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动支持他人行凶者是共犯

作者:网友 来处:微博 点击:2018-12-22 16:32:54

(2013.8)刚看报道,在北京家乐福超市被刺伤的刘女士不治身亡,另一年仅两岁半的男童脾脏摘除。从首都机场凶犯自我爆炸,到再有凶犯超市连刺四人,惨剧发生后,那些不去声讨凶行,反去挖掘凶手曾受所谓“不平待遇”,极尽所能为暴力开脱的媒体和大V们,简直就是暴徒的共犯,也是新暴行的唆使者,导致社会价值观紊乱。

煽动支持他人行凶会反噬

个人极端暴力犯罪不论在任何国家都不在容忍范围之内。在韩国,人们把没有固定伤害对象的反社会犯罪称为“不要问”犯罪,曾有年迈的纵火犯被判处10年徒刑。在日本,无目的性的任意杀人行为被称为“无差别杀人”,法院曾维持对在闹市区泄愤凶犯的死刑判决。在欧洲,德国媒体把这种“犹如噩梦一般”的安全隐患称为“互联网一代”的激进行为,而荷兰人对这种犯罪的态度是“零容忍”。有学者表示,人们不能去同情和纵容反社会和极端暴力行为,今天受伤的是别人,明天受伤的就可能是你自己。

舆论导向是行凶的更可怜被害的反到受到很少关心和怜悯,这种有事就让社会民族体制反思的调调越来越恶心,归为不公平不幸福这种原因更是可怕,给凶手找理由到失去基本人性。

那些为践踏法律和社会秩序、行凶作恶者发掘其所谓“不平”遭遇并为之摇旗呐喊者,按照求仁得仁的原则,就让下一把尖刀刺向你,就让下一颗炸弹炸了你,就让下一把火烧了你和你的家,……如何?我们反对这种行为,也会用一切力量打击扰乱我们生活的人。

我看那些为爆炸案、纵火案凶手们鸣“冤”叫屈,为肆意践踏法律和社会秩序者摇旗呐喊之辈纯属生在福中不知福,60多年和平生活过下来,以为这是从来就有的,以为这是不花什么力气维护甚至肆意践踏仍然可以继续享有的。自己有不如意就可以去杀人、去爆炸、去纵火?那是伊拉克、叙利亚、也门、苏丹……!

外国势力的反华马仔在煽动

一直有这种现象,在中国出现一个犯罪事例,所谓的民主派或西方主流媒体就会把它归结为是中国的制度问题!美国动不动出现种族主义犯罪事例,中国也从来没指责美国是种族主义国家,这些民主自由派和西方主流媒体就更不会与美国体制相联系!他们就是这样用偷换概念的手段诋毁中国!这种双重标准让很多国人愈来愈看清了他们!

民粹分子和他们的炮灰想成为继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的第四股势力么?民粹恐怖主义,通过暴力手段威胁民众,制造恐慌,扰乱社会稳定(比如厦门和北京),或者用暴力手段打击反对者(比如殴打吴法天)以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赚声望,争取敏煮了上位,恐吓民众不要和政府走的太近)。

有些败类总是用“问责”的口号把社会出现的污点统统归咎于政府,树立自己的正义形象,力求形成一种民怨沸腾向政府的舆论导向,等到政府应对不利或者出现失误的时候,找机会闹名堂。他的这点小把戏一旦被戳穿,就会恼羞成怒地破口大骂:你们这些呆子简直没有正义感!

他那些小孩子把戏,根本不值一驳。按照他的逻辑,收入不多不民主受压抑就是出现杀人犯的社会原因,我看他本人到校园行凶的可能性就不小。至于那些骂人的把戏,可能已经渗透到其遗传基因里去了,也许美国国务院颜色革命研修班专门有这么一课:把骂人当成激怒对方的武器,适当使用之。

他要说的是中国政府的体制不行,要搞他所鼓吹的西方一套!而西方的种种污点,他就不认为是体制问题了!赤裸裸指向体制,真是司马昭之心啊!

吴虹飞被拘,官媒、私媒、大媒、中媒、小媒集中轰炸,媒公、媒婆、媒哥、媒姐、媒老板粉墨登场,网络、电视、报纸、杂志铺天盖地,终于由刑拘改行拘,释放回家了。相反,爱国青年@宋阳标竿 被拘,媒体一片静寂。不是左派不使劲,而是劲太小了。

现在这些杂碎聪明很多了,在第一阶段,他们会把体制问题隐藏起来,反正一切社会问题都是政府的责任,等民众习惯于这么思考了,体制问题就冒出来了。这个时候,政府应对稍有不慎,就会发生群体性事件,然后就有人会把一套纲领弄出来搞颜色革命。在中国他们依靠鼓动学生不成,看起来转向这个方向了,嘿嘿,这帮人学习能力很强,很有趣的。

惩罚煽动者并非因言获罪

说到因言获罪,今天看到美国新闻,一名墨西哥裔的公立学校中学历史教师,名叫Ron Gochez ,因为在一次西裔的集会中,公开号召要发动推翻美国政府革命运动,他声称在美国的4千万墨西哥人就是在野兽的肚子里了,他要那些年轻人成为24小时的专业革命者。他被起诉了。他所在的亚利桑纳州也刚刚通过法律,取消“民族研究/ethnic study”这门课。我看到很多关于此事的美国的跟贴评论,几乎全部要求当地的学校辞退这名教师。即便不蹲监狱,被辞退就砸了饭碗,以后也很难有公立学校敢雇佣他,贫穷的西裔也很少办得起私立学校,生计就成了问题。

那些拼命鼓吹美国的宪法规定人民可以持枪推翻政府的人权自由民主人士们,你们可看见了,亚利桑那州的这宗法律连对学生说推翻美国政府都犯法,还能让持枪推翻政府推翻政府?你们还想忽悠中国人?

因言获罪是一个国家的稳定所必须的,只是在不同的情况下对什么样的“言”定罪的问题而已。言如果说给墙听是永远不会被定罪的,但如果说给公众听,那么就是影响力的体现,影响力也是“力”的一种,它完全可以作为武器,所谓唇枪舌剑,是完全能够置人于死地的。西方的人权民主自由的风总是想把言吹得那么清白无辜,天真无邪,我认为这是在有意误导。美国这个法律的出现说明,一个国家能给与公民多少言论自由,完全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内部外部形式有多安全。美国如果处在中国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地位中,它的言论绝不会比中国更自由。言论自由不是天赋的人权!

谁都愿意开放和自由,问题是不是开放自由得起。你看那河蚌,如果安全的话,它的蚌壳就是敞开的,但一遇危险,马上就关得紧紧的。我能理解美国人在如今的形势下制定这新法律的心情,我不满意的是,他们自己做一套,却对他人推销另一套。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07.html

继续阅读: 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