长处是对媒体战争的精通。在一个多动的媒体环境里,它们像鱼在水里,非常熟悉怎么玩。你读完这篇文章会发现,美国情报局基本上控制了每一个日本媒体业的大老板,有什么事件对美国PR无利,可以有冗余(redundant)的人物资产,从多个角度多个方向来压某个故事,保证无论如何日本大众的意见在美国允许的范围之内。

当整个民族被阉割了,整个社会的最上层站在白人的利益一边多于自己民族的人,连白男外籍平民在日本都会享受说不尽的特权。这些sexpat就会自动地维护这个特权体系。刚进来,从事远高于平均收入的“外教”,之后进入媒体业、新闻业、等等。你会发现这个sexpat群体社区基本上垄断着大部分日本对外和入内的信息交换,对外主要的记者和编辑都是一个种族和一个性别。

虽然日本是所谓“言论自由”的国家,它的民众思维和媒体业很自闭,因为主流大公司媒体渠道被白人提拔的手下所控制,非主流小组织媒体渠道被sexpat控制,所以大部分信息的进出是按照白人利益而通过的。

CIA在日本上层布满了人并不是很多资料可以读到的,英文资料挺少(只有几个明显的日本政客被写),日文资料也没有太多日本之外的人转载(虽然日本人某种程度上知道上层是被CIA操控)。

没有很强的兴趣的人是一般不可能碰见这些信息的,也没有专门学这个的课本或专业,所以这些信息很分散。我这里只是收集一些东亚现代历史的资料,把它放在一个地方,翻译一些文章。希望有兴趣的知乎读者有个起点去研究。

还得声明,我没有说美国精神阉割了日本民族性是对是错,没有说日本应该回到二战之前的状态,我们都知道那个时段是最可恶的。这里是讲事实和事情经过,懂得日本现代社会和政治必须知道这些背后的事情。请读完了再评论。

美国政策思想家的背后真正的日本策略

美国历史课本上写的,公开宣传给其他国家听的版本是:“二战之后,美国要在日本制造“西方式文明社会”,把美国“公平民主”的政治系统传输给日本、创造言论自由、拆卸日本大财阀、解开日本资本和权力集中、创造崭新日本社会用热爱民主的政治家、创造平等社会、等等”,一系列经典的口号。

但是实质上很快,他们就开始 “reverse course” (= “反向过程” = “逆コース”)的政策,因为如果美国让日本开发自由地发展,它们发现日本很快就会变成共产主义思想能胜利的地方。这是美国不能容忍的,记得这是冷战开始的时期。

Marxism also had been very popular in Japan’s universities before the Pacific War of 1941-1945. After the founding of Tokyo Imperial University in 1877, all things German enjoyed wide popularity among its students and scholars. For example, until the end of the war German history classes constituted 80 percent of the Western history classes offered. Moreover, all Japanese universities had unmistakable influences of German logic, German philosophy, and German ideas about law and the state. As a result, most Japanese scholars wer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German Marxists. ...

Political scientist Maruyama Masao has argued that after World War II Japanese intellectuals remained as much under the strong influence of Marxism and communism as they had been during the interwar years.[20] Immediately after the war, Marxists and communists enjoyed almost a monopoly of popularity and credibility among Japanese, because many had steadfastly maintained their ideological stance even while in prison during the wartime years. In Japanese academia as well, a scholarly debate over Japan’s modern capitalism raged, including the issue of dependence versus independence in Japan’s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States.[21]

在太平洋战争之前,马克思主义在日本大学里非常受欢迎。在“東京帝國大學”的创建开始以来(现在的东京大学,于1877年建立),所有德国的东西受到东大学生和学者的欢迎。比如说,直到二战结束时,德国历史占了80%所有西方历史课。还有,所有的日本大学都被德国逻辑、德国哲学、和德国关于法律和国家的思想 有着 不可忽略的影响。结果是,大部分日本学者被德国马克思主义者影响着。。。。

