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国民党军壮丁的战争经历

作者:佚名 来处:炎黄之家womenjia.org 点击:2018-12-22 16:40:21

抗日战争期间,蒋介石的国民党军至少直接导致数百万到上千万壮丁死亡,这是一笔血债。这方面的详细情况,请朋友们阅读高戈里先生的《抗战壮丁非正常减员近千万——驳兵役科长之子流沙河的抗战回忆》一文。下文讲得则是其中一位壮丁的离奇战争经历,他竟然被国民党军廉价卖给了日军,被贩到东北挖煤,九死一生,后来又参加解放军,参加了抗美援朝。

我家邻居是两个孤寡老人,离休干部。两夫妻老爷爷是工厂里的工会书记。老奶奶没有姓,也没名字。是厂绿化队的一个浇水工。我爸当时是厂车间里的一名普通工人,在我懂事的时候,他们俩已经离休了。1984年厂里盖了第一栋楼房作为职工房。高7层,大家见了别笑,1984年那年,是我们那周围方圆十公里第一栋高达七层的楼房。爸爸作为厂里技术骨干,分到一套,老爷爷作为离休老干部,分到一套。两家人都是一楼,就两隔壁,一堵墙和一个楼道隔开我们两家。

老爷爷姓邹,我不知道他名字。只在见面打招呼的时候叫声邹爷爷。看见老太太出来买菜就叫声邹奶奶

老人家离休了,就闲在家,偶尔八一建军节啊,六一儿童节啊,小学就请他去给孩子们讲战斗的故事。我记得我读二年级的时候,也就是1988年的八一建军节。邹爷爷到了我们年级给我们讲打仗的故事。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之所以能在厂里当上干部,是因为他原来是志愿军的炮兵。

自那次之后,我就缠上了邹爷爷,经常在夏天在宿舍区的小院里一边乘凉一边缠着爷爷给我讲他的故事。

邹爷爷的故事当时讲的很普通,只上小学2-3年级只有8-9岁的我当时没什么感觉,但是当我读到高中,有了自己独立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之后回想起他人生的故事,是多么的恐怖和曲折离奇!

邹爷爷是湖南岳阳人。在抗战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当兵,不是自愿的,不是后世宣传的那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他是被拉壮丁的。

邹爷爷还是二十岁左右的棒小伙子的时候,还是一个中国湖南农村老实巴交的农民,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每天就是天亮了下田种地,天黑了回家睡媳妇。媳妇是谁?就是他后来的老婆,那个在厂里绿化队给厂区里树木浇水的老奶奶。

日本人打来了。时不时天上有飞机飞过,不过听邹爷爷说,没飞机去轰炸他们村子。他们只是见到天上有飞机飞过。村头小路上时不时有逃难的难民和讨饭的乞丐。

那时候邹爷爷的生活是平静的,日本人打到中国了,也就是晚上他出门挑水的时候和同村的人闲谈的话题罢了。他依然每天种地,晚上睡觉。

直到有一天。他遇上拉壮丁的事了。

那天邹爷爷吃过晚饭。村里来了一卡车士兵和乡长到他们村上,乡长下车就找村长然后说你们村要出十二个壮丁,村长就把全村人叫道谷场点人头。据邹爷爷当时讲其实他们已经麻木了,自他出生懂事之后时不时就会有人来村上抓租,就是点人头去干活,不发钱,只管吃饭。不止是和日本人打了,打日本之前都有好多次抓租的事了。所以村长点人头点到他的时候,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就是觉得想讲两句牢骚,这次过来抓租的不是县保安队,而是国军士兵,士兵特别凶村长点到谁,拿起绳子一捆就往车上塞。

他老婆,(当时是童养媳)就赶紧把家里的棉被和厚衣服打了一个包。他当时已经被捆到车上,邹奶奶那时候个子太矮,年龄太小,就跳起来把被子衣服的包往车上送。

当时的邹爷爷没觉得可怕,邹奶奶也没觉得可怕。因为这种拉丁做租的事已经在他们那里发生了好多次了,县里要修路,要建县衙。都要到整个县管辖的村庄里面抓租。(就是征劳力抵地租)

这次他以为是军队要修路,征挑夫什么的,也没往心里去反正遇上这种事,推也推不掉,不过有一个好的待遇,就是那家有男丁被县里军队里抓租了,当年的地租全部取消。这是当时他们村的铁律。

只是他后来才感觉害怕。

他们先被赶到县里。每个村十二个丁。全县共三百个丁,征集齐了,县里就直接把他们往目的地送。他们到了县里,就慌了,因为有消息说打日本,这次征的丁全都要被从军,当兵去。所有人都慌了,可是没法跑,县衙大院都是荷枪实弹的兵守着。

县里几天时间把三百丁征齐了,就打发他们去岳阳。但是没有坐汽车这种待遇了。是用走路的。征丁的士兵们骑着马或者也走路押着他们这些壮丁走到岳阳。前前后后走了两个礼拜。累死了几个壮丁,才走到。

当时我就问了为什么会累死人呢?