政治学家Maruyama Masao认为,二战后,日本知识分子界就像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一样地还是受到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强大影响。战争结束后,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在日本人中几乎垄断了所有的人气和信誉,因为许多人在战争期间在监狱中坚定地保持了他们的意识立场(二战时,日本帝国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的势力把左派关进监狱)。这时的日本学术界,对于日本进入现代资本主义的学术争论进行的非常激烈。这争论包括了日本与美国关系应该依赖还是独立的问题。

来源:https://apjjf.org/-Takeshi-MATSUDA/2671/article.html

Soft Power: The U.S. Cultural Offensive and Japanese Intellectuals

软势力:美国的文化进攻 和 日本学者们

Takeshi MATSUDA

Vice President and Professor of American History at Osaka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副总裁 和 美国历史教授 在 大阪外大)

The Asia-Pacific Journal Japan Focus, February 1, 2008 Volume 6 | Issue 2

所以说:如果日本真的是所谓的思想开放、媒体自由的民主社会,美国就会在冷战输了这个重要的亚洲落脚,没有办法在亚洲压抑共产主义的传播。

通过几个在日本战前就常住的西方白人(组成一个叫"Japan Lobby"(日本说客团),他们对日本社会现实是最为了解)的建议下,他们就执行了历史书上叫做"reverse course"的政策。大众的历史书上会讲这是美国施恩,为了冷战放了日本一马,帮助日本发展。你要翻 钻的深的历史书才能看到这"reverse course"的真正面目。

1947年9月在Kennan的支持下,以草案形式制定了Reverse Course的执行文件。这文件设计了一个“对美国友好”的日本,在外交事务上顺从美国的领导,“工业恢复成主要生产为消费者产品的制造业经济,其次为资本货物(capital goods)”,积极对外贸易;在军事上,它将“依赖于美国来保护它的安全面对外来攻击”。 该文件保留给了美国“道德权利进行干预”日本的内政,如果日本共产党影响了稳定。

该文件很明确的写着:“因为日本原来的工业和商业领导者是最有能力的领导者,他们是最稳定的元素,他们与美国有最强的自然的利益关系,所以美国的政策应该是除去这些人返回原本的社会地位的障碍”。

所以Kennan呼唤终止 日本战犯和支持他们的财阀团体 的清除方案,尽快签写“对日和平条约”,“尽量最少赔偿”,和把日本融入双极全球结构。

后来,Kennan继续谈到关于他设想日本需要一块经济腹地。在1949年10月,他谈到美国政策的“一个头痛的两难”:

“我们有一个头痛的问题,日本怎么可能坐得住,除非日本向南重新开发一种形式的帝国。很明显我们需要为日本开阔它从未见过的商业贸易发展余地,远远超过日本之前的规模。这是一项艰巨的工程。另一方面,在我看来我们绝对不可避免的事,我们必须完全保持海洋和空中管制作为一种手段。。。在所有可能性的情况下对日本人进行控制。。。所以我们更势必需要保留控制它们局势的能力,从控制它们海外资源的来源和航海力量和航空力量。如果日本没有这些元素,它就不会再次具有侵略性。”

他继续接着说到,“如果我们西方世界能够制订某种控制机理,足够完美有效、足够可靠耐用、足够聪明,能够施展权能在日本进口石油的渠道上(和其他日本必须从海外进口的原料),我们就能够有绝对的否决权在日本的军事和工业上。” 这是一个高超的作品,详细阐述了 Harry Kern("Japan Lobby"的重要人物)所说的“美日关系”的意思:《‘远程控制’ 为最佳》

11,12,13的来源为此:

可能我可以去抽,特别是11和13,会找到更多水分多的信息。但是为了不上某种名单,现在先算了,就靠这本书的分析。以上是这本书的39和40页。这本书是叫:

https://www.ucpress.edu/book/9780520074750/postwar-japan-as-history http://libgen.io/book/index.php?md5=ED37E63CFF72A62A606C15B00862964D(只有70MB)

这本书算是有名、有权威(比如说它253的引用和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为出版商),但是不钻日本现代历史的人是不会看到这些狡猾的细节,普通大众的历史书也不会写到。

《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568页

这[reverse course]意味着被指罪的战犯,像岸信介和児玉誉士夫,会被释放。这导致他们被CIA雇用。这导致最后还原 战前原来的 强大的 领导者群体、商业卡特尔(cartel - 垄断利益集团)、内部安全组织、和政治党派。[以下我会详细介绍这两人和他们领导的组织]

“美国应该用尽它的能力来支持有效的保守派来领导日本,” Operations Coordinating Board(运营协调委员会)在一个1954年10月28日的报告上写给白宫,50年后解密了。这个委员会写到,如果保守派团结起来,它们可以一起控制日本的政治环境。“它们就可以施展法制手段对付共产主义者,可以打压 中立派 和 反美派(这是在日本有教育的群体、学术组织里的很多人物的倾向) 。” 这恰恰就是CIA在1954年之后所做的事。

连中立派都不可容忍,可以看到美国的操作有多么的狠。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的财阀和原来的右派政治家庭基本上没有受到多大的惩罚。为了保证日本是个右派的国家,防止左派思想的胜利,美国除了反美和不合作的,杀了几个给外面看看,其余的战犯都留下了。可能很多人听过美军饶了日本731单位的战犯(相关内容亦可见炎黄之家womenjia.org《侵华日军513细菌战研究秘密部队》),但是被美国政府绕了的战犯比我们普通听到的更多。

这些饶了的战犯肯定会是感激不尽,成为美国最积极最听话的手下,也还会是最有能力控制日本社会的管理人才。日本的左派政客和企业家原来就少,而且经验少,所以权力永远不可能在它们手上待久。

以上的一段从这本书,《Legacy of Ashes: The History of the CIA》,稍微解释一下:

https://www.goodreads.com/book/show/970488.Legacy_of_Ash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im_Wein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ulitzer_Prize_for_National_Reporti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National_Book_Award

一个普利策奖记者,Tim Weiner,翻了50000多件CIA解密文档,加上几百个前CIA人员的采访(包括10个CIA前局长、主任),写的一本关于CIA到底做了些什么的书,很多关于CIA在冷战期间的工作。这本书得了 National Book Award for Non-fiction,美国非常有名声的一个奖。这不是阴谋论吧?就算你再怎么感觉美国多么的“正义”,你不可拒绝这书里的事实。

这还是CIA愿意解密的信息,愿意被采访给出的信息,虽然不是太正面,但是还是大众可以接受的,不出乎大众预料,你想它们没有报出来的还有多深?

我猜CIA让这些事报出来的目的是:

(1)放出来让你感觉你懂了所有的事,认为水也就“只有”这么深,虽然还有更多更黑暗的行动。

(2) 因为美国国会 已经通过了 Nazi War Crimes Disclosure Act (NWCDA) 和 Japanese Imperial Government Disclosure Act (JIGDA),在2000年之后很多文档已经被解密,所以很多事情会最终被爆出来,那还不如一个稍微靠近美国情报机构的立场的人报道,固定大众对事情的反应态度和大众愤慨程度。这要比有敌意的人报道要好,因为太多火点有风险被吹大到难得控制的scandal(事件?)。有控制性地“燃烧”PR火点要比无控制性地被点燃要好。如果再有其他人报道,大家对这些脏的手段已经有比较固定的态度了,比如说“嗯,我已经知道,这是旧的新闻”、“嗯,我知道CIA的手段很黑暗,很hypocritical(伪善?),但是这是冷战的需求”。大众已经有固定的态度,事件就不容易放大成不能控制的媒体丑闻,X门Y门等等。

(3) 这本书的主题是CIA很没有能力,总是失败,行动大部分都失败。这正是CIA喜欢传播的刻板影响,大智若愚的表现。它希望世界上的人低估它的能力。太觉得它强了,戒备心就强,它的工作就不好干了。反正每年拨给它的钱不是人民直接做的决定,人民觉得它成绩好成绩差,不会改变它的岁计拨款。这数额是机密,是知道更多信息的国会会议员做的决定。

所以你在这书里得到的信息,相比真实的情况只可能更阴暗,更多活动没有报出来。

以下我会多次翻译引用到这本书,我就不重复说以上的注释了。

以上所描述的"reverse course"的文档是不是非常准?因为完全符合日本战后这半个世纪的发展方向。我还记得知乎上有个挺火的答案里写到关于美国控制日本的手段 :

美国对世界的控制达到了什么程度?