征集的壮丁都是村上的年轻人。按照邹爷爷的说法,都是18到25岁的棒小伙子,都是常年做农活的,一天挑着担子走二三十里地绝对没问题的。但是国民党的士兵特别,仿佛是有意要死几个人的样子。三百多壮丁跟着他们走。军队里的子弹,被服,还有锅碗瓢盆都是壮丁挑着担子甚至好多士兵懒得要死,连枪都不愿自己背,把枪栓卸下来,让壮丁背。还有手榴弹,放在一个木箱里用钉子钉死,让壮丁挑着走路。三百号壮丁如果平均分配者挑这些东西,每个人都不重是不会累死人的。可是国民党士兵不这样做。好几十个人被逼着挑最重的担子,而有一半的壮丁是空着手走路的。这样走到岳阳,就有几个壮丁因为身上挑的太重的扁担走了两个礼拜,在路上就累死了。

到了岳阳,果然是征他们当兵。

一个炮团征他们三百个壮丁来拉炮和扛炮弹。当时哄他们当兵的时候说的比唱的好听,每个月发一块大洋的军饷,军队里面吃饭管饱。听到每个月有一块大洋的军饷,壮丁们就心动了。那时候一块大洋是很值钱的据邹爷爷讲,邹奶奶到他家当童养媳,他家就给了邹奶奶家三块大洋做聘礼,邹奶奶十二岁就成了他家的童养媳了。

到了炮团。壮丁们就发现受骗了。他们三百号人被编了一个特别的队。叫夫子队。

士兵和军官们每天操练,和他们没有关系。既然是炮团,自然是有大炮的。军官和士兵们每天把炮从营房里面拖出来架好,再收回营房,按邹爷爷的说法,这就是操练。

他们三百壮丁要做的事就是擦炮弹。和吃饭睡觉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炮团要上战场了。部队开拔。他们夫子队就负责拉炮。拉炮弹的是马车。而移动火炮的,是壮丁。邹爷爷说那时那个累啊。军官就跟着炮走,谁要是拉炮的时候动作慢点,一鞭子就抽过去。

当兵前许诺的一个月一块大洋。也没见影子,吃的饭是糙米和苦花菜。我不是湖南人,不知道邹爷爷说的糙米和苦花菜是什么东西。但是当时看他那个表情绝对不是什么好吃的。有时候能够改善伙食,那种猪吃的酒糟,和豆渣,就是做豆腐的边角料。就是他们壮丁改善伙食的好东西。

量也不够,不管饱。湖南是著名的稻米产区。他们当了兵之后,从岳阳开始一直到打日本。就没吃上一次米饭。

从湖南出发,有时坐汽车,有时坐火车,有时走路,整个炮团就到了武汉附近,(不是武汉而是附近)长官就说了打日本。

这三百壮丁,就接受了军队的培训。

什么培训呢?就是教他们,怎么把炮弹从炮弹箱里面拿出来,然后扛到炮旁边,找准方向 对准炮膛一塞,剩下的就没他们什么事了。

培训了两天,他们炮团就参战了。

第一仗,他们打了一整天,时不时就被叫去扛炮弹。按照邹爷爷的说法那天打仗真可怕。他们从放炮弹的地方扛起一枚炮弹,跑两百米,然后放进炮膛。再跑回去扛第二枚。

天上的日本飞机来来回回的飞。有时候飞的低低的,都可以看见飞机往前面的步兵阵地上扫射或者丢炸弹。远远的听见枪声和日本兵打炮。一听见日本兵打炮,团长营长就往后面跑。但是普通炮兵和他们壮丁不准跑偶尔有炮打到炮团的阵地上炸死几个人。只要炮没被炸坏,他们这些夫子和士兵就要继续操炮。

仗打了一天,他们这些壮丁吓得半死。然后就打输了,团长说要撤退然后营长就挥着小手枪让士兵们赶紧把炮收好。让夫子赶紧把没打完的炮弹挑到马车上然后拉着炮向后跑。那些打过的炮弹壳,还有被打坏的炮,统统都要拉走。用邹爷爷的说法。这些都可以让那个团长挣钱的。炮弹壳可以卖钱,被日本人炸了的炮也可以卖钱。这些钱就可以进团长的腰包。

这一仗打输了。整个炮团的日子就突然不好过了。

基本上就是逃跑。每天他们夫子拉着炮后撤,从这个县后撤到那个县。从这个省后退到那个省。炮是越打越少。士兵和壮丁的待遇是越来越差。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有糙米饭吃。后来,他们就吃野菜混着杂粮吃。而且没有一天能吃饱的。天天都是饿着肚子。他们到了这个炮团第二个月,就有壮丁累死或者饿死。

他们越当壮丁就越怕。每死一个人,就是两个人拿着草席一裹抬出去往房子外面一丢。外面的野狗吃死人吃的眼睛都发红,看见活人都汪汪叫。

时间越来越往后,死的人就越来越多,因为基本没再打仗,炮团的炮和炮弹还是那么多,但是拉炮车的壮丁却饿死的越来越多。同样那么多活,干的人却越来越少,自然就越来越累。

炮团里面的壮丁死人越来越多。不到四个月,等他们回到湖南的时候。他们县这次去当壮丁的三百多人,差不多就死了三分之一。到了湖南情况又好了,炮团停下来不走了。吃的东西还是杂粮加野菜,但是不用每天拉着炮车赶路了。奇迹一般,这批壮丁没在死人。

他们这些人,在当壮丁前都是村里的棒小伙子,当了四个月的壮丁,全都变得骨瘦如柴,面黄肌瘦。邹爷爷讲,都是吃的太差闹的。

在湖南,他们呆了几个月,以为再熬一熬,他们这些壮丁就可以回家了。可怜啊

他们居然被自己的长官当做猪仔给卖了。两百多个壮丁,在一天晚上被士兵们统统拿枪逼着,用绳子捆着押着走了两天然后再一个小山坡上。把他们卖给日本人!

请支持非营利网站炎黄之家:转发请附链接http://womenjia.org/z/201812/1010.html

继续阅读: 战争