@排骨 所报道的现实现象可以看到都是以上的文档里所说的。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变。美国政军媒权就从来没有真正地离开日本。

我可以汇报我高中读的历史书没有讲这段细节。大多数人都相信了大众媒体里所传的故事:“美国就是灯塔国,好心地帮助日本,虽然日本是战败国,但是美国人还是帮助日本建设成‘文明社会’,把最好的体制和文化传输给日本,真正地在1952年就自觉离开日本,把权力还给日本人民手里。是美国的正义和善待才赢得了日本人的热爱。”

我看这个知乎答案底下也有很多人信了,说明连在中国都有人相信这个美国宣传故事,你们可以推想这个故事在中国之外有多大影响力。

你得懂得,美国现在的殖民手段已经演变成更高的一个境界,

为什么“美国的正义”的故事版本传的这么广,在日本在亚洲这么有效?因为二战之后的美国政治家政策家们非常聪明灵活,思维非常前锋,完全懂得故事/文化/媒体的控制可以带来的威力。我看有人说“软实力”(Soft Power)是只是90年代美国学者才提出了的概念。。。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软实力

软实力(英语:soft power),是指在国际关系中,一个国家所具有的除经济及军事外的第三方面实力,主要是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及民意等方面的影响力。

此词汇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尔90年的Bound to Lead: The Changing Nature of American Power提出,根据其说法,硬实力是一国利用其军事力量和经济实力强迫或收买其他国家的能力,软实力则是“一国透过吸引和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能力”。。。

其实这些策略早在50年代美国就非常清楚了!美国媒体的力量,并不是“美国媒体拍得好而自然发生的”,是它很有策略的计划、有巨资的推广、大使馆/情报局的大量参与,而带来的结果。

Soft Power: The U.S. Cultural Offensive and Japanese Intellectuals

Takeshi MATSUDA

在二战结束,美国政府已经意识到 文化 这个外交的维度 在达到多面国家目标 的重要性。国际外交在20世纪已经不光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Harry Truman总统很清楚地感觉到这新时代的变化。在1945年8月31日,他说道 “因为今天的外交的性质,美国必要地维持 在国外的信息活动,是我们外交的核心的一部分。”[1]

[1] Quoted in Walter L. Hixson, Parting the Curtain: Propaganda, Culture, and the Cold War, 1945–1961 (London: Macmillan, 1997), 5.

一个国务局的文化事务官员回声了Truman的词汇来描述美国文化外交的个性;“这些元素 [文化关系、教育发展、和信息疏散的程序] 一起形成了美国外交三角板凳的一角 -- 和政治与经济。“[3] 似乎,这个国务官员想吸引大众的注意力关于这个概念:美国外交3个方向(安全、经济、文化)的融合进一个框架

在1950年4月12日,韩国战争的开始两个月后,Truman声明美国会开始一个多百万的“真理的征战”来战斗全球的共产主义宣传,和给其他人民“一个全面和公平的画像,关于美国生活和美国政府的政策。”[4]这些任务包括进行心理战争和逐渐的文化浸入 在全球范围,包括关键国家像 日本、法国、和意大利。 。。。 两个分开的工作室,国际信息工作室(OII) 和 国际教育交换(OEX) 在1948年成立为国务院的手下。OII和OEX,在一起称呼为美国信息和教育服务 (USIE),管理美国的文化外交政策由1948年。USIE称自己是“外交政策的第三手臂” 或 “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手臂”。[5]美国国会积极爱国心态地回复了Truman的要求来增加“真理的征战”。反共产主义的“真理的征战” 在 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论文 13/2 (NSC 13/2, October 1948) 同一个路线上。这论文呼吁了 强硬的冷战政策特别针对日本,和reverse course的占领时期政策。“真理的征战”在韩国战争打响后的国会收到了巨大的资金支持。国会增加了4倍国际信息在1951年的岁计:从3270万美元到1.212亿美元。 。。。包括大幅度的增长在广播、新闻和出版、电影、国际交换、和其他的文化活动。

[注:x20才得到今天的相等的美元。所以在美国国内,这相等现在24亿+美元,但是二战刚结束时,其他国家比美国的经济和消费水平的差距更大一些,所以得再乘很多倍,才能感觉到当时这笔巨资砸在美国国外产生多么大的威力]

美国的领导者,像Truman(总统),Dulles(一个国务院院长或是一个CIA局长的姓),Rockefeller(石油大亨,巨型资本家通过竞选捐款、基金会赞助、媒体控股就是背后的领导者,对全国政策有巨大的话语权),已经意识到了 “文化” 在日美关系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安保条约后的期间。 。。。 东京美国大使馆的一个大众事务官员解释了大使馆在1951年要玩得重要的角色:“因为日本社会现在的紧张压力 关于不平衡条约(和平、安保条约),全方面的文化行动 对于大使馆的未来运行 变得更重要了。”[8]

[8] Saxton Bradford, USPOLAD, Tokyo to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Desp. No. 370, September 7, 1951, 511.94/9-75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NARA.

Saxton Bradford懂得,它们没法撤销日本学术者对美国的负面看法,通过直接的手段:列出美国的优点、攻击苏联的缺点、等等。美国驻东京大使馆 花特殊的功夫去 联系 新闻和广播的领导者。这些人的地位可以影响大批和多样化的日本群众的思维。

(延伸阅读:炎黄之家womenjia.org《为什么日本那么恨复兴中的中国?因为身为西方殖民地的自卑、落后与恐惧》)

这个在英文网上转载的一篇已温和化的文章 是从这位日本学者的书中抽出来的一小段:《Soft Power and Its Perils: U.S. Cultural Policy in Early Postwar Japan and Permanent Dependency》 《软实力和它的危险:美国文化政策在早期战后的日本和永久依赖性》

这篇文章需要温和化到白人(主要是白男)听到还可以接受,因为 这个“亚洲学习”刊物的编辑主要的人都是白男,所以说的话得压着点(少数的女编辑里:亚洲女占多,白女占少;最后亚洲男的编辑为最少,几乎不存在;这是普遍的“亚洲学习”系的现象)。这些句子里的吓人的意思,光靠我的粗略的翻译,你可能感觉不出来。如果美国外交官私下认为 “文化” 重要到与军事和经济同一个等级的工具,你想 ”文化“ 真正的意思不会是那么天真的。

美国外交官所说的 “文化” 可以导致整个国家的民意从强烈反抗不平等条约、反抗美军基地,在十几年内改变这个民意,变成跪在脚下、热爱这不平等条约、付钱在它的国家开基地(变成心理依赖,需要“美国军事保护”),毫无心理反抗,民意全方面的改变。

记得,美国的外交思维 早就 演变 超于 只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游戏是在人与人之间、社会与社会之间、文化与文化之间、媒体与媒体之间。

所谓的“文化外交手臂”,真正意思并不是传播 “传统美国文化” 而带来影响力和说服力,因为这对心理和思维影响并不带来什么优势。是靠传播新时代新发明的文化,达到媒体影响力 + 达到引导他国的新文化发展的威力。最后的目的是在对象大众的脑海里制造一系列设计过的刻板印象:美国/西方/白人文化 = 更时髦、更“酷”、更好玩、更值得吸收、更值得心理投入、更先进、更适合年轻人等等。美国人/西方人/白人 = 更善良、更友好善待人、更文明、说话更可信、更直率、更天真、更好看、黄头发蓝眼睛就是更好、更高、更好的基因、等等。

这些人造的刻板印象渗透整个国家的媒体内,这种病毒感染到每一个人的脑子,注射成为现代文化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刻板印象是人传人的,就算你不直接吸收这些媒体,你总会跟吸收这媒体的群体 沟通,感染你对世界的认识。亚洲国家哪一个的现代文化不被这些观念的病毒感染?你有没有想过这并不是自然发生的现象,是很多聪明狡猾、思维前锋的白人有策略、有组织、有巨资支持,运用媒体创造的结果?

=====总结=====

美国对日本从二战后到现在的控制是世界上从未见过的完美作品。背后无声无色的控制,从潜意识、心理、信息的柔和的方式的控制,在遵守表面规则内而施展的控制,表面上没有多少文化侵略痕迹。

 在日本,顺从且与西方帝国主义政权合作被视为一种荣誉准则。来自美国和英国不同大学的日本毕业生将他们的大学文凭装裱起来挂在墙上,仿佛它们象征着他们的成功,而不是与正在毁灭几乎整个地球的体制合作。

日本5主流大媒体集团的领导者每一个都是与美国政府最积极的合作者。(比日本更严重的是,中国的教科书都被渗透了:《炎黄专题:西方文化木马入侵中国教科书》。美国还一手策划了《软冷战:美国策划“伤痕文学”话语框架》)

日本主要报纸,以及日本国家广播公司NHK绝不敢广播或发布任何重要国际新闻,除非至少有一个主要的美国或英国主流媒体已经定下了基调,并决定大众媒体应如何报道这一事件。在这方面日本媒体与印度尼西亚、肯尼亚等国媒体并无不同。如果“民主”仅仅意味着人民自治,那么日本也绝对不是一个“民主”国家。

CIA收买了每一个党派(除了从未见过权力的日本共产党),很多党派的成立是CIA亲自赞助和指挥的。(相关揭露见炎黄之家网站《美国要打政治仗:资助扶植反对派,搞颜色革命策动政变》)

日本黑社会的大老板成了美国CIA最佳资产 "Chief Asset"。

日本新一代(几代)人的审美观也被操控,进行媒体阉割、去雄化、瘦弱化整个国家

日本的大公司全依赖美国市场和美国政府的脸色,然后协调这些公司的组织的头领位置由被美国提拔起来的合作者掌控。

日本是美国二十世纪的外交精品,CIA在日本干的行动比它在世界任何另一个地域都成功。

 日本不仅仅在衰落。它试图像传染病一样传播它的失败理念。它实际上是在传播并颂扬其顺从、追随西方的国内外政策。通过奖学金,它在不断向来自贫穷东南亚国家和世界其他地区的数万名学生灌输思想并进行智力阉割。

整个亚洲基本每一个国家的人都看着日本的表面状态,觉得日本是最理想的亚洲社会,所以觉得美国人和政府都是好人,应该随从日本的例子、跟随美国的领导。

这给美国面对亚洲国家 带来 史上从未见过的外交优势,在20世纪美国杀的最多、强奸的最多的是亚洲黄种人,二战之后美国最大的侵略、最残酷的战争犯罪都在亚洲,但是目前世界上最对美国人和白人友好、最崇拜的也是亚洲黄种人。

这也显示了表面自由的媒体对于洗脑更有效,更难得防,更成功。你可以看到 美国的媒体 比 苏联的媒体 能在全世界范围 更成功的达到洗脑目的。虽然在冷战期间后,美国是更加有侵略性的国家,他在世界上的口碑却是更好的,事实 不等于 公众认识,媒体是可以逆转乾坤的。苏联交朋友的办法只有经济补贴和军队进攻,而美国不用费多少自己的资金,却把其他国家的民众心理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控制圈内,被控制的国家的人民反过来崇拜美国人。

看历史成绩,美国媒体操作是极端成功的策略。因为成功、到现在都非常有效,美国掌权者尽量把讨论这个现象的舆论控制到最少,基本上没人说。注意到以上写到美国操控媒体的来源,绝大部分是日本和德国作者的来源,而不像关于CIA操控各国政治的信息,我是能找到美国作者的来源。这说明美国掌权者 情愿 公开承认它的CIA操控其他国家的政治、推翻他国政客、创作人造政变、创造战争,但是最不愿有人讨论美国在信息和媒体范围做的手脚。看来这是它们真正的王牌。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00.html

继续阅读: 政客 新殖民主义 日本 文化侵略 软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